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俗传统 > 艺术农夫:一亩田的小小丰收

艺术农夫:一亩田的小小丰收

前文:“艺术农夫”李健的绿魔农之梦

(6月6日,湖南怀化会同县岩头乡龙坡村,广州美术学院的李健老师亲手种下一行行水稻。为了开始他的地方美学研究课题,他开始了身为艺术农夫的新尝试。)

感恩

感恩

劳作

劳作

秋天的山野

秋天的山野

作者:李健

6月播种,9月收割。我在会同的那块没用任何农药化肥自然生长的试验田,丰收了。

湖南的夏末,溽暑已呈强弩之末,虽时有雨天,转臾风云卷动,天光摇曳,一晃又开晴空。 阳光洒在手臂上,像稻草在扰,有点软软的刺感。

山体和田野仿佛突然被滤镜处理过,从单一的绿色调变成对比鲜明的黄暖色调,黛青色的稻叶与金灿灿的谷穗交相辉映,这是农业的骄傲色彩。

稻谷饱饱地涨满了,释放着扑鼻的芳香。天地间充盈着诱人的香味,配搭满眼刺激食欲的色彩,让人觉得每一块田都是一个关于美食的作坊。曾经冷淡客气的山谷突然变得温暖、亲切起来,在雨后的晴天散发出迷离的热度和香气,像巨大的热烘烘的蛋糕, 让人直想扑上去,在毛茸茸的肌离中尽情翻滚、拥抱。此刻真感觉到了土地是有生命的,带有强烈的情感,如同母亲的爱。

柿子、柚子、板栗、南瓜、野生猕猴桃以及快活的鸭子,这一众陪伴试验田的小伙伴都长大了。田里亦是金灿灿一片,但与山脚的亲戚们相比,这里的谷粒相对瘦小,有局部区域的叶子枯黄甚至变红,据说这是虫害造成的,虫吸食了叶杆的浆汁,造成稻株营养不足而死亡。靠近路边的一些稻穗也相对充实度不够,也许这跟光照不足有关。这些是预计之中的损失,毕竟得让自然界分享部分收成。

令人惊讶的是 ,即便施用了农药化肥,山下农田的病虫害貌似更为严重。鸡蛋大小的黑飞蛾在稻田上空率一群飞虫示威般飞过,肥硕的谷田里面掩藏着黑死的植株,黄斌的父亲说这些田农药下得很多,但不知道为什么病害这么重。 我不禁释然,也许正是山下猛烈的化肥农药把害虫逼往山上,同样把害虫的天敌也逼上山去,形成了一种有趣的生态制衡的局面,这正是本次实验希望得到的。

为避免稻谷过度成熟,我召集朋友们一起收割,感谢网络的传播,我的这一季田山作物吸引了常年在大城市生活的朋友们。从空气浑浊的城市来到清新的田山劳动,即便汗流浃背,也是一种难得的放松。 收割的过程自是欢声笑语,一把把稻穗被送到脱粒机里,变成沉甸甸的谷子,展现着大自然无比神奇的作物力量。

打完稻谷,城里的客人在泉水塘边洗涤汗泥,主人摘来田埂旁野生的猕猴桃,门前成熟的柿子、柚子,菜地里翻出红薯和凉薯,再泡上一壶大山茶,用以馈赏劳动的人们。

我为这些凝聚着天地精华的物产着迷,这些“产品”的精致与高效,远非工厂里的机械可以制造。与市场上那些以石油产品浇灌速成的食物相比,这里的作物干净真实,是这片尚属纯净的土地精心“制作”的良品。因不受人力施肥的干扰,作物的根系深深地植入大地深处,将多元而丰盛的营养吸纳聚集,所以产出的食物口感和成份都与市场上的食品不同,生动地诠释着一方水土如何滋养一方人的奥妙。

朋友们享受着劳动的收获,对本地“最佳生态区”的盛名赞不绝口。大家商议着明年集合起来,在抛荒多年的高山梯田中,物色一块更大面积、更纯粹而不受化肥农药干扰的土地,以“自然农法”种植更多食物,并且这块土地将承担起教育下一代的职能,我们的孩子不仅将以这里的纯净食物作为健康成长的能量,还将在自然劳作和自然博物的过程中,获得心灵的健康成长。这一共识社区的概念很快在微信朋友圈中产生进一步涟漪,更多的朋友纷纷报名,打算参与到明年的“上山下田”计划中来。

随着越来越多食品安全问题的曝光,对大工业的食品体系老百姓普遍报以不信任的态度,我接触到会同县的一些普通干部,他们也热衷于在乡里寻找放心食材。古语云:礼失求诸野,现在乡野又成为人们寻找安全感和健康生活的天堂了。

乡民们一系列劳作和享用的欢庆仪式后,初秋的山里留下一块块收割后的斑驳田地,山体的色彩由馥郁走向沧桑,这是成熟之后的深沉。磅礴盛放后,天地的气息开始收敛,湘西南进入了秋的节奏。经历过春与夏的辛勤劳作,享用自然馈赠和思考人生 的时节到来了。

文章来源:华声在线

原文链接:http://gy.voc.com.cn/article/201509/20150915174119685.html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