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绿色消费 > 纪录片《台湾剩食之旅》

纪录片《台湾剩食之旅》

《台湾剩食之旅:我们可以不再浪费》,是2013年由天下杂志影视中心所制作的纪录片。该片拍摄台湾生活中产生的厨余,在丢弃之后的去向,同时也跨国至日本了解降低厨余量的方法。

视频:《台湾剩食之旅:我们可以不再浪费》

影评:从剩食之旅发现问题

文/陈蔼文

研讨会从看纪录片开始,是天下杂志在2013年所拍摄的“剩食之旅”。包含舌尖上的浪费和食物保卫战两个部分,片长约一小时,很紧凑,主要报导台湾现况,但也有日本的案例,给我们参考。

厨余比我们想的多更多

纪录片告诉我们剩食在哪里,有的我们本来就知道,有的超乎我们的想象。从生产端的农场开始,进口检疫的海关处、储粮的米仓里,经过中间的果菜市场批发竞标、食品业者加工、零售业者贩卖、餐馆采购烹调过程,到消费端的保存、食用,一关一关都有许多被抛弃的食物。
最后,连清洁队也消化不了全台湾每天生出来的六千公吨厨余,平均每人贡献0.26公斤,一年是96公斤。

综观天下杂志“舌尖上的浪费”报导,看得出有几个文化层面的问题:不觉得自己浪费、吃不完、买不停、和美的标准,最危险的,就是把能吃的东西丢弃,且认为“没关系!余会回收可再利用,并没有造成浪费”,赶走道德上的罪恶感。

以为垃圾车把厨余回收后,都处理得很好,一部份养猪,一部份做成堆肥给农夫种菜用,所以,大家在倒垃圾的时候,顺便把厨余倒进垃圾车附设的厨余桶里,同时作着猪宝宝开心吃好料的美梦。

每一天,全台湾的垃圾车收回来的总量是三千公吨,事实上,只有一半用在养猪,有450顿做成堆肥,剩下的厨余,有的静静躺着,有的以垃圾的姿态进焚化炉,至少有一千公吨。

然而,据环保署推估,台湾人每天产出的厨余量是六千公吨,另外一半没有回收到的,去了哪里呢?这还是保守推估,实际数据更高,如今我们终于从横扫全台“黑心馊水油早流入市面、已经不知道吃多少下肚”的残忍事实里,美梦惊醒。

某种程度,这也算是循环,我们制造的厨余,炼出馊水油,混入食用油中,回到我们身上。当初如果我们有全食的概念,不浪费,没那么多厨余给有心人利用,恶性循环或可截断。

视频截图

吃不完、买不停

当然,城市厨余其来有自,无非就是我们家里倒的、学校倒的、餐馆倒的、超市和便利商店丢掉的…,简单说,就是人们吃不完的。影片中有个妈妈习惯在超市一直买一直买,说希望家里随时想要什么都有,骄傲于像便利商店一样满,过度消费,吃不完,保存不当,放到腐坏或过期的东西,多的是。

舍得买、舍得丢,就制造了垃圾和厨余。

办桌的总铺师说,台湾人请客追求澎派,偏偏吃得越来越少,也不像上一代的人会想打包“菜尾”回家,所以厨余越来越多;西餐厅以自助餐的型式、中餐厅以落落长菜单备料的状态,客人吃不完,冰箱也冰不完,只有厨余桶和垃圾袋有空间。

如果少买,选购时更有原则的话,算是一种源头管制吧。

这种生活习惯或社会文化的问题,有待“饮食教育”来解,甚至是进一步的“食农教育”来改善,透过手作、共食学习,尽量吃当季、吃在地的话,那个很容易漏水的源头,应该就能关紧一点。

蔬果选美

“那一区有喷药的比较美的留给台北人,丑的没用药的自己吃!”说是南部乡下爱说的田边笑话,让人笑不出来吧。小黄瓜内弯个两公分不行,丝瓜太大的不行,西红柿裂开的不行,以“分级手册”建立筛选标准,被说是台北标准,以外形定义了什么是次级品,蔬果以卖相决定命运。
在产地,消费者不知不觉间造成的浪费,丢了一地。

以貌取果,使得批发商在采购的时候依大小给蔬果分了阶级,而不是味道、口感,或营养价值。有时候中间还存在好几层选评的人,田边的收货人,果菜市场的大盘、中盘商,地方的小盘商,零售也分量贩店、大卖场、超市、商店…各种规模,进货量不同,价格也高低起伏。

于是,菜金菜土。不见得是看天吃饭,而是看人。

时而被珍惜如金,时而弃如粪土,这不是我们对赖之生存的食物应有的态度。

感谢它们的存在、成长了我们的身体,这才是吧。像许多原住民部落采集野外食物时,会对它们说谢谢,听起来很八股,但如果我们更懂得感恩,结果一定不一样。

视频截图

制度面问题

剩食点出的问题,除了个人心态与社会文化外,很明显的,是结构性的问题,只要看一下别的国家立的法案推的政策就知道了。

日本在2001年就有食品回收法,2005年就有食育基本法,我们呢?看出了事谁出来负责就知道,或者说,哪个单位跳出来说不是他们的责任就知道,我们的法规有很大的漏洞,我们的政府习惯推诿。

农政单位只会对农人说,丑的丢掉吧;环保单位把目标放在盖大槽处理;教育单位已经一团乱,没空检讨食育的长年缺口;卫生单位说,他们已经很努力在抽查啦。不知道为什么,我看不出一个系统在哪里?想起某个政府首长说过:对不起,我们横向连结做得不好。

没有制度,横向不用连结,才养成踢皮球的习惯。

剩食过多回收不完、处理不了是事实,环保单位只治标,治本不是他们的事,教育单位大概觉得生的归农政管,熟的归卫生管吧,然而农管的是生产,卫福管的食品,剩食是废弃物,就应该归环保署管。

环保长官则强调,还提炼得出有价值的油来,不能算废弃物喔?

是怎样的鬼打墙,让人民活生生看着政府上演比世界杯还精采的足球赛事,咬一口担心有黑心油在里面的食品后,忍不住吐出来,几顿的饼,又得销毁,要当厨余还是当垃圾啊?会不会又被收去当原料啊?我们可以不要这种恐怖循环吗?!

日本的循环型农业

日本有所谓的食品回收公司,自2001年颁布“食品回收法”,对食品相关业者各订出回收比率,食品制造业者85%、食品大盘业者70%、食品零售业者45%、外食业者40%,回收比例各不相同,在台湾的我们,很难想象日本食品公司、超市量贩店、餐厅等是怎么彻底执行来符合法律规定的。

纪录片拍摄了超市的剩余食品回收后,在回收公司的发酵箱里做成堆肥,堆肥来到一片青葱耕地上,收成的青葱又送回当初的超市贩售,形成一种“循环型农业”。

旁白说,这个食品回收公司有两千七百个发酵箱!

之所以需要这么多的发酵箱,除了回收的量大以外,还因为回收公司采生熟分离处理,不但制作成堆肥,而且是“客制化堆肥”,他们能依耕种者的需求,为他们制作专属堆肥。

到底是食品回收公司?还是堆肥制作公司呢?真是厉害啊。

至于台湾,厨余回收做堆肥有办法做到这么精细吗?什么时候、我们的农民可以向回收单位下订单、说要做某一种堆肥?

舌尖上的浪费问题我们可以呼吁大家减少浪费,提倡全食、共食、手作、粗食的几个理念,努力从源头来解决问题,如果我们多吃米饭,米仓就不会堆积;如果机场海关处有许多废弃食物,那我们就少吃进口的东西;如果学校营养午餐剩菜太多,那就把四菜改成三菜;

如果餐厅的厨余或耗损多,我们就少点一些菜,养成把菜吃光光的习惯;如果超市的东西多了,就捐给食物银行;如果规格不符的农作物被丢在地上,那我们就到农夫市集去直接跟小农买,甚至直接去产地买。

唯一我们做不来的,是已经减少浪费到最后剩下的厨余,到底怎么处理,只能要求政府订出管理办法,盯着相关单位彻底执行,包括分类、回收、分目标处理,设法做到不要倒进垃圾车和焚化炉!

以及重视循环的概念,当然,是朝向“良性循环”。

跟制造厨余的人们再连结,这是很重要的,否则就是不痛不痒没感觉,奖励把厨余分类回收做得很好的人,日本的做法是可以换花苗,叫做家庭厨余交换花苗计划,每十公斤可以换24株的花苗,希望美化家园或社区,达到循环型社会。

问题真的很多,我们从“全食”的概念开始推动,希望大家多多“手作”、常常“共食”,选择“当季、当地”,重视“食育”,建立“社区系统”来支持农业,需要很长的时间,与更积极的作为。

文章来源:青菜底呷的Facebook主页

原文链接:https://www.facebook.com/btccmarket/posts/1540450412869008:0

图片来源:《台湾剩食之旅》影片截图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