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市场趋势 > “三鹿”再折戟接盘者债务缠身

“三鹿”再折戟接盘者债务缠身

新金融观察报4月20日讯(记者 孙瑞丽)辉煌一时的“三鹿”7年前因“三聚氰胺”一夜倒塌。2009年,窘迫不堪的“三鹿”品牌被神秘浙商买下,并在静默4年后改头换面,推出“三鹿牌”有机粗粮面。然而,仅1年多时间,经营者便债务缠身,被迫搬离原生产车间。截至目前,“三鹿”已停产半年多。

浙江三鹿的厂房人去楼空正在对外招租

浙江三鹿的厂房人去楼空正在对外招租

停产

“三鹿”又停产了,这是继2008年轰动全国的“三聚氰胺事件”之后“三鹿”的第二次停产。

杭州市西湖区西园一路16号1幢,这个有5个楼层的独栋楼房曾是“三鹿”品牌从石家庄市石铜路68号被摘牌之后的下一个落脚点。

2009年10月26日,刚刚以730万元竞拍到“三鹿”品牌以及相关保护性商标的朱枫梅悄悄将“三鹿”落户于此。不过,房子是从杭州钱江奔腾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奔腾科技)租来的,一共5层,包括办公、生产和仓储。

两年前,这里还曾是一片忙碌,“要货的太多,有点供不上了,我们正在加班生产呢。”浙江三鹿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三鹿)原总经理助理朱明星当时告诉新金融观察记者。

但是如今,这里已经完全是另一番景象。一层和五层已经新搬进来了别的公司,2~4层的生产车间空空荡荡,水泥地板上残留些许已经硬邦邦的面团。

该楼房所处小区保安表示,浙江三鹿早就停产了,人员和物资早在去年10月份就已经搬到了杭州千岛湖。

据工商资料显示,在朱枫梅手中新成立的“三鹿”名为浙江三鹿实业有限公司,注册资本2266万人民币。经营范围主要是批发、零售预包装食品(有效期至2012年8月31日),方便食品的生产(有效期至2014年5月5日)。此外,经营项目还包括实业投资、农业技术研发、工艺品、服装、玩具、五金等的销售。股东显示为杨银花、朱枫梅,登记状态为“存续”。

在此前公开的报道中,几乎所有的媒体都认为,2009年5月12日在“三鹿”相关资产拍卖现场买下“三鹿”品牌后便匆忙离去的女士为江新华。

“是朱枫梅,江新华是‘三鹿’的股东,当时媒体追问,需要有一个人站出来,他们就说是江新华。”近期,浙江三鹿原总经理助理朱明星回应当年买下“三鹿”品牌的神秘人物时称。

与其工商资料备注的五花八门的经营项目相反,新成立的浙江三鹿官网显示的产品只有有机粗粮面。

“当时觉得他们的有机面质量确实挺不错的,所以就一下子交了20万的定金。”上海一商贸公司负责人林岩(化名)表示。

2013年,浙江三鹿还曾举办了一场订货会,参与者多是杭州、上海、北京、广州等周边或一线城市的商贸公司负责人。这场订货会上,浙江省农业厅相关领导亲自出面,向这些商贸公司介绍三鹿有机粗粮面。

林岩便是在这场订货会上跟三鹿签的约。他认为当时浙江三鹿最吸引客户的首先是“有机”“粗粮”这些健康食品元素。其次,便是浙江三鹿拿下了中国、美国、欧盟、日本4个有机认证。

林岩表示,新货上架时,很多媒体都正在报道三鹿有机面,所以卖得还可以。但是没过多久,就卖不动了。

“主要原因是价位定得太高。”林岩说。一包227g三鹿有机杂粮面市场价是20元左右,而相当质量的有机面价位比它低很多。

库里的囤货眼看到期,林岩心中着急,不过更令他着急的是三鹿。他很快就听说三鹿停产了,而当时20万的订单他才拿到不到10万的货。

在“三鹿”整体被拍卖前夕,还曾有业内人士预测,不管是谁把三鹿收购了,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三鹿死得更快,人员流散,只剩下厂房和设备;二是重组方企业死得更快。

“到现在他们也不给个说法,到底是退钱还是给货,三鹿业务员自己都说不知道怎么处理。并且我这种情况的订货商还有很多。”林岩对新金融观察记者表示。

被迫撤离

中断供货让订货商们颇感突然,毕竟距离热闹排场的订货会还不到一年时间。但事实上,浙江三鹿早在2014年6月份就已经因资金链断裂而深陷困境。

其已离职的市场部负责人向新金融观察记者表示,去年6月,公司债务堆积得越来越多,很多员工的工资发不下来,公司开始出现离职潮,他本人亦是因为欠薪而离的职。

对于浙江三鹿的资金问题,一接近浙江三鹿的人士表示,这个问题很容易出现。因为三鹿有机面的市场表现基本是不成功的。销售难以上去,资金就无法回笼。

此前杜岩也向新金融记者表示,三鹿有机面的销售到后来基本处于停滞的状态。市场方面的压力还没有解决,来自资金方面的问题接踵而至。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来自房主、物业、供货商、债权人等多方面的追债者接踵而至,让浙江三鹿陷入更加窘迫的境地。

杭州市一代理民事案件的律师向新金融记者表示,他曾代理杭州钱江奔腾科技有限公司诉浙江三鹿实业有限公司一案。该案件是因浙江三鹿拖欠奔腾科技房屋、设备租金而起。

2012年7月24日,浙江三鹿租用奔腾科技位于杭州市西湖区科技园区西园一路16号1幢的厂房和设备,双方签订合同,约定租赁期限为三年,年租金分别为126.4万元与54.2万元,此后年租金在上一年租金标准上递增5%。双方还约定了违约金一项,并约定,如果逾期支付租金超过10日,奔腾科技将单方面解除合同。

但是合同签订之后,被告三鹿公司一直拖欠租金及水电费。

2014年3月26日,奔腾科技曾发函给浙江三鹿,要求双方在当年4月3日起解除租赁合同,并要求浙江三鹿支付房租、设备租金将近100万元。

但是随后浙江三鹿表示无力支付租金。最终,奔腾科技将此事诉至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院方在2014年10月14日判决浙江三鹿在判决生效10日之内将房屋等设施交还给奔腾科技,并判决浙江三鹿支付房屋等租金、违约金等约95.8万元。

2014年10月,浙江三鹿被迫搬离其原来的办公生产地。

不过,如今浙江三鹿官网上显示的公司地址依然是杭州市西湖区西园一路16号1幢,只是拨打官网电话已经无人接听。代理此案的律师告诉新金融观察记者,截至目前,浙江三鹿依然没有还清这笔欠款。

除了吃房主官司,浙江三鹿还同时遭遇了园区物业的追债。即2012年7月14日起,浙江三鹿与所处园区物业公司签订《物业服务合同》。相关信息显示,合同签订后,物业公司依约履行了合同义务,但浙江三鹿至今已拖欠物业服务费99823.5元。

2014年3月26日,物业公司发函给浙江三鹿,要求自2014年4月3日起解除双方的《物业服务合同》。

但是此后,浙江三鹿依然拖欠欠款,物业公司便也将浙江三鹿诉至法院,要求浙江三鹿赔偿其物业费和违约金共计约11.6万元。

2014年11月25日和12月22日,还有两份来自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和浙江省义乌市人民法院的判决书。

来自西湖区人民法院判决书判决浙江三鹿尚拖欠其供货商浙江亚丰包装有限公司8.4万元货款,义乌市人民法院判决浙江三鹿归还其债权人俞艳芳620万元借款及利息。

其中来自义乌市人民法院的判决书显示,2013年12月初,浙江三鹿因为资金周转困难,向俞艳芳借款620万元,约定借期到2014年10月28日止。但是借期届满,浙江三鹿没有归还这笔借款。

在该判决书中,被告方除了浙江三鹿,列在第一、二、三被告的分别是朱劲松、杨银花以及朱晨昀。后者为杭州千岛湖嘉聪实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而该公司的地址正是相关人士透露的浙江三鹿被迫迁离之后的地址。

争议成真

两年前热闹一时,如今却是窘迫离场。

“他不忍看到一个经营了50多年的民族品牌就此退出历史舞台”,两年前接受采访时,代表浙江三鹿的江新华对媒体说过这么一句话。显然,他们是想创造一个覆灭的民族品牌重生的奇迹。

然而,历史不会因为一句话而改变,奇迹最终也没有出现。

对于接下来会不会让这个民族品牌退出历史舞台,原浙江三鹿总经理助理朱明星回答的有些含糊。“暂时不生产了。”他说。至于以后还会不会继续运作“三鹿”这个品牌,他表示先放一放再说。

事实上,对于朱枫梅花730万买下“三鹿”这个品牌的行为,从最初到现在争议就没有停止过。

“我觉得这家企业的行为无论是当初竞拍商标,还是现在推出这样的商标产品,其实都是冒险和特别糟糕的事情。”北京志起未来营销咨询集团董事长李志起曾经对此表态。他表示,一个品牌的含金量和美誉度与其是否含有正能量、好印象是密切相关的。三鹿这样一个企业是因为食品质量出现问题,在老百姓心中,几乎就是“假冒伪劣产品”、“食品不安全”的代名词,老百姓第一联想都是不好的,这个品牌几乎无价值,要让消费者真正淡忘这一点,恐怕要付出几代人、几十年的代价。

与此观点相同的还有《食品界》总编辑姜昆。“至少两年内我不看好。”2013年面对正炒得火热的三鹿有机面,姜昆说。在他看来,三鹿有机面刚推出来就招徕媒体关注很可能是试水,真正要把品牌培育好,还需要花费很大的代价。

但是正如之前的代理商林岩所说,刚开始炒作的时候卖得还可以,但是热度下降之后,还是不行。

“这个品牌本身就有不好的基因,大家一看到‘三鹿’,还是会想起‘毒奶粉’。”营销界人士潘守正曾告诉新金融观察记者。

现在,回顾“三鹿”这个曾经的“知名”品牌,站在十字路口的时候,被浙江商人“拯救”。但是,可能是自身陷入泥潭太深,即便沉淀了4年,也没有摆脱大家对它的深刻印象;也可能是后来者定位不当,将新产品定价太高,本指望在中高端食品领域开辟一条新路,但是没想到消费者依然不买账。

在“三鹿”整体被拍卖前夕,还曾有业内人士预测,不管是谁把三鹿收购了,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三鹿死得更快,人员流散,只剩下厂房和设备;二是重组方企业死得更快。

现在来看,购得三鹿原来的厂房设备的三元乳业曾连续多年被“三鹿”拖累,业绩始终无法“转正”。最近两年才有余力发力以三鹿为基础的奶粉业务,虽然有所起色,但是从市场上依然没有传来好消息。

而被浙商买下的“三鹿”品牌,很可能再难现江湖了。

文章来源:新金融观察报

原文链接:http://epaper.tianjinwe.com/xjrgcb/xjrgcb/2015-04/20/content_7274067.htm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