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保大家 > 国际干厕大会:致力于和抽水马桶说再见

国际干厕大会:致力于和抽水马桶说再见

鲜为人知的“国际干厕大会”

作者:《环境与生活》记者 叶晓婷、实习生 李春阳

芬兰与俄罗斯的卡累利阿自治共和国接壤,芬兰全球干厕协会在卡累利阿开展了一系列干厕项目。图中是专为森林生态游设计的干厕。 来源:芬兰全球干厕协会官网

芬兰与俄罗斯的卡累利阿自治共和国接壤,芬兰全球干厕协会在卡累利阿开展了一系列干厕项目。图中是专为森林生态游设计的干厕。 来源:芬兰全球干厕协会官网

在用惯了抽水马桶的城市年轻人的观念里,用节水的生态干厕获取人类排泄物制成有机肥料,用于培育农作物,再把粮食端上自己的餐桌,是无法接受的。但是很多人不知道,推广现代干厕技术既是许多国际环保人士的理想,也早已经付诸了实践,并在世界范围内进行了推广。2015年8月19日至22日,第五届“国际干厕大会”在芬兰隆重召开,约有40多个国家的近200位代表参加。那么,推广现代干厕对保护环境有哪些好处呢?《环境与生活》杂志就此独家采访了大会主办方——芬兰全球干厕协会项目经理萨利·胡坦恩和旅居芬兰的华人环保人士朱昱洁。

“芬兰全球干厕协会”的两种标志

“芬兰全球干厕协会”的两种标志

今年大会主题是“解决方案”

8月19日至22日,第五届国际干厕大会如期在芬兰第三大城市坦佩雷举行,大会主办方是非营利组织芬兰全球干厕协会(Global Dry Toilet Association of Finland)。

芬兰全球干厕协会项目经理萨利·胡坦恩(Sari Huuhtanen)女士,8月3日接受了《环境与生活》的连线采访。据她介绍,首届国际干厕大会是于2003年召开的,此后每3年举办一次,每届大会约有40多个国家的150~200位代表参与。大会为全球相关领域的专家提供了一个平台,供与会者交流和展示最新研究成果和发现,研讨生态卫生设备的未来发展前景。热情的与会者在这个平台上建立社交网络,分享最新干厕应用技术、生态循环系统和生态化卫生设备的知识和经验。大会也是现代干厕设备和模型的展览现场,向生产商、零售商和进口商开放。

第五届“国际干厕大会”标志

第五届“国际干厕大会”标志

今年大会的主题是“解决方案”(solutions),即为干厕在城市和农村的应用寻找创新、可持续和性价比高的解决方案,“以实现营养循环、保证食品安全,应对文化挑战”。这次大会讨论的话题有:让不同的利益相关者合作实现可持续的干厕解决方案;干厕在大型活动中应用的解决方案;养分再回收解决方案;食品安全解决方案;创新、高性价比的干厕解决方案;应对文化挑战的解决方案……

这次干厕大会的首日被定为“芬兰日”,当天主要讨论芬兰本国的卫生系统和干厕应用;随后的几天是“国际日”,主要讨论国际上保护水资源和生态可持续发展的相关问题。

据介绍,国际干厕大会的由来,还得从2003年在日本京都举行的“世界水论坛”说起。当时,芬兰全球干厕协会的与会者发现,在讨论卫生设备的节水问题时,人们大多围绕如何改良现有抽水马桶,怎样治理污水和增设废水再循环设施等话题,完全没有涉及新型干厕的应用。萨利对《环境与生活》介绍说,芬兰的专家们发现了该领域的缺失,于是以这次水论坛为契机,决定定期举行关于干厕的主题论坛。“这是世界上唯一关于这个话题的论坛。”

芬兰50多万座别墅用干厕

萨利·胡坦恩女士告诉《环境与生活》,芬兰是清洁技术推广的先行者,干厕的应用在芬兰已有很长的历史,但由于相关信息的传播率很低,公众对此所知甚少。在这种背景下,2002年,芬兰全球干厕协会在芬兰城市坦佩雷应运而生。它创立的宗旨是,在世界范围内推广干厕节水技术和生态循环知识,使干厕成为促进世界可持续发展的基础设施,让人类能够长久拥有洁净的水源和健康的生态环境。萨利说,经过多年发展,现在该协会已成为芬兰最著名的生态卫生设备推广者,同时也是该技术领域的专业组织。

芬兰国土面积约33.8万平方公里,人口555万,人口密度仅17.3人/平方公里,约为我国人口密度的1/8。芬兰的污染物市政处理系统主要建在人口集中地区,人迹稀少地区则没有覆盖。每年夏季,芬兰人习惯带着家人离开城市,到郊外的度假小木屋休假一两个月。由于没有市政管网,排泄物又不能乱排,芬兰人早在几十年前就开始研究如何不依靠抽水马桶在自己的度假小屋“解决问题”,干厕应运而生。

一个“颜值”不低的堆肥干厕

一个“颜值”不低的堆肥干厕

在芬兰定居多年、老家在山东农村的朱昱洁女士,决心致力于干厕等环保技术的推广。她对《环境与生活》杂志说,回国探亲时,发现家乡的生活水平提升了,家家户户用上了和城市一样的抽水马桶,看似方便,但由于没有统一的污水处理公共设施,排泄物往往会渗透到地下,污染地下水源。她认为芬兰的干厕技术特别适用于我国的农村。其中,她尤为推荐的是当地别墅的室外干厕,虽然简单,但很实用,尤其适用于中国没有公共污水处理设施的农村地区。

芬兰的干厕种类很多,最普遍的是“旋转式”堆肥厕所:厕所内部分成4个可旋转的圆柱罐作为储粪桶,正使用的储粪桶位于粪便通道的正下方,便后撒上专用木屑隔离气味并发酵堆肥;用完一个储粪桶便转动罐体,把下一个储粪桶转到便器下面,顺序用完储粪桶后,把最早的已经形成堆肥的掏空,进行下一轮使用。朱女士说,经过专用木屑发酵后的粪渣,没有任何臭味,还可作为有机肥卖钱。这类厕所多建在户外,特别适合我国北方农村家庭的户外厕所。

芬兰漫画家赛坡·雷诺嫩(Seppo Leinonen)提醒人们,使用抽水马桶,会给水源地的水体造成污染。

芬兰漫画家赛坡·雷诺嫩(Seppo Leinonen)提醒人们,使用抽水马桶,会给水源地的水体造成污染。

萨利女士还介绍说,为了促进污染物回收利用、减少废水处理的支出,干厕已经在芬兰郊外的50多万座别墅进行了应用。芬兰政府还在2004年实施了有助于推广干厕的法律——《污水管网外区域家庭废水处理法令》,这个法令对不能接入市政管网的污染物处理做了规定,而使用干厕就能有效满足该法令的要求。

萨利告诉《环境与生活》,芬兰的环境研究所负责执行技术监督和管控现有卫生系统,该研究所官网有个专门介绍干厕系统的页面。在政府的推动下,芬兰室外干厕得到了更好的推广。同时,干厕室内化在芬兰渐成大势,很多公司已成功开发出舒适、便于维护的室内干厕。

很多贫困地区没有健全的排污系统,人们就把粪便排泄在塑料袋里再扔得远远的,这些污物沉浸地下污染水土,他们就不管了。良好的排便习惯要从小培养。

能产肥料 让赞比亚农民动心

当下,芬兰全球干厕协会约有400位成员,包括个人会员以及企业会员,规模虽不大,但活动区域却覆盖全球,比如在非洲赞比亚等国就开发了一些干厕项目。

2006年,芬兰全球干厕协会在赞比亚农村地区卡洛科(Kaloko)推行第一个干厕项目。该地区住着一万人,由于工作机会很少,大部分居民靠小型农业为生,厕所基本都是带深坑的公共厕所,有些人则随意露天排泄。落后的厕所给这里的饮水安全带来了极大隐患。排泄物裸露在地表,经雨水冲刷就会污染河流、湖泊等水资源。萨拉说:“虽然我们请来了有名的戏剧团体来为当地民众宣讲和表演,借此宣传有关干厕的应用和卫生知识,但对当地人而言,卫生问题似乎并不能促使他们改变排泄习惯。”然而,最终打动村民的,是他们可以通过干厕系统得到免费的有机肥。

萨拉介绍,在开始推行干厕时,芬兰全球干厕协会遇到了一个难题:使用干厕系统所产肥料与居民传统观念发生冲突。当地人一开始都认为,施用人粪便产出的肥料,是耻辱并无法接受的。幸运的是,随着这类肥料所带来的收益越来越大,这些偏见也迅速消失了。

芬兰漫画家赛坡·雷诺嫩的这幅作品提醒人们,使用抽水马桶过于费水,这对非洲的缺水地区显然不是个好选择。

芬兰漫画家赛坡·雷诺嫩的这幅作品提醒人们,使用抽水马桶过于费水,这对非洲的缺水地区显然不是个好选择。

刚果(金)民众看重饮水安全

2008年,芬兰全球干厕协会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首都金沙萨附近的城镇地区马丁巴(Madimba),启动了另一个干厕项目。该地区人口密集,却缺少基本的市政建设,例如净水和污水管、雨水排水系统和适当的污水处理系统,这影响着当地的饮水安全。尤其是该地区近地表水源常年受洪水侵袭,大面积的岩石地貌又阻碍钻井取水,获取干净水源非常有难度。管理不善的公共卫生系统,给居民带来了严重的健康隐患,痢疾和霍乱肆虐。该地区民众最后接受了干厕,主要是因为这些设备能改善他们的卫生环境,相比之下,能产生肥料的优点就没那么重要了。

由于环境及文化差异,干厕在全球的推广各有特点。目前,干厕系统在我国的推广仍处于起步阶段。萨利表示,芬兰全球干厕协会可向中国提供专业的顾问服务,给出相关建议。但中国仍需立足本国,以本国的专业研究和市场调查为基础,很多事情需要一步步来。

【环境百科】

国际干厕大会

“国际干厕大会”由非营利组织芬兰全球干厕协会于2003年发起,目的是推广和交流干厕应用的技术和知识。大会每三年在芬兰城市坦佩雷举行一次,迄今已举办5届,各届大会约有40个国家的近150名代表自愿报名参加,围绕不同的主题进行讨论。

2015年8月19日至22日,第五届国际干厕大会,主题为“解决方案”;

2012年8月22日至25日,第四届国际干厕大会,主题为“城市和农村地区应用生态干厕的驱动因素”;

2009年8月12日至15日,第三届国际干厕大会,主题为“国际环境卫生年后卫生设施体系成果评价”;

2006年8月16日至19日,第二届国际干厕大会分成7个讨论话题,包括:过去与未来、建筑与建设、态度与倡议、分离与再利用、干厕技术和监督、整治途径、可持续性与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

2003年8月20日至23日,第一届国际干厕大会的目标是让大众了解,干厕和抽水马桶一样,可作为平等的选择;促进人类排泄物作为肥料应用;介绍现代干厕技术和处理方法;呈现可选择的解决方案;拓宽大众对卫生设备的认知;将干厕作为保护地下水、地表水的方式。

现代干厕前景几何?

作者:刘国伟

翻开人类历史我们会发现,现代版的冲洗式抽水马桶逐步普及,迄今也不过一二百年。时至今日,厕所的普及和可持续应用已成为衡量一个国家和地区民生状况的重要指标。但对世界很多地区来说,因为种种限制,能享受到干净舒适的如厕环境仍然是一种奢望。不过,现代干厕的发展和推广,有望为这些地区的人们带来福音。

“阿尔波尔卢(Arborloo)”干厕又被称为树坑厕所,这是一种简单实用的单坑堆肥式干厕。 来源:国际生态卫生研究计划(EcoSanRes)网站

“阿尔波尔卢(Arborloo)”干厕又被称为树坑厕所,这是一种简单实用的单坑堆肥式干厕。
来源:国际生态卫生研究计划(EcoSanRes)网站

核心字眼在“干”字

干厕简而言之就是不用(或者极少)使用水来冲刷厕所,核心字眼在一个“干”字上。大家可能很快联想到被人类使用了数千年、至今仍在一些农村常见的那种臭气熏天、苍蝇飞舞的传统旱厕。而本文所说的现代生态干厕,与传统旱厕有本质的区别。现代干厕除了便于在缺水地区使用外,还有利于排泄物中营养物质的循环利用,有利于摆脱对供水、电力和废水排放及处理系统的依赖,有利于根据当地经济、社会和文化条件因地制宜配置硬件,灵活性很高。只要正确地安装和使用,现代干厕可以做到没有多少让人不爽的气味。

现代干厕的创意和种类与日俱增,但是主流干厕大致分为堆肥式干厕(CT)、尿液分离式干厕(UDDT)、焚烧式干厕和冰冻式干厕几类。

堆肥式干厕(CT)原理示意图 来源:瑞士联邦水质科学技术研究所(eawag)

堆肥式干厕(CT)原理示意图 来源:瑞士联邦水质科学技术研究所(eawag)

堆肥式 注重循环利用

堆肥式干厕(CT)侧重对排泄物的发酵处理。这种干厕用水很少或者不用水,通常不把尿液分离出来,而是大小便混合在一起排入下方的储粪罐,掺入木屑、椰棕和泥土等物质混合堆积,经过发酵腐熟杀菌,利用微生物把排泄物转化成卫生、无味的类似腐殖土一样的有机肥。从堆肥过程上看,这种干厕有的采用慢速堆肥,即长期储存,利用自然发酵完成堆肥步骤;有的采用主动式堆肥,就是使容器内的温度和湿度至最佳程度,加速堆肥进程。相比之下,堆肥式干厕比传统旱厕味道小多了,比冲水马桶产生的废水量大为减少,产出的堆肥可用于作物种植,但是比起尿液分离式干厕,它的后期维护工作量大。

美国三角国际研究院(RTI)研发的焚烧式干厕,体积大,结构复杂。 来源:可持续生态卫生联盟(Susana)官网

美国三角国际研究院(RTI)研发的焚烧式干厕,体积大,结构复杂。
来源:可持续生态卫生联盟(Susana)官网

堆肥式干厕是西方国家应用较为广泛的一种干厕,在瑞典、加拿大、英国、美国和澳大利亚的路边厕所与国家公园里较为常见。游客们在芬兰和瑞典的乡村度假区,也会经常使用这种干厕。在德国,受绿色生态观念的影响,上世纪80年代个别街区建设了这种干厕。据可持续生态卫生联盟(Susana)估计,一个包括36户家庭(约140人)的居民区,使用一年的堆肥式干厕能节水2044吨,这是一个很可观的数字。
这里必须说一种有趣的单坑堆肥式干厕“阿尔波尔卢(Arborloo)”,也称之为“树坑厕所”:在田地里挖一个宽度适中、1米~1.5米深的坑,坑边压实固定好,周围用篱笆围上,一个树坑厕所就建起来了。一段时间之后,坑里的“内容”积累较多了,就可以把一棵树(例如果树)种进坑里,再把厕坑用泥土填实。地下的粪便自然发酵后能够为果树提供充足的养分,然后到附近再挖一个新坑,建设新的树坑厕所,如此循环建设,简单又实用。

源分离式 全球200万人用

源分离式也叫尿液分离式,这种干厕能够通过改变便器形状,在便器内前方设计一个碗型入口收集尿液,从而将排泄的尿液同粪便分离开来,分别进行储存和处理。这种干厕对于缺水地区,给水排水系统等基础设施成本高昂的地区,以及环境条件严苛和地下水位较高容易受污染的地区很有意义。

分离式干厕的粪便至少要存放6个月,期间的风干和杀菌过程能够杀死大量寄生虫,如蠕虫,这种寄生虫在许多发展中国家的儿童体内很常见。分离出来的尿液在存放一段时间后,加以稀释然后直接用作谷物、蔬菜和产油作物的肥料。为了防臭防蝇,粪便中需要掺入树叶、稻糠、干苔藓等能就地取材的物质。如果将分离式干厕内的粪便用于植物种植,还需要更长时间的堆肥,充分杀菌。

分离式干厕的建造成本相对较高,但是从较长的使用周期来看并不算贵。分离式干厕在实际应用中面对的一大挑战是,尿液容易在排尿管内沉积形成尿碱,所以需要用酸类溶液加以冲洗。

德国国际合作机构(GIZ)2012年对全球84个国家的324个生态厕所项目进行统计后,估算出仅有约200万人使用分离式干厕。尽管如此,发展中国家的分离式干厕建设还是迅速开展起来。例如,在缺乏淡水供应的厄瓜多尔,投入使用的各种不同款式的分离式干厕约有数百个。在非洲纳米比亚,利用流体力学中的康达效应分离尿液的分离式干厕,在当地被称为“欧特急(Otji)厕所”,2003~2011年间,约有1200个欧特急厕所在该国南部安装使用。此外非政府组织还在玻利维亚的埃尔阿托为4500人建设了约1000个尿液分离式干厕。

德国堆肥厕所的产出品,类似腐殖土。

德国堆肥厕所的产出品,类似腐殖土。

焚烧式 微软创始人兴趣浓

和前面提到的几种干厕相比,焚烧式干厕和冰冻式干厕显得更加高端,从原理上可视为干厕中的“冰与火之歌”。焚烧式干厕使用电力、燃油或者干燥的动物粪便等做燃料,能够将排泄物烧成灰烬。这对于不方便倾倒和处理粪便的地区较有意义。美国大亨、微软公司创始人比尔·盖茨对此兴趣浓厚。2011年,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发起了“再造厕所的挑战”活动,向有关团队提供赞助,鼓励开发更安全有效的厕所。在此推动下,美国三角国际研究院(RTI)研发出了焚烧式干厕,这种干厕利用基于电化学的消毒与固体焚烧技术,将粪便转化成可燃物进行焚烧,产生的热能则通过热化学器件转化为电能,余热也被利用起来,用于烘干粪便。

名为“应喜诺乐(Incinolet)”的电力(天然气)焚烧式干厕,在美国马萨诸塞州的科德角一带出售了175个,单价1499美元到1879美元不等。如果选择能用天然气的版本,则连电力都不需要。这种焚烧式干厕使用一次的成本为28美分,但在使用中需要良好的通风条件。

冰冻式 不需通风需用电

冰冻式干厕的研发始于上世纪70年代的瑞典,但现在主打产品来自芬兰,如“爱思乐特(Icelett)”。这种干厕只需用电就能工作,不需要通风和化学药剂。粪便被冰冻后细菌基本停止了活动,而且臭味大减。奇妙的是,当用户坐在上面如厕的时候,却丝毫不会感到冰屁股,因为下面制冷机构产生的热量能够烘热马桶圈。为了保证制冷压缩机更好地工作,冰冻式干厕尽量放在温度偏低的空间里,避免安装在有地暖的地面上。

目前,从使用数量上来看,现代干厕的使用者仍是小众。但随着干厕技术的进一步发展和公众环保意识的提高,干厕在解决水资源短缺、防止水污染、磷回收和保障粮食安全上,将发挥更大的作用,普及前景不可低估。

文章来源:环境与生活

原文链接:http://www.hjysh.cn/_d277093792.htm

http://www.hjysh.cn/_d277094314.htm(有删节)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