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策观察 > 日本引导年轻人回归田园 “地方消失”困境难除

日本引导年轻人回归田园 “地方消失”困境难除

伴随高龄少子化,日本众多偏远地区人口减少,财政濒临破产。日本政府采取多种措施,旨在引导年轻人“回归田园”,减缓“地方消失”趋势。学者认为,单纯建造集约型城镇只能进一步加剧人口从乡村流失。那么,新的探索模式能否为日本乡村发展带来契机?

japan-714356_640

“家乡税”平衡城乡差距

66岁的竹中贡身着印有粉红色热气球等图案的黑色T恤,有些腼腆地问记者:“好看吗?”在得到记者的肯定后,他解释说,这身衣服是为了不久后去东京和大阪推销“家乡税”项目特意请人设计的。

竹中贡是北海道中部偏僻乡村上士幌町的町长。在700平方公里的区域内,生活着5080名居民,以农牧业和旅游观光业为主要经济来源。

伴随高龄少子化,日本众多偏远地区人口下降,财政收入减少,一些地方财政濒临破产。为了减少城乡差距,日本政府于2008年推出“家乡税”制度,鼓励在大城市工作的居民根据自愿原则向地方政府捐款,这个所谓“家乡税”也并不一定专用于自己的家乡。

捐款人捐款后,会收到受捐地方政府出具的捐款凭证。捐款人凭证向现居住地政府税务部门申请减交住民税,或者退回发放工资时已经扣除的个人所得税。在退税时,捐款者须自负2000日元(1美元约合124日元)捐款,剩余部分可以全部抵税。捐款者可以指定捐款的使用目的,也可以由受捐地自主安排使用,受捐地根据捐助金额向捐助者回赠当地土特产。

“家乡税”实际上是一种赋予纳税人自由选择权的财政转移支付,同时鼓励地方通过竞争获得资源。据日本总务省统计,该制度实行7年来,已经有108万人次向地方捐赠了1126亿日元。

竹中贡告诉记者,该町2014年的町税收入为6.2亿日元,其他收入5.8亿日元,中央政府对地方政府转移拨付27亿日元,而支出却高达61.3亿日元,财政状况非常严峻。利用“家乡税”制度,该町大力开展观光和土特产推介,2014年接收到的捐款达9.74亿日元,比当地最主要税种町税的1.5倍还多。

“地方消失”困境难除

钱能“救穷”,却不能解决人口流失的问题。上世纪60年代以来,日本乡村和地方的年轻人大量涌入东京、大阪和名古屋等大城市寻找工作。由前总务大臣增田宽也领导的民间机构日本创成会议2014年发布报告称,至2040年日本将近半数的地方年轻女性(20—39岁)人口将减少逾半,面临“地方消失”的困境。

上士幌町便名列其中。根据日本国立社会保障和人口问题研究所推算,2040年上士幌町的人口将从现在的约5000人减少至3222人。

为了改变人口过于集中在东京的情况,日本政府去年底通过了地方创生综合战略,计划未来5年在地方创造30万个面向年轻人的就业岗位。明治大学农学部教授小田切德美认为,阻碍人们移居地方和乡村的原因包括工作岗位选择余地小、社区封闭等,但最大的问题是未来如何负担子女去城市读大学的费用。这需要政府给予一定的政策支持。

根据明治大学与《每日新闻》共同调查显示,2013年日本全国有8181人移居乡村,是2009—2012年间移居人数总和的2.9倍。这还是保守的数字,实际人数可能更多。

调查发现,年轻人移居乡村并非因在城市找不到工作,而是出于想为振兴地方做贡献、喜欢田园生活和发挥自己能力等多种目的。年轻人正在形成新的生活方式“农业+X”,即在农业生产之外,用另一半时间尝试其他工作或兴趣。

“慢生活”是乡村魅力

日本内阁府2009年曾推出一个具有试验性质的项目——给愿意去乡村居住和工作的志愿者3年的固定工资。有1500人报名参加了这个项目,其中,八成是20—30岁的年轻人。3年过后,超过一半人选择永久居住在农村。

今年37岁的西尾康宏是上士幌町诺贝尔株式会社的董事。9年前,他和同学一起创办了这家集育种、饲养、乳肉制品生产和加工于一体的现代化牧场。牧场共饲养1.65万头牛,是日本牧场平均饲养头数的300倍,195名员工的平均年龄只有29岁。今年,牧场又招聘了10名大学毕业生和两名高中毕业生。

西尾康宏告诉本报记者,这里的年轻人多数是外地农学专业的毕业生,冲着实现梦想而来。为了让他们安心在这里工作,牧场盖了宿舍和食堂。员工收入大约是东京同龄人的70%,不过物价也是东京的70%。

据竹中贡介绍,上士幌町将“家乡税”收入主要用于教育、医疗等公共设施的建设,通过聘请外籍教师、为中学乐团购置乐器、减免保育费用等措施,减少村民育儿的后顾之忧。

竹中贡说,相比东京这样24小时连轴转的国际都市,乡村的魅力在于“慢生活”和人与人之间的亲密联系。今后,去大城市推广“家乡税”项目,不仅要募款,还要加强与捐赠者之间的感情交流。让他们到上士幌走走看看,最终吸引一些人到此居住。

长期以来,学术界的主流观点认为,应该建造更多集约型城镇,以提高高龄少子化背景下的公共设施使用效率。但小田切德美认为,单纯建造集约型城镇只能进一步加剧人口从乡村流失。解决的途径在于回归田园发展农业,探索新的商业模式和生活方式、支持再生能源的开发和城市防灾。此外,城市和乡村的发展不应该是对立关系,而应该共生共荣。如果说1964年东京奥运会是人口向城市集中的标志,那么2020年东京奥运会应该成为重新审视乡村作用的契机。

文章来源:人民日报

原文链接:http://spfjc.people.com.cn/n/2015/0820/c392637-27490103.html

图片来源:Pixabay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

  1. qq9888B049 09/09/2015
    我也想回乡下种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