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天安生活:理工男和媒体女的小农经济

天安生活:理工男和媒体女的小农经济

作者:张觅

本文据《明日快一周》杂志

“天安”是种生活方式

“天安”是这样介绍自己的:一个扎根四川,服务生态小农的平台。它推送内容,呈现农人的生活状态。它提供产品,把各类农产品送到消费者家中。天安创始人刘潇负责农产品的开发和销售,搭建集市,和其它机构建立多元化渠道。对张鸣来说,做天安更像习以为常的工作,她探访农地,陪伴农人,了解他们的产品,把农人的生活拍进照片,写成故事,连同产品一起,呈现在天安公众号上。

刘潇和张鸣,一个理工男,一个媒体女,两人原本对农业一无所知,做天安前,他们只是小农产品的消费者,不断寻找靠谱的食材,满足自己需求,偶尔也帮身边朋友买些自己用过觉得好的小农产品。这是天安的初始状态。

天安生活创始人:刘潇和张鸣

天安生活创始人:刘潇和张鸣

那些呈现在公众号上的文字和图片,既专业又亲切,全都出自张鸣之手。过去,她是《成都日报》的资深记者,跑过新闻、经济、文化等诸多口子。2013年辞职后,张鸣换了种方式继续采访写稿拍照,这一次,她关注农业,准确说,是小农们的生活及其产品,并偶尔在微信中卖个萌:“今天给小金苹果拍大片……好久没用摄影台,几乎忘了怎么搭,琢磨得满身是汗,最后把脚架摆起,相机架起,灯光布好,发现引闪器没在包包头,哦豁,只有吃了它,收工。”

天安就这样做了一年多,影响周围很多人。表面上看,这该是一家致力于新农业且运营专业的公司,在CEO和COO领导下,从产品到品牌,从电商到物流,各部门各司其职,运行得稳定而成熟。但实际上,天安并非一家正儿八经的公司,它只是由一群挑剔而讲究的吃货构成。一直以来,天安的运作仍靠创始人刘潇、张鸣,以及陆续前来兼职合作的朋友们。

天安生活的小伙伴相信:吃货救地球

天安生活的小伙伴相信:吃货救地球

一如天安的“总部”,隐藏在玉林某居民小区中。刘潇和张鸣每天来这儿上班,约谈事宜,和朋友喝茶聚会,一起做饭,食材和原料自然都是自己开发的产品。很多时候,张鸣会把办公室的聚会po在微信和微博上——“这几天咳嗽,刚到办公室就炖莲子银耳汤。用小农户唐文萍的干莲子和浴德源的有机银耳熬成一锅迷人的红汤,很满足。”照片背景的货架上,堆放陈列着天安的产品。

这些产品源自天安服务与合作的30多户小农户。计有小金的苹果、雪豆、土豆、葵瓜子、菌类。简阳的羊和梨、水稻、蔬菜。眉山的鸡、冻粑和李子。金堂的生姜、红薯。安岳的莲子,广西的红糖,彭山的葡萄、红薯粉,南部的大米以及杂粮……。天安会对某些产品进行包装,成为天安的“农心优品”品牌产品,这些农产品可以溯源,因为在“农心优品”的品牌包装旁,会有相关农户的介绍,产地以及小农户的名字。

为消费者提供生态小农的产品 摄影:禄小雪

为消费者提供生态小农的产品 摄影:禄小雪

所谓小农产品,从某种角度说就是三无产品,像你在自家阳台上种点小菜,自给自足,并乐意与朋友分享。小农户的种植、养殖和家庭农场相似,规模小,产量有限,产品略显单一,其种养方式有自身的小型生态循环系统,如一边养殖,一边用动物的粪便做成农家肥,还到土里面,种殖其余农作物。这样种植出来的产品,焉一点丑一点,看上去不好看,但确实好吃,值得分享,于是天安把原本朋友间的分享行为放置在公共层面,是品牌,更是平台,如果有越来越多的人通过这个平台订购产品,小农们就能坚持这种自然的种养方式,让自己的农场生活得以继续。

张鸣说:“资本和政策都去关注大型新农业项目了。小农户的传统种养方式仍是靠天吃饭。此外,单家单户,很难整合,让小农户的价值更被忽视,像菜市场门口卖点小菜的老人家,他们需要天安这样的平台。所以我们最开始没想把天安做很大,没想过有资本介入,建自己的农场和销售链。”对创始人刘潇、张鸣,以及和天安兼职合作的朋友们来说,做天安其实就是一群人在一起耍,一起吃,一起玩儿。

2014.4.19,达州农友李行家探访

2014.4.19,达州农友李行家探访

那些有趣的人,有趣的,以及有趣的生活

张鸣最主要的工作是探访农户,和他们一起生活,了解产品,一是对产品把关,同时又采写内容,让大家看到小农们截然不同的生活,一如她出行前会在微信上po出动向:“明天去廖哥的农场捡蘑菇,自带锅,煮粥喝,只撒点毛毛盐。”

张鸣说的廖哥,也是个有意思的人物。廖哥本来是某公司的操盘手,白天衣冠楚楚宝相庄严的在公司上班,下班就换身衣服赶去自己的小农场伺候作物,早上4点把自己种植的蔬菜拉去双流白家的批发市场卖,卖完直接在车上睡觉,天亮再去公司上班,这样的生活持续很多年,廖哥瘦到家人都以为他生病了或另有啥子隐情。

也许对廖哥来说,做操盘手见多了眼花缭乱的数字,虚无缥缈的东西,他更渴望做点脚踏实地的事,依此实实在在的生活。农业当然是最实际最接地气的事……最终,廖哥辞职回家,专心务农。张鸣把廖哥的故事发在天安公众号上,读到的人唏嘘不已。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

2015.9.17,廖哥和他的果冻橙

2015.9.17,廖哥和他的果冻橙

王成是天安最早的服务对象,他在家务农,种出的菜只能拿到当地批发市场卖,且价格极低。2007年,张鸣去王成所在的村子,发现大家种的大白菜在批发市场以1、2毛的价格被收走。甚至还有时,因市场变化,信息不对称和运费太高等诸多问题,村民们干脆把大白菜全部扔掉。张鸣说:“这是很伤农的事呀。”所以,为小农户服务是天安的初衷,而非什么另辟路数的商业模式。

2008.4.27,成都郫县安龙村生态农友王成的生态田

2008.4.27,成都郫县安龙村生态农友王成的生态田

2014.12.23,四川威远柠檬君张杨的柠檬收获,刘潇(左)和张杨

2014.12.23,四川威远柠檬君张杨的柠檬收获,刘潇(左)和张杨

天安的每样农产品背后都有与之相应的故事,是个体的生活状态,反应出返乡青年的现状,新农业的发展和变化等诸多社会问题。这些很大的话题这里不再多聊。过去,张鸣是小农产品的消费者和受益者,今天她对这些故事更感兴趣。这和一个记者的职业习惯不无关系。每次出行考察,她和刘潇会在地图上划分区域,一去很多天,回来以后坐在天安“总部”,在各种食材的包围中一边喝茶,一边整理资料,回忆她所看到那些生活。

2014.10.5,四川洪雅骑龙村,夕阳西下

2014.10.5,四川洪雅骑龙村,夕阳西下

应该说,她比当记者时更认真的写稿,像廖哥希望能实实在在做点什么事那样。张鸣甚至鼓励小农们自己写自己的故事。“他们写得更真实,更朴实。”像唐亮写自己的故事——《亮亮农场生姜成长记》,从姜的食材效用展开,写姜最适宜的种植方式:“翻地——起厢沟——打窝——挑选姜种,分成小块——姜块放入挖好的种植穴(株距30公分,行距45公分)——撒入牛粪/堆肥作底肥——浇水——盖土——盖稻草。OK啦,等待后面的田间管理。”

2014.3.14,成都金堂,亮亮农场探访

2014.3.14,成都金堂,亮亮农场探访

张鸣会不断去唐亮的农场,比如4个月后去一次,看生姜们长成啥样了?她敦促唐亮完成记叙。从姜芽冒出到拔草,从旱季到雨季,拔草、拔草、再拔草……然后陆续追肥,农家肥,牛粪、养分、油枯、鸡粪、厨余做的堆肥,不同地块,追肥的过程持续到8月份。

2015.9.24,成都郫县必绿家园,郑君种植的生姜

2015.9.24,成都郫县必绿家园,郑君种植的生姜

当然,张鸣会在故事的后面放出链接,如微店地址、订购方式、价格/运费。这是一种符合时代趋势的营销方式。目前,天安平台上销售的农产品,零售和渠道各占一半,很多人受其影响,从尝试购买到做家庭年度计划,统一采购。

“当大家对故事有兴趣有共鸣,自然会选购产品。要吃哪家的大米,选用哪家的花椒……按时令订购蔬菜和水果。”就刘潇和张鸣自身来说,他们已经很少再去菜市超市。他们常忍不住在微信中赞美某样食材的地道美味。这是好故事带来的传播效应吗?仅此理解天安,以及刘潇和张鸣的工作和生活,未免片面。

2014.12.27,成都郫县安龙村王成家的自制豆瓣

2014.12.27,成都郫县安龙村王成家的自制豆瓣

对刘潇来说,小农户越来越多,他的压力越来越大,天安的发展和小农户的需求是不能匹配的,刘潇有点忙不过来。

对张鸣来说,她的工作越来越有趣。她去新发现的农场玩儿,吃好吃的东西,把食材带回来,自己在家做,或者骑车10多公里,把客人订购的食材亲自送上门去。“送一次只能赚10元钱,和当记者领工资相比,赚钱真不容易哦。”说这话时,张鸣脸上并没有丝毫“不容易”的表情。

也许,天安做到今天,不能再小打小闹,需要正轨、专业、系统化的运作,但这个问题,像食物的生长过程,道法自然,不刻意不强求,是做一件事做好的方法——回归本质才能让我们继续前行。

更多信息

微信公众号:天安生活

文章来源:《明日快一周》

原文链接:点击这里查看原文

图片来源:天安生活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