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保大家 > 陈永陵的手作森林

陈永陵的手作森林

森林

陈永陵的家,在台东池上与花莲富里交接处,从屋顶眺望四周,林木苍翠,彷彿一片从来不曾被人打扰的原始森林。很难想象,十五年前,这里除了芒草、竹林,就只有荒废的果园。“邻居说,你这个人好奇怪,旁边好好的果树、梅子树,不好好照顾,老是照顾那些原生的树种。”

采访/撰稿 吕培苓

摄影/剪辑 叶镇中

(台湾公视“我们的岛”栏目报道)

生死挣扎的一场大病,让原本住在台北的陈永陵,带着家人来到山上,他们决定远离石化污染,寻找清净的生活空间。一家人用双手双脚,一吋吋清掉芒草与竹子,让构树、血桐、山麻黄等各种原生树种,回到它们的家。一家人复育森林的方式和别人很不一样。他们完全尊重大自然先来后到的顺序,从保留原生种的小树苗开始,让大自然自己进行生态演替。

森林

“刚开始都是先锋部队,像构树、山黄麻、木通那些先长。”陈永陵对着来访的地球公民基金会伙伴说,“但是我去找樟树、大叶楠那方面的,刚开始来都会死掉。因为它还不到这边营养和微生物机制。经过七、八年,构树慢慢衰竭,山黄麻达成任务也衰竭,大叶楠不用我找,鸟兽就会帮我找过来。”

陈永陵一家人经营的手作森林,越来越像隔壁的原始林,树种多元,杂乱无章,和一般人工复育、整齐划一、林相优美的经济林,很不一样。

地球公民基金会研究员吕翊齐说,“陈永陵的做法,跟过去那种经济造林、单一造林,皆伐式的造林不一样,是翻转性的观念。”研究员潘正正也说,“我们对森林的想象,常常受到温带国家森林的影响,然后觉得经济林看过去很舒服。”研究员李翰林也同意,“台湾中低海拔森林自然秩序里面不是这个样子,如果变成单一树种反而是病态、不是健康的。”

森林

陈永陵搬到山上,就是为了寻找干净的生活空间,过去让他痛不欲生的一场怪病,因为朋友的建议,吃了有机食物,健康慢慢好转。于是他了悟到,不受石化污染的干净食物,是多么重要。因此他特意搬到原始林边缘,想要观察、对照、模仿原始林的生态,彻底了解大自然的机制与活力,是怎么进行的。

由于他对食物的严格要求,刚上山的时候,妻子罗彩瑞感觉到“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辛苦,根本找不到食物。于是除了契作,罗彩瑞尝试自己种菜,但是她发现,她买的种子很难种出菜来,“市面上买的都是化学种子,就是惯行农法培养出来的,有泡过药,然后还要施肥的种子,如果我买那个种子来种,不施化学肥,它就发不了芽或者长不大。”更让罗彩瑞吃惊的是,有人建议她将种子泡机油,这样可以防止蚁虫吃掉种子!

森林

罗彩瑞与陈永陵一家人在山上尽量隔绝石化污染,包括牙膏、沐浴乳等清洁用品,都从森林采集植物发酵而成。以前陈永陵做建筑业,在屋顶涂上隔热、防水的化学药剂,现在他舍弃不这么做了,屋顶以绿色植栽的爬藤类植物,譬如宽筋藤代替。

森林

他们家的房子是一栋参考风向、地下水脉,兴建而成的绿建筑。这栋凉爽舒适的建筑,最大功臣就是他们花了十五年的时间,复育而成的森林。森林帮他们过滤掉沙尘与热气,当地球公民基金会山林保育部主任杨俊朗问:“所以我们需要一座森林来维护我们的健康?”陈永陵坚定地回答说,“是的。”

文章来源:台湾公视

原文链接:http://ourisland.pts.org.tw/content/陳永陵的手作森林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