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机园艺 > 农忙中,有说不出的喜悦

农忙中,有说不出的喜悦

作者:朱天衣(台湾著名作家)

本文写于2015年秋

plant-977263_960_720

农忙

每天在菜园香草圃蹲蹲,翻土拔草发呆都好,看着那些菜秧瓜果萝卜一眠一吋大,真有说不出的喜悦,至此,采撷烹煮进食时,总是怀着满满的虔诚与感激……

白露为霜秋节过后,便着手把后面的菜园重新整顿一番,今年入夏以来,这约三百平方米的土地除了种满百来株的糯玉米,还搭了棚架种上各式瓜豆植物,靠地缘处则植了一排姜、几株洛神花及各式品种的辣椒,去年自行落种的紫苏、九层塔(罗勒)今春发了芽,至夏天便茁壮得像棵小树般紫的绿的分布在菜圃间,甚是醒目,也因为它们俩,让夏季单调的菜园增添了些姿色。

在台湾乡间只要稍有点地,夏季绝对会种的就是丝瓜,因为好生养无须太多照顾,就算懒得搭棚架,寻棵够高的树、支根竹子,它便会乖乖攀爬上树,按时开花结果,那果实或矮胖或瘦长(不同品种),削了皮切成厚片,过油炒成浓郁汤汁,溽暑胃口不佳时,用它来拌饭再适合不过了,拿它来煮面线也挺好,最主要的是这些丝瓜料理放凉了食用也很美味,记得小时候暑假的餐桌上,几乎每天都会出现一大碗丝瓜汤,那是母亲特意早早做好放凉的,有时嫌丝瓜土腥味重,便会在起锅前撒一撮九层塔提味并去腥。

丝瓜不仅多产,且生长神速,像吹气球似的,一个朝夕便圆了一圈,有时多到来不及吃,或者躲藏忒好发现时已不能食用了,便只好留作洗碗洗澡时的利器,比化学质材的洗布当然环保多了,今年便有这么一只善于躲迷藏的丝瓜,发现时已老了便随它恣意生长,最后竟长足到五斤重,它的瓤网应该够洗一年的碗盘了。

今年大黄瓜小黄瓜也长得好,现摘的小黄瓜可以当水果鲜食,那大黄瓜则加糖醋凉拌后冰镇最开胃,若拿来烩肉或煮汤也是清爽极了,不过采摘时要格外小心,一不注意,便会让那瓜皮上的尖刺扎得人吱吱叫。至于那四处游走的南瓜藤,更是结实纍纍,吃不完只得哀求上山的朋友带些回家,幸得南瓜耐放,至今屋角仍堆放着几枚敷了白霜硕大的瓜果,或可等秋凉后煮汤煎饼来吃。

辣椒家族中的糯米椒适合炒肉丝,用来和豆豉煸香了炒荷包蛋也是下饭的农家菜,微辣的长椒去籽塞进绞肉,以小火煎香,起锅前喷上酱油(嗜酸的可加醋),也是一道盛夏开胃小菜,至于那个头小却可辣死一头大象的朝天椒,炒菜炒肉时佐一两只,便可收到体内环保(腹泻)的效果,所以这些小辣椒留在园里当装饰品的时候居多。

除了瓜属辣椒,四季豆、荷兰豆、长豆也是夏季常客,其中又以长豆角最好照顾,料理方式也最多,除了清炒,也可加爆香的金钩提味,还有许多人家喜欢拿它来煮咸粥,加些肉末就很适口,老人幼儿暑夏胃口不佳时,靠它就能补足元气了。若数量够大,则截成五公分长短,趁着夏日艳阳曝晒制成豆干,来冬时和大骨或龙骨熬煮成汤,美味到令人停不了口。前年在福州却见当地人用这长豆角干直接炒食,不知是否用了高汤先煨煮再收汁的,入口格外鲜甜,那滋味不仅令人惊艳,且让人恋恋难忘。

在台湾的夏天是不适合种叶菜类的,若硬要逆时而为又不撒药,那就是种给虫吃的。有时天天吃瓜豆吃到都要发傻了,忍不住到市场买把青蔬回来,不想才下肚,肠胃便绞痛到一个地步,这是久不食农药的后果。嘴馋、体质又变得敏感,便试着栽种一些较不招虫的空心菜、地瓜叶,这些口感较干涩的叶菜,热炒汆烫时多放些油仍是好吃的,但因无天敌危害,长得特别欢,吃的速度要快,不然白花朵朵开,菜叶老了,菜园也变花圃了。

今年夏末接连来的两个台风,不仅让园子里的主角糯玉米兵败如山倒,连瓜豆的棚架也摧枯拉朽全给毁了,秋节后狠下心将那些奄奄一息的瓜豆玉米都拔除干净,再把菜圃重新翻土整理成一畦畦清爽模样,在这新辟的地种上蒜苗、高丽菜、大白菜、青花笋、芥兰笋,但要吃这些菜蔬还得等到寒冬来临,因此又撒了些油菜花、小白菜籽在它们的周边,青黄不接时可先以这些快速生长的叶菜解馋。每次播种时自以为撒得够匀了,但嫩芽一冒出头才警醒自己有多么粗手大脚,那像癞痢头的画面真是让人发哂,这时就可把过密的嫩芽先拔了吃,一为掩过,二来尝鲜,每年秋凉后的第一盘青蔬,都让人希望无穷,因为在台湾,天寒后才是各式青蔬登场的时节。

去年秋在另一边地缘种了一畦白萝卜,没怎么照顾,便按时结出一个个的大萝卜,每个都有两、三斤重,一刀切下去水汪汪的,生食像水梨,煮汤则鲜嫩得入口即化,吃不完便馈赠亲友,送不完便拿来腌渍,日式味噌、广式糖醋都好,今年则打算扩大规模晒些萝卜丝、萝卜片,丝用来煎蛋、片拿来煲汤,都鲜美得令人咋舌。

其实除了刻意垦地栽种的瓜豆青蔬,其他散落在地里的野菜花果也够让人忙上一整年的。光是桂花酿便可从仲秋忙到初夏,接着便是李子的采收期,腌渍酿酒做果酱要忙上两个礼拜,眼看端午来了,又有绿竹笋可吃到中秋,这期间两株莲雾也开始打起果来,虽其貌不扬,和市售黑金刚相去甚远,但和李子一般以盐曝腌,篦去多余咸酸水,撒上细糖食用,非常之爽口。若懒得理它也可,满地落果会招来成群虎头蜂,平日凶神恶煞螫得死人的虎头蜂,不知为何一吃起东西即陶醉到不行,完全任人摆布,邻友便利用一支小网一只夹子,虏获了无数贪吃到不行的蜂儿们,泡制了数瓶号称能治痛风的虎头蜂酒,听说一瓶可卖到上千元。

还有那漫山遍野的野姜花,则是从仲夏绽放到深秋,花苞可做意大利天使面,全开的花则可煮蛋花汤,硕大的叶片还可裹粽,是蔬食餐厅正夯的食材。而初春种的洛神花苗,到秋天也可采收了,和冰糖熬煮成浓缩酒红色汁液,冬天热饮夏天冰镇都酸甜好滋味,放置在冰箱冷藏,可整整喝上一整年,还有降血压的功效。

至于我那杂七杂八什么都种的香草圃,薄荷、香茅、柠檬草、马鞭草是基本款,邻人送的甘蔗、石莲、芦荟、姜黄、越南香菜也在此繁衍后代,连木瓜、柠檬都落地生根得瓜果绵绵,它们几乎不需照顾,连水也不用浇,全靠雨水阳光滋长,真箇是天生天养。

最近则是和邻友一起投入咖啡和茶叶制作的研发,我们地上原就有三株咖啡,邻人家更是十来株跑不掉,每当秋后看着枝枒结满像樱桃般累累的果实,却因不知如何处理,便任它委地甚是可惜,今年我们决定发愤图强,以土法炼钢的方式自制咖啡,从摘果去皮、曝晒去壳,到用炒锅烘焙,除最后研磨成粉得靠磨豆机,其他过程纯手工制作(嘿嘿!其实是为了省下买机器的钱),目前已摘果去皮,直等曝晒去壳后,便可分批依需求烘焙,估计今年可产三十斤,届时亲朋好友又有口福啦!

至于茶叶,我所居住的关西原就是茶乡,几十年前还外销日本赚了不少外汇,后来因为人工愈来愈贵,不敷成本,许多茶园便荒置在那儿了,近年一位好友买下一片山头种起茶,也制起手工茶来,他所制做的属熟茶系,入口温醇不伤胃,泡个五、六回仍不退味,更重要的是有机种植,完全没有市售茶叶农药残留的虞虑,故此嗜茶的我忍不住也兴起做茶的念头,目前虽还无法种茶,但至少能喝到自己制作的茶,已是天大的享受了。

每天忙完了狗儿猫女及鸡鹅鸽子,便会在菜园香草圃蹲蹲,翻土拔草发呆都好,看着那些菜秧瓜果萝卜一眠一吋大,真有说不出的喜悦,尤其是方冒出头的嫩芽,更是让人惊叹生命的奥妙,至此,采撷烹煮进食时,总是怀着满满的虔诚与感激,也与期盼中自给自足的生活更贴近了。

文章来源:联合新闻网(本文写于2015年秋)

原文链接:http://udn.com/news/story/7048/1492951-朱天衣/農忙

图片来源:Pixabay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