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好吃又安全的苹果,是如何种出来的?

好吃又安全的苹果,是如何种出来的?

山东栖霞,是我国著名的“苹果之都”。可是,金秋十月的收获季节来到栖霞,我们看到的景象却显得那么的不自然——漫山遍野几乎所有苹果园下,都铺着反光膜,在山坡小路上走一段,废弃的农药袋子随处可见。栖霞的苹果大多是套袋种植,秋季收获前,必须摘掉袋子,让苹果经过日晒、上色的过程,铺反光膜,正是为了让苹果上色更均匀。到处“银光闪闪”、废纸袋遍地的怪异景象,让人不禁反思,要种出苹果,真的必须要用这样违背自然规律的方式吗?

↑普通苹果园地面散落的纸袋、反光膜、农药袋

普通苹果园地面散落的废弃纸袋、反光膜、农药袋

对常规说“不”

有一些人,在勇敢地对常规说“不”。守拙园自然农场的创始人丛东日,就是其中一位。

丛东日是香港理工大学酒店和旅游管理专业硕士。他的导师是澳大利亚人,因为曾随导师做“有机观光农场”的课题研究,他去过很多不同国家和地区的有机农场考察学习,对台湾的休闲农业尤其赞叹。受到这些经历的影响,为了让自己的家乡人也能吃到安全健康的食物,为了寻找解决现代农业污染问题的途径,2012年硕士毕业之后,他没有留在大城市闯荡,而是选择直接回乡创业、做有机农场。

从冬日

丛东日

他的守拙园自然农场是从烟台福山区张格庄镇开始的。最初租下的地块只有十多亩,种植了果树,养了各种家禽家畜。现在,他已慢慢将产品重心转向了水果种植,既有自主管理的农场,也组织农民合作社,不断扩大发展。现在的“守拙园”已经不再是一个十多亩的小园子。在烟台牟平,他们拥有200多亩樱桃园;在莱阳,他们管理着一片满是两三百年老梨树的梨园;另外还在苹果主产区栖霞发展合作社,2015年,守拙园苹果基地总面积达到了100多亩。

2015年10月底,小编来到烟台,走访了守拙园位于栖霞苏家店镇的苹果种植基地。和当地大多其他果农相比,他们的苹果种植方式很“非主流”——不用化学农药、不用化肥、适当保留杂草、不套袋、不用反光膜,果实自然成熟后才采摘,用遵循自然规律的方式照顾土地。

544

成长中的合作社

丛东日选择在苏家店镇种植生态苹果,是有原因的。该镇潘社长领导的苹果协会从六七年前就开始推广有机肥的使用了,这样做的最初出发点是因为施有机肥的苹果更好吃,且每斤苹果能多卖五毛钱左右。虽然苏家店镇的果园这些年来都有套袋和打药、不算生态种植,但和栖霞大多其他地区比起来,苏家店的土壤改良已经有了相对比较好的基础。经过多方比较,丛东日选择在这里开始发展生态苹果合作社。

2012年是合作社成立的第一年,但因为要求不用化学农药和化肥、不套袋,标准太高,只有一个农户愿意加入。但好在,最早加入的这位农户收成不错,当年收入也得到了提高。第二年,就有另外四户果农愿意加入。合作农户越来越多,守拙园的品牌也慢慢越来越受欢迎,产品销往全国各地,在众多生态消费者团体和电商平台中都小有名气。守拙园苹果售价比普通苹果高很多,让农民收入得到了实实在在的提高。到了2015年,合作社招募时,报名农户超过100户。但考虑到土壤测试的结果和市场需求,最终只从中选择了30多户。丛东日作为合作社负责人,会经常到各个农户的田地中走访,并为他们统一进行培训。每年收获后,每户的产品都会被抽检,以确保无农药残留。2015年的苹果经谱尼测试,农残全部未检出。检测报告都公布在网络上,让消费者买得放心。

在栖霞,苹果是很多农民唯一的收入来源。所以,一般来说,农民比较难下定决心去尝试新的种植方法,但当看到别人的尝试收到了很好的效益,自然会慢慢跟着模仿。虽然30户农户、100多亩的规模仍然很小,但丛东日认为,只要先把这小规模内的实践做好,让更多人看到效益的存在,就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不套袋的生态苹果

在我们走访守拙园种植基地的过程中,经过了当地其他一些果农家的果园,那里地面到处散落着大量刚刚被摘掉不久的纸袋,铺满反光膜。苹果套袋种植,俨然在当地成为了主流做法。套袋能够在一定程度上防止病虫鸟害,且防止果皮跟枝叶的摩擦,让果皮更光滑。对于大多果农来说,无法跟消费者直接对接,而是要通过收购商销售产品。不好看的果子卖不出好价钱,套袋也就渐渐成了必须。

但是丛东日相信,要种出更美味营养的苹果,必须放弃套袋的常规方法。苹果在生长过程中需要光合作用和蒸腾作用,以积累养分、糖分,但是套袋就会对这些自然的生长进程造成阻碍。同时,纸袋也会造成高温高湿的小环境,使果实容易得病。袋子还会挡住一部分原本可以照到叶片上的光线、影响叶片的光合作用。在苹果快要成熟的季节,袋子被摘掉之后,果农需要在地面上铺一层反光膜、促进均匀上色。在反光膜使用和丢弃的过程中,都会造成环境污染。而不套袋的苹果就避免了这些问题,既有利于让果实更安全、营养,也很环保。丛东日认为,“不套袋种植苹果会是一个发展趋势。套袋技术最早是在日本发明的,主要是中国、日本和韩国在用,其他国家用得很少。但即便现在的日本和韩国,也有80%到90%的苹果不套袋了。”

10-400
在栖霞,很多果园用了三十多年的化肥,土壤有机质含量下降得很厉害,酸化和板结现象严重,有的地块pH值甚至低至4左右。在这样的土壤上就很难实践生态农业。合作社在选择合作农户时,会有土壤检测的过程,尽量选择有机质含量高、pH值微酸至中性的土壤。加入合作社后,必须停用化肥,而是用豆粕、动物蛋白、微生物菌肥等有机肥来改良土壤,提高有机质含量。其中尤其是动物蛋白对于增加果实风味的效果很明显。

在守拙园的苹果基地中,不仅杜绝了除草剂,而且会特意保留一部分杂草,只有草长得太高的时候,才人工割除一些。这样的做法好处多多:杂草能起到帮土壤保湿的作用,草的根系可以疏松土壤、帮助恢复土壤中的生态循环,草腐烂后可成为优质的天然有机肥。多样化的林下植物,也给微生物、小动物都提供了栖息空间,减少病虫害爆发的可能性。

树下绿意浓浓

苹果树下绿意浓浓

在病虫害防治方面,土壤改良是基础,而其他保障果树健康的方法也是丛东日很注重的。在选择合作农户的时候,他会尽量选择位于高山梯田的果园。山坡上比平地农田的通风受光条件好,而阳光是最好的杀菌剂。在守拙园的基地,果树间距明显比其他果园的更大、枝条密度也较为稀疏,以保证树下达到至少40%的的透光率(即有至少40%的阳光能够通过果树照射到地面上),这样才能保证每棵树不同部位的枝叶和果子都能充分地享受光照、健康成长。

目前守拙园的苹果做到了完全不使用化学农药,而是使用矿物农药和植物源农药代替。比如石硫合剂、波尔多液,是天然矿物源杀菌剂;苦参碱、自制烟叶水等等低毒的植物药剂,能起到驱虫的作用。此外,还用性诱剂、释放天敌昆虫等方式来防治部分害虫。2015年,守拙园苹果经 PONY谱尼检测,179个农残检测项目全部未检出。

然而,生物农药的药效有限,土壤还在改良过程中,再加上为了保证果树健康而保留更少的枝条和果实,这几年下来,守拙园的苹果基地的确比栖霞其他大多苹果园的产量低。目前平均产量大约是每亩五千斤左右(一般果园亩产八千至一万斤)。但生态农业本身就是个缓慢的过程,随着土壤一年年慢慢恢复健康,果树自身的生命力也会恢复。另外,虽然减产,但产品售价高,还减少了套袋摘袋等繁琐工序的成本,果农的收益其实是逐年提高的。

我们拜访时还注意到,有不少周边果农的苹果已经基本都收获完毕了,但是守拙园的苹果还都挂在树上。这是因为丛东日坚持要等到果实自然成熟后再采摘。甚至会选择部分背风地段的果树,将果实留到小雪节气后才采摘。虽然最后的成熟时期会有一部分落果损耗,但经过霜冻后,苹果口感才更香甜。

333

套袋和不套袋的苹果,其实很容易区别。套袋苹果在生长前期没有光合作用,果皮是白色,最后的上色时期,果皮会直接变成纯粹的粉红。而不套袋的苹果是由绿色慢慢变红,果皮上条纹比较明显、红色中间还夹杂着黄色。另外,因为不套袋苹果的果皮和枝叶的摩擦较多,会留下比较多的划痕。果实一直裸露在外,果树还会调动自然的保护机制;对于同一个品种的苹果来说,不套袋苹果的果皮更厚、蜡质更多。我们从守拙园的树上现摘的果实,都是越擦越亮,不知情的人可能会以为是人工打了蜡,其实这只是安全而营养的天然蜡质。

11(1)

除了苹果,守拙园在牟平的樱桃园,以及在莱阳的梨园,都是用同样的生态标准在管理。上图中就是守拙园出产的莱阳梨,水分很充足,香甜美味。

自然农法试验

除了扩大规模做有机农业,丛东日也在自己最初租下的那十几亩地里进行自然农法试验。他读过日本著名的自然农法实践者木村秋则的书,相信自然农法比有机农业更符合自然规律。当然,刚开始转型时,自然农法的难度颇高,只能先进行小范围试验。这两年来,在他的试验田里,没用任何化肥或有机肥,没打任何农药,没有除草浇水,基本上是让果树处在野生的状态,目的就是想看看自然的恢复能力究竟如何。

丛东日告诉我们,试验田里的果树到目前为止都还没有任何收获,果实会在生长期比较早的时候就被虫子吃掉、或者生病烂掉,但是可以看到的成效是,田里生态环境改观明显。比如,试验初期,这片果园的土壤酸化板结非常严重,不下雨的话,土地用铲子都铲不动。现在经过两年的“野放”、随着生物多样性的恢复,土壤有机质越来越丰富了,表层土壤逐渐变得发黑、松软。果园里越来越多地见到野鸡、野兔出没,还有啄木鸟来帮忙捉虫子。丛东日对自己的试验是有信心的,他相信等到生态真正恢复后,病虫害也就不会成为问题了。

母子同心

跟其他很多返乡青年一样,丛东日务农的决定,被身边很多亲戚朋友评价为“胡闹”,大家觉得他那么多年书“白念了”。但幸运的是,从创业的一开始,他就得到了母亲的大力支持。在烟台市区,我们见到了丛东日的母亲,曲少丽老师。她曾是高中老师,现在是一所小学生托管中心“聚星堂”的“堂主”。对于教育,她有着自己坚持的信念,“不管是培养自己的孩子还是培养学生,尊重他们的兴趣很重要。他们有了兴趣,能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就会产生很大的力量。” 因此,当丛东日希望追寻梦想而返乡务农,母亲的态度就一直是很支持的。

现在,在农产品推广上,丛东日也和母亲携手并进。在聚星堂学习和用餐的孩子们,都能享用到来自守拙园农场的安全猪肉和水果。学堂门口的小货架上,也展示着不少来自守拙园和其他生态农场的食材。学堂孩子们的家长,有不少就这样成为了守拙园农场的长期客户。

丛东日选择回乡,并不只是为了自己的农场梦,也是为了回报家人。“父母二十几年含辛茹苦把我拉扯大,供我读书,终于我毕业了,工作了,却远在他乡,一年半载回家一趟。也许事业越做越大,可妈妈却在思念中慢慢老去。每次要回香港,看到妈妈送别时眼里的泪花,我就告诉自己,读完书,一定要回来,回到妈妈身边!我认为让妈妈每天都能看到孩子,也许就是对妈妈最好的回报吧!”

挫折与汗水,一切都是值得的

毕竟旅游观光是自己的专业,也是自己接触有机农业的最初原因,丛东日希望,未来能将守拙园慢慢往观光农业方向发展,让更多的人通过实地体验,在游玩中认识食物的来源、认识生态农业和自然农法。做耕读学校,让孩子们更接地气地学习,也是他的理想之一。现在,这个计划已经有了初步的实施,比如2015年夏天,他就在农场举办了几期“抱朴耕读”夏令营,让城市孩子亲身体验农耕生活。夏令营得到了孩子们的喜欢,家长们的认可。

丛东日的创业路上,遇到过很多的挫折,不用抗生素导致散养鸡大量死亡、缺少经验而选择了不适应当地气候的家畜品种,不用农药造成了果园转型初期的大面积减产……但是现在,定位越来越明确,各方面技术已经基本成熟,“种出既好吃又安全的食物,让你重拾久违的真味”这个目标已经初步实现。他说,“很多人吃过我们的苹果之后,惊叹说,吃到了30年前的味道。”这让他觉得,一切辛苦都很值得。四年时间,成长是显而易见的,但对于一家新的生态农业企业来说,这还只是开始。他相信,随着经验的成熟,更多合作者的加入,产品价格也一定会更接地气,一定能让更多人吃上美味、生态的好食物。

联系方式

微博:@守拙园自然农场丛东日

文章来源:有机会网

文字作者:Jing

摄影:Jack Liu

有机会记者Jing
从点滴处实践有机生活,享受每一天。
关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