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俗传统 > 手工艺之旅:指尖上的旅行

手工艺之旅:指尖上的旅行

“把旅行和参观手工艺工坊结合在一起,向技艺传承人学习,花上半天时间自己动手制作一件简单的作品,这样的旅行每一分、每一秒都有新发现。”

在骏府匠宿制作的和染手绢 《中华手工》/图

在骏府匠宿制作的和染手绢 《中华手工》/图

下町传统工艺馆内的“不易流行”主题图 《中华手工》/图

下町传统工艺馆内的“不易流行”主题图 《中华手工》/图

从日本江户下町的百年老铺花藤灯笼店带回了一个箱根寄木细工神秘盒,石亮如获珍宝,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在自己的办公桌上。“这是一种鞭策,如果我的每件产品都有如此精妙的设计、严丝合缝的做工,也许我的品牌也能在百年之后成为一块响当当的金字招牌。”

石亮是天津某家手工玩具公司的创始人,数月之前,他报名参加了《中华手工》杂志组织的日本手工艺旅行团。和其他19名团员一起,石亮在横穿日本四岛、饱览风景之余,更多的时间是在当地手工艺人的作坊中慢慢厮磨。“把旅行和参观手工艺工坊结合在一起,向技艺传承人学习,花上半天时间自己动手制作一件简单的作品,这样的旅行每一分、每一秒都有新发现。”

和石亮有着相同感受的人不在少数。从2009年朱哲琴发起“世界看见”项目,组织设计师在国内乡村寻找民艺伊始,各种以发现手工艺为题的旅行在国内兴盛起来。媒体、旅行社,以及各种公益民间组织纷纷开发相关旅行线路。

“一开始,报名参加的都是设计师和相关专业人士,而现在,业余的手工艺爱好者也在增加。在一些团中,这部分人甚至会占到半成。”《中华手工》杂志执行主编文丽君坦言:虽然手工艺旅行要比同种线路的普通旅行价格高出大约两三成,但是精挑细选的手工艺作坊、张弛有度的旅行节奏、在接地气的民宿过夜……这些有针对性的安排,还是具有相当大的吸引力。“旅行团成员中,曾有人把这种旅行比喻为指尖上的旅行。一次旅行,不仅让他们获得了灵感,甚至还会改变他们的生活观念,在很多年后仍然对他们的精神世界有着深远的影响。”

寻找被遗忘的技艺

“想象一座古老的城池,里面居住着来自各地的能工巧匠。他们各个身怀绝技,在小镇上比邻而居,终日打磨手作,捏陶、染布、铸铁、编竹、拼布……经过数代人的传承,这些技艺成为小镇的一个传说、一个招牌。”怀揣着学习手工艺的热情和憧憬,事业刚刚起步的独立设计师毛宇,参加了公益组织“远近”发起的云南哀牢山花腰傣族手工艺之旅。

和石亮参加的大巴来去、茶水点心随时相伴、夜晚入住奢华民宿的舒适型手工艺旅行不同,毛宇选择的是一条吃苦的指尖线路。“哀牢山地点偏僻,交通不便,山路颠簸、一路风尘自然是难免。”她和旅行团的其他四人一人头上顶个当地手艺人手编的竹篾草帽,就开始沿着山路寻访手工艺人。

花腰傣的土陶手工艺人

花腰傣的土陶手工艺人

花腰傣也被称为头顶太阳的民族,虽说哀牢山有着“天然氧吧”的美称,但是天气炎热,住宿条件也很简单,差点让毛宇水土不服。几天内,他们一边经受着身体的考验,一边走访了当地的竹编和土陶制作两种手工艺作坊。“其实,那些工坊就是这些手工艺人的家。因为还没有经过商业开发,所以这些手艺都保持了原先的质朴面貌。”

几个月过去了,毛宇对戛洒土锅寨八旬老人刀拉爱制作土陶的过程记忆犹新。从婆婆那里继承了手艺,从事土陶制作50余年的老人,仅用一块木板、几块鹅卵石,经过几番娴熟的敲制,就将一只土陶水壶敲打成型。庭院、阳台、土掌房顶,到处都是正在阴干的土陶器皿,按照毛宇的形容,“满眼的土陶也很有视觉冲击力。”虽然老人一再强调,按照规矩,他们的土陶手艺只传给自己的儿媳妇,但是毛宇还是从老人敏捷的动作中学到了不少东西。“怎么说呢,这个学习的过程只能意会不能言传。但每当我心浮气躁的时候,脑海里会时不时浮现出老人制作土陶时那种安静执着细致的神情,瞬间觉得有股力量能让人静下心来。”

其实,对毛宇参加的这次旅行,“远近”联合创始人张冰在设计路线之初曾煞费苦心。他坦言,“我们没有像以往媒体所做的那样,宣传当地的手工艺人继承的手艺是多么精致、手艺的生存状态是多么潦倒。我们只是想在这门手艺诞生的真实环境中,让旅行者静静体会这些手工艺的美好,发掘其背后所蕴含着的对待生活的智慧,尤其是面对贫瘠的生活的智慧。”

和在日本、中国台湾这些发达国家和地区的指尖旅行动辄组织20多人的团不同,为了保证不影响当地手工艺作坊的原生态,“远近”等组织设计的“偏远”手工艺旅行路线一般一次只让五六个旅行者同时参与。寻找苗银之旅、江南五天四夜9种手艺之旅、碧山之旅、云南绕家之行,都算是这类原生态指尖旅行中的后起之秀。毛宇半开玩笑地说:“如果真的对食宿不那么挑剔,喜欢手工艺又对异地文化好奇,还真的可以尝试一下这样的‘吃苦’版指尖之旅。”

新生背后的双赢

当然,无论是像石亮这样参加舒适旅行的,还是像毛宇这样深入乡村学习的,无一例外地获得了他们期望的成果。石亮在设计新品时越发注重制造工艺,毛宇则借鉴了土陶制作工艺,设计制作了一套古朴的茶器,在微店上一直保持着不俗的销量。

“手工艺之旅的模式,其实是一种双赢的模式。”公益组织“稀捍行动”创始人米城表示,一方面,手工艺旅行让更多人了解了那些几乎要被时代遗忘的技艺,给了当地人改善生活的机会,也让这些古老的生活智慧在被商业社会湮灭之前,有了再度发展和新生的契机。另一方面,这些手艺也在以另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滋养着都市人。

日本美器 《中华手工》/图

日本美器 《中华手工》/图

知名设计师石大宇就在一次去云南香格里拉的手工艺旅行中,在尼西汤堆村发现了黑陶制作手艺。在《舌尖上的中国》第一季播出之前,尼西黑陶仍是一个鲜为人知的存在。石大宇以旅行者的身份走访了当地2000多个黑陶作坊之后,以当地建筑造型为蓝本,一手打造了名为“赞松”的黑陶茶盘组。在米兰国际家具展上,石大宇的茶具第一次将黑陶带到了全世界媒体的镁光灯之下。

黑陶茶具让石大宇扬名海外,而石大宇对黑陶的再设计也让后者再度有机会融入大众的生活之中。这样的例子,也发生在华人设计师卢志荣的身上。他将自己在苏州绣房了解到的双面绣、制绡、丝印等手艺运用到了“戏石屏风”的设计中。后者成为中国当代新造物运动中,融合手工艺和当代设计的重要代表作。

参加手工艺之旅的业余爱好者数量有所增加,也很大程度上推动了大众消费手工艺的热情。根据资深媒体人郑静的观察,“大众对手工艺价值的认可度越来越高。比如,在很多网店和微店中出售的价格在300元左右的小手工艺品,往往都能取得很好的销量。”捕捉到这种趋势之后,在今年的中国(上海)时尚家居展上,她为展会策划了一场名为“回归”的主题展,旨在指导大众如何将手工艺品与日常生活联系起来。“这是一种良性的互动,手工艺重返大众日常生活,提高了生活的品质,同时,人们也会对它的来由产生好奇。也许,指尖上的旅行会成为大众生活中的常态,就像十多年前背包旅行兴起那样。”

文章来源:一财网

原文链接:http://www.yicai.com/news/2015/09/4690575.html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