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亲子乐活 > 蔡珠儿《种地书》里的田园生活

蔡珠儿《种地书》里的田园生活

本文是凤凰卫视2013年2月18日《开卷八分钟》的文字实录:

梁文道:我今天给大家介绍一本书,这个作者的身份比较独特,她其实就一直住在香港这十多二十年来,但是我作为一个香港人很奇怪跟她这样一个作家,而且是挺有名的作家,好像没有什么机会往来,那么在香港的本地的写作圈子里面跟她的关系不一定十分密切,但其实像她这样的人香港还有不少,就是说香港其实住了一批从别的地方过来的一些的华文作家。那么她们在本地其实对本地的文化跟社会的状况很多的看法,但是跟本地的写作的人之间的往来不太算是密切的,乃至于本地人也都不太认识她,但是你看她的书又很容易看得到,因为她的书在台湾出版到香港很容易找到,甚至回到大陆出简体版的也在所都有,这本书的作者就是蔡珠儿,我要介绍的是她的一本新近的散文集《种地书》。

rdn_512c1fcff08d4

那蔡珠儿她过去一直被人认为是一个美食作家,因为她写东西来来去去好像就离不开她怎么下厨做菜,怎么吃东西,到哪买什么,然后吃了一样什么东西,看到什么菜,有一些文化上的历史上的考究这些联想东西就都出来了。而她在大陆目前出版的几本书也都是沿着这样的一个路线,那同样到了《种地书》你也很容易还是用同样的眼光来看她,只不过这本书不像之前的书,没有那么多更那么鲜明的一个主题在里面。

如果说真要有的话,那就是这本书的这个题目《种地书》,是她的主要的部分就在讲的就是她自从搬到了香港的大屿山一个区域之后,有了块自己的空地,可以种菜了,她好高兴,一个喜欢吃,喜欢做菜的人她的终极愿望就是干脆连自己做菜用的食材都自己供应,她就开始种地,结果这个书里面的前几篇文章就让我们看到她整个过程是如何的苦不堪言。

首先这个地底下放了玻璃碎,全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废的这些的建材,就统统埋到土里算了又搬出来,然后这个泥块也不行,杂草很多,每天干的累她会中暑晕倒,而且还有害虫,这整个过程实在没有想象中那么浪漫,亏她第一篇文章里的题目是很浪漫,叫做挑灯夜耕,以前说读书人挑灯夜读嘛,但是如果一个读书人又开始种地,那不是耕读的美好生活嘛。

那么你看她就晚上她的院子里面点上了灯,她开始晚上出来干活,开始耕地,结果其实没有这所谓的耕读耕读,或者加上挑灯这两个字配合起来的那种优美,那种闲暇,完全不是那回事。

再看看这本书里面还有一些文章,她提到她怎么样对付各种各样的害虫,而对付害虫的时候其实就会手软,为什么呢?因为你想想看原来有一些害虫是这样的,比如说有一种虫叫黄纹毛虫,老啃她的豆叶,它将来会变成一种蝴蝶叫纹白蝶,而吊丝虫会变成小菜蛾,菜青虫会变成白粉蝶,枯叶上面有些虫形似鸟粪,把它叫做鸟粪虫吧,原来是柑橘凤蝶的宝宝,将来会蜕化成阔袖窄裳,黑纹红花的舞娘,是岛上常见的美丽生物。

我还教过邻居的小孩辨认它呢,越看越心惊,原来自己竟然是个杀手。好,那么昆虫是忍住不对付,杂草怎么办?田里面很多杂草,而且我们看她讲这个除草的过程,这真是一个城里的人在城里面开始耕种,她经历那个苦痛跟我们平常讲那种农夫生活是不一样的,人家生下来或者习惯那种环境,她具有一些能力是我们不具备,你要一个过去手无缚鸡之力的,斧头举不起来的一个作者去干这些活,会干出什么呢?你看比如对着草她也有感情。

她发现这个中庭小院对我这个熏陶教养可能胜过任何学分,怎么说呢?比如说这里有一些草,人家叫杂草,通泉草我对其他玄参科,同样开着淡紫唇形花的定经草、泥花草和蓝猪耳,连带爱怜,豁免不拔,甚至把一种也开小紫花的耳挖草,从野地移植园中。所谓杂草就是长在不该长的地方,但是该与不该全凭偏见用事主观定夺嘛,对不对。

那么既然种东西连杂草都开始种了,干脆想想它们怎么用,比如说有一些药草能够榨成精油,那么还有野葛菜、夏枯草等所有野杂之草,都能清热宜人,这多好啊。那么当然除了说她种地,这本文集里面还有很多其他各色,讲她旅行,去不同地方的文章,但是身为一个长年住在香港的台湾作家,我很喜欢看她去写到的一些我们香港人有时候不会这么写的一些的东西,而这些东西其实是最常见的一个香港景观,无数作家香港作家也好,外地作家也好,来到香港大概都会写到香港港岛北部那个电车,那一个百多年来的一个老风景,过去中国很多城市都有上海都有,但是现在不见了,香港还有这样的电车,当然要写电车。

我们看看这里面蔡珠儿她写到她自己正在治疗这个乳癌的时候不出医院,她说天天来回要回这个岛上搭船都会做这个电车,而坐电车她说有一天她忽然看到一个车子说葱绿的,她照例走去上层,拐进窄梯时,梯角凹进一块,仿佛有一个单人座,我心一动莫非这是,是什么呢?她说是,是,就是它了,原来那就是传说中的叮叮120,这个叮叮120是什么呢?她说她乐坏了,好想告诉给旁边的一些香港人,说知道吗?这是香港最老的电车,1949年出场,60多岁了,原滋原味、古色古香。

但是人家哪有人会注意到这个车子的状况,除了她这个台湾傻婆,然后她就坐着这个电车安部当局,然后在上边看着,这个车怎么样经过这个繁闹的街市,她如此形容,市声喧乱车流如狂,高楼肥而狰狞从两侧夹击包抄,叮叮120斯文优雅,柔弱无骨,款款穿过街心,给逼急了,也只轻叫几声叮叮、叮叮,唔乖,姐姐(粤语谢谢)拜托让路好吗?街景像电影的慢镜头,在柚木窗框悠悠流动,相形之下外面的世界倒显得假。我还真没见过写我们的电车写到如此的温柔斯文尔雅。

Img435642079 (1)

(《种地书》简体版本即将出版,上图为简体版封面)

文章来源:凤凰网

原文链接:http://book.ifeng.com/kaijuanbafenzhong/wendang/detail_2013_02/26/22500004_0.shtml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