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乐美时尚 > 森 重压生活下的抗议

森 重压生活下的抗议

近年来,以东京为起点,飘起了一股森女风。自2010年正式登录中国,“森女”为广大年轻时尚女性所热捧,绝对是引领潮流。描述她们的特征基本上用16个字就可以搞定:讲究环保、拒绝皮草、崇尚自由、热衷拍照。

她们想塑造一种区别于眼下注重形式主义的另类新潮,然而又被另一种矫情的形式主义束缚着。与其说森女是一小拨时髦人的形象剪影,倒不如说她是这个时代下必然应运而生的时尚现象。随着森女队伍的日渐壮大,是不是也暗示着这种女性化、回归正常自然规律的趣味,也将推翻统治女性已久的雄性荷尔蒙,成为新的时尚准则呢?

森女 充满矛盾的时代产物

森女

“森女”身上有着40年前嬉皮风潮盛行时“花朵女孩”的印记,至少从外表和趣味上来说是这样的。然而,它的出现又非单纯地复制40年前的风潮。它是在这个时代下才会应运而生的产物,像是小清新、小资、嬉皮风格混在一起的大杂烩。无论是她们返璞归真的着装,还是低碳的生活姿态,都透着一股与时俱进的调调。这个时髦的新群体以自由和解放个体为名,然而,她们那显得过于详尽的身份注解,又为这种所谓的自由束缚上了一道矫情的枷锁。

在重压生活之下诞生

森

有一个女孩,今年28岁(或许只要能称之为森女的,即便她超过了40岁也应该还是“女孩”吧?o(╯□╰)o)。半年前,她辞去了电视台5位数月薪的工作,就像你看过的那个在电视上热播的某手机广告一样,一转眼就匪夷所思地抛弃了一切,带着积蓄开始了环游世界之旅。

说抛弃一切一点儿不过分。此女原来是典型的超级购物狂,她有两只饿着肚子、拼了老命攒出来的2.55,10副Fendi、Chloé、Louis Vuitton的名牌太阳镜、二十来双Marc Jacobs、Jimmy Choo、Juicy Couture的高价鞋。她还有一位同样在高档写字楼上班的男友,这位仁兄长得一表人才,工作待遇优渥,举止谈吐得体幽默,不过,唯一的缺点就是一周只能抽出半天时间接见他的女友。当然,这也不全赖人家男方,事实上是两个人的MSN常年都以“忙碌”的姿态现身,不要说见面,在线上“哈拉”的时间也丁点儿没有。事情的转机非常戏剧化,去年底他们从各自的睡眠时间里抽出了两小时,去电影院看了一场《阿凡达》。女孩一个月后递交了辞呈,两个月后背上了一个超大的旅行袋,里面既没有Chanel,也没有Prada,唯一的名牌是一部徕卡牌数码相机。临走前,她请闺蜜一同在咖啡馆享用最后的下午茶。那天她心情出奇的好,她说,4年的恋爱也像那些名牌包包一样被她一刀剪断,眼看“潘朵拉星球”那么美好,“2012”那么可怕,再不能耽搁半点儿时间为了别人而活,现在她要开始过森女的生活。

半年后,登录她的开心网,相册区被不同国家的风土人情划分成十几个方阵,检阅完每一张风景,发现相片中的她,头发也开始变长,原来浓妆被如今的素颜取代,清清爽爽。于是,我们开始好奇,什么是森女?当然,可以肯定的是森女绝对不是阴森森的女人。

嬉皮士 森女风格的原点

森女风格

百度百科里对森女有着由表及里的细致注解。首先,这个新门派是一个非常自我的群体,她们不太在乎这个世界究竟变成了什么样,将会变成什么样,更像是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森女的小世界由一部相机全权撑起,她们只通过这部相机看世界(多时髦啊,时尚圈的现状不也正是如此?)。除了必备的相机,森女的装扮也自觉地遵守各色的清规戒律,她们像刘德华的梦中情人一样,只留柔顺的长发;绝不盲目追求名牌;一定要化透明无痕的裸妆;拥有几条棉布长裙,最好是民族风的;只接受环保面料和天然颜料的染色印花;更倾向于球鞋、木屐和平底布鞋……

你肯定有点儿恍惚。20世纪六七十年代“伍迪斯托克”草坪上那些打赤脚的花朵女孩又回来了?如果从穿衣趣味的角度上来讲,的确是这样的。森女和早期的嬉皮风格有很多交集。乍看之下,花朵女孩简直就是森女风格试图还原的原型。而这种说法并不是没有理论支持。1967年,Montery Pop Festival的宣传曲中Scott Mckenzie唱道:If you are going to San Francisco,be sure to wear some flowers in your hair。这首自由之歌后来在“布拉格之春”中广泛传唱,而彼时,嬉皮风潮正是愈演愈烈,象征返璞归真和自然的“花朵”(头饰或者头巾、衣裙上的印花)则成为嬉皮士身上最不可或缺的Logo。而时隔40年之后,在日本作家高木友美的小说《嫩芽》中又出现了极其相似的描写,身为森女的主人公莉美,“穿着一袭染着碎花的白色及踝长裙,类似的长裙挤满了她的衣橱,即便是冬天,她也不愿意让那些花朵凋零。”这样的描写与前面的歌词如出一辙。

不但如此,在某些意识形态上嬉皮士也与如今的森女存在着共通点。比如,二者都是崇尚自然、舒适、返璞归真的卫士;生活态度随遇而安;热爱流浪;排斥消费主义;追求简单、直接的处世态度。70年代,嬉皮士还是捍卫自然环境最大的一股社会力量,在反战运动如火如荼之际,环保运动也蓄势待发。有机食品大行其道、天然材质的面料风靡一时、抵制皮草、二手衫首次成了时髦货……这一切,不是在今日的社会中又开始一一重现?只不过它换了一个新的名号——低碳。而事实上,低碳生活也正是森女最为核心的生活要义。

著名的奢侈品百货公司Barneys的经理Breward也认为目前世界的经济形势、社会风尚和主流情绪与1960年代至1970年代有着相似之处。“回想一下70年代的环保运动和另类的生活方式吧,那个时代的革命现在正惊人地重演。”

刻意的姿态略显矫情

森女风

尽管今日的森女与40年前的嬉皮士在身份特征上有如此之多的重叠,但这并不表示森女的出现只是单纯、严丝合缝地复制历史。事实上,种种蛛丝马迹都在证明,不同的历史背景下,人们的消费观、价值观、意识形态会产生微妙的差异,即便在历史重蹈覆辙的时候。

60年代,反战情绪高昂,嬉皮士是宣泄反抗情绪的化身,而今天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战乱不再是唯一关键的问题。生存问题以另一种面貌摆到我们面前,“I LOVE PEACE”也不再是唯一的时代标语。如何遏制人们对生态的谋杀、对环境保护的无视,正在成为全人类最关心的问题。此时,森女应运而生,它正是这个时代血统最纯正的产物。

事实上,森女并没有背负着嬉皮士一样的使命感,她更注重小我,关注个人情绪。在另外一点上,她也与嬉皮士本末倒置。所谓嬉皮风格是随着一种意识形态延伸出来的时尚,而森女却是从一开始就有预谋地先搭建出某种形象,随后真正的“血肉”才填充上去。在这之前,森女的形象其实已有雏形,比如所谓的小清新、小资里都有她的影子。而这些流派无一例外地都流露出一种自恋,刻意的时髦、造作的腔调和矫情的塑造感。

从一些典型的森女守则里不难看出来,她们确实如此。“随身携带相机;不管日子多忙碌,一定要抽空到咖啡厅阅读沉淀心灵;不要用手机或者MP4看小说,人人都应该在包包里放上两本书,萨特可以,高木直子也可以……啧啧,卖弄品位,炫耀姿态的日子又回来了。人们是多么憎恨肤浅,当时尚被形式主义垄断了一段时间之后,那种伪装深刻的调调又迫不及待要为时尚这个理念验明正身了。

来源:精品购物指南

作者:祁首杨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