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访 > “榛子”企业家张元明的闯荡札记

“榛子”企业家张元明的闯荡札记

“为了搞这玩意儿,我小命差点丢了!”张元明用一口带有浓重东北口音的普通话吐出了十四个字。

接着,他撩起裤腿,露出被藏獒撕咬的伤痕。土豪企业家毕竟也是凡人一个,会受伤,会心痛,不过,更擅长抓住机会。这次采访,便是张元明在有机会网展位前主动争取来的。

zangaoyaoshang

一 猛抓机遇

在鞍山从事饲料贸易生意的张元明,现做起了大果榛子,作为辽阳帝昊农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在第十八届世博威展会上,他带着家乡特产来参展了。

全世界较为有名的榛子产区是土耳其和意大利,中国就属辽阳了。辽阳县位于千山脚下,方圆30公里无工业生产,如今转型成为低耗农业示范区,作为封山育林区域被保护了下来。辽阳县榛子种植面积有5万5千多亩,预计在未来五年达到20万亩。2008年,辽宁省政府将“中国大果榛子项目”确定为辽阳县“一县一业”重点扶植支柱产业。2014年,辽阳县被国家林业总局授予“中国平欧大果榛子之乡”称号。同一年,辽阳大果榛子也被评为“农产品地理标志登记产品”,地理标志保护区包括辽阳县所辖的首山镇、河栏镇、隆昌镇等8个乡镇152个村。辽阳县榛子产业从此进入快速发展期。

一个偶然的机会,帝昊农业董事长侯春艳从农业局得知辽阳在发展榛子产业,但只有种植,没有销售,更缺深加工,她意识到机会来了。鞍山地区是南国梨之乡,采收不到一个礼拜的梨据说“特甜特香”,但因存储、运输困难和缺少深加工,导致上好的南国梨最终烂在树上。“五年前可以卖到10元一斤,现在不值5毛钱,连人工成本都付不起,没人收啦!”张元明悻悻然道。借鉴南国梨经验,善于抓住机遇的他们,赶紧承包了1000亩山地,做起大果榛子种植、生产、深加工和销售,结合旅游观光、吃喝玩乐,为榛子寻找出路。“榛子比水果好保存,营养价值也更高。我们就琢磨榛子能做什么。”帝昊农业最终为榛子深加工寻找到一条出路——榨油。

zhenziyou

二 由零开始

“榨油是让我最难忘的,榨的不是油,都是我的血呐!”张元明心痛了,已投入的1000万元榛子研发、建厂等费用,没有一分来自政府资金和银行贷款,全靠个人投资,“这个行业没干过,浪费的钱最少也有100万”。政府给了帝昊农业三年免税优惠政策,张元明却打趣说:“这三年政府想收税,也收不上啊!”

榛子种植技术与管理发展不过二三十年,以前全是野生的。梁维坚教授经过二十年的研究,培育出杂交大果榛子,命名为“达维”,一棵榛子树最高可产27斤榛子。辽阳地区种植榛子的农户有许多,但榛子深加工却无人问津,帝昊农业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企业。在全国走访了一遍,请教各地高校和科研单位的专家教授、农业局林业局领导,邀请他们前往基地考察,由零开始,摸索着攻克了榛子脱壳、榛子仁榨油、榛子粉加工等技术难题。

“做人吃的,与做动物吃的,太不一样了。”加工车间必须满足食品级生产需要,装修花了接近100万,房顶、地板、墙面必须是无尘的。设备上也花了不少钱,买了许多派不上用场却昂贵的机器。

最初根本榨不出油,榨出的全是泡沫。做实验用了20吨榛子,才出6吨榛子仁,“30%出仁率,30%出油率,你算算嘛!榛子含油量在50~60%之间,但我们榨不出这么多油。我们只要头道油,12多斤榛子才出1斤好油!”

用工贵、用工难同样令张元明头疼。当地农民多数外出打工,留守者种玉米和水果维持生计。榛子采收时节恰逢水果人工授粉、种植玉米的时候,人工费因此水涨船高,女工100元/天,男工120元/天,每人每日可采收200~300斤榛子。“我们的活儿用机械还干不了,必须要人工。老百姓要的是现得利,干完就给钱他们才愿意。我出品牌,让他出地,挣的钱五五分都不干。”张元明诉苦道。

zhenziyou2

三 豪气冲天

“在这里(北京)有雾霾,在我们那儿都不知道啥叫雾霾!”张元明虽不了解何为有机,却决心做出”无污染、纯天然、原生态”近似有机标准的榛子系列产品,“市面上有榛子调和油,但我们既然要做,就做最纯的。辽阳的榛子直接种在山坡上,让人去打药很费劲,而且连人工费都不够。榛子本身是野性的东西,杂交出来的品种也不敢随意施肥。”

“我们生产的榛子油,100%选用山榛子,100%物理压榨,100%无添加。”张元明口号喊得响亮。帝昊农业聘请了沈阳农业大学食品研究院院长李新华教授研发榛子油和榛子粉。目前,榛子油已推出市场,正在全国招商;榛子粉、榛子巧克力、榛子露等仍在开发。

“我带着大伙的东西以一个公司的能力走出来,就是想让大家知道这样的好产品。”。榛子售价30~60元/斤,榛子油299元/250ml,定位为高端油品,可蘸面包、拌凉菜、擦脸。与椰子油不同,产于寒带的榛子油在零下20度也不凝结。

面市的2款榛子油,一为清淡型冷轧营养油,适合孕妇;二为浓香型,适合追求口感的人。榛子油维生素E含量36%,不饱和脂肪酸96%以上,不用添加任何防腐剂即能保存,其富含叶酸,吸收快,对人体发育、骨骼生长有积极作用。榛子粉蛋白质达到50%以上,可做榛子奶茶、榛子露等。

dihaozhangyuanming

四 闯荡要命

张元明又是怎么受伤的呢?完成种植后,他开始在河栏镇四处找地建厂房。当地属贫困地区,全乡镇仅有两家企业,一家生产矿泉水,另一家便是帝昊农业。急于找地的张元明“有病乱投医”,来到一户并不熟识的人家商谈租赁厂房的事。“镇长司机带着我(去找那人),第一个人进去没事,第二个人进去——就是我,差点被藏獒要了命。”

“如果你是他家的人怎么办呢?”张元明回忆当初被咬时的遭遇,心有余悸地反问,“我住的医院离镇长家只有200米,但他不仅没来看望我,甚至一个电话、一个信息也没有。那家也没一个来看我的。”张元明心寒了,索性在距河栏镇20公里的隆昌镇建了厂房。他感叹道:“作为两个乡镇,我们是竞争关系;作为一个县(辽阳县),却是合作关系。人品不行,环境能好到哪儿去?”这是他选择离开河栏镇的原因。

张元明是山东人,只读了6年书,1996年怀揣297元闯东北,最早在辽河某饲料厂打工,业务不错却因文凭不够被迫下岗。“厂里有规定,干满5年可多得2个月补助。我1996年3月4日上岗,2001年3月1日下岗,差4天,就没给补助,我还和人事经理打了一架,是含泪下岗的。”后来,张元明东拼西凑了2万5千元,开始做起饲料贸易生意。“当时不懂物理原理,把玉米拉回来用布一盖,结果温度太高直接报废,赔了6000元,还剩1万9千元。”这1万9千元,是张元明发家致富的初始资本。如今,他不仅要打理饲料贸易生意,更说服侯春艳投资成立帝昊农业,开始从事榛子深加工事业,“榛子事业,一件事、一群人、一辈子。我住在鞍山,父母亲在辽阳,最扰心的是,家里为了这个事(榛子产业)搞得鸡犬不宁。”。

“记住一件事:人心,必须专注。”张元明强调,“我犯了一个毛病,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结果两手都抓不住。”上一个月,张元明的饲料贸易生意净亏了60几万。“我太专注于做榛子,从榛子圈里跳不出来,只要跳出来,可能什么事都好做了。现在被逼无奈,不学习不行啦,在清华报了2年函授班,每两月来三天。以前我这人特精神,现在呢?傻不呵呵的。”张元明自嘲道。

(本文根据录音整理发布)

文章及图片来源:有机会网

有机会记者张茜
用心、努力,水到渠成。
关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