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策观察 > 今年夏天,法国农民为什么如此愤怒?

今年夏天,法国农民为什么如此愤怒?

文汇报9月16日讯(驻巴黎记者 李斌)赶猪进超市、向市政厅喷粪、用拖拉机堵高速路……今年夏天,法国农民频频用离谱的抗议行为占据世界各大媒体的头条。法国农民表示,抗议的理由是“食品价格过低”、“税收过高”且“外国低价农产品在法国倾销”。那么,这场危机背后的深层次原因到底是什么呢?

上千法国农民开拖拉机前往巴黎,堵住进城道路,抗议粮价下跌。 东方IC

上千法国农民开拖拉机前往巴黎,堵住进城道路,抗议粮价下跌。 东方IC

“农民和农业”在法兰西文化中有着特殊地位

尽管农业人口只占法国人口比重的10%,但法国是欧盟内第一农业大国,法国人对“农民和农业”有着特殊的感情,这与英国、德国等西欧工业国有着明显的差别。比如说,法国美食家认为,法国传统美食中,包括“蜗牛、兔肉、鸽子肉”等其他西欧国家很少食用的肉类,动物的肝脏、头脚等其他西欧国家不食用的部分,这都与法国人的“农民性”有关。因为像英国这样的国家,游牧文化占据主导,而游牧民族很少食用这些肉类。在巴黎的一些特色法餐厅里,牛脸肉、鸽子肉、法式酱猪蹄、牛肝、牛肾、兔肉都是食客们的必点菜肴,当一些来自西欧其他国家的游客认为这些饮食习惯难以接受的同时,法国人却认为这是本国引以为傲的“农民文化”。

另一方面,在英国、德国等西欧国家强调工业化时代的“工作效率”、“快节奏生活”的同时,法国文化却坚守农业社会的“慢文化”,强调要保持农业时代的“慢生活节奏”,这也与法国的农民文化有关。在笔者造访一座法国城市时,发现该地将蜗牛和乌龟作为本市的吉祥物,用来代表本市的市民性格,市政厅的人员介绍说:“法国人认为,快节奏的工业化生活不符合法国长久以来的农业文化习惯,‘慢生活’更适合我们,本市市民用蜗牛和乌龟代表自己,既是一种自嘲,也是想宣扬一种引以为傲的生活方式。”

从辉煌到衰落,法国农业遭遇多重危机

由于法国农业和农民文化在国家文化中有着特殊地位,农业一直以来得到法国政府的特别支持,也是法国的强项。法国是西欧发达国家中较早提出“去工业化”的国家,也是去工业化程度最高的国家之一,这使得法国农田的污染程度较德国和英国轻。据法国媒体介绍,法国农产品以其低污染高质量的优势,价格长期高于工业化程度更高、污染更严重的德国农产品,因此,德国等法国以外的西欧发达经济体的富人都以消费法国农产品作为身份的象征。而法国也是世界上较早在全国推广“生态农业”的国家之一,“生态农业”在化肥、农药使用方面有着严格的规定,这使得法国成为全球农业食品安全标准最高的国家,这维护了法国农产品的声誉,缔造了法国农业的辉煌时期,但同时也为法国农业的衰落埋下了隐患。

2015年7月以来,法国爆发大规模农民游行示威浪潮,有人抗议猪肉价格过低,因此将活猪赶入超市;有人抗议国家制定的农业税过高,因此开拖拉机上高速公路,发动“蜗牛行动”,强调农民精神,导致全国高速路大堵车;他们还向市政厅泼粪、焚烧轮胎、阻止外国农产品卡车入境,对法国社会秩序产生较大影响。

频繁的农民抗议给法国社会带来严重的负面影响。7、8月份是法国传统的假期,大部分法国人会开车出门旅行,法国高速公路在这一时期经常会遭遇堵车,而法国农民选择在这一时期发动“蜗牛行动”,使交通堵塞状况雪上加霜。笔者近期开车前往法国南部出差期间,就遭遇法国农民开拖拉机堵塞法国南北大动脉A6高速公路,来往车辆不得不多走30公里绕行另一条高速,且由于两条高速车辆汇集车辆过多,导致堵塞。另一方面,法国农民还用焚烧轮胎的方式阻止运送德国农产品的卡车进入法国,险与警方酿成大规模冲突,农民抗议逐步演化为一场带有“排外色彩”的暴力事件,极大地影响了法国的国家形象。

对于此次法国农民大规模的抗议浪潮,法国媒体《巴黎人报》给出了如下分析:法国农民不是第一次爆发抗议浪潮,而且法国也不是近期唯一一个爆发农民抗议的欧盟国家,但是此次法国农民的抗议与以往相比、与其他欧盟国家相比都更为激烈,主要有几个原因:

首先,法国强调生态农业,因此在农业法规方面最为严苛,近些年来制定了许多新的条款,比如近期严格规定了对硝酸盐类氮肥的使用,这会大大提高法国农民的生产成本,在食品收购价格难以有显著提升的情况下,生产成本的提高相当于减少了农民的利润。

第二,法国农产品的性价比优势正在加速丧失。在十余年前,法国农产品的终端价格比德国、西班牙等略贵,但差别不大,而双方生产成本基本一致,这使得法国农产品更有性价比,农民收入也更高。但近些年来,德国和西班牙农业分别从东欧和北非引入了大量廉价劳动力,使得他们的成本优势大为提高。以西红柿为例,由于成本原因,法国产西红柿的价格已经接近西班牙产的两倍,使得其难以售出。

第三,经济危机大背景下,生态农业理念难以普及,高价法国农产品更难走俏。针对法国农产品“曲高和寡”的状况,法国政府曾经推出“吃在法国”运动,号召法国老百姓选择价格更高、质量更优的本国农产品以支持祖国,但成效不大。《巴黎人报》分析说,在经济危机前,法国老百姓不太关注食品价格,通常会选择更为优质的食品,但是现在由于收入下降,人们对食品价格更为敏感。而且以西红柿为例,尽管法国产西红柿全部使用“绿肥”,纯天然无污染,但价格是西班牙西红柿的两倍,而且客观地说,使用化肥的西班牙西红柿更为饱满、口感更好,这使得理想化的法国生态农业产品面临巨大的困难。

第四,由于乌克兰危机,俄罗斯应对欧盟制裁制定了反制裁措施,包括禁止进口部分法国农产品,这使得向俄罗斯出口大量乳制品以及生鲜肉类的法国农业遭遇重创,产品滞销使得乳制品以及肉类价格下降,大量农民只得将农产品亏本售出,接近破产。

政府出手救助,但难以解决深层次问题

为解决农民遭遇的危机,法国总统奥朗德表示将会紧急增加一笔11亿欧元的临时补贴,以解燃眉之急,总理瓦尔斯也表示会逐渐放开一些法国农业法规方面的限制,降低法国农民的生产成本。但法国舆论普遍认为,这些措施治标难治本。法国农业专家雅克·卡尔雷在接受《费加罗报》专访时表示,有两个深层次原因使得这场危机无法真正得到解决。

首先,全球一体化在加剧,农产品市场的一体化也同样如此。欧盟市场上大宗农产品价格会越来越多地受到世界农产品价格的冲击,农产品价格的波动给农民带来了更大的风险。为应对这种风险,各国都有相应的举措,比如美国和巴西都制定了最低农产品价格规定,以保护本国农民,防止大宗农产品价格骤降引发农民破产。但是在欧盟,只有统一的市场,没有统一的国家机器,各国难以制定统一的农产品最低限价,使得农民很容易在农产品价格波动中利益受损,而欧盟国家政府往往用临时补贴的方式来帮助本国农民,这种做法难以持久,也难以应对越来越频繁的世界农产品价格波动。

其次,法国是欧盟农业大国,也拥有欧盟最具实力的农产品分销商,法国农民在与巨型分销商企业的价格博弈中总落于下风。由于前些年环境保护、生态农业的思潮盛行,使得法国农业法规的制定过于超前,令主打生态农业的法国农产品价格飙升,脱离了市场需求,使得大量低价的德国、西班牙农产品涌入法国。而法国分销商面对这一现象,将利润作为主要追求,不可能对法国农民进行特殊照顾,使得法国农民在这场博弈中成为弱势群体。

雅克认为,农业和农民文化是法国精神有别于其他西欧国家的重要组成部分,法国的农村地区也是社会治理的典范,这也是为什么法国小镇每年吸引着成千上万的外国游客前来参观游览。但法国农业现在遇到了危机,这也是法国农村地区的社会危机,如果不能从深层次解决农民的问题,将会给法国的未来留下深层次的隐患。

文章来源:文汇报

原文链接:http://whb.news365.com.cn/hqsc/201509/t20150917_2209546.html

图片来源:东方IC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