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市场趋势 > 开心农场 如何让城乡双赢?

开心农场 如何让城乡双赢?

京郊日报4月17日讯(记者 杨旗)网络版的开心农场曾风靡一时,如今现实版的开心农场在京郊悄然兴起。随着市民对于回归田园的向往,许多京郊人看准这一市场,纷纷推出下乡种上“一分田”的休闲农业项目。然而,现实版的开心农场,如何既能让市民在乡下田间找到休闲劳作的乐趣,又能让经营者获得收入上的满足感,这是本市在发展休闲农业过程中遇到的一大课题。

farm

市民下乡春耕 争做都市农夫

春光和煦,4月正值春忙时节。然而,如今在京郊田间地头,忙着春耕的不止是当地农民,还有下乡的市民。因为,他们在乡下租种了一块地。

昨天一早儿,家住东城区永定门外社区的赵兰婷,又开始了一年的春播。她乘坐3个多小时的公交车,来到延庆县延庆镇东小河屯村的“一分田”园区。“您瞧,一会儿工夫,这十几平方米的地我就播完萝卜种了。”一上午的翻地、拉沟、播种、浇水下来,她累得满头大汗,但却十分满意,“去年种子播早了,一场‘倒春寒’过后,苗被冻坏了,今年听当地农民师傅的,必须适时播种。”

东小河屯村毗邻延庆龙庆峡等景区,村里2003年起利用20亩集体用地开展“一分田”项目,把这些地分成200个小地块,租给下乡市民。“每年3月底,市民前来体验耕种。”村里负责管理“一分田”的赵铁山说,由于土地性价比高,这几年随着民俗旅游配套设施的不断完善,前来寻地租种的市民越来越多。现在,200块“一分田”已经租罄。

“这种地的学问可大着呢!要按农时播种,最讲究的是看好节气。”皮肤略微黝黑的赵兰婷带着草帽,撸起袖子,种地的事儿讲得头头是道,俨然一个“农把式”。如今,怎么选种、播种,如何施肥、除虫,她都门儿清。

不仅是东小河屯村,如今,少则十几平方米,多则几百平方米,成批的市民下乡耕种租来的土地,争当都市农夫,已不是新鲜事儿。位于大兴区黄村镇的奥肯尼克农场,从200栋设施大棚中划出20余栋,供给市民四季租种。市民租种30平方米以上土地一年,便可在农场提供的几百种蔬菜中,选择喜爱的品种自己种植,或托管给农场帮忙打理。

不少村集体、合作社、农业企业,如今都看中了市民下乡租地的商机,向市民出租“一分田”,以从中获得收益。据调查,根据地块规模大小,主要包括专营“一分田”项目的农庄、开辟少部分土地出租的农业企业、从村民手中集中流转土地的合作社等三种向市民出租模式。

乡下租地种菜 体验收获乐趣

“其实就是退休了,图个有事做,出来活动活动,身子骨也能硬朗不少。”64岁的赵兰婷,年轻时插过队,比起别的市民,她对土地有份特殊感情。退休前,她是一名医生,喜好郊游,对于健康尤其重视,下乡种地就成了她退休后生活的首选。

赵兰婷租种东小河屯村的一块地,已有四年了。“那会儿是从网上得知这村的‘乡下有你一分田’项目,我慕名而来,第一年我就租了两分地,这农活儿看似好玩,可学问深着呢。”她说,她租地都是自己来干活儿,村里提供给简单的生产资料,租一年才300元。没想到,她这一租便是四年,不仅自己每周下乡种地,还呼朋引伴带来几位姐妹帮忙,一起在延庆种地成了“农友”。

对于一些孩子家长,他们租种一块地,看中的是能让孩子接触农耕教育,自己也能利用节假日体会亲子乐趣。家住朝阳区劲松的苏女士,儿子琪琪9岁了。小两口平时工作忙,就利用周末陪孩子在通州租地种。“去年,自打儿子收获了自己种的菜后,现在吃饭也不剩菜了,懂得珍惜粮食了。”孩子的变化,让苏女士觉得租块地即使贵了点儿也很值,她可不想让孩子成为“五谷不分,四体不勤”的人。

对于许多小白领而言,租种一块地追求的则主要是食品安全。“从小没有干过什么农活儿,想找个地方体验一下农耕乐趣。”家住朝阳区潘家园的孔先生说,10年前,他大学毕业后定居北京,属于新北京人。去年,他参加新婚宴请、应酬较多。一次,他和妻子竟然食物中毒了,至今想起来都很后怕。今年初,他在奥肯尼克农场租了一分地,准备主要吃自己种的菜,当个新农人。“自己种的,吃起来放心!”他说,现在没事就开车去“自家”地里转转,看着自己种的蔬菜一天一个样,心里很美、很踏实。

经营开心农场 并非谁都开心

能为市民提供绿色蔬菜的“开心农场”,却很难让经营者开心。有的地块出租火爆,但利润微薄;有的惨淡经营,已面临停业。

2012年,大兴区奥肯尼克农场面对市民下乡租地需求,开辟出20亩地,推出“私家有机田园”项目。“刚开始一两年,市场不温不火,租出去的地只有三五亩,还不时有人退租。”工作人员张忠瑞坦言,直到今年初,农场转变经营方式,在开耕前的三个月,才租出去10余亩地。“就这些还都是老客户口口相传介绍过来的呢。”他表示,“像我们这样的大采摘园,向外租地项目,利润都是基本持平,主要还是靠这吸引点人气。”目前,该农场没有租出的大棚里,都已经种上蔬菜供游客采摘。

经济实力雄厚的大型农场尚且如此,相对基础薄弱的村集体经营情况就更惨淡一些。前几年,大兴区安定镇杜庄屯村集体从村民手里流转出85亩地,成立合作社专营“一分田自种乐园”。他们将土地分成两种地块出租:年交888元认领40平方米,1288元可认领60平方米。“每亩地每年给村民流转费是2000元,85亩地就是17万元。前3年,最多的一年只租出去7亩多地,每年毛收入只有十来万元,根本不够成本。”村支书高瑞海说,眼看着就要春耕了,预订的人却不见增,这个“一分田”项目还要不要办下去,他有些犹豫了。

“我们这边价定得低,一分地才300元,刨去成本一年纯收入也就是2万多元。”东小河屯村民、“一分田”项目负责人赵铁山说,看似20亩地基本都租出去了,其实也是赚个吆喝,就算是给民俗旅游户培养些固定客户,增加点人气。

做好配套服务 经营才会持久

许多租地玩“开心农场”的市民,由于交通、时间成本等原因,新鲜劲儿一过就退租了。“去趟农场摘回来的菜,还不够油钱呢,一年下来也没去过几次。而且,别人种的菜都说是有机、绿色的,自己没看见,总归还是吃着不放心。”春耕将近,市民中持这种态度的不是少数。

为让托管种植者对蔬菜安全放心,奥肯尼克农场专门投资10余万元,在私家田园里安装了全景摄像头,供市民监测。“光有认证书还不够,凡认购菜园的会员,都可通过手机、电脑24小时观看、监测自家的‘一分田’,包括农作物实时长势以及浇地施肥情况。”张忠瑞说。

今年开耕前,为让来村租地种的市民放心,前安定村村支书马建阳专门从中国农科院请来蔬菜研究专家,对土壤进行了翻耕和数据监测,并全程指导村民如何绿色防控和科学种地。

“要把‘开心农场’真正做得让市民开心,经营者舒心,除了要把地侍弄好,吃喝玩乐等一条龙的周边配套设施也很有必要。”张忠瑞表示,以后农场还会开发专门给租地会员配套的软件服务项目,让市民来得了,还要有得看、留得住,“比如,介绍朋友来租地的会员,给每年续赠租地一个月,冬天还能免费滑雪,吃饭、住宿也享受最低优惠价等。”

对于“开心农场”式的休闲农业经营市场前景,有乐观的业内人士表示,“还是得让更多的经营者涌入这个市场,引入更先进的经营理念来探索。”

“近几年,开心农场作为休闲农业的一种形式,在京郊蓬勃发展,但也出现了诸多发展瓶颈。”长期研究休闲观光农业的农业大学教授于立芝表示,对此,不仅政府应出台相关政策对产业进行支持,作为农场经营者,也应根据自身情况,精准定位目标客户和人群,并推出特色品牌和项目。一些交通不便的京郊农场,可适当配备班车,集中到城区接送客户,并完善餐饮、休息、送菜体系;另外可根据不同人群,安排不同的农耕教程,分级配备农技员,满足城市居民的不同种菜需求。

文章来源:京郊日报

原文链接:http://jjrb.bjd.com.cn/html/2015-04/17/content_272424.htm

图片来源:Pixabay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