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亲子乐活 > 美国DEWBERRY FARM农场乐园游记

美国DEWBERRY FARM农场乐园游记

天高气爽,万里长空没有一丝云彩,无边无垠的大地上,野草也露出些许红褐色,但那草茎还绿绿的;时而出现黑牛,黄牛,黑白相间的牛,低头吃草的景象。原生态的橡子树林,依然蓊蓊郁郁,将它不规则的枝桠伸向四面八方。这恢弘辽阔的草原风光,让我想起“天苍苍,野茫茫”的《敕勒歌》的诗句。但这里没有阴山,是一马平川,坦荡如砥。这里没有毡棚,是几幢宽大的洋房—–别墅。

我坐在儿子驾驶的汽车上,向窗外望去。时而提醒身边的两岁小孙子:“看!牛群。”小孙子也指点着嚷道:“老牛吃草!”

我们从休斯顿出发,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行程,来到“DEWBERRY  FARM”农场。

汽车从公路上转向草地的霎那,一位彪形大汉骑着枣红色大马出现在眼前,那汉子高鼻子蓝眼睛,头戴卷沿的牛仔帽,手持一面红旗。再放眼,不是一位,是八位。牛仔马队迎接游客,指挥汽车前行停放。

停车场上陆续来了不少各式各样的大汽车,有红的,黑的,灰色的,在艳阳下熠熠生辉。来园游玩的都是一家人,确切一点是大人带着小孩来游园的。有白皮肤的,有黑皮肤的,黄皮肤的,还有不黑不白的。小孩有几个月的婴儿,但多是一岁到六七岁左右。家长将孩子放在自家带来的小车推着。小车样式五花八门,有与中国一模一样带棚的四轮小孩车,更多的是四块木板围成车的简易古朴小木车。

游园外观简单得很,几条木板围成。一匹仰首抬蹄的马,几个英文字母告示游园的名字。其余什么也没有。售票亭只需一人交款,发给一张游园图,门票是一黄色纸条,上面印有黑色英文,成手表状,是要扣在家长手上的,时时提醒家长监护。

没有门,没有人收票,家长带上“纸手表”,推着小孩车,一家人自由自在进入园内。

园内可不简单了!可玩耍的场地、项目多得很!

一个曲曲折折的小方塘,一条小溪,一座小桥。小孙子朝着小木桥欢快地跑去,我赶忙追上。桥身仅有一米,我一大步便可以跨过。但小孙子却手扶着桥的栏杆,俯首专注溪水。“嘎嘎,嘎嘎嘎……”塘中的鸭子叫声传来。随即小小的他又转向方塘,挥舞小手,“鸭子,鸭子!”把他高兴得小脚不停的舞动。

“嘎嘎噶,嘎嘎嘎嘎……”几只鹅伸长它的颈部鸣叫,寻声望去,那鹅有白色的,褐色的。头顶上的凸起的杏黄色冠子那么艳丽。鹅群旁,一群孩童围观,嬉戏,大人守护在孩童边。小孙子向鹅群走去,还一蹦一跳,左一摆右一动。他弯下腰,折一根小草,投向白鹅。“两岁零四个月的他竟然知道白鹅吃草?”我不禁疑惑,但又一想:“是他妈妈用画图讲给他的。”白鹅曲颈,向孩童奔来,我赶忙拉住孩子,他不肯离开,哄着他“到别处!”他不情愿地被我抱走。

我们来到一座四面敞开,只有遮阳的顶盖的棚子前。一个美国男子大汉,三个男孩,各自站在“洋井”前,手不停地将井把压下去抬起来,循环往复,水从链接井口的长长管槽流淌出来,而水上的小塑料鸭子掉入管下的水槽中。旁边一女子怀抱一个小女孩。显然这是一家。爸爸与三个儿子汲水比赛欢欢乐乐。片刻,一家人离去。

儿媳问:“这叫什么?”长在北京的70后,是不认识这种井的。儿子告诉他东北老家,房前就有这种铸铁的井,直接从地下汲水饮用。

小孙子一把抓住井把尾端,企图压出水来,儿子将它抱起,帮他压下抬上,水淌出来了,孩子得意地笑了。没压几下,孩子却让爸爸放下他。他蹦蹦跳跳跑到水槽边,捞来“小鸭子”。放在管槽里,叫爸爸抱他压水……我在旁观看,不禁称赞小孙子的模仿力。

排队来到园中院。两根原木桩间悬挂一个铸铁钟,顶端系着一条长长的麻绳。儿媳抱着八个月的女儿,帮她敲钟。“当当,当当当”钟声悠扬,小女孩胖胖的脸蛋笑得如绽放的白玫瑰。小孙子抢上前,使劲拽住绳子,“当当当当”敲个痛快。

一块方形的“沙漠“,停放着几台挖土机,有铁的,有彩色塑料的。小孙子坐上那台铸铁的,弄了几下,沙子也没崛起,就放下了。

他的目标是小拖拉机。院中的几台都有孩子占着。他静静地等候,等候。我看见一个美国黑孩,离开拖拉机的座位,赶忙上前拿来。小孙子坐上鞍座,双手把住方向盘,左转右转,嘴里好不时拟声“嘟,嘟嘟,嘟嘟……”一会儿,又下来,拽一下机前边的一条铁片,我问:“这是干什么?”“打火!”小孙子爽朗地答道,又去开他的红色拖拉机,专心致志地开他的拖拉机。打火,启动,鸣叫,不停地认真操作,仿佛是真的。旁边的秋千,有孩子荡漾,那座位是一匹大马状,很新奇,他不看,只是专注于他的驾驶。显然拖拉机是他的最爱。我也全神关注地欣赏他的执着,甚至有些陶醉。

但不久,他的那台拖拉机旁的草地上,一个印度男孩和他的爸爸妈妈看着我们着。儿媳说:“爸爸开大拖拉机去了。”小孙子放弃他的最爱,跟着我们走了。我知道这是较长时间生活在美国的儿子、儿媳礼让的“小计”。不过,我是不情愿把我小孙子的最爱让给他人的。

一台高大的拖拉机停放在草坪上,小孙子没有兴趣,儿子还是将他抱上去。是落实他们的承诺吧。小孙子挣脱着,儿媳想给他们照相,未成。

儿媳说:“咱们买火鸡大腿了!”“火鸡?”小孙子感兴趣地问。

我们坐在露天的餐桌前,一家人品尝油炸薯条、火烤火鸡腿。

饭后,到一幢大马厩里,小兔、小鸡、小羊、小驴、大马一一在其中,小孙子都能认别,叫出它们的名字。在小羊的栏前驻足时间较长。

院内还有木屋、滑梯、玉米地里还有迷宫。因为担心孩子累,就没有浏览。

临上车,看到许多游客推着满载大南瓜的小车,儿子告诉我:“这是农场种植的,卖给游客。准备过万圣节。”

儿子有告诉我“这是休斯顿附近的一个小镇,这农庄乐园仅在周末开放。晚上还可以宿营,野餐。”

蓦然回首,农庄的庄稼无边无际,那褐色马队还在指挥来来往往的车队。

农庄的独特的多种经营方式,儿子媳妇的礼让,小孙子纯真聪慧,在我的记忆中定格。

文章转自:美国中文网(SinovisionNet) 博客   暗香浮动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