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绿色消费 > 谎言时代,我们如何面对?回应三联错漏百出的反有机文章

谎言时代,我们如何面对?回应三联错漏百出的反有机文章

三联生活周刊微信公众号1月19日发表了一篇原创署名文章《有机农业骗局》(以下简称《骗局》),错漏百出。Connie本有任务在身,不打算回应,但这篇文章已经被各大媒体转载,甚至出现了《有机农业骗局:农药使用量比非有机的还要多》这类耸人听闻的标题。有机农人经年累月的付出被这么一篇模棱两可的文章贸然否定实在太荒谬。我鼓足勇气,就《骗局》一文中的不实之处写了这篇文章,以正视听。愿谣言止于智者。愿消费者都爱发问。

原图来自Pixabay,经修改

原图来自Pixabay,经修改

(加粗斜体字为《骗局》原文摘抄)

“一些有机农场主经常吹嘘自己不用农药⋯⋯只要是有一定规模的农场,农药是必不可少的,否则害虫早就把农作物吃光了。”

英文中,农药是“Pesticide”,生物农药是“Biopesticide”,这两个词虽然都带农药,但成分来源是不同的。“有机农业不使用农药”中的“农药”指的是化学合成农药。有机农业允许使用非化学合成的生物农药,这些农药从植物、动物、微生物、矿物等物质中提取而来。有机农业不使用化学合成农药并不表示所有的生物农药都可以使用,有机标准对生产所使用的投入品要求十分具体,而该标准也非一成不变,有机农业能够使用的农药也在不断更替和淘汰。

由于有机农场的丰富性、多样性,并不是所有有机农场都会使用生物农药。相比常规农业不计后果地使用致癌、致畸、致突变和神经毒性的农药,有机农业在用药这一方面保守许多。

1

农药、生物农药、有机农业可使用的生物农药之间的关系

“有机农场不但用农药,而且用量往往比非有机的还要多,原因就在于有机种植所使用的‘天然’农药的药效往往比人工合成的农药低,必须加大剂量才管用。”

《骗局》中提到生物农药效果差,需要大剂量使用,因此有机农场的成本就增加了,生产者就会想办法偷梁换柱。但是,真正做得好的有机农场,生态环境非常优越,连生物农药都不怎么使用。即使生态环境不佳、尚处在有机转换期的农场,也有少量使用或不使用生物农药的范例。中国上下五千年农耕文明,在生产技术上因地制宜、因时制宜,充满了智慧,有许多替代生物农药防虫的办法。

有机农场的防病虫方式不是仅仅打生物农药,而是以生态环境和土壤的修复为基础来预防病虫害。另外还有诱虫灯、防虫网、粘虫板、性诱剂、驱避植物种植、释放天敌昆虫、禽粮共作、间种套种等无毒无害的方法,都可以应对病虫害。在防病虫方面仅靠打生物农药、而不在乎生态环境修复的农场,不能算有机农场。

有机农场并不只有一种农牧方式

有机农场并不只有一种农牧方式

有机农场分类广泛,既包括企业化工业化机械化的大型单一种植农场,也包括物种多样、小而美的农场。有机农业已有百年历史,它的初衷不是给农产品贴上认证标签,而是实践顺应自然规律的农作理念。有机农业与自然农法、生物动力农耕、传统农耕等在理念上也互有交集。

有机农业,是一种生态可持续的生产系统。国际有机农业运动联盟(IFOAM)对它的定义是:“它能维持土壤健康、生态系统以及人类的生存。它依赖于适合本地条件的生态过程,生物多样性及循环,而非依赖于产生反作用的人工投入。有机农业结合了传统、创新与科技,以利于所有生物共有的环境、促进和谐关系以及良好的生活品质。”[1]

有机农业虽然有大家耳熟能详的“不打农药化肥除草剂”的规定,但这其实只是有机生产标准的冰山一角。全球对有机农业生产标准的共识是:不使用化肥、化学合成农药、除草剂、激素、植物生长调节剂、转基因、辐照处理、不能预防性地使用抗生素等。

“也有一部分有机人士承认自己用农药,但坚称天然农药比人工合成的农药更安全,可惜这个说法同样是没有科学根据的。很多自然界现成的杀虫剂毒性很强,比如提取自某些亚热带植物根部的鱼藤酮(Rotenone)就是一种很厉害的毒药。”

《骗局》以“鱼藤酮”举例批判了有机农业的安全性。

鱼藤酮是广泛存在于自然界中的一种天然物质,在有机农业中作为杀虫剂使用,杀蚜虫螨虫效果明显,对哺乳动物低毒。《骗局》称其为“很厉害的毒药”是不正确的。鱼藤酮虽然会产生类似帕金森病的症状,但前提是长期小剂量服用(大剂量急性用药对中枢DA神经的选择性损伤无表现),而鱼藤酮稳定性差,持效期短,施于叶面后就降解为低毒或无毒物质,人类根本没有长期服用的可能。即使真出现这样的中毒现象,以治疗帕金森病的药物也可逆转症状。大量服用鱼藤酮导致急性中毒的计量为3.6g至30g,会导致血管中枢和神经中枢麻痹,这要求农人在施药时注意遵守操作规范。[2]

OMRI.org的截图,Rotenone即为鱼藤酮

OMRI.org的截图,Rotenone即为鱼藤酮

OMRI.org的截图,Rotenone即为鱼藤酮

OMRI.org的截图,Rotenone即为鱼藤酮

《骗局》还称“2005年鱼藤酮被美国农业部禁止”,这也不准确。鱼藤酮被美国环保署(EPA)禁止使用在除杀鱼(Kill the Fish)之外的场所,源于鱼藤酮对蜜蜂有较大毒害,但美国农业部(USDA)下属国家有机产品办公室(NOP-National Organic Programme)目前仍批准鱼藤酮在有机农场里限制使用。加拿大情况相似。[3]我们不排除2016年美国NOP会调整鱼藤酮的使用规范,但这转变并非基于鱼藤酮对人体的毒害,而是为了保护环境和生态平衡,与有机农业的诉求一致。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越来越多的农药将被替代,这是我们喜闻乐见的。

“有机行业经常夸自己的产品比非有机的更健康,可惜事实并不支持这个说法。英国科学家曾经系统地研究⋯⋯发现有机食品在15种重要营养物质的含量和质量方面与非有机食品没有区别,用有机方式喂养的家禽家畜也和非有机喂养的没有差别。”

有机产品比常规产品健康并非夸大其词。健康包含几重定义:从食品安全上来说,有机是目前市面上安全级别最高的食品;从土壤科学上来说,有机可以恢复土壤健康,能够修复被破坏了的土地;从环境保护上来说,有机是一种可持续的生产方式,有保护和改善生态环境的作用;从农耕文明上来说,有机农场可再造乡村活力,是振兴乡村经济的新兴产业之一。

有机农业的好处远不止这五条呢

有机农业的好处远不止这五条呢

《骗局》仅从营养出发,以15种有限的营养物质来讨论“健康”,未免太过儿戏。“用有机方式喂养的家禽家畜也和非有机喂养的没有差别”?请检测一下常规产品多出来的物质,比如抗生素、激素等。四个月出栏的软骨猪和一年以上的有机猪,我们不用分析就知道二者的口感、营养是不一样的。

从营养的角度讨论的话,包括联合国粮农组织的研究都表明有机食品是更有营养的。有机食品的硝酸盐含量更低、抗氧化剂含量更高、农残更低,而且有更多矿物质、维生素,更平衡的蛋白质。在重金属和病原菌方面,有机食品和其他食品差别不大。[4]

“有机农产品不但营养上没有优势,而且比非有机农产品更有可能含有大肠杆菌和沙门氏菌等有害病菌,因为有机农场大量使用粪肥,稍微处理不当就会造成污染。”

粪肥的使用并不是有机农业的专利,常规农业中也可能用到粪肥。在堆肥发酵中,未完全腐熟的粪肥有病菌超标的情况,但这是技术不达标而非有机农业的属性问题。

在有机会网走访的农场中,我们的确发现部分农人因技术不过关而导致堆肥不成功(腐熟度不够高,杀不死有害病菌),从他们种的菜上就能看出来。肥料不好,大量有害微生物会打破土壤的平衡,导致病虫害更易发生。有机农业在我国还处在起步阶段,农人需要空间提高知识储备和实操技能,作为消费者的我们也不能太过着急。外购肥料来源不明也会导致一些问题,这与当下中国信任缺失的大环境有关。

笔者不得不开诚布公地讲,中国农业远远未达到关注微生物的高度,我们还停留在农药化肥的争论上。如果有一天我们开始大范围讨论微生物,那么,有机与非有机的区别将更为明显。

是否常规蔬菜病菌少就是好的呢?我打一个比方好了。在北京的朋友,接一桶自来水,再接一桶过滤后的水,在室内相同环境下静置几小时并检测其中的菌落数。你会吃惊地发现,过滤水的细菌居然比自来水还多耶!为什么会这样呢?过滤水去除掉了水中的氯气,而氯气是杀菌的,就这么简单。换言之,在常规种植里,化学杀菌剂的使用也十分普遍啊。

“还有人认为有机食品的味道要比非有机食品好,但这个差别主要来自品种的不同,而不是种植(或者喂养)方式的差异。”

有机食物比常规食物好吃有味道已经被许多消费者亲身论证了。留心全球美食节目的朋友就会发现,顶级厨师在选用食材时是极其偏爱有机的,难道他们仅仅为了突显自己高超的烹饪技术而特意选味道不好的食物来做料理吗?我们邀请三联周刊编辑和作者袁越来参加一期“美食极客”品鉴会,尝尝真正用心种植的有机食物该有的味道。

33

“有机农业到底好在哪里呢?答案是环境。环保是有机行业的初衷,也是这种方式最大的优点,可惜大多数消费者并不在乎这个,他们只关心自己的身体健康,于是有机行业便只好硬着头皮夸大有机食品的健康属性,岂知这一点并不是有机食品的强项。”

殊途同归啊!《骗局》作者真可爱,在最后一段画龙点睛,提到了有机之于环境的积极作用。原来,通篇的质疑只是为了让主题无尽升华——有机农业的最大优点是环保。

《骗局》提醒到众多有机从业者,在推广有机产品的过程中,不要夸大、虚构、造谣有机产品的各种好处,以实事求是的态度与消费者沟通,以开放的姿态接受舆论的监督,以诚心耐心为消费者解答疑惑。

写在后面

有机,是一种生活方式,对环境友善、对身心有利、对社会负责。《骗局》作者小题大做,也许是接触了太多不靠谱的有机农场,他才以不忿之心否定了有机农业的全部,却对有机在各方面的贡献视而不见。此文若改为讲述“有机农业之乱相”还稍微贴切些。

之所以食品安全问题把有机农业推到了风口浪尖上,并非有机农业已经到了“红火”的地步,而是在当今中国,有机食材普遍被消费者认为是最安全的食物,只是价格较高而使大部分民众望而生畏。有机农场有层次之分,有机产品也有好坏之分,未来有机产品的价格也会有所区分。

有机农业的确是小众,所占份额少,但非主流不代表不重要。为了基因的多样性、物种的多样性、生态系统的多样性、文化的多样性,我们盼望更多大大小小的有机农场的出现。当消费者买蔬菜时开始询问产地和耕种方式,我们的消费意识就上一台阶啦!

我希望有认识三联的朋友转给他们的编辑读读,我们也邀请三联的朋友一起去有机农场考察和拜访,甚至可以在三联办公大楼举行有机科普活动;也希望有机同仁不吝转发,让更多朋友了解有机农业。

延伸阅读

《IFOAM:解读对有机农业的质疑和常见误区》

《消费者怎样寻找靠谱的生态农场?|零起点攻略》

《我理想中“完美”的生态农场》

《米其林名厨Alice Waters的有机烹饪建议》

标注说明

[1] 来自IFOAM.org对有机农业的定义

[2] 论文《鱼藤酮的应用现状及存在问题》,2005,作者:张庭英,徐汉虹,王长宏

[3] OMRI.org 网站查询“Rotenone”相关结果

[4] 来自有机会编译文章《IFOAM:解读对有机农业的质疑和常见误区》

文章来源:有机会

图片来源:除标注外均来自有机会

草西
草西,有机会主编,写作者;长期关注有机生活实践者的故事,报道小而美的人事物;热衷志愿服务和生命体验;身体力行推广有机。
关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1. 零杂物 01/22/2016
    好强大的逻辑思辨能力,赞一个! :sm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