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保大家 > 经济增长的迷思之一:“退增长”经济学

经济增长的迷思之一:“退增长”经济学

什么是进步?大部分人都会说经济体越大就越好。但这忽略了地球不会越长越大这个事实。学者Samuel Alexander* 谈到退增长(degrowth)经济学。他描绘了退增长经济学下的生活,以及为什么人们甚至会喜欢上它。

(图片来源:http://www.cma.mines-paristech.fr)

(图片来源:http://www.cma.mines-paristech.fr)

我们需要1.5个地球

曾经,我们在一个相对少人类的星球上生活。今天,人口差不多可以用泛滥来形容,越来越多人消耗越来越多资源。要维持今天的经济系统,我们需要一个半地球才足够。随着每年对生态系统越高的损耗,我们 – 还有其他物种 – 的生存正受到威胁。

与此同时,以“人道”的标准来看,世界上有大量人口的基本需要仍未得到满足。因此,解决全球贫穷问题,也代表着生态系统负荷将增加。

我们的人口在本世纪就要达到一百一十亿。但是,富国依然追求没有限度的经济增长。

情况就像一条正在吞噬自己尾巴的蛇:这个以增长为本的文明以为增长是没有环境限制的。我们不再能逃避反思“增长”这个课题。

“退增长”经济学

“退增长”经济并不等同经济衰退。它代表富裕国家将实施的一系列按计划和公正原则的经济收缩措施。这些措施最终把经济带到一个稳定的状态 – 一个在地球生理和物理限制下能合理运转的状态。

在这时候,主流经济学家就会跳出来说:退增长支持者忽略了科技、市场与效率的力量。它们将使经济增长带来越少的环境影响,最终让经济增长和环境破坏两者再没有必然关系。但我们其实没有忽略这点。所有人都知道人类现在能更有效率地生产和消费。问题在于:不谈知足、只谈效率的经济系统是迷失的。

纵使我们经过数十年非凡的科学进步和效率提升,全球经济的能源与资源需求依然在上升。这是因为在一个以增长为本的经济系统中,效率的改善倾向带来更多的再投资、消费、增长;它不会减低对环境影响。

这就是增长经济学的重要谬误。它错误地假设全球所有经济体都能持续增长,且能大幅度降低环境影响到一个可持续的水平。要做到两全其美实在是太难了。当人类正在尝试“绿色”资本主义时,我们看到的却是地球母亲的衰败。

那些我们曾视作代表着成功的生活方式,现在我们看到它正是人类最失败之作。要全世界72亿人口都模仿西方的生活方式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更遑论未来我们将有上百亿的人口。真正的进步在于我们不再执着增长之时。只是修修补补的做法是不够的。

我们需要转换思维模式。

003PZPXOgy6Un4MXbdBdf&690
大家永远都足够

当第一次听到“退增长”,大家不其然会想到刻苦的图像。就好像是回到石器时代、停滞不前的文明、反进步……但不是这样的。

退增长会将我们从追求无尽物质中释放。我们根本就不需要那么多东西,特别是代价是整个地球的健康、社会公义与个人福祉。消费主义是一种削弱人心的心瘾。它带来环境破坏的同时,更不能满足一个基本的人类需要:对意义的渴求。

相比之下,退增长包含我们称作“更简单之法”,即生产少些和消费少些。

生活,将会是简朴而丰盛的。物质和能源需求是适度的。我们将创造一个建基于充裕(而非缺乏)的经济系统。我们明白我们究竟需要多少就足够过好生活,也发现“足够”就是“丰盛”。

相比于现在经常被提倡的“浅绿”可持续消费,退增长经济系统下的生活方式来的更彻底。虽然经常关灯、缩短洗澡时间、回收都是可持续生活的要求,但这些动作远远不够。

这不代表我们的生活只剩下痛苦的牺牲。其实,我们都可以简单而低碳地(low-impact ways)满足大部分的需求,而且不会影响我们的生活素质。

退增长社会下的生活

在一个退增长的社会,我们致力把经济活动本地化。这能帮忙降低因全球贸易而引致的碳排放,也能建立社区的韧性。

我们将把经济系统重塑。在确保所有人满足基本需要的前提下,我们不需再把精力投放在如何让经济扩张。这个系统将会是低耗能的,主要靠再生能源系统运行。

即便如此,再生能源并不能维持一个高端消费者的全球社会。一个退增长的社会需要集中精力在降低整体能源消耗上。这样,我们才能把能源危机转化为文明复苏的契机。

在退增长的社会,我们倾向减少在正规经济活动(formal economy)的工时,而是花更多时间在家庭生产与休闲上。我们的收入会减少,但我们会更自由。因此,在简朴中我们能活得丰盛。

如果可以,我们会自己种有机食物,用水塔的水灌溉自己的花园,把周边变成种植食物的景观 – 就像古巴人在哈瓦那做的一样。我的朋友Adam Grubb说:我们应该“吃在市郊”,光顾本地农夫市集以帮补城市农耕生产之不足。

我们不需要那么多新衣服。不如缝补和交换衣服、买二手衣、和自制衣服吧!在退增长的社会,时装与市场营销业将会萎缩。一种新的审美观会出现。旧物改造、重用、环境友好的制衣方法将会是潮流。

我们会变成回收热衷者和DIY达人。这是因为在可随意支配收入降低的情况下,我们再难任意挥霍。

但是我们将从发挥创意中获得满足。在旧框架下建造新世界是既挑战又有意义的。产品貌似少了,但我们可以增加“共享经济”的比例,这本身也有助于建立社区关系。

终有一天,我们甚至可以住在自己建筑的房子;虽然这一天不会那么快来临。我相信在之后几十年,我们还是要住在已有的都市建筑中。我们很难把所有基建推倒重来。不过,我们可以改造翻新市郊,就像朴门(permaculture)设计师David Holmgren说的。这包括尽力让我们的家更具能源效率和更自足。

图像并不是现在亮丽的设计杂志上描绘的贵价“绿色家园”。那些房子太耗资源、也太贵了。

退增长提供了一个谦卑 – 我也会说是更现实 – 的可持续未来愿景。

从左到右:增长经济、稳态经济、衰退经济、退增长经济 - 完全不一样的状态(图片来源:www.degrowth.org)

从左到右:增长经济、稳态经济、衰退经济、退增长经济 – 完全不一样的状态(图片来源:www.degrowth.org)

改变之路

有很多不同方法,可以让我们逐渐过渡到稳态经济(steady-state economy)和退增长状态。这些方法的本质都是从下而上,而非从上而下的。

刚才我提到的都是个人与家庭层面的行动。转型城镇运动则告诉我们,整个社区可如何行动。

不过,我们需要明白,现时的社会与结构限制会让我们生活方式的转变变得艰难。比如,当我们没有安全的自行车道和良好公共交通系统时,我们很难减少自驾。如果我们被房贷压得透不过气,我们很难谈得上生活与工作的平衡。当我们每天被无数广告洗脑,告诉我们有越多东西就越幸福,我们很难打开我们对美好生活的想象……

要转化到稳态经济状态,个人和家庭层面的行动是永远不够的。我们需要建立新的、后资本主义架构。这些架构将能鼓励 – 而非抑制 – 一种更简单的生活。这些转变不会突然发生,除非我们已有一个文化、一个共识,明确提出我们需要它。所以,转变的第一步是意识的转变。

在提出这些理念时,我很明白它们不容易被大众所接受。“增长”已成为当代社会的共识。我希望退增长能提供一个让我们理解全球困境和思考出路的框架。

有人说,另一条道路是“绿色增长”。我认为这种模式并不是聪明的经济学;它正在叫人们消费至死。

* Samual Alexander 是墨尔本大学可持续社会协会(Melbourne Sustainable Society Institute)之研究员。

** 文章摘自The Conversation (2014),“Life in a ‘degrowth’ economy, and why you might actually enjoy it”

文章来源:可持续的生活

原文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d19d08300102vn42.html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