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与土地打交道的人,心胸会越来越开阔

与土地打交道的人,心胸会越来越开阔

【前言】11月19-22日,第七届全国CSA大会在北京顺义举办,Connie相继采访了三位颇具代表性的行业前辈,分别是野菜夫人生态农场王丽红夫妇、衡荣创始人贺建增和台湾朴门永续设计师邱奕儒,他们从不同层面向正在或即将从事生态农业的年轻人分享了自己的经验和想法。本文是Connie采访王丽红女士的报道,带你了解一个农场主近十年的创业路,“年轻的时候,不知天高地厚!”王姐这么说。

ycfr20152

农业有做不完的事、说不完的话。

王姐祖籍唐山,自小在张家口坝上地区的察北牧场长大。那里是一个只有2万人口的小县城,当地与内蒙接壤,那里气候冷凉,空气清新,草场及耕地面积大,当地人以农业和畜牧业为主业。“我是当地人,更熟悉这块土地。”王姐算是在大自然中长大的孩子,小时候,常与小伙伴们在草地上,树林里挖野菜、采野果当零食吃。在她的熏陶下,女儿也喜欢到大自然中去,认识很多植物,上大学的女儿放暑假带着同学去农场玩,会骄傲地说:“我认识好多田里的东西!”她会带着告诉同学各种野草的名字及食用价值,这也是遗传自妈妈热爱自然的基因吧。

朱镕基任总理时期,国企改革,几千万工人下岗。曾在政府机关行政办公室工作的她,下岗后成为了中国最早的一批打字员。从机关单位出来时,王姐才23岁,一个月工资156元,一年不到2000元的收入。响应国家全民创业的号召,她做起了印刷业,1996年,一年就能挣15万了,几乎成为镇子里的首富。当时,她买了轿车,买了楼房, “那时候,我觉得衣食无忧了,就与老公商量,咱们干点什么吧?”

2006年,王姐一家开始做起野菜,她认为保健食材前景广阔,在北京从事蔬菜批发生意的先生也回来帮忙了。夫妇俩到野地里采种子,看到什么就采什么,从一亩实验田开始,种起了蒲公英和沙葱等。全身心投入到农业中,他们便没时间打理印刷生意,索性把印刷厂给关了。我们那时年轻嘛,不知天高地厚,30刚出头,把手头来钱的财路都截断了,生意也停掉了,结果是一瓢接着一瓢的冷水泼了过来。

那个年关,很难过。

野菜在当地是不被认可的,老人们嘲笑道:“挨饿时吃够了的东西,谁还吃呀?喂牛吃的东西,有人吃吗?”第一年种出来的野菜卖不出去,就送给老百姓喂羊、喂兔子,让邻居随便采。第二年接着种,有些邻居看见了,好奇地问:“这也能吃啊?”“能吃!”王姐就开始教他们做,爱琢磨做菜的习惯也是从那时养成的。“我年轻的时候,根本不上手做饭,就是靠父母。”想要把东西推荐出去必须先了解食材,于是,王姐开始查资料,试着做菜。除了教老乡做菜,她还会分享诸如蒲公英泡茶治咽炎的小偏方,也会告诉农户,给牛吃地里的蒲公英可防治乳腺炎。他们试过之后发现真的是这样,就开始偷王姐地里的野菜。

由于野菜的保鲜期较短,王姐建了个小冷库。那时候就是没经验嘛,盲目地扩大规模,第三年已经种了十多亩的蒲公英了,大片大片长出来没有办法销售,让它自然死掉。第四年还在盲目扩大规模,种到了100亩了,没办法,扔了可惜就加工,花了大量人力物力做成速冻野菜。自建冷库存不下了,就将做好后的野菜存放到别人的冷库里。天不遂人愿,因为朋友的冷库停电,所以十多万斤的野菜全部坏掉。到第四、五年的时候,我的积蓄已经花光了,全部投入到了地里头,等于把我的身家性命搭进去了。(讲到这里,王姐长长地叹了口气)

那 一年,虽然特别艰难,但走过来之后,才发现还不是最艰难的。“成库成库的野菜坏掉了,十几万啊。我们去冷库看野菜的时候,含着眼泪,我同老公说:走吧,咱们别看了!我们去清点自己的小冷库,看看还剩什么,能做什么。我们冷库里还有三四千斤的野菜。那一个年关是很难过的,全家人都没有办年货,因为我们没钱 了。我一个特别好的同学借了四万元给我们,同学说:看看明年做些什么吧,做不下去就别做啦!”。

王姐和老公鹏飞

王姐和老公鹏飞

既然没法生存,就选别的做吧!

三四千斤的野菜做什么好呢?就做野菜饺子吧。包饺子谁都会,但要把饺子包出去卖并让大众接受你的口味却是不容易的,饺子的形状、馅料都需要学习。“我们的饺子要用野菜,(吃起来)有些发苦发涩,虽然有保健价值,但是不好吃。我们就开始琢磨,把它调到一个比较合适的口味。”王姐为什么说“人会一步一步成长起来”呢?

当时王姐做饺子没有办生产许可证,认为只要用好的原材料,包好拿到市场上卖、用良心做就行。“做饺子的第一年,没掌握速冻的温度和技术,饺子冻出了细小的裂纹,损失了一批;花了许多钱买了一台饺子机,又把工人的手给绞进去了;饺子拿到市场上卖吧,又被工商局给查封了。这时,我们才认识到原来做食品不仅要有食品安全意识,还要有安全生产知识,这些环节都要注意才行。你认为是安全的、良心做的,但没有生产许可就不行。在办理生产许可证的过程中,王姐学到了许多食品生产和安全知识,“在饺子的速冻过程中有专门的速冻环节,什么样的材料,怎样消毒、化验,微生物是一个很不好控制的东西,速冻饺子的技术要求很高。那时候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年轻嘛,拿起什么都想干,靠着一份理想。在做的过程中,懂的知识多了,也就越来越慎重了。

饺子是小众化的产品,商超冷链控制不好,饺子会损失一批;饺子生产商没有名气,也很难卖出去。而且我们的饺子纯手工包制,选用的猪肉都是猪前膀肉、用优质的面粉,生产成本很高,价格也就高,没法和市场上低成本的饺子竞争,既然没法生存,就选别的做吧。我们做了七年,年年往里面贴钱,到现在已经没钱了,必须想着怎样让生意运营起来不死掉。这个时候,真的是山穷水尽了,野菜的路还是走不通。

你看看,赔钱的脑袋!

“我有100亩的野菜地在那儿搁着有四五年了,土地已经养得很好了。”野菜基地的条件好,种植了那么多年就没有使用过化肥农药除草剂。“我家的野菜全是野草类,除草剂灭它们。为什么没上化肥呢?我们的野草是多年生的,它自己就会长,只需要人工锄杂草。我们承包前的土地是村里没人种的破地,很贫瘠,要想种作物必须培肥地力。我们那里家家户户养牛养羊,羊粪牛粪有的是,所以年年往地里大量的上羊粪便,十年了,土地越养越肥,种什么长什么,长什么什么好吃。”

但在当时,做生态农业简直是一个笑话。“做生态农业,我并不在行,只是按传统的方式种植,到现在九年多了没有用化肥农药了,我不会把自己的地毁掉。坚持不用化肥农药除草剂的话,我想咱们就得种一些好打理的农作物。土豆在我们当地是具有地理标志性的作物,当地气候冷凉,昼夜温差大,又是沙壤土,加上羊粪的滋养,种出的土豆沙面,有土豆特有的原香。然后,我就开始种植土豆,起了个名叫‘羊粪土豆’。”

王姐的土豆卖五块钱一斤,本地的土豆才卖5毛钱一斤,老乡讽刺道:“你这么贵的土豆谁要哟!你看这赔钱的脑袋!赔了这么多年的钱还做着。”王姐两口子也不吭声,“坚持做吧”。在九年多的生态农业种植过程中,当地人并不理解他们,以前做野菜做得挺好的,又转向做生态农业了。“我们是第一家人工培育沙葱的,到目前为止仍然是唯一一家种植沙葱的,沙葱是内蒙草原特有的野菜,味道很是鲜美,然而,内蒙种沙葱的人不多,我的沙葱都卖回内蒙古了。”王姐骄傲地说。

每年田里会自己长出一些苦菜、马齿苋、野油菜等野菜来,让工人锄草前先捡出来比较费工时,也会影响锄草的效率,“杂草晚锄一天这庄稼地可能就废了”。王姐每天早上5点起床来到地里,赶在工人上班前提早去地里把这些野菜挖出来,再让工人用水焯、速冻加工;婆婆也会把挖出来的新鲜野菜卖到饭店里。“倒不是能有多少收入,但被当做野草扔掉的话也挺可惜的。当了几年农民,对田地里每一株植物都是喜爱有加,前七年,我是琢磨野菜的,对各种野菜的功效相当了解,怎么种植、怎么驯化,像外面卖的都是大叶蒲公英,但我把大叶和小叶杂交培育出完全不一样的种子,种出来的蒲公英既高产又好吃。”可野菜毕竟是小众市场,需求量并不大。

王姐家的咖啡色黄豆

王姐家的咖啡色黄豆

九年时光,让我看到了有机农业的曙光。

七年前,王姐的野菜包括野菜饺子都有一批稳定的客户,吃过的人都怀念,虽然不多。饺子定价高,进入商超没有竞争力,王姐意识到商超属于大众消费者,“他们消费不了我的产品”,于是将主要的精力投放到生态农产品上。在这个过程中,王姐一家逐渐成长了起来,有了一些理想,不愿随波逐流。“社会的大环境开始认可了, 对生态农业和食品安全也开始重视了,因为政府重视了,中央也重视了,在十三五规划里有这方面的内容,我觉得做这个还是比较有前途的。九年时光,让我看到了有机农业的曙光。我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让我长期做下去的事情。

起初,王姐很难融入生态农业圈,“我们申请了好几次北京有机农夫市集,也进不去。”,幸而后来遇到了中国社科院邢东田老师。“他是张家口人,吃过我的产品, 带人去看了我的农场后,介绍了一些朋友来,真是我的贵人!还有些朋友,取我地里的土样或产品拿去化验,确认安全之后,也逐渐认同了。只要知道我的人,对我 们农场还是很认可的。”

我觉得,与土地打交道的人,心胸会越来越开阔,会像土地一样包容。我四十几岁了,从懂事到现在也有三十多年了,我发现,在从事农业的这十年间,和农人打交道,不管是老农人还是新农人,特别好沟通。农人就是淳朴、简单、情怀大。为什么他有这样的性格?我认为是土地赋予的。他们没有急功近利的想法,尤其是从事生态农业的,需要一些理想、信念和情怀来支撑。”

对第七届全国CSA大会,王姐也是赞叹有加,“好多农人沟通起来充满合作精神,也不怕你抢了他的生意、学了他的技术。我从事这行觉得挺感人的,有些人学历很高,分享收获的、小毛驴的,这些孩子那么年轻学历很高,能俯下身子做农业,真是了不起!而且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在进入这个行业,有了这些高学历的新农人,农业真的很有希望了!

农业其实一点也不枯燥,业余时间喜欢在家里琢磨好吃的。

“我小时候特别喜欢画画,女儿大一了,也是学设计的。去年,我把农场的工作停掉,陪着女儿在北京四处考试,这段时间感觉特别悠闲。我比较喜欢国画,如果不这么忙活了,农场稳定了,我也退休了,我一定会拿起画笔,我觉得蛮好的。”但是,作为一个农民(农场主),太忙了,夏天的时候,地里有干不完的活。我有业余爱好,但没有闲情逸致。我们还处在农场发展的初期阶段。农场由鹏飞大哥全职操作,但由于缺人手,全家都在帮忙。白天上班的王姐,除了早晚抽空去地里干活,平常还负责编写资料、写宣传稿,在微信里做推广和销售⋯⋯

一整个夏天,王姐都会去地里与工人们一起干活。“我每天早晨五点起床,五点半肯定到地里了,一直干到8点,吃点早饭,8点半去上班。老公就一直忙活地里的事,一般工人是7点多上班。工人没来的时候,我们已经到地里,要把一天的工作安排好。真的很忙很忙!工人干活是你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但我们自己去农场的时候,会观察今年的作物长出来了和往年有什么不同⋯⋯开花了,毛豆角出来了,我先尝一尝是什么味道⋯⋯作物靠老天,雨水多一点,东西的口感就会不一样 ⋯⋯我平时的工作做得很细致,当客户提出问题时,我已经提前体验了,就会知道如何解释,他们都很信任我。

王姐最大的爱好是琢磨怎么把自己种出来的食材做成好吃的东西、表现它们的味道。“比如土豆,我就琢磨用它怎么做早餐、做面点,蒸着好吃还是烤着好吃,我会尝试几种方案。当我推广这个产品的时候,告诉客户该怎么做,他就会觉得好吃、方便。 再比如,我会告诉他们豆浆和藜麦打在一起是什么样的口感,这样,产品对客户就更有吸引力,被赋予了一种人性化的东西。”

王姐在朋友圈分享食材的各种做法、吃法,客户不相信,她就发图片和视频给他们看。“你种出食材来却不了解,没法向客户推荐你的产品,不能发挥产品最大的效果,这样其实是不成功的。生产出什么东西,自己先了解产品的特性。才能让客户接受你的好产品,我在这方面做得比较细致。”

“我喜欢看书,但没有时间,平常几乎不看电视、不玩游戏,就是琢磨做些吃的,或与朋友交流种植经验。我觉得挺开心的,用自己的食材做出好吃的来分享给客户,他们回一条好评,心里真的就很快乐!”

农业里,乐趣无限,只要你善于寻找,发现它,种出来,再做成美食,这个过程其实很享受。

野菜夫人微信号:AIBUCHONGLAI_love

文章来源:有机会

作者:张土豆

草西
草西,有机会主编,写作者;长期关注有机生活实践者的故事,报道小而美的人事物;热衷志愿服务和生命体验;身体力行推广有机。
关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