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意发现 > 瑞士乡村青年派对也疯狂

瑞士乡村青年派对也疯狂

作者:Samuel Jaberg, 于Cremin

瑞士乡村青年派对

在瑞士沃州和弗里堡州,乡村青年社团可谓是“货真价实”的组织机构。它们先后成立于20世纪初,最早的使命是维护农民的利益。但青年社团深知与时俱进的道理,对年轻人的吸引力百年不减。如今,圈内社交、热闹聚会、组织运动…乡下青年在参与社团活动的同时,表现出对农村生活和传统的热爱。

乡村青年社团往往被人贴上“大男子主义、保守派、狭隘爱国主义、对外封闭”等等标签。而Elodie Milando就是冲破这些固有观念的活例子:虽然来自意大利,又是个女人,但她可是沃州乡村四大夏季青年大派对giron de la Broye的总指挥。

“一切开始于一个有点儿疯狂的念头,”这位年轻姑娘讲述道:“我们俱乐部只有15个人,但是所有人都坚信,如果别的社团能搞大聚会,我们也可以。可是,又没人愿意当组委会主席。”

最后,Elodie Milando自告奋勇作了总指挥。靠着25万瑞郎的资金,组织了5天的活动,1400名志愿者参与,3万多人加入狂欢,再大胆的预想也难料如此之大的规模。“还好其他社团也过来助了我们一臂之力,” Elodie Milando透露。

严密的组织

活动搞得很盛大:欢庆中心设立在Cremin小镇的农田里,搭起了大帐篷,安排了流动酒吧,农田外停靠的酒罐车通过一条地下管道,向狂欢中心输送着成千上万升的啤酒。无论是停车场、露营区,还是巨型帐篷下的餐饮区,处处都尽善尽美。无论哪个露天音乐节的组织者,见到这一切都会羡慕不已。

主活动区周围还有精心布置的足球场、排球场、田径场、地掷球场、摔跤场和拔河场地,运动地点一直延伸到邻村Lucens,那里已经具备了适宜的基础设施。

瑞士乡村青年派对

乡村青年的世界

在沃州乡村青年社团的词典里,没有“萧条”二字。它组织的各种派对总是人气火爆。在7月夏日的一个长周末,瑞士资讯swissinfo.ch前往该州小村Cremin-这里传统的giron de la Broye派对吸引了3万多年轻人前来欢庆。

对于乡村青年社团的成员们来说,5天的派对时光是一年的高潮。既有狂欢,又有运动,这是派对的特色。每年,各家社团都会在地区全会上推选出一个特定乡村分团来负责派对的组织工作。

沃州乡村青年社团(FVJC)按地区分为四大分社,分别为 la Broye、le Centre、le Nord和le Pied-du-Jura。由此而来,每年夏天,会举行4场不同地区的大派对。

派对期间,还会展开各种体育活动:地掷球、排球、足球、田径、袋棍球、射箭、摔跤… 应有尽有。周日,正式欢庆活动之后,还有在承办村庄的游街。派对场地的布局总是固定不变:主帐篷周边有许多酒吧,另外,老成员还有自己的“地盘”。青年社成员通常睡在大篷车内,车外装饰着社团的徽标。

每5年,沃州社团会举办一次大型庆典,为期3周的活动总是吸引全州各地区青年欢聚一堂。另外,青年社团每年还会在国庆、新年、滑雪营期间举行各种庆祝活动,为丰富乡村生活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s3

为友谊欢聚

工作、互助、协力、友谊和爱热闹,这些都是Elodie Milando和她的伙伴们发起这一非凡活动的原动力。这也是沃州乡村青年联盟(法,FVJC)成功的奥秘。瑞士的协会现在都在抱怨成员缺乏参与热情,但沃州乡村青年团却丝毫没有这样的困扰。

沃州乡村青年联盟1999年的成员人数为5300名,如今已经增至8100人,分属207家分会。“社会的演变也促进了其发展,”沃州历史学家Olivier Meuwly分析说:“人们现在需要另一种形式的社交,更直接、更人性的交往,而且需要回归土地。”

沃州乡村青年联盟建立于1919年,最初的目标是为了抗衡农村人口流失,保护务农人员利益,避免布尔什维主义的兴起。时过境迁,现在的联盟已经褪去其政治色彩,而将中心放在了欢庆活动和体育运动上。随着“农业活动减少、乡村人口增加”,快速变化的沃州农村被社会学家称为“新型农村”。而青年联盟也一直踏着节奏,与时俱进。

s5

工作着的青春

“在瑞士德语区,‘乡村青年团’(德,Landjugend)的成员清一色都是年轻的农民。在我们协会,各行各业的人都有,成员的比例正好代表了这里的新型社会经济结构,” 沃州乡村青年联盟副主席Cédric Destraz介绍到。而他本人就是电工学徒。

社会学家Alexandre Dafflon刚刚以青年社团为题出版了一本著作《青春要自己塑造》(法,Il faut bien que la jeunesse se fasse)。在他看来,这种开放性也是沃州乡村青年联盟长久不衰的因素之一。他同时指出,乡村大派对吸引的对象越来越多元化,而且并非所有参加者都是青年团的成员。

Dafflon说:“大多数成员的爸爸或妈妈原来也属于同一青年社团。另外,年轻小伙子尤其热衷干体力活儿。青年社团就是想创造‘劳动中的年轻人’这种形象。而且工作要有实效、要具体、要有看得见、摸得着的成果。而大学的教育方向同这一宗旨偏离得越来越远。”

尊重等级

如今,女性在乡村青年团中的地位举足轻重,Elodie Milando就是一个例子。不过,在工作中,她也要面对一些“性别惯性”。“在筹备派对的过程中,我注意到每个人都有明确的分工:男孩子们负责搭建帐篷、女孩子们负责布置。让一个女孩子拿电钻,或者让一个男孩拿画笔,都是不可能的,” Milando举例说。

遵循习俗、尊重传统和等级-这是青年团高高至上的信条。Cédric Destraz说:“在我们这儿,新成员总是得负责餐前服务的。

坏名声

说到青年社团的活动,啤酒和葡萄酒可谓无所不在,扮演着社交纽带的角色。“和邻居或老同学一起喝杯啤酒,这是一种融入团体的方式,” Alexandre Dafflon认为:“我们也不是肆无忌惮地喝,我们也有度。比如,自己一人喝酒就被看作是非常不好的事情。”

尤其最近几年,青年派对愈发不可收拾,“暴饮狂欢”的恶名愈发难以摆脱。尽管青年联盟一再实施预防措施,但是收效甚微。健康、正直、积极面对生活,这是沃州乡村青年联盟希冀推广的年轻人形象,这与城市青年所谓的个人主义和行为标准的迷失大相径庭。

Cédric Destraz更想强调的是青年社团在沃州乡村生活中的重要作用。“我们全年都在筹备活动,我们努力避免自己的村子成为‘城里人的宿舍’。而且,这儿的年轻人也有聚会的权利,就像洛桑城市青年去迪厅或参加音乐节一样。我们之所以花几个月时间为giron de la Broye这样的大派对来搭建场地,就是为了能尽情放松几天,无可厚非,不是吗?”

文章来源:Swiss Info

翻译:郭倢

原文链接:点击这里查看原文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