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技术驱动会是有机农场的未来吗?

技术驱动会是有机农场的未来吗?

在源头上控制好,便没有必要使农药。

在源头上控制得好,就没有必要使用农药

在中国的有机市场,一个令人费解的现象是生产者也好、推广者也罢,总在强调销售模式和人的问题,却忽略了产品本身的品质,它是否安全、健康、美味?因为做不到,所以我们的生产者自动降格,不再宣扬“有机”的概念,真的将“有机”托付给了认监委和认证机构,大家开始做起了“生态食品”。这是一个对还未入门的消费者来说较为矛盾的提法,模糊了有机的概念,弱化了生产标准的底线。

中国的有机现状是:生产有标准不落实、品质有要求不达标、消费有情怀不透明。“因为这是按有机方式种植的,所以它好吃、难看、价高、量少。”以上逻辑,是否成立呢?对消费者来说,农村有太多按照传统方式种养出来的蔬果肉类,为什么还要花高溢价购买所谓的“生态食品”?是为了安全吗,谁能说出究竟安全在了哪里?是为了环境吗,传统种养的微生物污染不会更糟糕?那么,究竟有机生产方式好在哪儿?在农业现代化、技术化发展的前提下,有机农场是否也重视技术呢?

北京某有机农场的养猪场

北京某有机农场的猪圈

玉岩农庄的猪圈

玉岩农庄的猪圈

带着这些疑问,2015年9月末,我探访了玉岩农庄,并在2016年3月再次采访了庄主杨威。

成立于2013年的玉岩农庄,在北京顺义马坡奥林匹克水上公园附近,占地面积28余亩,前后不着村,是一块独立的小院。杨庄主秉持的理念和实践的方法与其他的有机农场不同,按他的话说:“有机,不等同于不施化学农药和化肥;有机的未来,是结果导向而非认证导向,就像日本一样。”

农场工人衣着也十分整洁

农场工人衣着十分整洁

整洁、零排放

玉岩农庄整洁有序,从办公室到厨房,从陆地到大棚,从鸡圈到猪圈,都十分干净。来到农场,杨庄主第一件事是换鞋。“农场的工人是不让他们随便出去的。比如你来参观,可能会把外面不好的物质带进来;工作人员不注意,没按要求来做也会把土地污染了。”他与工人交代几句后,就带我逛起了农场。

玉岩农庄以有机种植和养殖为主,有3个大棚近1500平米,平时种的都是应季蔬菜,冬天有2个棚种草莓;养了40多头猪、600多只鸡,动物粪便自做堆肥,猪圈、鸡圈的环境十分干净,对猪粪、鸡粪的处理也达到了零排放。“面积受限,我们不做量只做质,为了自己和亲戚朋友,平均下来每个季节生产的蔬菜达到10种以上。”

“农庄的特色是在农业上从养殖到种植再到养殖的循环。做到真正的各种食材,包括肉蛋蔬菜,能达到最安全。”我不太理解所谓的“最安全”指什么,杨庄主解释道:“最安全包括三方面,一是化学残留对人体的影响;二是重金属残留对人体的影响;三是隐藏在食物里的不良微生物对人体的影响,这三方面的安全性一定要控制住。”就像人一样,提供的正能量多一点,干扰它生长的负因素少一点,就能长得好。

杨庄主表示,农场病虫灾95~98%都是土壤微生物的演变,从源头上控制住了微生物就控制了病虫灾。因此,在玉岩农庄的采访中,我们并未聊过病虫灾的防治办法。

小葫芦

小葫芦架

农庄的干净还体现在没有杂草,尤其是大棚,不见覆膜却也不见杂草丛生。“进我的大棚,没有任何臭味,都是土壤的芳香。土壤里几乎看不到杂草,是因为肥料和土壤在源头上都清理干净了。”2015年4月份,杨庄主拿着农场种出来的韭菜在日本做了210项农残检测,结果是零检出。

韭菜检测图(点击图片放大)

韭菜检测图(点击图片放大)

怎么会没有杂草!我追问道:“您的农场这么干净,是不是打除草剂了?”“你可以随便拿我的土壤去检验!”杨庄主强调道,“这个农场做到今天,2年多了,我们一直在还原,几乎是在没有污染的状态下种植和养殖的。我们做到在整个循环过程中不添加任何东西,尊重自然。”他所说的“还原”,是指农场完整的一套还原土壤的物理方法。这套方法可使土壤中的重金属、残留的化肥农药被清理干净。

高温发酵的土壤

高温发酵的土壤(杨威提供)

申请了专利的高温发酵技术,能让堆肥温度达到82~83摄氏度,甚至达到85度,足够杀死肥料里的有害微生物和寄生虫。这项专利技术杨庄主引以为豪:“堆肥厂在原始的情况下,猪粪、鸡粪,少量的鹅、羊粪搜集起来,往里打空气,这是一种有氧发酵,发酵温度高,与外边普通发酵方式所产生的酵素成分是不同的,对微生物细菌、病毒、寄生虫依靠温度自然地消灭,粪便的臭味也基本消灭。”

没有草是因为在土壤还原的情况下精耕细作,把草卵、草籽打碎了,在源头上抑制了草的生长,不需要拔草,在后期的人工上也节约了成本。“外头差一点,刮风天有些草籽会吹过来,没有大棚里那么干净。我们的工人没有专人负责拔草,这块省去了许多人力。”

农场还有一个特色:灌溉水全部经过净化处理,而且被分解为了小分子水,易于动植物的吸收,所用的技术是杨威从日本引进的。农场的道路下铺着管道,储水箱里的水经由这些管道被输送到了各个大棚和角落。

农场的蓄水罐

农场后门处的蓄水罐。路地下都是管道,农场灌溉用水全部经过处理。

农场现有的工人在年前换了一批。“农场最难的是改变工人的想法。”一开始工人不按着杨威的要求做,交代好了“1、2、3、4步”,他们认为“4”没必要,就不做。慢慢的,他们在实践中对杨庄主传授的方法开始认同了,“他们基本都干了一年多,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可就在年前,杨庄主发现了工人偷窃盗卖情况严重,不得不把他们请回了家。重新招工后,杨庄主开始了新一轮的农民培训,他找来了2位年轻人,希望他们可以把有机当做事业来经营。

如此现代的技术,为什么没有其他农场现学现用呢?“我不想扩大规模,那样会很累。中国人的心理是‘我得捆着你,不然不安全’。你付我报酬,我提供技术,签订合同约束结果不就完了?现在的人的心态确实有意思,没有人的基本信任。”杨庄主希望更多的农场使用这套方法,但只愿提供技术,而不愿参与到农场的具体运营中。其实,在早些年他曾经加入过一个草莓园,利用自己的专利技术将该农场的草莓种到了北京最好吃最安全的程度,并在昌平草莓大会获得了消费者认可。但是,合伙人之间出现了分歧,他不得不退出。

后来,杨庄主四处推销自己的这套技术,奈何口说无凭,没人相信他。于是,他建立了玉岩农庄,希望有了实实在在的样板后,人们会相信他。然而,事与愿违,还是迟迟不见有人引进他的技术。

虽然农场经营已有2年多时间,来农场参观考察的朋友也数不清了,但较少有人相信杨庄主。人力成本的增加和农场主意识的封闭会否是有机农场的下一个瓶颈呢?兴许正如杨庄主所说:这套技术与农场的大小无关,与观念有关。

堆肥区

堆肥区

提起大家对有机农场的传统认识,玉岩农庄杨庄主直截了当地说:“中国的有机种植真的太落后了!”

杨庄主认为:“有机是对环境整体的综合评定。实际上,中国采用的是认证制,人们普遍认为采用有机的生产方式、不使用化肥农药除草剂就做到有机了,其实,这是一个很粗浅的概念。”人们越来越重视土壤的安全问题,“土壤中含有的化学物质有多少,种出来的东西就有多脏,不使用不代表你没有,因为现在大部分土地都被污染了。先进发达的国家不采用认证制而是结果制,种出来的任何一茬蔬菜都拿去检测,用微观数据说话。”

我不知道杨庄主是如何做到的,但他的农场干净、管理精细、无臭味、杂草少。他完全是在另一个系统下做事。杨庄主认为的自然,是“不添加任何外来的东西”,他认为的有机,高过许多人的标准。杨庄主的自信来自哪儿?或许是他的技术和专利吧。

看图说话

农庄一年种四到五茬的东西。四五月种得最旺盛。

农庄一年种四到五茬的东西。四五月种得最旺盛。

一亩地一年几千元的拔草费,杨威说“跟我学这部分费用就节约啦。”

一亩地一年几千元的拔草费,杨庄主说“跟我学这部分费用就节约啦。”

从外边专门移进来的杂草。如果鸡的身体状况不好,或用外边的饲料,它拉出来的粪便氨氮含量太高,这种草甚至树都会死掉。

农场只有鸡圈有大片的杂草,这是从外边专门移进来的。“鸡的身体状况不好或用外边的饲料,它拉出来的粪含氨氮量就高,在这种地上种出来的草和树都容易死掉。

10 jishe

“(我们)像农村里老太太的养鸡方法,是圈养。平常在外边溜达,晚上回鸡棚睡觉,以适合它们的方式养殖。我的养鸡场不臭。”   鸡圈一个星期打扫一次,鸡窝上下午各打扫一次。

17 gongrenzaichuli

23 duibi

因为农场养殖的动物数量少,猪粪、鸡粪等搜集够了才会做堆肥。左边是堆好的,右边是原料。

12 yuanliao

玉岩农庄的堆肥区无臭味,“苍蝇吃粪便的蛋白,发酵好后就没有苍蝇了。沤肥的好坏在于温度,自然发酵达到85度把脏的东西全杀死了,引出好的酵素成分,是种地需要的成分。”

13 chulihouduifei

外面堆肥大多使用发酵菌(EM菌),“我的任何添加不使,自然做的。他们现在做不到。温度每高出五度,营养成分都会不同。”

03 fenniaofenli

小猪长得精神,肤色、毛色粉嫩粉嫩,小尾巴晃得欢愉。猪尿顺着管道被搜集起来。提起发酵床技术,杨庄主肯定它的同时也提到:“发酵床在日韩做的结果很好!温度上来了,尿也处理了,肥料也有了,但国内很少有人做到。我把尿和粪分离了,分别处理。”

16 zhuangli

这一套处理系统杨威申请了专利,用于分离猪尿的装置和沉淀池。

guanyang

往里打空气发酵,土壤营养成分支撑不住时作为液态肥利用。

15 chuliguocheng

发酵好的猪尿颜色像水一样,无污染。“检测出的大肠杆菌都是零。”图为猪尿沉淀分离的过程,最终呈现出如水般的透明。

04 zhuzhu

05 zhuchiye

农庄的猪从小不打抗生素。“健康的猪是不需要吃药的。养猪,首先得想怎么让它们健康,包括吃什么、喝什么、生活方式是什么,和人一样。”

01zhupp

臭与不臭是猪自身健康的反映,如果猪臭,是它的消化系统、肠胃不健康,和人一样。猪的健康,看毛色、肤色,五脏六腑、血液。猪所处的环境不干净、气味臭的话,空气中就弥漫着各种微生物菌,很脏,猪容易得肺炎,温度控制不好猪也容易拉稀,一般养殖场会在饲料里加大量抗生素。

06 yang

农场动物吃的玉米、蔬菜,全是自己打的。

22 kafeizha

咖啡渣

杨庄主爱喝咖啡,懂得享受生活。他的农庄养了几条大狗,家人也常来这里小憩。有几间房,杨庄主花了不少心思装修和布置。

26 caomeiyumiao

笔者参观时,农场正在育苗。从去年种的草莓上留的种子,现在育出了四五千株苗。

18 ribenmiao

今年从日本拿了些苗做实验。“外面的草莓苗都加了东西,不安全。”杨庄主说。

28 caomei

玉岩农庄的草莓棚,挖的槽特深。问起缘由,杨庄主表示是为了防止草莓成熟结果时触地腐烂。这是笔者迄今为止见过挖坑最深的草莓棚了。​

image_1457681215.420565

杨威2016年春种出来的草莓

“抗氧化,不腐烂最明显的就是草莓了,不用任何药物干扰植物的生长,恢复草莓本身具有的特性,自然放置水分蒸发变成草莓干。”

“抗氧化,不腐烂最明显的就是草莓了,不用任何药物干扰植物的生长,恢复草莓本身具有的特性,自然放置水分蒸发变成草莓干。”

庄园的大狗和杨庄主本人。

庄园的大狗和杨庄主本人

写在后面

回程的车上,与杨威聊起农场的经营状况。玉岩农庄已经达到收支平衡,但一不打算扩大规模,二不打算扩充会员,菜品也是按照季节、依个人喜好来种。这是一家农场主比会员“牛”的农场,他不担心会员流失,甚至对会员诸多要求。有些会员要求他种些其他菜,“其他农场可都有哟!”,但杨威不仅不种,还会斥责会员“这是反季节的!”

会员在杨威面前并不高高在上,反而常常被杨威影响。曾经有一户成为了杨威的会员,但时断时续地订货,杨威居然让他们主动把会员给退了。“一会儿要一会儿不要,影响生产计划。”这是他的态度。他有自己的两个坚持:只提供最安全的食材给会员;非抗氧化、易腐烂的食材坚决不提供。

玉岩农庄的几十个会员足够维持农场的良好运转了。“靠种蔬菜赚钱本身就错了!”这是他的观点。

图文来源:有机会

作者:张茜

草西
草西,有机会网COO,作家,一个透过写作与世界对话的人;喜欢记录与分享,关注食物、自然、艺术、在地文化和有机生活;热衷志愿服务和生命体验,为多家知名杂志撰稿,推广有机生活。
关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