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市场趋势 > 有机农场的N种死法

有机农场的N种死法

在第一期农场经理人培训中,作为沃土工坊的核心团队成员的郝冠辉老师用一晚上的时间,给大家分享了这些年他经历的一些有机农场的情况,从自己的角度对他们的生存现状进行了分析。今天我们先看一些死去的那些农场,他们都存在着什么样的问题。

640CA3FDWYU

有机农场的N种死法

作者:郝冠辉(沃土工坊)

最近几年尤其是今年,农业炒得火热,被称为未来的房地产业,农产品电商被称为电商的最后一片蓝海,所以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投资农业,认为做农业很赚钱,或者至少将来很赚钱。尤其是很多人,认为有机农产品的价格这么高一定存在暴利。

实际上这是不对的,目前我们的情况并不是有机农产品价格太高,而是普通农产品价格太低。我们的普通农产品价格是在剥削农民劳动力的情况下实现的,也就是说如果把农民投入到田里的工,按照市场价折算工价,目前的农产品价格一定会高很多,这也是为什么农民觉得种地不划算,纷纷出去打工。目前的有机农场大多数是产业化运营了,一旦开始产业化运营就要计算地租成本和劳动力成本,所以一下子价格就高上来了,导致大 家认为有机农产品价格存在暴利。

实际上就中国目前的情况来看,搞有机农业困难重重,基本90%以上的农场都在亏损。第一批的有机农场开始洗牌,纷纷倒闭,倒闭的原因各有不同,以下是笔者根据这些年考察农场的经验列出的几点,供大家参考。

死于乡土社会的隐形成本

我们有不少人搞有机农场,就是先找地,哪里环境好,就往哪里去。通常就是和政府合作把村民的地租下来来做,尤其现在国家推动土地流转,这种做法和国家政策一致,所以更加加强了这种做法。

首先我们并不赞同这种方式,因为像温铁军教授讲的,全世界的工业化才解决了几亿的劳动力就业问题,而光中国的农村过剩劳动力就是几个亿,我们不可能通过城市化和工业化来解决全部的就业问题,那么土地就是农民的最后的生存保障,发生经济危机了,在城市里面没有工作了,回到农村,最少有地种,有饭吃,不会发生大的社会问题,否则这部分人往哪里去。我们看看印度,看看巴西就知道,就会形成大量的贫民窟。

其次中国目前还是一个乡土社会,或者说是原住民社会,我以前看美国人写的书,无论在哪里搞农场都一样,买一块地就行了,不会有什么问题。原先觉得很羡慕,公民社会呀,后来才慢慢想明白了,美国的原住民己经基本被白人杀光了,所以大家都是外来的,平等了。但是在中国 不一样,中国仍然是原住民社会,也就意味着,你租下的每一片土地上都埋着村民袓先的骨血。村民能够同意吗?也就是在你租下地的那一刻,你天然就站在农民的对立面:“资本家来了要夺走我们的土地。”

大家有机会看看《乡土中国》,第一章就讲熟人社会,熟人社会的一个特征就是村民对本村人和外人的道德标准不一致。看上去这句话轻描淡写,但是对于不是在本乡本土做农场的人来说,这是致命的,因为村民偷你的、甚至抢你的,都会成为正常的事情,没有任何道德压力。我们有—个朋友,一个晚上被偷走了500只土鸡,直接损失五万以上。这个还不算什么,最近听到一个案例,一个老板农场做的很大,整整包了两个村子的土地,其中一个村子是和他有亲戚关系的,另外一个村子没有,结果到了傍晚,另外一个村子的村支书就在村委的大喇叭里面喊,乡亲们天黑了,我们去农场偷菜去。结果被另外一个村子的亲戚听到了,通知了这位老板,调动了整个县的警察才阻止了这件事情。

所以很多农场就是这么被偷死的。我碰到比较聪明一点的做法,就是找一个当地人一起入股,做合作人,这样有这些问题,都会由这个本地合伙人处理。

apple-837694_640

死于用工厂的思维来管农业

很多人老板原先是开公司的,搞农场经常会按照原来公司运营的思路来做,找一个职业经理人来做管理,找一些农大的毕业生来做技术,找一些农民来做劳动力。这样做几乎是必死无疑的。

首先,我们看这种方式和中国传统的小农耕作生活方式严重违背。对于传统小农来讲农业既是工作也是生活。早上天一亮就起来,趁凉快下地干活去,等太阳大了再回家吃早饭,然后干点家里的杂活。中午吃完午饭睡个长长午觉,下午太阳没那么大了,再下地干活去,一直干点天黑才回家。现在你做成早上9点上班,下午六点下班,这是农民最不愿意干活的一段时间。

其次,我们搞有机农业,初期通常是没有办法做绩效考核的,这就是为什么联产承包责任制最有效率。一旦没有办法做考核,农民必定就会出现磨洋工的现象。我老讲一对干自己家活的夫妇,几乎可以顶十个农业工人就是这个意思。所以就会出现劳动效率低,生产成本高的情况。

然后,我们农大出来的毕业生,基本上是没有实践经验的。也很少有职业经理人有农场管理的经验,因为搞有机农场是新生事物,目前在这样圈子里有失败经验的都是人才。

所以我通常见到能够活下的农场,都是经营者自己对农业有兴趣,自己专研有机农业技术,自己做管理。以北京有机农夫市集为例,市集的摊主基本上都是这样子的,而且以自己家劳动力为主的农场效益最高。

死于对有机农业的错误理解

过去我们通常一提有机农业,生态农业,必定要提生物多样性,提种养结合,提生态循环。但是我们发现这个观念害死了很多人。

因为农场管理上,一个品种就是一个专业,养猪是一个专业、种水稻是一个专业,种水果是多个专业,种菜也是多个专业。一个农场是没有办法这么多个专业搞好的,技术上有难度,管理上也有难度。

这件事情我们要回归常识,我们看看传统小农是怎么做的,我是农村长大的,以我小时候,我们家也是多样化的,比如我们通常会养上十几只鸡,鸡和鸡蛋都是自己吃的,养上一头猪,过年杀年猪,种上两份菜园子,也是自己吃的,家里院子里种上几颗果树也是自己吃的,种上点小麦也是自己吃为主,种上点黄豆是换豆腐的,种上点玉米是喂猪的,种上点花生自己家榨油的。我们真正拿来卖的就是一种:烟叶。所以我总结小农生态农业叫多样化的自给自足和优势品种的销售。

另外我们看看农村,有养猪专业户,有养鸡专业户,有种菜大户,种粮大户,就是没有什么都搞的大户,因为这不符合常识,但是我们搞有机的人,通常就忘记了这个常识,一搞有机就什么都种,什么都养,而且都是要拿来卖的,这样的农场必定忙死乱死。除非有一个超大的运营团队,但是成本超闻。

rice-grass-741546_640

死于资金链断裂

很多人认为做农业花不了太多钱。实际上做农业的基本特征就是投入大,周期长,回报慢。所以很多人对于投入的预期是有严重的误差的。

曾经由三个年轻人,投资搞一个100亩的农场,因为30万足够了,但是仅仅半年30万就烧光了,如果你要问我,做农业需要多少的准备金,那么最少一亩一年需要1万元的投入,要有预期最少三年不盈利。所以最少300万,之前小毛驴的朋友说通常把你自己的预算加个零就是最后的实际投入,这个说法是很准确的。所以要准备充足的资金,如果你有30万,最多搞10亩就够了,不要搞100亩,最后资金链断裂,必死无疑。

死于没有市场

很多人认为目前食品安全这么严重,身边这么多朋友有需求,种出来一定大家抢着要。实际上不是这样子的,我们十年前就吃过这个亏,当时发动南马庄合作社种生态大米,结果种出来,卖不出去,最后拉到北京找温老师卖,找何慧丽老师卖,结果就搞出了当时的教授卖大米事件。

很多人老是算,现在的高收入群体有多少,那么有多少的比例吃我的产品就够了,或者这个小区有多少人,有多少的比例就够,这都是算不准的。实际上由于价格和信任的问题,有机产品的推广需要很大的成本和时间。

前一段时间圈内最著名的新闻就是深圳的一家高端蔬菜配送公司的倒闭,这家公司2年积累了2000个订户,每个订户的获取成本5000元,大约每个试用客户要送100元左右的菜试吃,试吃的人里面大约每50个会有一个成为最终的订户。所以两年光是推广就花了1000万。最终因为推广成本太高死掉。

相关文章

有机农场的N种活法

文章来源:好农场

原文链接:点击这里查看原文

图片来源:好农场、Pixabay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