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童志强——有点哈的自然农夫

童志强——有点哈的自然农夫

前言by沃土工坊小郝

去年6月份在桂林拜见过童志强大哥,经过了七八年的自然农法实践,童大哥已经是这个行业里面的技术专家,到处被请去给农户做指导,讲课,今年还被一家大的农业公司高薪聘请做技术顾问。这篇文章是几年前,丁华明写的,现在越读越有意思,最近十年农业大热,越来越多的人从事有机农业的生产,但是大家都忙着宣传、营销、造势、包装自己。与大家不同的是,七八年过去了童大哥在营销方面仍然很“哈”,但是确因为其对技术的专研,取得了非常大的成功。我常常感慨,中国人太聪明了,但是也太浮躁,大家都忙着赚快钱,没有人踏踏实实沉潜下来把技术做好,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中国的有机农业发展缓慢、乱相纷呈的原因。所以我们需要多一点是童大哥这样“哈“的农夫,我也常常以此自勉,傻一点,沉潜十年,踏踏实实把帮农民买东西这一件小事做好!

童志强——有点哈的自然农夫

作者:丁华明

(原文发表于2011年)

t1

已经熬过了孤独寂寞创业期的童志强经常在问自己也在问农民,我是不是有点哈呀?

从有意识的挣脱办公室生活牢笼开始,童志强就开始寻找35岁之后的人生路该何去何从。一个偶然的机会读到《自然农业》,让已经开始向往自由自在生活的童如获至宝,在迷茫混沌中终于找到了一个看似非常轻松自如的生活路。

拿着这本说去跟农民讲这个好啊,农民说你哈呀?哈,桂林话是傻、痴的意思。

不信我就做给你们看!童是很认真的人,也是比较执着的人。说得出就真的敢去做了。不知道他当初有没有后怕过自己从来没有做过农。或许是坚信自然农法可以开创一条很光明可行的自在生活之路,也或许是出于对父母的孝心,仰或兼而有之,童花了两年的时间去研究自然农法和寻找合适的场地来开始自然农夫之旅。

回忆起步的前几年,童说,在这三年里是我一生之中犯错误最多的三年。童万万没有想到如此简单的自然农法看似简单,做起来却是那么的艰辛曲折。隔行如隔山,从事银行工作的童因为不懂节气和作物属性,犯了很多常识性错误,损失相当的惨重。经常是只播种不收获,撒下去的草种只会“冬眠”出不了芽。对农业完全陌生的他只好照搬书上的操作步骤来做实验,配制的营养液估计也是重复N多次,第一年的自然转换期种出了“罗汉果”,被旁边的农民笑得更哈。

童的志气没有被笑话他的农民给打消,倒是给家里的人给气昏了头。我要跟天斗,跟地斗,还要跟人斗,尤其跟家里的人斗。出于孝心的童把父母接到农场,本想让父母可以安享在一个平和健康的生态环境里面舒服过日子,却遭受到了抱持传统农业观念的父母极大的观念冲突。看着这个“不务正业”的儿子种出来的果树虫子密密麻麻,叶子又黄又疏,青菜也是严重的“营养不良”,两老经常是趁童不在就打电话给开农药店的老表咨询防治病虫害的“高招”。老表自然乐在其中,一个电话打过去就拉一大车的五花八门的“奇效药”过来在果树上面菜地里面施展一番。童一下班就往农场跑,过来一看,这是什么东西啊,那又是什么东西?农药?!简直是乱来!

没办法,最后我只好请我妈先回去桂林了。老爸如果要留下来的话就得按照我的想法来做,不能在农场里面“瞎指挥”,朝令夕改无法让自然农业顺利进行下去。童很无奈的说,亲人的不理解是最累的。后来童觉得这样下去农场肯定搞不成了,就干脆向领导递交辞职申请,想转职做农场的工作。这下子把父母给吓坏了。父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只好依了童,他想怎么弄就怎么弄,但坚决不同意童把这个被很多人所追捧的“银饭碗”给放弃,纷纷搬出两大家族的长辈们来做童的工作。吃了几顿话题一样的“说客宴”之后的童就开始明白了,大家请吃饭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也就假托忙而推掉,结果把父母两大姓的族人都得罪完了。父母在辞职这个问题上坚决不让步,最后请了一位让童无法拒绝的长辈给说服,勉强应承暂且不辞职,但并没有放弃农场的工作。也就开始了“半农半银行”的工作生活。

父母工作做好之后,童就一股脑的扎进农场,常常是半夜醒来拿着手电去果园里面转悠,早上又很早起来再去看,看完再回来继续睡,就这样每个周末几乎重复同样的“观虫夜生活”。从《自然农业》作为引子,爱好看书的童使尽浑身解数到处收罗关于农业的古今中外的书籍,像中国古代的《齐民要术》、《天工开物》,日本韩国关于自然农法的相关书籍,以及中国近代研究自然农法的几位前辈汪明等人的一些研究资料,童遍览无遗。

这满园的荒草正是童志强最喜欢的

这满园的荒草正是童志强最喜欢的

今年我的果园比其他的果园早花至少20天,开的花也比其他的果园多至少一倍有余。为什么呢?因为我的果树经过三年的改土之后,树根深扎了,能最先感应到地气的上升,也就最先开始春暖花开。其他的果园因为经常施放化肥,根浮在表土,加上冬季施放氮肥过多,营养都跑到叶子上面来了,所以开花就晚且少。说这些话的人已经不是当初对农业一窍不通的童,而是一位已经可以跟农民传授自然农法经验心得的童专家了。

“自然农法源于老子的无为而治的思想,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农业跟中医是相通的,把自然农法搞懂之后再去研究中医,就会有豁然开朗的感觉。”又开始研究中医的童兴趣广泛,不但研究中医,也在研究怎么挖掘中国民间传统的一些手艺的传承。

“最高境界的高手是手中无剑心中有剑,自然农法做到最后就是什么都不用去管他,一切交给自然就可以了。”这是童在给农场志愿者上课时,告诉志愿者说,把他所教的所有关于制作营养液方法统统都忘记时所说的话。

文章来源:沃土工坊博客

原文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5a65f72a0101dian.html

图片来源:沃土工坊微信号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