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绿色消费 > 一杯咖啡推动伦理消费

一杯咖啡推动伦理消费

《明日的餐桌》书摘

《明日的餐桌》一书封面

《明日的餐桌》一书封面

台湾果力文化2014年12月出版

有关本书:本书作者、台湾生态绿创办人余宛如,直击世界、亚洲与台湾的38个食物革命现场,从产地到餐桌的追溯、建立食物产销链的伙伴关系,到公平贸易、社会企业、合作经济、共同采购的推动,书页之间的一餐一食与各种最创新的“食物行动方案”,教你如何做出最对的选择,一起吃出一个安心、美味又永续的未来。《明日的餐桌》一书详细介绍请点击这里查看。

生态绿做台湾公平贸易的先驱

走在科伦坡的街道上,商店与楼房大门深锁,路上没有行人。忽然间,我被一个行进的部队队员拦下,用枪指着我,讲着我听不懂的语言,后来我出示护照,对方终于放我离开。原来斯里兰卡爆发内战,北方的解放军塔米尔之虎在我抵达科伦坡的前一天,丢掷炸弹……到科伦坡市区,事实上,我不是要去战火之地,但已经在内战之中,每每回忆那有如电影情节的一幕余悸犹存。其实,开办生态绿的过程中,惊险的遭遇不仅只如此。尽管有着许多无法预期的意外,我们为了追寻公平透明的产销机制,多次冒险深入第三世界偏远地区。我们深知要面。对的暴力不是枪或炸弹,而是贫穷,公平贸易则是我们的武器。

从一场农业探索之旅开始

二○○二年,台湾加入WTO后,似乎划下了一个正式告别农业的时代,土地休耕、农村人口外移、农业劳动人口老化、农地非农化……,各种因农业衰退而引起的社会议题,象是农保给付与请领、农业金融,或是老农福利等,往往都要等问题无法再被忽略,农民一起北上台北街头抗议时,才会被已经高度都市化的民众听见与看见。当时担任立委办公室研究助理的我,经常处理来自南台湾农村的各种请托案件,三不五时地,北上农民愤怒的呼声在。研究室大楼的窗外怒吼在同一时空中,随着全球暖化的问题蔓延,大众环保意识逐渐高涨,从另一个环境保育的角度去观照台湾农业的问题:过度榨取农作物经济价值的同时,也压榨了地力,而过度仰赖农药与肥料的现代化农业,破坏了台湾的土地与生态。一股回归有机农法、自然农法等改变农法。的行动与呼声开始崛起,有一群热血青年回到乡村,用自己的力量试图为农村寻找出路。

从经验中摸索改变的契机

从大学就开始积极参与社会运动的徐文彦,一直是个热血的青年,毕业后大部分的岁月都在台湾的环保组织工作,或是做与环境保育有关的社会运动,后来去英国唸书时,也是继续深研环境社会学,尤其关于农业议题。徐文彦回台湾后,他大学时代认识的一些朋友,回到农村里,尝试着以“地方发展”的概念,来改善都市与乡村发展失衡的社会问题。其中一个友人在帮一个社区逐渐凋零的农产品,寻找新的出路与市场,试着结合了生态保育的观念与食物安全的诉求,并以部落格的经营方式,将生产过程透明的分享给许多网民,不仅找到了一群读者,也为小农找到新的契机,不过,当附近农民看到他们成功的模式,也纷纷要求加入的时候,这个新兴的模式,却因为消费市场太小,容纳不下更多的农民,只好委婉拒绝。二○○六年的徐文彦,正与朋友们发起一些有关农业议题的社会运动,召开“田觞”的记者会,指出台湾农地非农化的社会问题,以及农地的快速流失,不仅导致农村快速崩解,农村原本具有的社会功能跟着在消失当中,而农地污染、农地盖豪宅的环境问题,也威胁到台湾粮食生产的稳定与安全。于是徐文彦想起二○○三年在英国接触到的公平贸易运动,直觉想更深入地了解这个国际性的消费者运动扩大伦理消费市场的手段与历程。

直观式观察,不一定带来正确的知识

那天,徐文彦与友人冯瑞麒(现为数位文化协会副执行长)在骑着脚踏车爬观音山的时候,聊起了这个想法,读NGO管理的冯瑞麒非常赞同,愿意参与计划,于是徐文彦下定决心开始研究公平贸易。一开始举步艰辛,当时国际公平贸易的发展完全没有任何华文资料,徐文彦不仅得想尽办法搜集,还必须开始大量艰涩的阅读,为了让公平贸易的运动华文化他跟冯瑞麒一起合作,翻译维基百科公平贸易的条目,展开挑灯夜战的日子。当时他几乎每天都坐在书桌前,有时抽着烟,有时埋头苦读,常常苦思到大半夜,很少移动有一天,徐文彦看到了一个美国爱荷华大学著名农业学者克莱儿·亨里奇(Clare Hinrichs)的关键研究,她提出了一个观念:“农业风险的公平分担”。她指出,农业真正的问题是农民所面对的风险由谁来承担?这些风险包含价格的波动、天灾人祸、种出来的产品要卖给谁、能卖多少钱等。传统的农业模式,风险都是农民来承担,但是全球新兴的四种以市场机制解决农业问题的模式:小农市集、社群支持农业(CSA)、有机认证与公平贸易认证,的确达到分担农民风险的功能,只不过四种模式的影响大小,以及分担农业风险的大小,各有不同。

小农市集:以规模来说最小,社区性居多,能够分担农民的风险最少。

社群支持农业(CSA):规模也小,地区型或是地域型多,但规模比小农市集大,因为多契作,所以分摊掉的风险也高。

有机认证:规模可以大到国际,换句话说大规模的农业比较适合,而因为农民必须自己承受休耕养地、农产减少的问题,所以分摊的风险较少。

公平贸易认证:规模可以大到国际,提供农作预付款、保障收购价、社区发展金、有机奖励金等机制,是最有利农民、分摊掉最多农业风险的模式从克莱儿.亨里奇的研究中,徐文彦也看到了农业系统性的问题,这不是单一个案所能处理的,而改善这个系统性的问题,有赖于一个愿意与农民分担农业风险的伦理消费市场如果没有深入研究农业的议题,也许他今日只会看到现象,如今他更确定下一步,是要找到。公平贸易运动的工具与消费者沟通,推动伦理消费的文化。

立定目标推动伦理消费教育

国际公平贸易运动已经有六十多年的历史,一开始是以扶贫的概念在富裕国家销售贫。穷国家的手工艺品,以扶持落后地区的发展在一九八○年代,公平贸易体系里的农产品销售快速取代手工艺品,而许多公平贸易的倡议者也开始思考,如何用公平贸易的农产品来回、应与抵抗自由贸易对贫穷国家的农产品倾销打击贫穷国家的发展机会。于是公平贸易运动逐渐针对农产品发展出一套认证机制。而真正让公平贸易农产品跃上主流市场的,就是背后这一套认证机制。

事实上,公平贸易的农产品只限于在小众的商店里销售,当时没人相信这个市场可以扩大。一九八八年,荷兰展开了第一个公平贸易标签行动,在公平贸易的咖啡包装贴上一个公平贸易标签,来与一般商品区隔,没想到大获好评。因此各地推动公平贸易的组织也纷纷仿效。但到了一九九○年代,因为公平贸易的标签过多,消费者难以辨别差异,造成了公平贸易农产品第二次的销售危机,于是一九九七年,公平贸易运动的有识之士聚集在一起,决定共同推出单一一套公平贸易标准,以及唯一一个认证标签,以利消费者辨识。当二○○二年新的标签在世界各地共同推出后,国际公平贸易农产品的销售额每年有两位数字的成长,逐渐成为欧美新兴的公平贸易消费风潮,跨入主流市场与日常生活中。

徐文彦从这里看到,一套可责、透明、可追溯的认证机制,才能取得消费者的信赖,同时对农民真正产生影响与改变,而单一的认证标签,能获得消费者的认同情感,成为一个强大的推动工具。为了让消费者了解自己的消费力量,进一步善用消费力量改变世界,看到道德商品背后的价值而不是价格。徐文彦认为引进国际公平贸易的认证,推动消费者对公平贸易运动的认知,会是提升伦理消费的有力方式。

取得认证,让台湾走到国际

但光是有认证似乎仍然不足,如果公平贸易的产品推不出去,就没办法证明伦理消费可行。于是徐文彦想了半天,决定引进公平贸易咖啡,因为咖啡仅次于石油,是全球第二大贸易量的商品,影响全球两千五百万名小农的生计,同时台湾每年喝掉非常多的咖啡,应该要鼓励消费者替换。于是徐文彦展开行脚,拜访可能合作的咖啡商,但事与愿违,徐文彦花时间拜访的一些咖啡业者,并没有申请国际公平贸易认证的意愿徐文彦不想放弃,开始跟我讨论创业的想法,我因此也开始想象公平贸易在台湾推动的可能性。有一天,徐文彦跟几个好朋友聚会,提及想要成立一间公平贸易咖啡公司,没想到大家认为这是应该要做的事,于是很快的,成立生态绿的第一桶金一百五十万凑齐了,二○○七年四月登记成立了生态绿商业有限公司,准备国际公平贸易认证的申请,以及联系生产者进货的事宜。

不过,国际公平贸易组织(FLO)对于我们申请认证,并不如想象中的热切与快速回应,我们等了许久,对方才缓缓地回信说明,对于授权给台湾,他们当时没有任何法规可以沿用,必须另立一套授权给非会员国的办法,等到办法出来才能让我们加入,并且授权产品认证给生态绿。二○○七年八月,刚好国际公平贸易组织的专员到香港推广公平贸易,于是。我们也跑到香港,进一步跟她确认进度,当时生态绿仍然是前途未明在这段时间,我离开了前一个公司。曾担任国际有机保养品行销经理的我,在国际公司的原料产地体验到纯净生活的美好,也看到了不同的农业价值。加上担任国会助理时,看到许多台湾农业与社会问题,也许是心里一直在寻找解答,当时觉得公平贸易在台湾尚未被认知,应该可以有人来实践看看。于是我开始积极地参与生态绿的筹备工作,与徐文彦持续钻研咖啡的技术与知识,聘请了知名部落客How规划生态绿网站,并且寻找国际公平贸易组织中,愿意出货给我们的咖啡豆生产者到了当年的十二月,我们终于取得华文地区第一批的认证资格,但手头上的现金,只剩下三十几万。而成为公平贸易商,不仅要缴交认证费、标签授权费、年费……等,要以国际公平贸易组织规定的保障收购价跟农民采购,而每一次的交易,都必须在国际公平贸易组织的稽核下,确保交易的透明与可责,为农民与消费者把关。而每一笔采购必须额外支付一笔社区发展金,交由农民合作社决定如何使用,例如让小孩可以唸书,建设医疗诊所或是学校,或是让女性得以就业……。当购买有机认证的原物料时,还必须再支付一笔有机发展金,鼓励农民持续以永续的方式生产,保护环境。

一杯咖啡多少钱?由你来决定

在一开始开店,我们就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由消费者来决定咖啡的价格。因为我们希望顾客看到的是咖啡背后的价值,而不是价格。很多客人喝完咖啡后,习惯性地低头掏钱问我们价格时,一听到要自己定价,都会吓到抬起头看着我们。甚至还有顾客说:“这是在考验我的人格值多少钱吗?”许多顾客也因此打开话匣子,跟我们聊了起来,有时候一聊就聊。两、三个小时,也更了解公平贸易与我们的想法大部分来的顾客,都会给到一杯一百元以上,但也有每次都丢下三十元,然后点拿铁坐一天的顾客。我们收到最低的价格纪录是二十元一杯,最高是一千五百元一杯,无论是付费最低还是最高的,都只来过一次而已。这样自由定价的方式,大概也吓跑了许多人,但我们默默地推动到二○一二年才结束这种做法,因为我们发现会来的顾客很固定,已经没有必要。用这样的方式去教育顾客,也看到了越来越多人对公平贸易有逐渐提高认知的现象。

公平贸易接地气,好样绿上场

原本我们就规划未来的生态绿将会开发台湾的产品销售,不过八八风灾后,加速了我们的动作。八八风灾过后的第八十八天,在中国人寿的赞助下,我们与绿农的家、台湾企业社会责任协会、利群会社国际股份有限公司,共同发起了好样绿项目,开始推广台湾的生态水果,所谓的生态水果,是强调草生栽培,保护台湾土地,并且通过SGS检验的新鲜农产品。

以台湾芒果为例,芒果是极具经济价值的水果,但也是季节性的水果,目前台湾芒果的生长从台南一路南下到屏东。每到产季,农民纷纷抢收,以免消费旺季一过,芒果的价格就跌落。为了经济产值,以及降低种植成本,农民习惯使用除草剂。所以在芒果产地,可以看到光秃秃的土地上,种着一棵棵的芒果树。象是屏东的枋山,因为除草剂的关系,没有植被包护土壤,一到台风季节土壤就跟着风雨流失,成为严重的生态问题。另外,如果土壤不够。肥沃,农民收成就不好,或是不得不更依赖化学肥料,变成一种恶性的循环。

不过这样分支出去的业务,吃掉了生态绿许多管销成本,但推广的效果却很有限,于是我们把好样绿进化成2.0版,开始用这些水果做成店头的甜点,长期在生态绿的咖啡馆里采用。二○一四年,我们逐渐规划了一条台湾的产品线,除了友善生态农法的坚持外,也将以契作方式分担农民的风险,同时希望能够逐渐有兼顾台湾土地、生态与社会伦理的产品。

文章来源:中时电子报,原载于《明日的餐桌》

原文链接:http://mag.chinatimes.com/mag-cnt.aspx?artid=28540&page=1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