首页 > 互助农业 > 意大利有机农学家海南之旅 山地咖啡让他惊叹

意大利有机农学家海南之旅 山地咖啡让他惊叹

作者:高高

2014年,海口自然教育机构“松鼠学堂”的创办人高高女士赴欧洲考察有机农业,结识了意大利有机农业专家Lorenzo Peris(中文名“罗佩”)先生。

今年1月初,罗佩先生到上海参加一次有机农业的会议,并于1月9日至16日来海南旅游度假,期间“松鼠学堂”的同仁全程陪同,并请他做过一次以有机农业为主题的讲座。

意大利有机农业专家眼中的有机农业应该是怎样的?他又是怎么看待海南刚刚起步的有机农业?为此,海南周刊特邀高高女士撰文记述。

罗佩在琼中品尝“瀑布”咖啡。

罗佩在琼中品尝“瀑布”咖啡。

罗佩在海口羊山湿地考察。本版图片由“松鼠学堂”提供

罗佩在海口羊山湿地考察。图片由“松鼠学堂”提供

意大利有机农学家海南之旅 山地咖啡让他惊叹

站在飞龙岭瀑布下面,仰望高悬天空、迤逦而下数百米的秀美瀑布,喝着本地半野生状态种植、烘焙,然后用瀑布水煮出来的黑咖啡,来自意大利的农业专家Lorenzo Peris(中文名“罗佩”)用意大利味儿的英语感慨地说:真是一个特别的地方,这样喝咖啡是从来没有过的独特感受!

山地咖啡 让罗佩印象深刻

飞龙岭瀑布在琼中和平镇境内,但是离万宁兴隆旅游区更近一些。这里的村民有种植咖啡的传统,所种咖啡的品质也相当不错。不过,作为在欧盟、非洲和亚洲推广有机农业24年的专家,罗佩还是有很多建议,比如有机种植的咖啡,虽然比一般的咖啡要贵,但是越来越追求生活品质的消费者还是愿意为此买单的,所以,建议咖啡农朝有机种植的方向努力,争取国际认可的有机认证;又比如,瀑布咖啡是非常难得的体验,可以针对家庭和情侣设计独特的旅行线路;以及咖啡主题的B&B(一种提供住宿加早餐的乡间民宿)很适合有情趣懂生活的旅行者,但是一定要注意房间的品质,可以简单,但绝不能简陋。

长兴村咖啡农黄秀武频频点头,连说深受启发。作为村合作社的发起人,他一直想将咖啡文化与乡村旅游相结合,把藏在深山的瀑布推广出去,让更多人来到自己的家乡,亲自参与到咖啡的制作过程,品尝到这种半野生状态生长的、品质优秀的咖啡。但是,道路遥远、交通不便,有机生产的过程繁琐而严苛,有机认证之路的艰难与漫长,村民意识上的不理解和不认同,消费者对有机的不了解和不信任,都是黄秀武面临的困境。

讲座:有机农业关系人类生存

在海口松鼠学堂主办、罗佩主讲的《我的有机故事》公益讲座现场,来自有机茶叶生产企业、生态农业企业的老板们也向罗佩提出与黄秀武类似的困惑。罗佩说,其实即使是在欧洲,有机农业的发展也不是一帆风顺的。意大利的有机农业发展是比较好的,有机农产品与普通农产品的价格差也不像中国这样巨大,只贵到20-30%,但直到今天,意大利有机农产品也只占到惯行农产品的8%左右。

有机农业最强有力的推动者,以欧洲的经验,并不是政府,也不是农场主自身,而是消费者的消费行为。所以,有志于有机种植的农人们要特别注重与消费者的交流与联结,而作为消费者,也要清楚地认识到,购买有机产品,支持有机农业,不仅仅是为了今日之饭食,更是为了未来人类仍能生存。

有机关系人类的生存吗?是的,这并不是危言耸听。罗佩的演讲是以土壤开始的,“关注土壤是有机农业第一要务”。健康的土壤有着生命的活力,能提供足够的养分,也涵养了很多的生物、微生物。健康土壤的结构有三大要素:稳定的碎屑、很多气孔、良好的透气性。但是农药和化肥的使用会彻底摧毁这个生态体系,让土壤干结、紧实,减少气孔,根系失去透气性,短期的高产却留下久远的伤害。

虽然,受损的土壤不是不可以恢复的,只是就像人一样,重伤之后需要格外的呵护,以及三到五年的漫长时间,才能恢复活力。这也是为什么有机农业比惯行农业产出要更少,成本更高昂的原因。选择用有机的方式种植,就是选择一种又慢、利润又微薄的生产方式,表面上看绝对是不划算的生意,可是,罗佩问大家:无论是生产者,还是消费者,是用更贵的方式生产或者购买食物划算,还是挣了很多的钱却不得不交给医院更划算?所有听众都笑起来。是的,在生命的价值面前,再高昂的物质成本都显得微不足道。

土壤:有机农业的根基

海南的农业有其特殊性,气候温暖,虫害深重,农药化肥的超标经常见诸报端。我们遇到的每一个人都在说,海南不可能有有机农业。一方面,有良心和责任心的农场主在朝有机的方向努力,但困难重重。另一方面,对于市场上号称“有机”或者“绿色生态”的产品,消费者充满疑虑。

正如罗佩所指出的,有机农业顺利推广的症结,其实是建立“TRUST”(信任)。只有在信任的基础上,消费者才能够购买到放心的农产品,并愿意为此支付高一些的价格,而生产者也才能够生产出符合有机要求的产品,并因此而获得不错的收益。

但凡走进村庄,罗佩都会习惯性地问问“种的是什么?用农药吗?”大约“农药”两个字已经人神共厌了,基本所有的人都会回答“不用”。但是罗佩总是很容易就发现田间地头散落的农药袋子,然后捡起来耸耸肩,摊摊手。不用说,罗佩对于村民的诚信产生了极大的疑问。这恰恰说明,在海南推广有机农业,最最紧缺的正是“诚信”。

土壤是有机农业的物质根基,而信任是有机农业得以发展的社会基础。一个缺乏信任的社会,就像过度使用农药化肥而透支了活力的土壤一样,是贫瘠荒凉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推动有机农业的发展,不但能够修复土壤的活力,也能重建信任和谐的社会秩序。

如何做到这一点呢?简单地说,在消费者和生产者之间,一个具备公信力的第三方将是重建信任的重要纽带。这个认证方接受生产者的申请,给予认证,并负责监督。罗佩在演讲中数次提到一个叫作IFOAM国际有机农业运动联盟的组织,它的总部在德国,自1972年建立以后,就一直是全球有机农业最重要的、标准正规化工作最多、影响力最大的机构。IFOAM有着严谨的组织结构和运作章程,包括国际大会、世界董事会和执行董事会,以及来自一百多个国家的一千多个会员。IFOAM认可的中国认证机构是南京国环有机产品认证中心(原国家环境保护总局有机食品发展中心检查认证部,简称OFDC)。生产者努力争取有信誉的认证,消费者认准标志进行消费,信任就在严格的认证与监督中建立起来。或许,这也是海南农产品的未来之路?

担忧:对化肥农药无动于衷

罗佩第一次来到海南,作为东道主的我们总想让他看到不一样的东西。羊山湿地就是我们最终呈上的一道大菜。位于海口近郊的那央古村,石头房子、石桥、泉水边洗衣的妇人、历史久远的石碑、美妙的田园风光都让罗佩倍感新奇,火山与湿地的完美结合是他从未见过的。但是,洗衣服的人们用的是化学制剂,脏水毫无遮拦地流进河水;田埂上到处是废弃的农药袋子,数量称得上惊人;国家二级保护植物水菜花在铺天盖地的外来入侵种水葫芦的挤压下,苟延残喘;水塘中,有人电鱼,而另一种外来入侵种福寿螺的粉红色卵泡随处可见……

羊山湿地是海口之肾、海口之肺,羊山湿地的生态是否良好直接关系着数百万海口人民的健康生活。松鼠学堂这半年来一直致力于培训羊山湿地导览员、开展公众导览活动,增进公众对于羊山湿地的了解、开展工作假期清理水葫芦保护水菜花,但是面对羊山湿地日益恶化的环境,仍感觉杯水车薪、积重难返。罗佩三句话不离本行地提出,只有更加大力度地推广有机,才能保护羊山湿地,保住这片珍贵的资源。第一,要让村民接受有机生活方式,减少直至杜绝化学洗涤品的使用,改用不贵又好用的有机洗涤品。第二,要让农夫接受有机的种植方式,减少直至杜绝农药化肥的使用,否则居民的身体健康都会遭受极大伤害。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要发动公众的参与。罗佩也认为很有必要在羊山湿地开展定期的公益活动,让成千上万的人都加入到清理外来物种,保护水菜花的行列中来,这样才能产生显著的社会效应。

短短6天行程,罗佩在海南马不停蹄地奔波,到过最高的村庄、最美的热带雨林、最原生态的海湾、最独特的火山湿地,海南的美让罗佩赞叹不已。但与此同时,他也有深深的担忧与焦虑,他说最令人不安的不是农药化肥本身,而是人们对于化学制剂的无所谓和即使知道危害却仍无动于衷的态度。“有问题不怕,怕的是根本不想解决问题。”其实,这是所有人共同的担忧。

人物:Lorenzo Peris(罗佩)

意大利农学家、意大利有机农业推动者。曾在非洲工作两年,有24年有机种植经验,并在意大利有机认证机构AIAB负责推广有机认证,担任AIAB高级顾问。

更多信息

微信公众号:松鼠学堂(songshuxuetang)

文章来源:海南日报-海南周刊

原文链接:http://news.hainan.net/hainan/minsheng/minshengliebiao/2016/01/18/2709917.shtml

图片来源:松鼠学堂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