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保大家 > 护肤品里的塑料微粒有多可怕?

护肤品里的塑料微粒有多可怕?

作者: 孙伟孜(看守台湾协会研究员)

瞎密?!连啤酒都被塑胶污染了!?

我们正活在“塑胶世代”当中,不仅人类生活已经离不开塑胶了,塑胶也正大举入侵自然环境。在去年(2014)8月,德国一项针对当地品牌啤酒的研究报告指出,共有24种厂牌的啤酒都有来源不明的塑胶微粒污染*。目前还不知道这些微塑胶的来源,但八成与我们大量地使用塑胶有关。

另一则近来的新闻则是专家检验了中国15种不同品牌的盐巴,发现里面居然出现塑胶微粒!尤其是海盐,塑胶微粒污染的状况更加严重。而研究人员认为是因为现在海水遭塑胶污染已经太严重,以致于采取海水生产盐巴时也不可避免。

鲜为人知的是,我们环境中的微塑胶,除了由大型塑胶裂解而来之外,还有一些企业“刻意地”制造小于1mm的“塑胶微粒”添加至商品中。

去角质产品里的塑胶微粒。图片来源:看守台湾协会

去角质产品里的塑胶微粒。图片来源:看守台湾协会

错误的商品设计

几百年来,人类常使用海盐、碎蛋壳、杏桃核果碎末等天然可分解成分作为去角质的材料。然而从4、50年前开始,塑胶微粒(microbeads)的出现,因为成本低廉,立即成了替代品,广泛地取代了天然去角质成分。据看守台湾协会调查,目前台湾市面上贩售强调“去角质”、“磨砂”与“深层清洁”的洗面乳与沐浴乳,有六、七成以上都含有塑胶微粒,而许多“柔珠洗面乳”里所谓柔珠其实就是塑胶微粒。

这些微粒有95%以上是聚乙烯材质(polyethylene,PE),粒径大小仅有10um~1mm,细微的程度,让人以为在呼吸之间就会飘扬在空气中。也因此,消费者使用后,柔珠将进入排水管,并一路通过污水处理系统而进入我们的河川与海洋。换句话说,这是种一经消费,便注定成为塑胶海洋废弃物的产品。

22906456436_29c37e655b_z

带塑料微粒的清洁护肤品

带有塑料微粒的清洁护肤品

塑胶微粒/净肤柔珠的危害研究

许多国际期刊文献都证实了塑胶微粒会吸附各种持久性有机污染物(包括台湾半导体业必用的全氟化物*,以及菲、萘、γ-六氯环己烷、萘酚等神经毒杀虫剂与多环芳香烃类,以及多氯联苯,而聚乙烯(PE)吸附污染物的强度更大于其他类塑胶*。这些塑胶微粒可能在海洋中经由浮游生物的摄食,进入食物链,危及整个生态。

有研究人员已经发现浮游生物会误食塑胶微粒*;此外,比利时研究发现养殖牡蛎体内含有塑胶微粒,估计常吃此类海鲜的欧洲人一年因此吃进11,000颗塑胶微粒*。根据生物放大效应理论,这些塑胶微粒在河川与海洋中吸附有机污染物后,将有极大可能透过食物链将这些有毒污染物累积至食物链顶端的生物—人类—的体内,透过生物放大效应造成的危害比大型的塑胶垃圾还要严重。

22943577391_52594faa4e_z

禁用塑胶微粒的国际趋势

荷兰NGO塑胶浓汤基金会(Plastic Soup Foundation”)自2012年开始“打击塑胶微粒”活动后,今年(2015)似乎是努力逐渐开花结果的一年—美国许多州与加拿大纷纷订立禁用塑胶微粒的法令与期程,简述如下:

美国许多州,包括伊利诺州与加州在内,已经有八个州正式禁用塑胶微粒,其他州也正在跟进拟定相关禁用法令。

加拿大政府也于2015年7月30日宣布将禁止塑胶微粒的使用,而该国最大的连锁超商“Loblaw”更宣布在2018年之前,会将塑胶微粒从他们自有品牌产品中完全移除。

欧洲各国由于隶属于欧盟,必须待欧盟通过针对塑胶微粒的禁令。然而“打击塑胶微粒(Beat the Microbeads)”此一全球性活动的创始者为荷兰的塑胶浓汤基金会,而2016年将由荷兰成为欧盟首席。塑胶浓汤基金会计画主持人Jeroen Dagevos表示,荷兰的环境保护部与奥斯陆-巴黎公约组织(Oslo/Paris convention,OSPAR)将于今年12月讨论塑胶微粒之危害议题,并在明年开始积极推动欧盟的塑胶微粒相关对应政策与立法。

22514137058_799d11ed41_c

台湾现无相关政策

看守台湾协会在今年9月21日曾邀请食药署、环保署的废管处与水保处官员共同会商,讨论塑胶微粒问题。

食药署表示他们能限制的是化妆品中直接对人类健康有害的成分,但若其中含有污染环境的物质,只要废管处限制其利用,食药署便会从善如流加以管制;水保处官员也清楚地表示,污水处理系统完全无法拦截这些塑胶微粒,更别说现今全台湾公共污水下水道普及率还不到40%;而废管处代表则表示针对塑胶微粒目前“无法可管*”。

而且虽然国际上相关文献和研究多如牛毛,也证实PE塑胶微粒会吸附各种持久性有机污染物,进入食物链造成生态破坏,但是代表却坚持缺乏在地研究证明塑胶微粒对环境人体有害。

自己海洋自己救  擦亮眼,做个负责任消费者

在政府不肯积极做为时,身为消费者,我们自身必须具有判断能力。错误的商品设计使得消费者成为污染环境的代罪羔羊,因此我们在购买个人清洁用品时,便要睁亮眼、仔细瞧,若产品成分中有“Polyethylene,PE*”,便表示内含塑胶微粒,请拒绝购买此类商品,并与亲友分享这资讯。相信没有人会认为用塑胶洗脸、沐浴,并让它们流到河川海洋中,是一件“正常”且“无法可管”的事。

拒绝含polyethylene产品。图片来源:看守台湾协会

拒绝含polyethylene产品。图片来源:看守台湾协会

参考资料:

1. Synthetic particles as contaminants in German beers. Gerd Liebezeita & Elisabeth Liebezeit. Food Additives & Contaminants 31(2014) 1574–1578
2. The partition behavior of perfluorooctanesulfonate (PFOS) and perfluorooctanesulfonamide (FOSA) on microplastics. Fei Wang et al. Chemosphere 119 (2015) 841–847
3. Sorption of Four Hydrophobic Organic Compounds by Three Chemically Distinct Polymers: Role of Chemical and Physical Composition. Xiaoying Guo et al. Environ. Sci. Technol. 2012, 46, 7252−7259
4. Ingestion and transfer of microplastics in the planktonic food web. Outi Setälä et al. Environmental Pollution 185 (2014) 77–83
5. Microplastics in bivalves cultured for human consumption. Lisbeth Van Cauwenberghe and Colin R. Janssen. Environmental Pollution 193 (2014) 65–70
6. 废弃物清理法第二十一条:“物品或其包装、容器有严重污染环境之虞者,中央主管机关得予以公告禁用或限制制造、输入、贩卖、使用。”因此若废管处愿意积极面对并管理塑胶微粒问题,其实是依法有据的。
7. 公视新闻报导连结:https://youtu.be/KTmUEtjjd0s
8. 除了聚乙烯polyethylene以外,还有其它塑胶微粒成分。进一步的资讯,以及针对家中已购买的塑胶微粒产品处理方式,请见看守台湾网页:http://www.taiwanwatch.org.tw/drupal/node/1159

附:有机会小编的贴士——

小编目前已经不购买任何化学合成洗涤用品,即便在以前会使用化学洗涤用品的时候,也极少购买带有各种磨砂颗粒、柔珠的产品。最最简便自然的塑料磨砂颗粒替代品,就是盐、糖或者茶籽粉。其中尤其推荐茶籽粉,去角质和清洁效果都非常好,且产品本身比盐或者糖更加低碳环保和廉价。

文章来源:台湾环境资讯中心,原载看守台湾协会

原文链接:http://e-info.org.tw/node/111376

图片来源:看守台湾协会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