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不要忘却本质:给返乡青年的建议

不要忘却本质:给返乡青年的建议

不要忘却本质——在全国返乡青年座谈会上的讲话

文/韩农

2014年12月初,受广州一家公益组织——沃土工坊的邀请,参加了全国返乡青年的交流会,来自全国各地30多位返乡青年聚集在一家生态水稻合作社的会议室里,交流了各自的感受、遇到的困惑和困难,几位来自行业内的前辈及专家给大家讲授了自然农业、生态农业和有机农业的不同做法。

此次活动给我最深的感受就是,这些返乡青年可能有着这样或者那样的无奈,从打拼数年的大都市返回到自己的家乡重新创业,不管是自觉或被动,都背负着理想化的崇高使命——以一己之力为改变家乡、改变生态环境、保障食品安全做出一份贡献。虽然他们有着高等教育的背景和大都市生活工作的经历,仍然显现出对于农业现代技术知识学习不够,缺乏必要的手段和技能,反复的、低层次的摸索消耗了许多人力物力财力,迫切需要学习了解生态农业有机农业的实用技术和手段。

鉴于此,本次演讲的主题就放在了最基础、适合小农户采用的土壤生态改良技术。

peas-633948_640

土壤、肥料、病虫害,中国有机农业的三大短板制约着中国有机农业的发展,生态农业或自然农业作为有机农业的初级形态,这三个问题更加突出,因为无论是有机农业还是生态农业,都需要提高生产力使其具有更强的市场竞争力,才能保证这个行业依靠自身健康地发展,归结到生产端就是在确保品质的同时,提高产量,降低成本。

提提高产量的因素很多,我们重点讲三个方面:

第一、品种。好的基因决定后期成长,所以选择好的种子是第一关键要素。品种的选育是个非常专业的事情,很多小农户热衷于收集和保留所谓老品种并自留种,且不说这样的种子是否具有市场化的价值,留种和为了生产的目的是不一样的,可能会有很严重的退化现象。所以建议返乡青年要以商业化的眼光看待你选择的品种,只要是市场需求好的品种都应该在你的选择之内,不管它是否是老品种。

第二、田间管理。虽然环节很多,要尊重经验但不要迷信经验,任何品种都要经过在本地的适应性种植之后才能确定优劣,所以在适应性种植的过程中,结合传统经验,加强数据记录和分析,最终通过详实的数据得到品种的生长规律,通过实践掌握田间管理技能,使其成为自己的经验。

第三、土壤地力。这是最关健的环节,也是我们今天的主题。这里要说明一下,我们不用土壤肥力而用土壤地力的词语来表达是因为这两者之间既有相同的部分,又有着本质的区别。农谚说“庄稼一枝花,全靠粪当家”,是经验,即所谓“知其然”,我们要科学就要“知其所以然”,然后才能找出有效的方法来增加土壤地力。

一、土壤地力的概念和原理

首先,让我们给出两者的定义:

土壤地力:土壤微生物种群生产植物营养物质的能力。

土壤肥力:土壤能够提供被植物所吸收利用的矿质元素的能力。

由此可见,两者是有很大差别,肥力解决当下植物的需求,地力解决长久持续的问题。

我们知道,植物生长除了阳光空气水三大要素之外,还需要氮磷钾钙镁铁等矿质元素(新的植物有机营养理论还证实,植物可以直接吸收有机态的营养),而这些矿质营养无一例外来自土壤微生物的分解代谢。所以传统农业,即使是流行了几千年的自然农法,总是强调土壤肥力,使用完全腐熟的有机肥(农家肥)就是典型的强化土壤肥力的例子,但是增强土壤地力则是不同的目标和靶向。

土壤微生物种群是多达近万种类的庞大家族,是一个复杂而又极富变化的生命群体,尽管目前的科学对它们的了解还不到5%,但是不妨碍我们使用黑箱法来达到我们的目的,即通过人为添加的手段,供应土壤各类微生物需要的基本营养,例如含氮含碳的有机物、富含各类矿物质的泥炭土、炉灰等,通过改良使其更适宜土壤微生物的快速增长,从而达到增强土壤地力的目的。

二、土壤改良的基本问题

土壤微生物的多样性的重要意义。

土壤微生物的多样性是保证土壤所产生的肥力的均衡性,所以需要通过技术手段保证改良后的土壤成为健康的有机土壤,其标志为:每克土壤中有10亿个细菌,有机质含量>2.5%,熟土层30公分以上、团粒结构良好、土壤动物丰富。这样可以均衡地提供植物正常生长所需要的各类矿质养分,均衡其实意味着可能有冗余,但是都不能太突出,例如缺氮致使生长减缓,氮肥过量则会疯长并导致环境污染,缺铁会造成失绿,而铁太多了则影响其他元素的吸收,等等。其二,平衡的养分还能控制一部分重金属,例如P、Ca和Fe都能控制植物对Cd的吸收,这是由于这些元素离子活性较好可以争夺配位。

依靠土壤微生物解决土壤污染问题是最经济的生态方法。

最近几十年来,我国农业生产中大量甚至过量使用农药化肥的直接后果就是给土壤带来极大的污染。农药、抗生素和化学品的自然降解主要是光降解、氧化反应,速度十分缓慢,所以有些农药在土壤中的残留期高达几十年(DDT、六六六等),而微生物降解比前两种方式要快若干倍。重金属的的去除主要是化学反应和矿化反应的钝化、随水迁移、气相逸出、植物富集移除和微生物的络合,成本最低而且效果最好的当属微生物络合。

我们知道,土壤微生物降解污染其实主要是靠其生长代谢过程中产生的各种酶来完成降解。土壤微生物是一个巨大的“黑箱”,我们需要更多的酶,就需要使土壤微生物实现多样性,那就要满足土壤所有微生物共同需要的营养,以及满足适合其生长繁殖的其他条件,那么土壤微生物会受到哪些因素的影响呢?

A、 氧的有效性。液相中溶解氧的程度;

B、 营养条件。C、H、O、N、P、K、Fe、Zn、Mg…..;

C、 温度。大多数微生物的最适宜温度范围 10度-35度;

D、 PH值。细菌和放线菌偏向中性,真菌(霉菌)偏向酸性;

E、 盐度。土壤中无机盐的浓度。

F、 含水率。微生物最适宜的水活度对应土壤含水率50%-70% 。

保证土壤微生物多样性,就保证了土壤微生物有足够多的种类产生足够多的酶来分解有机质、降解化学污染和络合重金属。

轮作的土壤学意义

轮作是千百年流传下来的传统,是经验。科学的解释就是植物在生长过程中会通过根际微生物(主要是真菌)代谢释放有机化合物质,而这些物质会抑制其他微生物甚至其他植物的生长,当数量累积到一定程度时也会危害自身。尤其是在土壤微生物不发达的土壤中(常年使用化肥)最为明显,在丰富的有机质土壤中情况反倒不明显,这可能是土壤微生物种群对突然增多的某类菌群的消长抑制。

保持地力的做法

从快速提高土壤微生物的角度看,不赞成单纯地撂荒,对于暂时不进行耕种的土地,也要种植而非闲置(植物根际微生物的种群和数量往往比土壤微生物高几个数量级),有益于提高土壤微生物的数量。注意:第一不要收获,使形成的植物体留在田里,二是种植品种要选择,最佳是豆科植物,而且要在生长成熟后期还田。

经常地补充含氮有机物是十分必要的保持土壤地力的措施,因为收获必然带走一些养分,需要定期人为地补充,像北方的牛羊卧地和南方的鸭鹅下田都属于生肥入地,可以补充部分养分,考虑到土壤微生物对其的转化过程,最好在休耕期进行。

控制重金属

重金属基本上都是通过水溶态(离子)被植物吸收富集的,与土壤重金属总含量基本没有直接关系,只是与其有效态的含量有关;其次,大部分重金属的溶解度随土壤PH下降而增加,还受到EH(氧化还原电位)的影响,例如Cd的溶解度在PH4.5-5.5的区间并且同时EH在200-450mv时,释放的离子最多;其三,丰富的有机质能络合重金属。根据这些特征,我们就可以采取一些措施来避免重金属在植物中的累积:

A、提高土壤PH,最佳6.5-7.5,缓解酸毒(H+)、铝毒(Al3+)、镉毒(Cd3+)。有研究表明镉的水溶态最适宜的范围是PH4.5-5.5这个区间,而北方很多地方土壤镉含量超过1mg,但是作物中的镉含量极少有超过0.1mg/Kg(国家标准0.2mg/Kg)。土壤PH值提高亦使重金属的扩散减少。

B、增加土壤有机质,手段就是补充含碳和含氮的有机物,同时接种土著土壤微生物,加速土壤微生物种群的扩大和繁殖,通过有机质对重金属的络合,降低有效态含量。磷和钙的增加也能减少镉的毒害。

C、在重金属本底值高的地块,避免选择那些容易富集重金属的作物,例如某些杂交水稻、菠菜等。

三、小农户可以采取的土壤改良措施

1、测定土壤PH值,决定改良方法。酸性碱性区别主要是石灰是否添加,地材包括粉煤灰、炉灰、泥炭土、秸秆、锯末、竹粉、畜禽粪便,碳氮比大致在20-30:1之间。

2、对于南方的酸性土壤,首先要提高土壤PH值,到6.5-7.5,为土壤微生物提供足够的全面的营养,另外需要全面补充土壤微量元素。

3、土壤改良的材料。本着低成本的原则,就地取材。石灰、粉煤灰、炉灰、泥炭土、锯末、竹粉、秸秆、糟渣、畜禽粪便(农家,非常规养殖场)、腐殖土等都是选项,种类越多越好。

4、添加富集的土著微生物菌剂。快速改良土壤的关键是添加土壤微生物富集制剂,具体方法另行讲授。这里,谈一下为什么不用市场上流行的生物菌肥。土壤微生物是一个巨大的、数千种各类微生物组成的“地下军团”,有着它自己稳定的生态组织结构,外来的单一的菌群,总是很快被土壤土著微生物消灭的无影无踪,因此,施入的生物菌大都被土壤土著微生物消灭了,起不了多大作用。另外,补充的有机肥最好是自行养殖的畜禽粪便生肥,完全腐熟的有机肥只是提供了土壤肥力,对土壤微生物而言,作用大打折扣。

5、免耕法。也是为了保持土壤微生物的层级结构。这里不能从字面上理解完全不耕,具体做法是4-5年深翻一次即可,平时年份只做表层的浅旋耕(15公分以内),原因是土壤微生物的层级结构被深翻破坏后再恢复到原状需要将近一年的时间,而且每年的深翻不但形成犁底层还破坏了土壤微生物的种群和层级结构。

四、生物多样性与病虫害的控制

提高生态有机农业的生产力,我们重点讲了土壤地力和土壤改良的生态方法,最后我们也提及一下另一项短板的解决方案,即利用生物多样性控制病虫害。

说起病虫害,首先我们要知道虫子从何而来?为什么来?

大部分的植食害虫都是寡食性的,多年来我国农业推行的单一品种大面积种植已经带来严重的虫害后果,现在仍不见改变的迹象。对于植食性害虫而言,大面积单一品种的种植无疑是一场大餐摆在那里,于是乎,它们落地生根,加速种群繁殖,这时,人们开始用农药去剿灭它们。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百年来人虫大战的后果,是害虫耐药性增加,农药的浓度也随之增加,带来了食品污染和环境污染。

传统农业里还有一害,叫草害,杂草是害吗?这里我们从生物多样性的角度分析:

害处——争养分、争阳光;

好处——保水保墒保天敌。

所以与其说是草害不如说杂草管理更为科学,如果通过增强地力、保苗措施等,趋利避害,完全可以避免杂草的危害而发挥其有力的一面,千万不能再视其为害而喷洒除草剂。

用药是治标,环境是治本。原始森林和草原给了我们最好的启示,就是生物多样性,包括土壤微生物、植物和动物,其实我们前面重点强调的改良土壤的本质就是丰富土壤微生物。这里有一个与自然农法的区别,我们说的生态有机农业是要依靠科学的理论,依据自然界的规律,利用环境友好的技术,用人工干预的方法,恢复或再造一个生物多样性的生态环境,同时保持我们的农业生产有着极高的生产力,而绝不是靠天吃饭。

多样性导致环境的稳定性,是生态学界的共识,特石有机农场利用这项理论和技术做了6年的试验,结果是:人工营造的生态环境两年后可以基本形成,能吸引大量的生物天敌定居,其中蜂类多达几十种,其它如瓢虫、蜘蛛、草蛉等生物天敌也不计其数,这样我们的蔬菜田夹在这样丰富的生物天敌保护下,虫害的发生率下降了90%,基本上不用任何药都可以保证产量不因虫害而下降。当然,在生态和生物天敌未建立之前,还需要使用药剂,但只能使用植物、微生物生物农药和一些矿质制剂,以及一些物理方法。

五、 几个题外话

返乡青年有激情、有理想、有目标,那就应该“志存高远,脚踏实地”,一切都要回归到产品。既然我们承认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那么就要利用它去生产优质又具有市场竞争力的好产品,精神不能代替产品,激情不能代替生活。先进的生产力一定淘汰落后的,再者,我们从事安全农业的初衷不能是只挑好山好水的地方,那些已经被污染的土壤和环境总要有人去改变它,等待不行,旁观也不行,我们的使命就应该是利用我们学习掌握的知识和技术去恢复或者说再造一个环境优美、高产稳产的生态有机农业地方。

CSA只是生活方式不是生产方式,是社会科学的一种探索,不会成为现代社会的主流,也不可能解决食品安全的社会危机,更解决不了广大农民的出路。农业生产归根结底还是自然科学的范畴,而自然科学的事情不能依靠社会科学解决。

关于转基因的话题。转基因是一门正在进行时的科学,其技术目前仅仅处于摸索阶段,对于生命体和生态,目前的科学所知甚少,许多从事转基因的专家自以为破译了上帝的密码,其实才刚刚开了点门缝,仍有巨大的未知风险。关于商业化的转基因品种,我们国家仅批准了棉花和木瓜种植,GMO水稻和玉米如果有商业种植,均属非法滥种,GMO蔬菜则一个也没批,无需过分担忧。判断是否转基因,不要从形态上看,最简单的判断就是看这个品种有没有比传统品种更大的商业利益。社会上的很多关于转基因传言大多出于无知,比方说圣女果,其实最原始的番茄就是好几种颜色并且个头很小,现在南美洲还有很多原始种,就是市场上流行的小西红柿,和转基因没有任何关系;再比如紫胡萝卜,原始种就有紫色、红色、黄色等,现在市场上常见桔黄色胡萝卜是几百年前荷兰选育培育的;还有很多人看到现在的蔬菜个头极大,就认为是转基因,也是错误的,除了品种的原因,可能是使用了膨大剂等人工激素。

最后,也说一下营销,我们很多返乡青年和新农人,几乎把大部分精力放到营销上面,什么互联网思维、电商、社区OTO等等。我们不要忘记,作为返乡青年这种小农户,你唯一的优势就是好产品。即使从市场营销的方面看,不管销售套路怎么变,一定要深刻理解营销的4P法则,万变不离其宗,产品这第一P永远是首要的,这是立足之本,好产品会说话,品牌的核心基础就是产品。

(根据会议发言整理,成稿于2015年元月)

文章来源:特石农场

原文链接:http://weibo.com/p/23041896c27a0e0102vgf5

图片来源:Pixabay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