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亲子乐活 > 舒缓医学——伟大的死亡

舒缓医学——伟大的死亡

编者按:协和老年医学系主办的《舒缓医学》研究生课程自2013年正式开课至今一直备受关注,听众已从北京各医院、医学院校、志愿者、媒体从业者延伸至省外的热心人士,学生们的真诚反馈更是让我们看到了缓和医疗的希望。经授课老师及其学生本人同意,我们将陆续节选编辑2015年《舒缓医学》课程的结业论文与诸位分享。

old-people-753591_960_720

《伟大的死亡》

作者:武佼佼

为写下这篇文章,我已经做了很久的准备,但是毎每都不敢落笔,生命与死亡,对我来说太神圣。即便是已经度过了生命的22个年头,也经历过一些的生离死别,我还是不敢轻易的写下关于生与死的话语。而在今天,在这一刻,当我坐下来,静静思考,未等落笔,早已热泪盈眶。

“舒缓医疗”这四个字是在上这门课之前我所没有听说过的,相对听得较多的是“姑息医疗”,但是印象中的“姑息医疗”含有一种消极的感觉,更像是无奈地放弃对病人的有效治疗,听之任之地让病人走向死亡的一种医疗,而这并不是我心中所预期的死亡过程。当我上了舒缓医学的第一节课,第一次接触到这个概念的时候,内心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它符合我对死亡过程的理解,也能够解答长久以来我在实践过程中遇到的困惑。舒缓医学这门课,让我学到了很多先进的理念,也带给了我很多的思考,在此感谢学校给予我们这样的机会,也深深感谢所有的老师在这个过程中付出的艰辛努力!

生老病死是生命的自然历程,没有什么比“终有一死”更能概括人类共同的命运,古往今来,多少人书写着生的光荣与伟大,渴望着生的喜悦与壮丽,庆祝着生的欢乐与意义,却少有人能够站出来谈谈死亡的体验与历程。日常生活中,人们花费着太多的心思去琢磨如何活着,如何活得好,却一直避讳谈论如何死,殊不知走过短暂的人生四季,死亡的那天终究会降临在我们每个人身上,无人幸免。

其实,人们这么做也无可厚非,于我而言,虽然冥冥之中知道自己在多年之后也将会有那一天,但却并不愿意去想象甚至刻意回避去想自己在垂暮之年卧病在床的情形,仿佛我的青春之花将永远盛开。但谁都知道,这不可能,因为从你降临到这个世界的那一刻起,死亡就已注定。或许很多人每天都会抱怨自己的生活,觉得生活没有意义,可人都是贪生怕死的,当真正的死亡来临时,又有多少人做足了准备?有多少人能够在生命最后的时光里给自己这一生划上完整的句号?死亡这件事情在我们生命的长河中所占的时间可能并不长久,但它是我们每一个人生命的归属,是我们一生的总结,也是我们留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一段时光,所以,我们何不勇敢地谈谈如何面对这“伟大的死亡”。

社会在不断地进步,医疗水平也在不断地提高,我们有先进的仪器、高科技的诊疗手段和优秀的医护人员为我们的健康保驾护航。但每当谈起死亡或面临死亡的时候,我们的心中却仍然充满着恐惧和不安,而这种恐惧与不安绝非先进的高科技医疗就能解决,相反,以这些高科技为支撑的过度医疗可能会给我们的身心带来更大的伤害,而随之产生的“痛苦、挣扎、孤独、没有尊严”也似乎成了人们看待死亡的有色眼镜。

国内的很多医院中,全身插满各种管道,体无完肤去世的患者不胜枚举,走向生命尽头的他们没有权利抉择自己的治疗和生死,没有机会去细细回味自己曾走过的那些春夏秋冬、去总结自己这匆忙的一生、去跟自己爱着的亲人、朋友道谢、道歉、道爱、道别,更没有机会去完成自己未了的心愿。他们的所能做的只是默默的躺在病床上,孤独的忍受着疾病的折磨,忍受着治疗所带来的痛苦,等待着死亡的来临。没有人去关注他们的心理、灵性以及社会的需求。他们也曾像我们一样快乐地生活着,也曾养育过自己的家庭,造福过社会,他们也是跟我们一样有思想、有血肉、有感觉的人类,可是在面临死亡的时候,他们作为人的尊严在哪里?我们总是说我们能理解病人,但是我现在请各位不要轻易说出这样的话语,因为那种疼痛是我们从未经历过的,也是我们想都不敢想象的。我想我们可以用换位思考的方法来思考问题,假如有一天,我们也陷入了这样的困境,我们所需要的绝不是无休止的治疗与人情的冷漠,我们所需要的东西恰恰是舒缓医疗能够给予我们的。

是的,舒缓医疗正是这样,通过团队的力量,全方位地关怀人的生理、心理、社会以及灵性方面的需求,从而解除患者的疼痛,使患者平静、安宁、有尊严地离开。与传统理念中我们所熟知的“痛苦”地死亡不同,“平静、安宁、有尊严”地离去呈现给我们的是一派祥和的景象,这种离开的方式能够减少我们对死亡的恐惧,让我们的死亡变得更加有意义、也让我们的生命更加完整。舒缓医疗的魅力不仅如此,它还会关注患者家属的需要,在患者重病及去世期间为患者家属提供哀伤抚慰和其他帮助。

在学习舒缓医疗这门课程的时候,我曾很多次想起我去世的外婆和我在实习期间所经历的死亡事件,也为他们感到万分遗憾。外婆是得食管癌去世的,发现的时候已经是晚期,她在最后的时光里,几乎已经不能进食,身体瘦的不成样子,疼痛也没有得到很好的控制。家里面的人对于外婆,除了维持生命,似乎也没有做过更多的事情。外婆去世的时候,我并不在身边,我的母亲在这个过程中也曾蒙受了巨大的痛苦与煎熬。而我永远无法知道,外婆在最后的岁月里,忍受着什么样的疼痛,还有什么未尽的心愿,对我们还有什么嘱托与叮咛,我也无法体会我的母亲曾经历的那些煎熬,无法知道她是怎样走过了那样一段黑暗的日子。

在ICU实习期间,我也曾见过很多在生命末期,身上插满各种管道的患者。其中有些患者,在家人的坚持下,长期住在ICU,得不到亲人的和朋友的陪伴,陪伴他们的只有先进的仪器与治疗手段带来的痛苦和迟迟不肯来临的死亡,这样的生命终结方式带给患者的是痛苦,留给家人的或许也只有更多地不安与遗憾。我又不禁想起我的奶奶,奶奶患糖尿病已经多年,如今的身体状况虽说没有达到生命垂危的地步,但也大不如以前,学习了舒缓医疗之后,我意识到,舒缓医疗并不是到了疾病终末期的时候才开始,而是在疾病尚早的时候就可以介入,也正因如此,我对奶奶以及奶奶疾病方面的认识有了一定的转变。以前我总会比较刻意地去限制奶奶的饮食,以为这样她可以活的更长久一些,但现在,只要血糖波动幅度不会太大,我反而会比较赞成她吃一些自己喜欢的东西。在奶奶比较疼的时候,我会告诉家里人带她去看医生,采取一定的缓解疼痛的措施,我也会经常给奶奶打电话,也告诉其他的兄弟姐妹多关心奶奶,多跟奶奶聊一些开心的事情,帮她完成她未完成的心愿。我知道需要做的还有很多,我希望我能够将我在舒缓医疗这门课程中所学到的理念用到我的专业里去,也希望将来有一天,奶奶能安静,无痛苦、有尊严地离去,而我所照顾的每一位病人亦能如此。正所谓,活着能去爱,死后能安息。

舒缓医学这门课带给我的思考与启发正是如此,这门课程让我从全新的角度去认识了死亡,也让我更加深刻地了解了“人”的含义和生命的意义,同时,我也深刻地认识到目前我们在缓和医疗方面有很多的欠缺与不足,需要我们的医护人员、社会及政府共同努力。

我作为护理专业的一名研究生,对舒缓医疗的理念表示深深地认同。1980年美国护士协会给护理的定义是:诊断和处理人类对现存和潜在健康问题的反应。这个定义指出:护理的服务对象不仅是单纯的疾病,而是整体的人,包括病人,也包括健康的人,以及由人组成的家庭、社区和社会;护理研究的是人类对健康问题的反应,即人在生理、心理和社会各方面的健康反应;护理服务于人类生命的全过程,即从出生到死亡。世界卫生组织于1990年提出的缓和医疗的原则是:维护生命,把濒死认作正常过程;不加速也不拖延死亡;减轻疼痛和其他痛苦症状;为病人提供身体上、心理上、社会上和精神上(即身、心、社、灵)的支持直到他们去世;在患者重病及去世期间为家属提供哀伤抚慰和其他帮助。可以看出,护理和舒缓医疗在很多地方存在共鸣,随着中国老龄化进程的加快以及近年来疾病结构的变化,老年人群以及慢性病患者将在我国人口中占据很大的比例,舒缓医疗的推广将会是护理工作与护理事业发展的一个机遇,在护理服务中融入“舒缓医疗”的理念将会增加护理专业的内涵,拓展护理服务的范围,提升护理服务的质量,同时,也将为每一位社会成员,每一个家庭带去死亡之路的“福音”。

舒缓医疗在国内的发展虽然比较晚也比较缓慢,但是我看到了我们的力量,我也将会在以后的工作中应用自己所学的理念,并将自己所学的知识及理念传播给更多的人,为舒缓医疗在我国的发展发挥自己微薄的力量。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舒缓医疗这颗小种子将会在我们的这片土地上生根发芽,最终长成参天大树,庇护每一个生命的尊严。

文章来源:生前预嘱推广

原文链接:点击这里查看原文

图片来源:Pixabay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