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机园艺 > “治虫大王”郑建秋

“治虫大王”郑建秋

文/京郊日报记者 高珊珊

没采访郑建秋前,记者曾多次从京郊田间地头的菜农、农技员口中听说过郑建秋的大名。他是市植物保护站的副站长,长年扎根京郊农村,治害虫、防病害,只要瞧见打蔫或犯黄的菜叶,他就能基本判别出到底是哪种害虫或病菌在祸害蔬菜,对症下药,即使小到1毫米的害虫也逃不过他的眼睛。市民对蔬菜的有机、无公害要求越来越高,他又身先士卒,对虫开方,研发生物防治法等多种不需用农药的法子来防治蔬菜害虫,菜农们由此亲切地称他为“治虫大王”。

郑建秋

郑建秋

防病虫害如手术前消毒

秋风渐冷,京郊的蔬菜大棚中,番茄苗、黄瓜藤、莴笋秧长势正好,郑建秋又带着他的植保小组,一头扎进了田间地头,看虫、查病,开药方,亲身示范,指导菜农和农技员如何防治蔬菜病虫害。

“对付蔬菜病虫害,防治最重要,就像给人动手术前,一定要做好术前消毒、避免交叉感染一样。”郑建秋常常教育自己的学生,对于蔬菜病虫害,就得“先下手为强”,蔬菜病虫害都会有一个潜伏期,合格的防治是在其暴发前就先把它釜底抽薪,“尤其是冬季种的都是大棚菜,环境相对封闭,病虫害一旦暴发,蔓延很快,就像人得病,病在表皮好治,病入膏肓就麻烦了。”

房山区窦店镇芦村试验大棚里,郑建秋从一个药瓶中倒出一点儿微黄色的粉末,将其按照比例调成药液,灌入喷药壶里,对着黄瓜藤喷洒。药液中使用的粉末是武夷菌素,对防治黄瓜最易得的白粉病有奇效,经试验,防效高达94.43%至98.81%。“不仅是对黄瓜白粉病有用,种番茄也离不了它,基本上,蔬菜主要会得的真菌病害都怕它,防病效果非常好,可以说是蔬菜界的青霉素。”郑建秋说,这种武夷菌素是从福建省武夷山区采土分离出来的一种链霉菌培育成的,别看它来源于南方,但从中培育提炼出的制剂在北方一样好使;而且,它不仅能防治蔬菜疾病,还能给蔬菜“调理”身体,诱导作物产生杀灭、驱避病原物的物质,就好比给人打疫苗一样;另外,它还能调整作物健康、合理的株型、叶面系数以及坐果量,让蔬菜长得更健壮。

除了像武夷菌素这样的天然菌,矿物油、诱虫板也都是郑建秋治虫药方中的法宝。这些治虫药方中,没有一种含有农药,用在菜田里,种出来的菜上没有或很少有残留,对人来说无毒无害,可对专祸害蔬菜的害虫和病菌来说,一杀一个准儿。

家中冰箱成害虫保鲜柜

“我家的冰箱都成了害虫保鲜柜了,都是爸爸从田里带回来的。”郑建秋的孩子对父亲最大的意见就是,别人家的爸爸都是买菜买肉放家中冰箱里,自己的爸爸却净往回带烂菜叶子、虫子,把家里的冰箱都塞满了,每次一打开冰箱,都难免吓一跳。

这些烂菜叶、虫子都是郑建秋从京郊田间、各农贸市场搜寻回来的“宝贝”。

1983年7月,毕业于西南农业大学的郑建秋被分配到市植保站,主要任务是农业技术推广。可郑建秋大学时学的是大田专业,他本人又从小在南方长大,当时北京常种植的几种蔬菜他连品种都认不全。既然单位把这个任务交给了自己,那自己就要尽最大努力做好。郑建秋主动申请,下乡蹲点,从零学起。

当时,在丰台区太平桥村、卢沟桥村等北京最有名的几个蔬菜产区,每天都能见到他的身影。那时所里没有能派送的公车,天一亮,郑建秋就蹬上自己的28式自行车,背上标本采集袋、照相机等设备往菜地里钻,天不黑不收工,有时,一天能骑着自行车绕着北京的蔬菜主产区转大半个圈。几年下来,自行车轮胎不知磨坏了多少个,人也从大学时的略带白皙被晒成黝黑。有一次,他骑车路过一片菜地,发现菜叶子上有些不对劲儿,很像被一种害虫吃过菜茎后的反应,立马下车进地寻找害虫。等他心满意足地顺藤摸瓜,捉到了这种害虫后,回到地头儿才发现,下车时忘锁的自行车不见了。

那时候,自行车对于一个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年轻人来说,可是一笔不小的财产。可即使这样,也影响不了他对防治蔬菜病虫害的热情。他不仅下地找病虫害,买菜时也时时不忘搜集标本。郑建秋家附近农贸市场中的菜贩们都知道,这附近有个“病菜痴”,别人买菜都挑好的选,他一看见谁家摊位上有烂菜叶子,一定要拿起来瞧一瞧,甚至将其买回家。有一次,郑建秋路过一个西瓜摊,看到一个西瓜的表皮上烂了几个小坑,周围买瓜的人都把这个西瓜拨到一边。郑建秋却立马上前抱着这个西瓜仔细观察,初步判断它是得了炭疽病。那时,他的标本库里刚好没有西瓜炭疽病的标本资料,郑建秋就和小贩商量,想要把这个病西瓜带回去。可郑建秋之前的表现让小贩觉得“这人可以狠宰一刀”,坚决不肯给,最后,郑建秋花了1元多才把这个病西瓜买下来。家人为此还埋怨了他好几天,因为那时大家收入都不高,一元钱能买好几斤新鲜的蔬菜。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通过不断地调查,他掌握了北京地区种植的蔬菜会遭遇哪些害虫、病害侵袭,这些害虫在不同的生长周期都长什么样、有哪些生长特点、怕哪些天敌、在祸害蔬菜时会留下哪些蛛丝马迹,蔬菜病害会有什么样的病状和特点以及防治适期等,并由此试验、筛选出了多种高效、低毒的防治药剂。

蔬菜植保研究享誉国际

祸害蔬菜的病虫和病菌找到了,药方也开出来了,还得把这技术普及给京郊广大菜农,才能真正实现对蔬菜的“健康保护”。从事蔬菜植物保护工作整30年,郑建秋大部分时间扎在菜地里,他还常提醒自己的科研组员和学生,做好蔬菜植保,仅仅能找出病虫害源、开出药方还只是做了第一步,必须得多和菜农打交道。他每年都要带头参加各种蔬菜植保科普咨询活动,走进田间地头,帮助农民鉴别疑难害虫、病害;他用自己从菜田、实验室内拍摄到的害虫和蔬菜病害照片,制成幻灯、图片、展板,结合京郊农民常讲的乡土话编成各种农业植保小册子,讲给农民和农技员听,京郊乃至全国直接听过他指导的菜农和农技员超过10万人次。

“我们国家的菜农和蔬菜植保界太缺一本大全式的蔬菜植保技术书籍了。”郑建秋回忆说,上世界80年代,日本是全世界蔬菜植保研究的龙头,其编写的蔬菜植保资料发行世界多个国家;相较之下,我国对蔬菜病虫研究几乎处于一片空白状态。“那时,大家使用的资料都是日本发行的,而且特别贵。”郑建秋说,当时,一本日本发行的蔬菜病虫防治册售价就高达1000元,只有部分高校和研究机构买得起一套,植保从业者们要查找资料,必须先向单位打报告,从那时起,他就想要编制一本中国的蔬菜病虫害防治专业书籍,“这就好比全民扫盲,连老师用的课本都没有,怎么能教好学生认字。”

早在下乡蹲点时,他除了收集标本,还带着相机下地,给受害蔬菜拍照,把各种蔬菜害虫从小到大的样子全部拍下来。当时还没有数码相机,很多害虫又小得和针尖一样,拍摄起来困难很大。他就找来摄影资料,自学摄影技术,终于练成了一手拍摄害虫的绝活儿。

29年磨一剑。经过20年坚持不懈的收集整理,他整理出1300多种蔬菜病虫的图片、文字资料,又经过9年编写,终于写成了大型专业工具书《现代蔬菜病虫鉴别与防治手册》,并于2004年出版。这本书内包含会祸害140多种蔬菜、13种食用菌的1320种病虫,共210万字,配发3600多张优质病虫照片、400多幅显微描图,填补了国内蔬菜植保研究界的空白。

当年,世界植保大会第一次在中国召开时,这本由我国植保研究人员首次编制的大型植保专业工具书被定为我国植保界向大会的献礼之一。它第一次在全世界的植保专家面前亮相,就赢得了一致好评。国际植物病理学会向全世界植保专家推荐的专业书籍名录上,第一次出现了中国编制的书籍;国际植物保护学会理事长为该书签名并写了书评;美国国会图书馆等国际著名国家图书馆收藏了这本书;多国值保专家和翻译界专业人士找到郑建秋,要求将这本书翻译成多种外文在国际发行。日本植保教科书在国际上的垄断由此被一举打断。直到现在,这本大型专业工具书仍然占据国内外多家知名销售网站专业类工具书热销榜榜首。

文章来源:京郊日报

原文链接:http://jjrb.bjd.com.cn/html/2013-10/29/content_120525.htm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