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有位瑞士大叔,在上海郊区开了家小而美的农场

有位瑞士大叔,在上海郊区开了家小而美的农场

返乡创业这股潮流,不仅在影响中国人,也在影响着漂在中国的老外们。2015年11月,我们在上海认识了来自瑞士的贝雅特。虽然是可以退休的年龄,但他仍然有一股年轻人般的闯劲,关注城市农业领域的创新,喜欢乡村生活和户外运动,动手做各种DIY。他创办的“维多绿”,是一座20亩的小农场,专注于种植微型蔬菜和幼叶菜等特殊食材,已在上海高端餐饮界小有名气。他说,“做跟食物有关的工作,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它能给我带来愉快的心情。”

贝雅特

贝雅特

小微农场,“小众”食材

贝雅特出生在瑞士,20岁时移居美国,在加州从事了30多年高新科技领域的工作,10年前来到上海,参与了一些科技项目,包括一些无土栽培农场的项目。2013年,他和来自新加坡的黄志豪一起,在上海奉贤洪庙镇朱新村创办了维多绿农场。维多绿的英文名字是Verdura,这在西班牙语里是“绿色蔬菜”的意思。

这是一家很小的农场,只有20来亩。但是这里的主打产品,在整个上海来说,鲜有竞争者——那就是微型蔬菜和幼叶菜。

14

6

微型蔬菜(microgreens),即蔬菜的幼苗,和我们常吃的黄豆芽、绿豆芽不同,微型蔬菜种植时不必给种子施压、种子萌发后就需要在充足的光照下生长,在采收时不采收种子,而是采收嫩茎和嫩叶。幼叶菜(baby leaf),则是介于微型蔬菜和普通蔬菜之间,不等到蔬菜长至“成年”才采收,而是食用其较鲜嫩的小型叶片。微型蔬菜和幼叶菜,因为其口感脆嫩、营养丰富,都是很适合生食的,可以用来做沙拉、三明治、寿司、蔬果汁等等,用途广泛。

多年前,贝雅特就注意到,微型蔬菜作为一种味道浓郁、营养丰富的“超级食物”,在美国以及其他一些发达国家已经形成了一股时尚潮流。而近几年的上海,新的饮食文化可以用“爆发式增长”来形容。有消费能力的人群,对于餐饮的要求日益升级,他们不想仅仅是“吃”食物,而是想去“体验”食物。形状、颜色、质感、香气、味道、营养……都是这种“体验”的组成部分。对他们来说,微型蔬菜这类小众食材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本地的、新鲜的、可持续的

维多绿农场针对不同种类的作物,采用不同的种植方式。微型蔬菜采用无土栽培,幼叶菜和香草等则种植在经过土壤改良的土培菜园里。

微型空心菜

空心菜芽

无土栽培虽然肯定无法代替传统的土培农业,但是也有一些优点——可以避免土壤污染,能用较小规模的土地获得较高的收益,且无土栽培更容易在城市中的室内环境进行。

微型蔬菜的种植流程,概括起来说,就是浸种、覆盖催芽、生长、采收。因为生长期很短且不接触土壤,一般不会有虫害和杂草,病害也很少,所以无需使用农药。但是矿物液肥还是需要用到。(虽然目前已有人研制出有机成分的无土栽培液肥,但是还不够普及。)

种子储存桶和雨水收集桶

种子储存桶和雨水收集桶

上图中前排的是储藏种子的小桶。对于微型蔬菜来说,因为从种子到成品的时间很短,所以种子的安全性很重要。在维多绿农场,有大约一半的种子是有机产品,而其他种子也经抽检确认没有任何农药包衣。

上图后排的蓝色大桶,是雨水收集罐,能够收集来自屋顶的雨水。另外农场里还有一个安置在地下的中水收集罐,收集的是清洗后排出的废水。这些水都可以用来浇灌土培菜园。

微型紫甘蓝

紫甘蓝芽

有一部分微型蔬菜以泥炭苔(peat moss)种植。用过的泥炭苔,会被做成堆肥、改良土培菜园中的土壤。也有一部分微型蔬菜托盘中没有泥炭苔,而是只在底部铺了一层无纺布。但遗憾的是,这种布料用后很难回收,所以他们也在不断尝试寻找更好的种植介质。

种子萌发过程中需要用黑布遮光

种子萌发过程中需要用黑布遮光

因为设备还不算齐全,在这里的大部分微型蔬菜还需要手工喷水。但是也有一部分是采用自动的潮汐灌溉系统(如上图)。在一个比较大的平台上,有架子将种植托盘悬空架起。水面定期涨落,一部分时间,植物的根部是浸泡在有营养液的水中,也有一部分时间是在空气中,这样让根部既能吸收足够的水分和养分,也有充分的时间接触氧气。和从植株顶部喷水的方法比较,潮汐系统更省人工,而且完全不会损伤幼苗。

微型蔬菜从浸种、播种到收获,通常需要2-3周,有些特殊品种需要4-6周的时间。采收时在底部割断,不带种子,以保鲜盒包装好,这样能够保存大约3天左右。这里同时也在生产“鲜活微型蔬菜”,也就是把微型蔬菜种植在专门的小型容器中,不用采收,而是连同容器一起、连根销售。这样不仅节省采收的劳动力开支,延长成品的保质期至7天左右,也能尽量避免来自手工采收的污染。

小麦草

小麦草

罗勒芽、紫萝卜芽、葵花籽芽、细香葱芽(图片来自维多绿农场)

罗勒芽、紫萝卜芽、葵花籽芽、细香葱芽(图片来自维多绿农场)

包装室

包装室

维多绿农场有自己的一套信息系统,市场需求和种植情况都能实时同步更新。他们只做订单式种植,尽可能地减少浪费。客户多为上海市的高端餐厅和五星级酒店,产品售价的确是比较高的,但客户对于品质的期望值也很高,这就对农场的整套技术提出了严格的要求。

11111

幼叶菜也都种植在大棚中,有菠菜、香菜、红叶甜菜、芝麻菜、羽衣甘蓝、空心菜等等各种蔬菜。除了微型蔬菜和幼叶菜,维多绿农场也种植少量西式香料和食用花卉。

幼叶羽衣甘蓝

幼叶羽衣甘蓝

闲置的鱼菜共生系统

闲置的鱼菜共生系统

鱼菜共生也是维多绿农场在实践的新型种植方法。上图中是暂时闲置的鱼菜共生系统。去年养殖的是罗非鱼,而罗非鱼只适应较温暖的水温,所以到了冬天,鱼菜共生系统就暂停使用了,开春还会重新开启。鱼菜共生,顾名思义,是将养鱼和种菜结合在一起的、一种互利共生的农业体系。鱼的排泄物经过细菌过滤分解,变成植物可以吸收的养分;经过植物种植槽过滤的净水重新回到鱼池,如此循环往复,可以达到养鱼不换水、种菜不施肥的目的。

专注、耐心,以自然的速度成长

虽然微型蔬菜无土种植比普通生态蔬菜种植更快速、更容易,但是很多问题也在给他们带来困扰。贝雅特坦诚说,“我们还在探索,在很多方面还不算行家。”

农场的大棚还比较简陋,温度湿度波动较大。在冬天,低温就是比较大的影响因素,微型蔬菜生长速度放缓不少。长期的阴雨天,还可能导致微型蔬菜味道“不对劲”、且长得过于细长,这样的菜就只能报废。而夏天是最难种植微型蔬菜的季节,因为湿润的种子在高温高湿的环境下很容易发霉,这种情况下就需要用电扇帮助通风。

播种的工作,这里还是大多用手工来做。虽然市面上有播种机,但绝大多数都是为了普通蔬菜的播种而设计,不适合微型蔬菜播种。他们尝试过用一种震荡机器来撒种子,有些情况下是效果不错的,但是有些种子在湿润的时候比较容易黏在一起。

类似的很多问题都是富有挑战性的,都只能一点点去改进。好在因为种植周期较短,这里的试错成本相对低一些。贝雅特说,“传统农业是非常缓慢的过程,如果要做出种植方式上的改变,可能要花掉很多年的时间。如果你想纠正一个小错误,那就要等待下一个种植期的到来,这就可能要花去好几个月呢!但是在我们这里,想要改变某个环节,可能在几天时间里完成。”

少部分微型蔬菜采用LED灯补光,并且以多层种植架节省空间

少部分微型蔬菜以多层种植架节省空间,并且采用LED灯补光

所有人都喜欢“一站式购物”,客户们因而常常给他们提要求,邀请他们种植其他各种普通的生态蔬菜。但这里的面积毕竟太小了,运输能力也很有限,所以没有一味去满足这些需求。要知道,物以稀为贵,微型蔬菜的价格比普通生态蔬菜高10倍甚至更多。上海有很多其他生态、有机农场,其中不乏成百上千亩规模且种植品类齐全的农场。对于小微农场来说,专注于自己的细分市场才会带来更好的收益。的确,2014年,维多绿就已经开始盈利了。

未来,“专注”仍然是贝雅特会遵循的守则。他不打算在朱新村做更大的农场,甚至想减少面积,因为大面积的土地对于微型蔬菜和幼叶菜种植来说是不必要的。

虽然规模暂时不必增加,但是他的确希望能用上更好的设备,能将整个农场环境控制得更洁净,并且最好能实现自动的温度和湿度调控。不过,这些设备大多比较昂贵,也因此没法一步到位,但他对此并不着急,“如果创业一开始就烧掉大笔来自投资人的钱,那是自杀行为。” 他不去追求过快的扩张,而是先小规模试验、以特色产品逐步获得稳定客户,获取盈利后,再从利润中抽取部分资金来做进一步的投入,如此自给自足、螺旋上升。

以自然的速度,自然地成长,这不仅对于植物来说是更生态的,对于一个初创公司来说,也是更稳当的一条路。

享受安静的乡村生活

因为大批年轻人进城务工,我国很多地区的乡村只剩下老弱妇幼。维多绿农场目前所在的朱新村也是一样。邻居当中还在务农的基本都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附近镇上倒是有座大学城,但是学生们和乡村是隔离的。这里并没有形成真正的乡村社区。一个外国人开的小农场,在这样的环境里显得有点格格不入。

但是,这不妨碍他们享受乡村生活。想吃什么,走到田里现摘现煮;想骑车散心,乡村小道任你驰骋。贝雅特说,“住在这里感觉很好,特别是晚上,没有灯光,没有汽车,没有噪声,特别安静。窗外可以听到虫声蛙鸣。非常好。”当然,他们还是会每周进城,和客户见面,购物,也参与自己感兴趣的论坛和社交活动,保持和时代同步。

露天小菜园

露天小菜园

小型鸡舍,这里产出的肉蛋主要是自给自足,以及分享给少数的几个朋友

小型鸡舍,这里产出的肉蛋主要是自给自足,以及分享给少数的几个朋友

在维多绿农场探访,我们不仅认识了贝雅特这位外国大叔,也见到了一位年轻的中国女孩、农场主管阮馨。她来自福建,大学专业是动物医学,对于种植,她并不很熟悉,但是机缘巧合之下,她在维多绿农场开始了自己的第一份全职工作。她自称是个女汉子,喜欢这里自由的工作氛围,也的确学到很多新东西。

贝雅特很赞赏阮馨的选择。他说,“虽然我们的产品是农产品,但是这家公司和其他创业公司是一样的。在城市里能学到的技能,在这里也能学到。但是在乡村,年轻人有额外的‘福利’,比如清新的空气、无污染的环境、可以走路十分钟去上班而不是每天花好几个小时坐车。这是阮馨的第一份工作,但是她已经在管理二十来个人了。城市里的公司,哪会给你这样的机会呢?当然,开始的时候会困难重重,但是随着时间推移,她会成长起来,会比大多同龄人成长得更快……如果你真心想要学习,在这里能学到的比城市里能学到的更多。”

贝雅特的住处兼办公室门前种满了花花草草

贝雅特的住处兼办公室门前种满了花花草草

当农场与城市相遇

来维多绿农场,是小编第一次到种植微型蔬菜的农场参观。在这里我们品尝了各种各样的微型蔬菜,因为种植过程无污染,从托盘上摘下后甚至不用清洗就能食用。微型紫甘蓝、萝卜、白菜、空心菜……每种幼苗,和同种类的“成年”蔬菜相比,味道都更浓郁,而且完全没有粗纤维,质地脆嫩清爽。当然种植成本的确是比较高的,每100克几十元的价格,不是普通百姓能消费得起。但是不得不说,小众食材的订单式种植,是未来城市农业的无限可能性之一。

微型蔬菜,不仅是营养美食,也可以是充满个性的园艺产品。上海有的生态餐厅,就把来自维多绿农场的鲜活微型蔬菜放置在餐厅中作为装点。食客能在绿意盎然的环境中就餐,更可以自己动手采收,整个过程充满美感和乐趣。把农业带到城市中,是全世界越来越多的食物创新者们在探索的一件事,这能够引导人们去思考,我们每餐的食材来自何处,我们和食物的关系究竟应该是什么样的……

另外,跟上海周边很多其他生态小农场一样,因为跟城区距离很近,维多绿的食材可以做到当天采收、当天送达。这样的新鲜程度,是长距离运送食材所难以达到的。

贝雅特认为,对于中国来说,真正的城市农业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比如在上海城区,成千上万的屋顶闲置着,但是屋顶农场却只有屈指可数的几家,而且大多以休闲娱乐而非农业生产为目的。绝大多数人意识不到田园、农作物对于城市的重要性,相关的研究也寥寥无几。将农场搬到城市中,面临着太多成本、政策、技术和理念上的阻力。

但他对于城市农业的未来是有信心的,他已经注意到了,“还是有那么几个人,不是在想什么‘让我们再建一座摩天大楼吧’,而是去做自主的创新。”他相信,城市农业不仅仅在于将食物生产本地化,也注重整个社区的改变。将生活、工作、生产食物的地点“三合一”,会节省大量的时间和资源,更重要的是重建人与人的连接。这样的理念,对于大多数城市人来说像是天方夜谭,但却是人类长久的发展历史中所习以为常的一种生活方式,只不过近几十年极速膨胀的城市让我们把古老的传统忘记了。

不论来自哪个国家,在面对气候变化、环境污染的时候,人人都是平等的。我们大多人不是政策制定者或是规划师,但是也许从一个市郊小农场或者一个生态餐厅开始,从一点点日常习惯的改变开始,我们就在不经意中塑造着乡村和城市的未来了。

联系方式

维多绿农场官网:theverdura.com

文章来源:有机会

文字作者:Jing

图片来源:除标注作者外均来自有机会

有机会记者Jing
从点滴处实践有机生活,享受每一天。
关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