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市场趋势 > 日本CSA农场的运作模式

日本CSA农场的运作模式

尽管CSA在不同国家有着不同的称谓,比如2015年11月的CSA大会上,国际嘉宾伊丽莎白和桥本慎司都屡次提到日本的“提携(Teikei)”,但CSA的宗旨是共通的。那咱们快来看看关于提携的日本经验吧~

0

CSA在日本被称作地区支持农业,也叫“提携”,它代表了生产者与消费者之间的伙伴关系。

日本有300万以上的农户,平均1户只有15亩(1ha)左右的土地。1971年,日本有机农业研究会(JOAA)成立,以追求无农药、无添加剂的安全食品的女性消费者、农业研究者和生产农户为中心。研究会成立两三年后,神户的消费者会员增至1300名。

各地的“提携”团体都依托于JOAA,它与“提携”运动密切相关。研究会成立以来,不断促进了有机农产品的认证,而且也促使政府对有机农业的态度发生了转变。

0

桥本慎司是JOAA的干事,在市岛村经营农园。桥本过去在生活协同组合工作的时候,听了保田茂教授的环境学课程。保田教授是日本有机农业运动的主要指导者,并且提出了“提携十原则”。受其影响,桥本有志于从事农业,加入了市岛村的“提携”团体。1970年代初期,这一“提携”团体有着1300户会员,之后减少到300户,并一直维持着这个规模。

各个农园不时会招募一些人员来做研修,为的是传承衣钵,让他们继续从事农业。地方政府对此也很支持,会给予研修人员一定资助,桥本农园也不例外。建温室时,县里也进行了资助,并且以合适的价格提供堆肥工厂的肥料。这家工厂的原料(稻壳和咖啡豆壳)也从当地的酿酒工厂和加工者手中买入,和牛粪混杂制成堆肥。

受到福冈正信自然农法感召的桥本实行不查土不防病虫害的做法。他还将米糠、鸡粪、油菜籽渣等和水混合制成堆肥施在土壤中。

桥本和其他5名农户隶属于市岛町有机农业研究会,他们将自己生产的农产品直接卖给300户会员分成的4个消费者小组。每组的配送方式略有不同。有的小组由特定某一家负责来给会员送产品。每两到三年,特定的农户进行轮换。对消费者来说,与农户形成的相互之间的信赖关系要比配送箱本身更为珍贵,这正是提携的真谛。

0.1

相信大家对《寂静的春天》都不陌生,在这本书里,作者蕾切尔·卡逊描述了化学农药的使用对人类生态环境带来的致命危害,此书成为了世界环保运动的里程碑。20世纪70年代,有吉佐和子在其《复合污染》一书中,也向世人警示了农药的危害性,被誉为日本的蕾切尔·卡逊。

同样成立于70年代初期的日本有机农业研究会(JOAA)致力于有机农业的推广和有机农产品的认证,并且将“提携”的理念带给会员。除了上期介绍的桥本外,还活跃着这么几位成员:

“提携”农家的先驱者

(金子美登在发动植物废油制成的生物柴油燃料拖拉机)

(金子美登在发动植物废油制成的生物柴油燃料拖拉机)

金子美登夫妻经营的农场堪称自给自足的资源节约型有机农业示范园。他们有两头奶牛、200只鸡,18亩的水田养了数十只鸭吞食杂草,种植了約40种的蔬菜还有菇类。培育了草莓、果树、竹子、小麦和大麦,将大豆制成味噌和酱油。鸡是圈养,不使用进口玉米,用大麦粉、米粒和小麦屑喂食。树的枝叶、牛粪尿、剩饭可以做堆肥,牛粪尿还可以制成甲烷气体,用来做饭,甲烷的副产物还可以做液态肥。他们设置了太阳能发电装置,作为泵的动力。植物废油可以制成生物柴油燃料发动拖拉机。

1971年,他们组织了面向当地家庭妇女的读书会,以教育和相互交流为名坚持了4年。1975年,他们与10户家庭缔结了契约书,对方提供现金和劳动力以获得大米、小麦和蔬菜。在美登所著《着眼未来的农场——在太阳与土的恩惠里生活》一书中,提到了初次尝试“提携”所经历的各种困难与误解。之后的运作中,开始由消费者自己决定支付多少,并且自由参加农业劳动,这样参加的家庭增加到了40户。

林家农园

(从田间摘取小葱的林重孝)

(从田间摘取小葱的林重孝)

林重孝一家1980年代开始转向有机农业,他拜访了金子美登并学习了一年有机农法。现在的农场使用堆肥,对土地实施轮作,进行危机管理和害虫防治。农园栽种了70-80种蔬菜,养了150只鸡,并加工味噌和腌菜。农园每周一次,向千叶县的60户家庭派送蔬菜、米、豆类、小麦、鸡蛋和加工品,也向数家餐馆供货。大部分会员都是月付,价格以箱为单位,每月还可以拿到农园简报,每年有两次见学活动的机会。

鱼住农园

(展示田里红色萝卜的鱼住美智子)

(展示田里红色萝卜的鱼住美智子)

鱼住夫妻经营农园已有20多年,但看起来仍像刚刚开始一样,因为他们都不是农民出身。他们田里的土是丰饶的暗褐色壤土层,根本不需要灌溉。虽然蔬菜收获全靠手工,但却是最省力的一个农园。

这里作物的品质极佳,几乎没有杂草,也没有虫子。鱼住道郎认为作物被虫吃,会变得更强大,不会受到损害。也不施绿肥,而是将杂草还田。他认为“保持自然的状态就很好”。

鱼住农园一年里要每周向150户家庭配送。一般是每周或每月付。配送箱有两种规格,里面有农园收获的蔬菜、鸡蛋、大米、栗子、猪肉、橘子、苹果,有农园小麦做出的乌冬面,还有来自其他农园的茶叶。蔬菜通常是不洗的。

(吊钟型的管网沿畦而立,使混种的黄瓜和豌豆藤蔓攀援而上)

(吊钟型的管网沿畦而立,使混种的黄瓜和豌豆藤蔓攀援而上)

“提携”十原则

这些日本的有机农业实践者们因地制宜,发展出了各自的特色模式。但他们共同遵守的是我们上期提到过的生产者与消费者之间的“提携(Teikei)十原则”:

  1. 不只是买卖商品,而是构筑人与人之间的友好关系
  2. 根据生产者与消费者达成的共识来有计划的生产
  3. 消费者要接受配送的全部产品
  4. 价格要基于互惠的精神来决定
  5. 为相互信赖而加深交流
  6. 生产和消费者自主配送农产品
  7. 民主地运营团体
  8. 重视有机农业的学习活动
  9. 保持团体会员数的适当规模
  10. 向着理想逐步前行(有理念的有机农业实践,珍惜自然的生活)

在与JOAA成员的交流会上,CSA联盟名誉主席伊丽莎白·亨德森强调,小规模的有机农场要生存,面对瞬息万变的外界要有灵活应变的能力。有些农场可以纯粹的经营“提携”和CSA,但多数还要开拓其他可能需要有机认证的市场。

文章来源:社会生态农业

原文链接:原文第一部分第二部分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