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打工换宿,窥探日本有机农业的生存之道

打工换宿,窥探日本有机农业的生存之道

【编者按】

“半农半X”、“工作假期”(working holiday)、“打工换宿”等理念近年来在国内广受追捧。不少学生和白领利用假期和间隔年,去国外农场打工以换取食宿或报酬。然而除了亲近自然、体验生活这些噱头之外,我们更应利用这一机会探讨和反思国内外农业发展情况和农民的生存状态,而不是使其沦为中产阶级的游戏和商品。

人类学学生刘宁在日本静冈县富士宫有机农场打工换宿5日,在此期间她考察了日本有机农场的生态和困境。“半农半X”的下乡农夫反对工业化生产和消费主义,农场中不用任何化学品甚至停电。可是,有机农夫也面临生存的压力,尤其是社区支持农业的经营模式常受到大型超市的排挤,有机认证的程序又过于严格繁琐。这篇文章令我们看到资本独裁下有机农业和CSA的艰难,也让我们看到越来越多人开始行动起来反对化学农业和资本式农业,为食物主权抗争。

正文:

打工换宿,窥探日本有机农业的生存之道

(关于作者:刘宁,来自内地,2007年到香港求学,本科就读于香港理工大学会计及金融专业,毕业后留港从事相关工作。于2014年进入香港中文大学就读人类学硕士。)

最初对有机农业的兴趣单纯来源于对食品安全的担忧,一直希望找到解决食安的出路。国内外都已经有一些人在尝试例如CSA(社区支持农业)、朴门永续、农夫市集、阳台种植、有机蔬鲜配送等等,甚至在印度克拉拉邦存在一个现实版世外桃源ecovillage。这个世界的人们用各种办法不仅是在探索解决之道,也是对当今全球资本主义盛行之下人民是否拥有对食物的主权、人们是否有权利有能力决定自己吃什么的一种质问。他们不仅在寻找一种方法,更将它变为一种生活方式,形成一套自然观:人是自然的一部分,人类应该向大自然学习生存之道,并与之构成一个可持续的生态循环系统。

出于这样的目的,今年5月6号至10号,通过WWOOF(世界有机农场机会组织)网站,我联系到位于日本静冈県富士宫市稻子乡的一户五口之家,在他们的家庭有机农场里做五天义工,近距离接触有机农业。

j1

一、日本农业发展概况

日本耕地面积约500万公顷,户均耕地约为0.8公顷,中国人均耕地面积为0.29公顷,然而政府的推动、农协的保障以及“一村一品”模式的成功使日本在小土地所有制上实现了农业现代化(戴媛媛 2006)。 日本在1961年制定了《农业基本法》,鼓励使用化肥、化学合成农药和农业机械化,以增加农田单位面积产量。但是,日本仍然是主要发达国家中粮食自给率最低的,由1960年的79%一路降至如今的39%。2010年3月,日本政府为应对农业发展及粮食自给问题制定第三版《粮食、农业及农村基本计划》(后简称第三版《基本计划》),试图通过对生产和消费两方面进行改革,从而实现粮食自给率2008年的41%上升到2020年的50%。除了高关税(大米关税高达490%、小麦关税为210%),日本政府给予农业巨额补贴。日本农业补贴分为软件补贴和硬件补贴,硬件补贴的对象包括机械、设施等,达到约400 种,主要包括“建设强大农业补助金”和“农业、食品产业竞争力强化援助项目”等,而软件补贴的对象则是协议会、推进会议、调查项目、实证项目等。研究显示,“20世纪80年代以来,日本每年的农业补贴总额均在4万亿日元以上,农民收入的65%来自政府的补贴”(孙柏 2006)。OECD为衡量世界各国农业保护的程度,制定了PSE指标(生产者补贴等值,Producer Support Estimate)。2015年日本PSE为OECD成员国里排名第二,为平均值的三倍,第一的是挪威。补贴最多的农产品当属大米,日本政府为了防止大米生产过剩导致大米价格暴跌,一直实行“大米限产补助政策”。政府根据上一年的大米消费情况,制定当年的大米生产计划,限定水稻的种植面积。被限定种植的农户即使不种田,但政府照样给补贴。

二、日本的有机农业如何运作

近年来,出于对食品安全、环境污染和农民自主性等考虑,有机农业正慢慢发展起来。可是,据“今日日本”Japan Today报道,2014年日本有机食品市场占有率仅占农产品总量的0.4%。下面介绍一下日本有机农业的运作情况。

1. 审查

2002年起,“日本农林规格JAS(Japan Agricultural Standards)”要求所有有机产品必须经在日本农林水产省MAFF(Ministry of Agriculture, Forestry and Fishery)注册的组织进行认证。日本政府对有机农产品的定义为至少三年内不准使用农药和化肥。

2. 物流与销售渠道

1971年,日本热心有机农业的生产者和消费者成立了全国有机农业研究会JOAA (Japanese Organic Agriculture Association)鼓励并推广有机(Yuki)种植。与美国现代农业效率至上的理念不同的是,他们认为食物的基本功能是养育生命,不应是出售来牟利的,不应该使用有害的农药进行大规模生产,最重要的是利用自然的生产力使用生物肥料完成自然的循环。它致力于在生产者与消费者间建立一个提携(Teikei)系统,创造出一种不依赖于常规市场运作模式的直接分销系统,据日本农业税产省统计数字显示,截止至2012年3月31日,日本目前有723农民互助合作社,由全國农业合作社中央会(JA全中)管理。由于生态农业运作规模较小,每个生产者能供应的剩余食品数量有限,一般生产者会与消费者直接对话和接触。他们通常会建立运输站,将经简单包装后的应季食材供应给约3至10个家庭的消费者(一般是城市居民)。消费者可以深入农田帮助耕作以解决有机农业劳动力缺乏的问题,又可以亲自视察确保所购买农产品的安全性。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的研究显示,“提携”模式下的销量约占有机产品销售总量的55%,其他的销售模式为传统的超市销售和配送上门,销量各占一半左右。

3. 定价

j2

常规市场根据供求定价,而社区支持农业下的农夫市集里,价格由双方共同协商确定。国际有机农业运动联合会IFOAM(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Organic Agriculture Movement)的一项调查显示,消费者会为获得质量更高更安全的产品而愿意接受高出常规市场20%-30%幅度的价格,以保证有机农夫的生产成本和生活支出。这种买卖双方相互提携的模式可以保护生产者避免受到市场价格波动的冲击,使农夫可以专心耕作和改造技术,维持有机食材长久而稳定的供应。

三、参访日本Goka家庭有机农场

j3

笔者前往的是位于日本静冈县富士宫市稻子乡的一家小型有机家庭农场。今年刚满40岁的男主人Goka和女主人敦子来自日本中部的静冈市。大学毕业后,Goka在静冈一家公司工作,敦子接手家里经营三代的面包店。七年前,他们放弃城里的一切,带着他们三岁的大女儿枫来到距静冈市约50公里的稻子乡,租下两块梯田,开始了自给自足的生活。日本多山地,稻子乡正是位于富士山支脉里的山间小村庄。这里生活着既有像Goka一家自给自足的小农,也有种植经济作物绿茶的茶农。Goka家的农场主要种植水稻、小麦及各种应季蔬菜。稻米一年一造,亩产仅够一家五口一年食用。粮食与蔬菜如有剩余会对外出售。,家庭劳力几乎全部依赖Goka一个人,没有雇工。Goka一家在稻子的房子是典型的日式百年老建筑,他们的房子里除了少部分电依靠太阳能发电以外,基本不使用电,饮水和生活用水直接用从富士山上流下来的山泉,基本不使用任何化学物质,包括沐浴露、洗洁精一类的清洁用品。男主人白天耕作,大女儿就读当地的小学,女主人在家里照顾两个小女儿、织布、做轻微农活。有时到了采茶的季节,他们还会帮助邻居茶农采茶、收割。

讲起最初的动机,Goka说:“Everything in Japan is too much (日本的一切都太过剩了)”。我明白他指的是在被商品经济淹没的日本,物质生产已远超过人们的所需,由此导致了资源的过度消耗。“We want to be independent and self-sufficient (我们想要过一种自给自足的独立生活)”。敦子小姐说:“Everything in the city is about money. I don’t like it. (城市里的一切都是关于钱,我不喜欢这种生活)”。影响他们走出这一步的还有近年来在日本盛行的“半农半X”。

一次,从农夫市集回来的路上,Goka和我讲起了半农半X,说日本很多人在尝试这种新的生活方式。“所谓“半农半X”,就是一方面亲手栽种稻米、蔬菜等农作物,以获取安全的粮食(农);另一方面从事能够发挥天赋特长的工作,换得固定的收入,并且建立个人和社会的连结(X)。目的是追求一种不再被金钱或时间逼迫,而回归人类本质的平衡生活。”(盐见直纪 2006)。我说,“我就是因为这本书来到这里的,台湾也有很多人甚至年轻人在做同样的事情,返乡务农,实践天赋,我看过盐见先生来台湾的演讲,很希望下次去花莲种田。”Goka很惊讶我一个中国人怎么对这件事情这么有兴趣,我说,“因为我有和你一样的动机”。他有点兴奋:“盐见先生来我这里做过采访,把我们全家的故事写进了他的另外一本书。”后来,我在他家满满一排都是各种介绍有机农业、世界食物政治的书架上找到了这本收录了许多日本全国不同地区从城市回到农村实践有机农法案例的日文书。 创始人盐见直纪先生认为,现今社会面临着环境(各种污染、温室效应)、食物(安全性、食粮自给率)、心灵(人生意义的丧失、物质享乐主义)、教育(科学、感性、生存力)、医疗设施与社会福利(社会文明病、高龄社会的看护),以及社会不安定(经济萎缩、失业)等种种问题,而半农半X的生活,是在这样的时代中,最理想的生存方式。

鉴于食安问题及崇尚自然健康的饮食观念,农场执行自然农法。自然农法最早由日本福冈正信于1936年最早提出,他曾于1988年荣获印度的最高荣誉奖和被誉为“亚洲诺贝尔奖”的菲律宾的麦格塞塞奖(社会贡献奖)。他依据中国道家的“自然无为”哲学著有《一根稻草的革命》。在他看来,现代科学农法虽然给人类带来了进步,创造了丰富的物质文明,但是它也存在着严重的缺陷和弊端。福冈认为农夫应“不插手于自然”并采取“自然力农法”—即无肥料、无耕起、无农药、无除草的“四无”农法应该借助自然的调解能力,平衡和培育土壤,增加地力,以形成正常的生物循环,重新找回原有的生活史。具体做法通常有因地制宜准备农田环境,实施轮作套种;利用绿肥、堆肥和含有各种养分的物质,以维持和增强地力;并利用间作、天敌等技术以生态学方式防除病虫杂草。

Goka家的农场面积并不大,以家庭为单位的小农经济是否能真正做到完全自给自足?面对这个问题,Goka说,现在能做到八成自己自足,春天种小麦,夏天种水稻,冬天做日式酱油,还会办工作坊教慕名而来的学员做酱油。田里种植各种各样的蔬菜,胡萝卜,豌豆,薄荷,生菜。剩余的食材在有机农夫市集出售。农夫市集位于约26公里以外的富士宫市,由三年前来Goka这里帮忙的义工创办,他原本是东京一家公司的程序员,之后在静冈県各地的有机农场打工换宿,最后辞掉工作,来到富士地区开始半农半X。Goka每周来这里一次卖我们前一天砍的笋,摘的野菜和薄荷。他们的市集受到富士宫市居民的欢迎,当地报纸也曾报道过他们。但农夫市集的收入不作为家庭收入的主要来源。家庭收入来自于男主人每周两次去附近工厂里兼职当工人赚得的工资。如果有时食物种类不够丰富,会去集市与其他农夫交换食材,还有墩子妈妈时而邮寄过来的自家制的面包,有时朋友过来串门也会带饭团。其余两成从市场上购买,比如纳豆,紫菜等。Goka每周在附近工厂里打两次工来弥补这部分开销。

每天我的工作都会不同,由于Goka家按季节种植不同作物,所以每个季节都有植物成熟或者需要播种,导致各种农活我都会做一点。常规的是早上6点打扫整个房子,随后去摘后院里的薄荷叶和山间的青菜,备用去农夫市集卖。因为自然农法不使用除草剂和农药,所以最多的活就是除杂草,从没用过镰刀的我,新鲜之余,体会到农民的辛苦,每天都会割草一个小时左右,这种反复站起、蹲下去再割草的动作至少要重复几十次。同样需要俯身并蹲起数次的工作还有播种,Goka在前面用镰刀抛开一个个小坑,我负责把三四粒种子埋进坑里,但由于之前连续半个月下雨随后又连续半个月干旱,土壤很干很硬,种子很难被埋起来,目测大概有一百多个的坑,耗时大概一个小时左右。但是最辛苦的还属犁地。种水稻之前要不停地翻土、引流以增加土壤的活力和水分。Goka用机器翻土,我负责挖渠引流,直白的说,就是用锄头把一块平整的田犁出几条深深的沟壑,然后把水流顺势引入沟壑,渠道稍不顺直,水要么就过不来,要么就被泥土吸收了。

我每天只工作6小时,但是Goka要工作更长时间,更辛苦。他坦言:“最好是把有机农业当成兴趣,靠它谋生还是很辛苦的,毕竟我们不使用任何化学制剂,对体力要求加倍”;他略显无奈的说,“很多人尝试半农半X,但是很难的”。说到这么累,为什么还要过这种生活,他说,我可以有更多时间和家人在一起。的确,田就在家的上面,休息时他可以随时下来和孩子玩耍。Goka说:“It is more and more difficult to find what is happiness today. We just want to have a try. (如今人们越来越难以找到什么幸福,我们只是想试一试)”。

四、日本生态农业面临的主要困境

j4

可是,尽管“半农半X”的生活看似美好,有机农夫的生存却并不容易。目前日本生态农业面临的主要问题有以下几点:

有机产品定价偏高,超出消费者承受范围(即高出常规食品价格30%)。而且很多时候,有机食品的价格甚至还超出了这一范围,高价让消费者望而却步。

经济全球化导致一些大财团和跨国公司进入有机食品领域,冲击本国种植有机农产品的小规模生产者,CSA在日本呈衰减趋势。安全食品连锁店以及有机农产品分销处规模和数量猛增,人们更愿意直接购买这些有机产品。尽管还是有很多消费者(多为主妇)愿意为了吃到更新鲜更健康的食物选择到熟悉的小店铺购买有机食物,但由于越来越多女性白天上班,更少时间用于购买食物,更愿意通过方便而节省时间的方式解决吃饭问题。而“提携”模式导致产品种类不够丰富,每个生产者出售的产品种类比较单一,消费者从一个农夫那里只能买到有限品种的食物,而小型店铺里有机食品的货架空间有限,消费者无法像在大型综合性超市里那样一站式买齐所有的食品,这给部分消费者增添了购买上的不便。此外网络购物的兴起,使得消费者可以在网上选购,这一因素也导致CSA的式微。

严格的认证机制。JAS对于有机作物的认证有一套严格的标准体系,行业门槛高,这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有机农业的发展速度和规模。

技术门槛及劳动时间增加导致不稳定供给。由于农业十分依赖于天气且对于种植技术要求比较高,单位面积需要的劳动时间较传统耕作方式更多,有的农夫缺乏技术和经验,在如何不使用农药化肥时确保作物不易受自然因素如突然的虫灾和植物病害的影响而减产的问题上表现应对不足。根据日本农业水产省统计部“环境保护型农业(水稻)推进农家的经营分析调查报告”(2004年)显示,有机栽培的水稻产量约为传统栽培的85%。这些因素导致应季有机农产品产量不稳定。我参访的农夫会偶尔面临短暂的干旱和多雨,影响产量。但因为他们不做对外销售,只是自己食用,一旦有不足,也可以通过向外界购买补充全家人一年的食物消耗。

结语

在接待我之前,Goka一家已经接待了许多全世界各个地方的对有机农业有兴趣的义工,都是通过WWOOF网站找到这里。经过注册后,在这个网站上志愿者可以联系任何一个感兴趣的国家的有机农场host用劳动换取食宿,但不领取工资。它旨在给志愿者体验有机农场生活的机会,同时host可以得到农活上的帮助。在Goka家里我发现了一本留言簿,里面贴满了之前在这里工作过的来自全世界各地义工的明信片和临别赠言。正是因为接待了这么多的义工,和Goka用英语沟通起来很顺畅。对于每个离开的义工,Goka都会说:“Welcome back again (欢迎下次再来)”。我问他会在这里生活多久,他说:“应该不会一辈子,但是既然试了这么久发现可以这么生活,那就先这样继续下去。”

离开稻子乡,在开往静冈的火车上,我又不自觉的想安全感这件事情,Goka他们向我输出了一种很强的安全感,让我明白,人对物质的依赖那么低依旧可以很快乐,像人们终究一生追求的很多其他的东西一样,都是没有公式的。或许半农半X是一条更符合人性的生活方式,人们真正拥有自己食物的主权。虽然这种方式不见得适合中国的国情,但我们看到在如今中国的一些城市里,出于对食安问题的恐慌,已经有很多人开始尝试阳台种植一些应季蔬果,一些城里人开始在农村包下一块地专门给自家种植有机蔬菜,也有很多人做起了有机时蔬配送上门的生意。在对抗化学农业的路上,很多人已经采取行动,为食物主权的抗争将会一直下去。每一个微小的努力和改变都是为自己生而为人的基本权利的抗争,也将对现有政经体制和世界秩序的抗争做出贡献。

【参考文献】

  • Betros, Chris. 2014. “Organic Food Movement in Japan Progressing Slowly.” Japantoday. 11 August.
  • Motomura, Chika. 2013. “Japanese Organic Market”. At http://gain.fas.usda.gov/Recent%20GAIN%20Publications/Japanese%20Organic%20Market_Osaka%20ATO_Japan_6-20-2013.pdf accessed 9 July 2015.
  • International Trade Centre Technical Centre for Agricultural and Rural Cooperation 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 2001. “World Markets for Organic Fruit and Vegetables – Opportunities for Developing Countries in the Production and Export of Organic Horticultural Products.” At http://www.fao.org/docrep/004/y1669e/y1669e0b.htm#bm11 accessed 9 July 2015.
  • 戴媛媛.2006.日本农业产业化发展模式及其经验与启示。http://www.jsc.fudan.edu.cn/picture/jl080204.pdf
  • 孙柏.2006.农业保护对日本贸易自由化的影响与日本政府的对策.大连:东北财经大学。
  • 山下一仁. 2004. 惟有日本落后于国际标准。载《经济学家周刊》3月23日号。
  • 日本有机农业的经营与产销协作。载《现代日本经济》2010年第1期。http://www.shagri.gov.cn/wmfw/hwzc/hygl/201306/t20130626_1345946.htm
  •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发达国家农业政策调查报告》。2005年6月21日。
  • 提携体系:生产者—消費者合作伙伴与日本有机农业协会。载《农业环境与发展》2005年第22期。

文章来源:人民食物主权

原文链接:点击这里查看原文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

  1. Caesar 08/10/2015
    Go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