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意发现 > 彰化溪州青年再造地方文化

彰化溪州青年再造地方文化

作者:杨淳卉

在台湾,一些来自不同生活经验、拥有不同专长的青年,他们曾经离开中南部乡间或城市,外出就学,或者对故乡难以忘怀,或许厌倦大都会的生活,他们正尝试返回自己的家乡或有机会翻转地方生态的场域,从事社区改造的运动。

台北市长柯文哲造访溪州成功旅社,巫宛萍送上自家的溪州尚水米。图:杨淳卉/摄

台北市长柯文哲造访溪州成功旅社,巫宛萍送上自家的溪州尚水米。图:杨淳卉/摄

5年来,溪州有一点不一样了!

2周前,台北市长柯文哲造访彰化县溪州乡,乡长黄盛禄、立委候选人陈文彬等人陪同,参观成功旅社农用书店,柯文哲说:“之前有人跟我介绍成功旅社,今天终于一睹庐山真面目!这种历史的保存是一个蛮有趣的地方,所以今天有这个机会特别来看一看!”店长巫宛萍送上店内所贩卖的自创品牌“尚水米”,让现场围观的居民一片大声叫好。

柯P为什么要来溪州?为什么在溪州这个农村,会有这么一间农用书店?

这5年来,溪州发生很多事。有一群热爱农乡的年轻人来到这里,巫宛萍、陈慈慧、郑雅云3位返乡青年,以溪州百年大圳为名创立“莿仔埤圳协会”,开办溪州文化季、投入水田溼地复育计划,她们还把荒废30多年的百年老屋改造成农用书店,更创立公司,以友善农作的方式卖起“尚水米”,为饱尝时代沧桑与抢水争议的溪州乡,注入新的活力!

令人讶异的是,3位返乡青年,其实都不是溪州人。

1401464076-1146585442_n

城市女孩走入农村

巫宛萍是南艺大建筑艺术研究所出身,还是2010年溪州首度举办文化季时进驻的青年艺术家。巫宛萍说:“我那时候单纯想做社区的事,来这边观察溪州社区营造工作从无到有的过程,后来因为护水行动而认识音宁他们,再慢慢到成立这个尚水公司。”

陈慈慧是台中人,台大社会系毕业后就来到溪州:“那时候音宁这边要找人,刚好公所在做“幼儿园在地食材供应计划”,“我对在地食材和产业有兴趣,就来了!”在此之前,陈慈慧其实连一句台语都不会说。

郑雅云来自台北,台大中文系毕业后,就一直从事农业相关的工作:“两年多前,吴音宁在溪州提供了机会,我就过来了!”溪州虽不是她第一个停留的农乡,却是驻足最久的地方。其时,在学生时期,她与陈慈慧就已经在“台大农村读书会”的活动中相识。

这3个从都会到农村的女生看似没有什么关连,但她们唯一的共通点就是作家吴音宁。

吴音宁串连青年耕耘农乡

能有一群返乡青年集结于溪州,现任溪州乡公所主祕吴音宁是一大关键。2010年溪州乡历经第一次政党轮替,民进党籍候选人黄盛禄当选乡长后,邀请吴音宁担任乡公所秘书,吴音宁自此踏上了返乡之路,还积极串起更多的年轻人前来溪州,一起耕耘农乡。

吴音宁说:“我以前也是往城市去的人,现在我回来了!”她认为,把这些年轻人找回农村的目的,一方面是要为自己的家乡做点什么,二来是挽救单向往城市发展的失衡现况。她说:“农村如果没有人、没有更多的想法,没有更多的关注投注进来,农村就会萎缩,甚至荒白。”5年之间,已经陆续有10余位年轻人来到溪州,有些人进入乡公所工作推动乡务,有些则加入莿仔埤圳协会和尚水农产公司。

青年重返农村推手的吴音宁批评长期以来的政策失衡,造成农村的没落、崩坏。她说,“相较于扶植大企业的金费,政府投注在农业和青年返乡的钱实在很少!”她认为,每个地方的条件都不一样,建议政府应该考量各地方的不同条件和返乡青年相异的处境,结合有未来性的在地产业,才能让农乡的年轻人有方向。“如果政府有意识到这件事情,统整出一个政策能够支援各个地方、不同条件的状况,都可以往振兴农村的方向发展,才是真正思考所谓的青年返乡的真实意义,”吴音宁以自身的经验如此建议。

11058615_531686496988978_9133997906398696552_n

文化活动建立农乡认同感

4年前成立的“莿仔埤圳产业文化协会”,每年在溪州举办文化季、音乐会等文化活动。巫宛萍回忆,溪州文化季第一年的主题叫做“看见溪州”,就是因为溪州从来没有被看见!

然而,文化活动的重要性是什么?被看见真的那么重要吗?

这个问题曾经困扰着陈慈慧。她曾经问过一个长辈:“被看见到底可以干嘛?”那位长辈对告诉她:“有的时候,存在也是一种意义!”

郑雅云认为,农村“被看见”之所以迫切,是由于台湾长期对在地多元文化不重视,“农村过去是被扁平化认识的一个地方,就一般人而言,农村好像风景很优美,但又好像很残破。当一次次的乡间文化活动开始举办,都市人就可以透过不同方式认识农村,农村的人也可以用不同方式展现自己,这是建立自我意识和认同感很重要的方式。”

尚水米品鉴会

尚水米品鉴会

保价契作解决农民经济问题

为了扩大对溪州农民的助益,2年前,她们又开始打造“尚水农产”的社会企业,以透过一分地2万元购买收成的价格与农民保价契作,让农民得以在无收成压力的情况下,施作无毒农法,孕育香Q的浊水米。

她们创立尚水农产公司的动机,来自看见农村产业结构的困境。郑雅云指出,农人务农的收成量和金额都不是自己可以决定,因而难以获得比较稳定的收入保障,这就是造成农村的经济与都市产生巨大落差的关键要素,“要让农民整体生活有所改善,不要有这么明显的城乡落差,那么也许能业的产业化会是一个解方”。

除了确保农民的收入,她们对米的质量可是一点都不马虎。采访当日,刚好遇公司上一期一次的“试米趴”,她们将当期和上一期的稻米煮成米饭,暗中在碗底标志再端出,大家各自品尝后,投票选出觉得好吃的一碗,最后才揭晓哪一碗是当期的米饭,对她们来说,尚水农产的种种试验,不只是寻找农村经济的出路,更是在找寻人与食材的关系。

11855758_529875950503366_3242916166730608528_n

友善农作面临滞销困境

虽然她们在溪州做了这么多事,却也一如预期地,碰到大大小小的困难。

抱着理想成立的尚水农产,还是必须面对市场现实残酷的考验,3个女生直呼:“卖东西好难!”她们说,创业初期时有设备支出,单靠卖米其实有些周转不来,到了后期,资金可以周转得来,但这家希望所系的社会企业单靠卖米也只能恰好打平,她们依然得靠协会接下若干公部门的委办计划,才能维持收支平衡。

“不是说我们有高学历的人,一进来农村就能确保一切顺利,天下没有这种事!”对于农作和营销仍是新手的她们来说,要想办法卖掉数量庞大又有保存期限的农作,有时颇难以负荷,“只要其中有一个环节不好,东西质量就差,差了就很难卖!”

其次,友善耕作成本较高,售价比一般市售高出近3倍,她们坦言,目前最大的困难就是“卖得太慢”,稻米实在耐不住久藏,所以除了一般销售业务,吴音宁与她的父亲、诗人吴晟也得经常向亲朋好友主动推销,他们是3位女孩口中戏称的“超级业务员”!

遭受地方质疑

这群年轻人在溪州乡间办理各种文化活动、开书店、卖米,当地的居民的反应是什么?陈慈慧观察,然这些行动对当地多数居民来说仍然有一点距离,但她依然乐观看待,“一次次的活动,象是柯文哲来,或是办音乐会,就开始能带一些人进来参与!”即使过程漫长,但与当地居民间的互动正在强化。

当然,她们一群人的出现,难免在传统的乡间引起不小的注意,甚至因为与吴音宁等乡公所人士来往密切,而被贴上“公所派”的标签,更严重的是受到所谓“资源利益输送”的质疑。巫宛萍无奈地表示:“地方上对我们有两种说法,一种是乡公所乱花钱,作这些不知道要干嘛,另一种认为,我们全部都在乡公所,是公所的人,逼得我们就得不断的解释,我们真的不是乡公所员工,我们没有领公所的薪水。”

巫宛萍更透露:“成立协会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公所的预算经常会被代表会删!”乡公所虽然有资源,但是乡公所和乡代会很容易僵持不下,有一些政策无法推动,或不适合由乡公所来推动,但有些该做的还是得做,所以成立了这个协会来协助推展。

青年社群的支持力量

“返乡一点都不浪漫!”即使苦撑经营、又被贴上标签,陈慈慧、巫宛萍和郑雅云3个来自城市的女生,依然稳稳地留在农村,溪州有什么吸引他们的地方,让3个城市女孩愿意驻足于此?如何才让更多年轻人愿意待在农村?

巫宛萍从自身的经验检讨青年下乡的挑战,她认为,有不同接触农村的管道其实很关键,“象是台湾农村阵线的夏耘营队,或是学校的社造组,就是一个管道。”郑雅云也认为,“过去就是参与那些事情,才让我可以持续不断地前进农村!”

“在地的支持和资源特别重要!”3位女生一致认为,溪州最不一样的地方,就是这里有一个青年社群能够陪伴与交流。郑雅云以过去待过东势农村的经验比较:“在东势只有我一个年轻人,其他都是传统农人,就是村里的大哥大姊,他们也非常照顾你,很关心你的生活,但是在那里没有年轻同辈的生活圈,心灵上的支撑力道不太一样!”但她们也坦言,在溪州有这么多人,能做这么多事,其实必须靠各方条件配合,才能有一些成果,然而这些条件不见得每个农村都能做到,或是复制。

对选择彰化溪州下乡从事社区营造的他们而言,也许可以这么说,“是理想让他们走入战场,却是伙伴让他们留下。”

照片从左至右是陈慈慧、郑雅云、刘选恩、巫宛萍,她们返乡编织溪州在地故事。图:杨淳卉/摄

照片从左至右是陈慈慧、郑雅云、刘选恩、巫宛萍,她们返乡编织溪州在地故事。图:杨淳卉/摄

成功旅社正举办的“吃米趴”,大家各自选出味道最好的米饭,再投票表决。图:杨淳卉/摄

成功旅社正举办的“吃米趴”,大家各自选出味道最好的米饭,再投票表决。图:杨淳卉/摄

更多信息

溪州尚水友善农产:http://water-farmer.com.tw

文章来源:新头壳newtalk

原文链接:http://newtalk.tw/news/view/2015-09-20/64820

图片来源:新头壳、溪州尚水友善农产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