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访 > 张丽花:创办社区有机小店的点滴思考

张丽花:创办社区有机小店的点滴思考

位于北京朝阳区百子湾路苹果社区的“花生公社”,是由一位年轻的妈妈张丽花创办的有机健康生活体验店,是她和家人生活起居的地方,也是热爱有机生活的社区居民们交流和活动的“据点”。做过高中教师的张丽花,是生物学硕士和营养师,最初因为孩子开始关注有机食品,渐渐的喜欢上这种生活方式。为了让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有机环保的生活理念,于2014年5月创办了花生公社。自从读过她的《关于有机的一些认识》一文,我就一直想要更多地了解花生公社的故事,今年初终于有幸来到这里拜访。

小店外观

小店外观

和我以前想象的不同,花生公社的店面并不临近街道,而是真正地在社区内部,社区居民下楼散步即可看到,而扎根社区正是张丽花的初衷,她希望把有机环保的理念带到离大家生活最近的地方,亲身实践展示一种可行的生活方式,尝试在社区居民中建立更多简单而美好的连接。

花生公社目前已有多达两百多种单品,应季水果蔬菜,五谷杂粮,肉蛋奶类,油盐酱醋,无添加休闲食品,纯天然日化用品,还有汉声的传统文化产品……都是由店主精心挑选,自家使用,分享给大家的好东东。平人农场、桃花石、柠檬君、山西自然农耕协会、沃翠源、禾然有机、博扬有机、衡荣生态农场、台湾里仁等等这些有机界耳熟能详的品牌荟萃其中。小店装饰得简朴自然、整齐干净,处处摆放着的盆栽生机盎然,中堂大匾“日日是好日”也让人体会到店主的生活追求。

张丽花

张丽花

初识花生公社,张丽花和我分享了她的创业经历以及对有机生活的理解。以下是部分采访内容的记录:

有机会记者Jing:您为什么要创办花生公社,这项新事业是怎样开始的?

张丽花:三年前我开始了人生的一个重要事业:养育孩子。像每一位妈妈一样,希望做好生命中这个重要的角色。而当陪伴一个新生命成长的时候,你的麻木会苏醒,会重新审视生活,你发现食物不能吃了,水不能喝了,空气不能呼吸了,你拼命想给这个完美的生命一个完美的环境,你去进口、海淘,你去有机超市、有机市集、你去农村、农场……你的无助和勇敢都被放大了,很多妈妈都经历过这样的阶段。后来你发现,这不是任何一个个体的问题,这是整个系统的问题,当劣币驱除良币,整个社会食安危机不断的时候,“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所有的生产者与消费者都成了受害者。在不断的焦虑寻找和思考中,我觉得也许是社会价值观,是人与自己,人与人,人与自然这些本质的关系出了问题。

后来当考虑新的工作时,因为孩子还小,希望能与自己的生活相契合。最初这些安全的食材都是为了满足我们自己家需要,像一些供不应求的“尖货”我都要先预留出自家吃的;现在几乎不去外购其他食材,应季有什么就吃什么,没了就不吃,你会觉得生活很简单美好。其实很多人有这个需求,但不是每个人都有时间考察农场寻找好的食材的,很多消费者想买又一头雾水,很多生产者种出好东西常规渠道又卖不出去,所以我想成为一个最直接的对接者,扎根于社区,把我们的生活方式分享给大家,让更多人参与进来,构建一个产销良性循环。

“花生公社”取义“花由心生”,又恰是先生与我的名字合称,有朋友经常叫我家宝贝“小花生”。我们觉得做事情应该由心而发,由内而外,用对自己的心来对待别人,现在社会上做酱油的不吃酱油,做馒头的不吃馒头,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钱不应该用来衡量一切,生产者和消费者也不应该是对立的,简单买卖的关系,他们是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交换劳动的同胞。有机生活也不仅仅是食物,而是一种生活方式和生活态度,但这些年的社会价值观和社会信任有很大问题,所以我想在最近的地方,大家每天楼下散步就能看到的地方,展示一种生活,它是良好的,并不遥远的,普通人即可实现的……因此,花生公社以后所有的体验店都不会出社区的大门,都会在最近的地方与大家一起生活和解决问题。

冷柜上印着“花生公社,花由心生”

冷柜上印着“花生公社,花由心生”

Jing:说到做什么的不吃什么,其实现在有些做有机农场或者卖有机产品的人,自己都不吃自己的产品。

张丽花:的确是的。因为相关制度不完善和政府公信力的不足,有机行业出现过很大的危机,当有机认证不能说明产品质量,不能甄选出好的产品和好的生产者的时候,是整个行业的灾难。目前,有机行业体系并不成熟,当仅仅作为一个商业投资项目,产品质量可能会在各种压力下出现问题,所以我更愿意选择热爱自己事业、食用自己产品的生产者合作,有机认证和相关检测是一个辅助手段,我更关心生产者的出发点,生活态度,为人处世的原则,遇到的困难和解决问题的方法,更愿意去农场亲自看看,跟生产者一起劳动、聊天、交朋友、观察细节….. 这些可能比所谓的检测来的更加可靠。因为人心是不可能24小时监督的,当信用体系崩溃,被监督的人想尽一切方法作假时,可钻的空子,可作假的技术可能很多。而首先建立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再辅以调查监督和检测,可能是更良性的系统。我这里很多产品严格说不是有机认证的“有机产品”,但他们的种植方式是有机标准甚至高于有机标准,我们很关注公开透明、诚实守信这些最基本的东西。

Jing:对于合作方,是否都会亲自去考察呢?

张丽花:能去的我都尽量会去,而且鼓励消费者也去,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参与是最好的监督,我更愿意把监督说成是共建。我们应该考虑怎么让生产者可持续的同时资源更优化,价格更实惠,损害任何一方的利益都是不持久的。明年我计划去农场住的时间更长,参与更多的生产生活细节,了解真实的现状和问题,而非普通人理解的参观采摘,也建议消费者做更深度的考察,公开透明、诚实守信、共建共享,也许是目前食安的一条解决之道。

Jing:目前花生公社的全职人员还比较少吧?

张丽花:目前只有我和先生两人,父母过来帮忙。先生原来是做金融的,几个月前刚刚辞职回来帮我。比较幸运的是,他很享受这种生活方式和生活品质,认同这个事儿的意义——而不仅仅是理解和支持,因为支持是单向的,必不会持久。很感谢我的家人,说实话,做出这个选择是需要勇气的。

现在刚刚开始,一是为了减少资金投入,另一方面想找到认同贯彻我们理念,而不仅仅是简单销售的人才很难,以后我们的瓶颈也可能在人才上,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加入进来。

花生公社

Jing:您之前是否认识苹果社区的朋友呢?为什么要选择在这个社区做体验店?

张丽花:我以前不住在这儿,来之前不认识任何一个人。到陌生的社区来做,因为我是决心把花生公社当作事业来做的,所以需要接触真实的市场,熟人圈可能开始比较容易,但他们可能因为对你的了解和相信而包容你,而陌生人会对你的要求更高,会让你发现更多想像不到的问题和症结,会让你更快的成长,从而找到一种健康的商业模式,能够自我造血。并且我一直认为,食品安全问题的根源是人与人的关系出了问题,住在同一个小区,用很多积蓄买的房子,这是多大的缘分,地理位置如此近,心理距离却那么远,我希望能改善这种关系,关于社区资源整合,我们可以做很多事情,今年的重点就是消费者合作社。

选择苹果社区另外的原因是我爱人原来在建外soho工作,这样离家很近,中午可以回家吃饭,而且这个社区气氛比较好,居民素质高,另外看到有机超市乐活城在附近开店,就更有信心了,因为这里居民的有机消费意识已经得到一段时间的培养了。

Jing:花生公社是否提供配送服务?

张丽花:因为离得很近,很多居民遛弯就自取了,我们每天晚上会统一送一次。苹果社区周边小区也可以配送,其他地方的顾客可以快递,经过口碑相传,也有很多外地客户。大家主要是通过微信与我交流,花生公社的网站和微店也正在建设中。但我更希望大家多来看一看实物,坐一坐,聊一聊……

Jing:目前在北京的有机渠道商越来越多了,您怎么看待有机行业内的竞争呢?

张丽花:现在关注和进入有机行业的人才和资金越来越多,我认为这是一件好事,说明了社会的需要和趋势,我们要关心的是怎样让行业良性发展,避免劣币驱除良币。目前来说有机行业还是小众的,希望未来它能够变成大众的,希望越来越多的有机农场,有机超市,有机餐厅出现,希望绝大多数人都能吃上安全健康的食品,拥有有机环保的理念,这应该是行业从业者共同的目标,只有大环境好了,作为一分子的我们才会受益。所以不要狭隘,行业内个体的互相竞争和帮助都是好的,是在优化资源,其实大家都在做同一件事,为了共同的理想。比如我今天把有机理念传递给一位顾客,即使他没有购买,但他可能传达给别人,也可能再过一段时间转变,也可能去别的地方购买,都没关系的,反过来,他在其他的地方了解购买过,再来我这里会觉得不陌生,很容易产生购买。所以,我相信给出去的都会回来,无论善与恶,无论以什么样的方式或多长时间。共建良好的商业环境是我们每个从业者的责任。

Jing:怎样看有机农业的发展状况呢?

张丽花:常规的食品体系已经形成完整的链条,从生产流通到销售,用什么样的种子、什么时候施什么肥、什么时候用农药、除草剂,怎样让果实更加美观,怎样保鲜防腐,从批发市场到各级零售,不管是好的还是不好的办法,常规体系的每个环节已经建立起来了。而对于有机行业来说,这个体系还远远没有形成,种子的来源、肥料的来源、病虫害的防治、物流集散运输中的保鲜,都需要相应的解决方案,产品利润无法支撑普通销售渠道,信任成本很高,甚至烹饪加工也会遇到问题,现在有的厨师都不会不用添加剂做菜了……所以,这一切需要我们的共建,需要时间和努力,而不是抱怨和行动。

食品安全的问题从根本上说是三农问题。农民其实是最大的受害者,他们是农药的直接接触者,他们没有话语权和生活保障,他们最好的出路是放弃农业去做农民工,很多农村只剩老弱病残,不再生机勃勃……因此,现在既有理念,又有技术,又能踏踏实实坚持下来的有机生产者是我们应该珍惜的,我认为一定要保障他们的利益,如果没有他们生产出好产品,有机行业就是无源之水,后续一切都是空的,无论文案写的多好,包装多么漂亮,消费者多么有钱……如今的食安与环境问题背后是短视与道德的问题,更是系统架构与社会价值观的问题。让农业回归农业,农村回归农村,农民回归农民,承担他们应有的社会功能并获取应有的价值,让农民因为从事生态农业而自豪,有尊严和归属感,有物质和精神回报。这样才会有更多的人才加入农业生产。另一方面消费者能有更好的渠道和价格购买到安全有机食品,促进有机环保的生活方式成为社会的主流。从而使得大环境越来越好,但这一切,需要社会职能机构和我们每一个人的努力。

目前很多有机农场十几个人却要承担从生产宣传销售到物流售后等一系列工作,比如一家农场每周满北京跑给会员送菜,这需要多高的时间和精力成本。这种方式在现在这个缺乏信任的阶段可能是合理的,但未来肯定是不合理的,因为浪费了大量人力物力,导致农场把最应该做好的生产管理粗放化,没有经历放在有机生产的技术上,很多人都感叹成为“车轮上的农夫”。我希望在自己的位置上能做一些有用的事情。

Jing:说到整个农业的大问题,就显得消费的力量好像还是很有限的。

张丽花:很多人都有这个困惑,觉得我一个人有用么?我做一点努力有用么?我自己也有过这样的困惑,现在想明白了。一个人毁灭不了世界,一个人也拯救不了世界。回想一下,你浪费过粮食么?浪费过纸张么?多用过塑料袋么?买过从来不用的衣物么?……(我都做过)如果13亿人这样做呢?这些物品都要被生产出来,以环境为代价,所以雾霾和水污染都有你的一份功劳,现在都返回来了,谁也逃不过。同样,每个人做的每一点正向的事情也是有用的,不要求是环保人士,不要求多么高尚无私,只是每一个普通人偶尔做了一点点,也会汇集成社会趋势,最后回到我们自己身上,或快或慢……因此,与其无助、抱怨、等待,不如能做点什么,就做点什么,每个人今天做的每一点都是有用的,无论对于自己,还是对于别人,对于环境。经常在农场碰到资深消费者很感人,说他们做不了什么,用消费来支持,让钞票成为选票,消费是会引导市场的。毕竟如果90%好了,你就会很容易受惠,而若90%不好,即使你如何精明,也很难独善其身。每个人都是一个火种,每个人都是一种力量,每个人都肩负责任!

花生公社

Jing:您会怎样向顾客推广有机理念?

张丽花:“感同身受,由己及人”,因为我本身就是一位消费者,有过消费者的种种迷茫,所以我很理解消费者,又因为我从事这个行业,了解很多生产者和农场,思考很多根本性的问题和原因,也很理解生产者。所以,很多时候,我是生产者和消费者的桥梁,我一直希望构建良性的产销循环,希望大家不是简单的对立买卖关系,而是像一家人一样来考虑和解决问题,生产者有生产者的责任和权利,消费者有消费者的责任和权利。很多时候,我会对生产者说要理解消费者,他们有这样的需求是正常的;回来会对消费者说要珍惜生产者,他们比我们更难……

花生公社秉持公开透明,诚实守信的原则,我会告诉大家我知道的信息,产品的源头在哪里,生产环境和种养方式怎样,生产者是什么样的人,有什么样的理念……我也鼓励消费者去农场考察,尽可能的多了解,多参与,参与是最好的监督……我也会普及一些专业知识和营养知识,但我很少发负面的信息,虽然很多人喜欢听,因为社会上的负面信息太多了,我不希望恐慌,还是希望阳光的来解决问题;我倡导食物平等,每种食物都有自己的营养,土豆白菜并不比燕窝海参差,关键是膳食多样化和食物本身的品质与能量……我觉得真正的有机生活方式是取己所需,提高心性。

我对顾客无条件地信任,有人到这里来,我不会强迫你买任何东西,不会强迫你有有机的理念,你的生活方式一切都OK,我只是做一个展示,也许你觉得这样也不错;没带钱的话,即使初次相见,我都完全信任。你会发现当你信任别人的时候,别人就会守信,到现在我这里没有出现任何顾客失信的情况。我认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应该简单一些,比如,就算来了很多次的顾客,我也几乎从不问他们的职业,有的聊得很熟很深入的顾客,我都不知道他们的名字和电话。不要刻意接近,也不刻意排斥,简简单单,不抱有任何目的性的来往,这样就很好。推广理念首先要有求同存异的胸怀和行动的勇气,其实很多时候你说了什么不重要,做了什么更重要。

Jing:“不抱有目的性”地相处,说起来不太像做生意的人?

张丽花:很多人都这样说,因为我以前也没做过生意,但做生意就一定要有目的性么?生意应该是“生命的意义”,首先你要寻到,才能成就大的生意,企业的成功不单单在盈利上,更在于它惠及了多少人,这是我对自己企业的判断标准。同样,对于员工,也不会用绩效来要求和评价,我很关心他们的认同感、归属感、价值感,这才是更长久和有意义的东西。

Jing:现在看来,您觉得这份新事业能够持续做下去吗?

张丽花:稻盛和夫说过,要“乐观思考,悲观计划,乐观执行”,我比较乐观,持续下去应该不是大问题,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的认可度和信任度会越来越高,我们需要做的就是不忘初心和不断提高。为大家寻得更好的产品,建立更好的链接,提供更好的更便利的服务。说实话,我们过去在服务上有太多不足,非常感谢花生公社顾客朋友们一年来的支持,有很多感人的故事,非常感谢他们!

Jing:花生公社除了销售有机产品之外有哪些活动?

张丽花:我们会不定期组织会员参观生态农场,举办各类主题沙龙,学习手工食品制作等活动……

我们用有机果皮自制环保酵素,泡上无患子果皮做成天然洗涤剂,免费送给大家,鼓励他们自己做,这样可以代替部分化学洗涤用品,对环境也友好。

我们筹建了社区旧物循环利用和分享中心,这些旧书旧物都是社区居民送过来的,大家都可以来免费借用,书籍和儿童玩具比较受欢迎。我们也会对接公益组织和贫困学校的儿童捐赠这些物品。 我们提倡“明确自己的欲望和需求,不买不需要的物品,确有必要的物品,尽可能买最好的,并充分使用它。”

这些都是社区居民送来的旧书,可供免费借阅

这些都是社区居民送来的旧书,可供免费借阅

我们这里还展示了民间公益组织“心公艺”的明信片,明信片上印的都是残障人群创作的绘画作品,指导老师是美术专业的志愿者,我也是他们的志愿者,觉得这种方式挺好,不是简单的给予,而是让他们有尊严的与这个社会交流。这些明信片都是我买的,作为花生公社的心愿卡,我觉得很好看,如果顾客喜欢,可以联系“心公艺”购买。

Jing:从开始创办花生公社到现在,最大的阻碍或困难和最大的成就是什么?

张丽花:恩,最大的困难是担心——担心有多少人能沉下心来,坚持得住;担心有机生产体系能不能建立得很好……这需要很长的时间和很多人的努力。这是我们真正需要担心的事情,而不是短期内的利润问题。毕竟,只要有好产品,又有人需要,盈利是迟早的事。但是对于这个困难,我还是有信心的,我相信人类的智慧,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声音在“回归”,人们已经逐渐认识到自然的力量,在做很多正向的行动。2014年5月份以来花生公社的状况是越来越好的,这个阶段最大成就是顾客的认可和喜欢,更加坚定了我的信心,看到了很多需求,也看到了很多美好,让我更坚信自己的理想是可以实现的。

后记:“花由心生”

花生公社成立时间不长,但是张丽花作为有机消费者的经验和思考已经为她目前的状态打下了良好基础。没有任何广告推广,仅凭着口碑相传,认识和喜爱花生公社的人越来越多了。小店的面积虽然不大,但氛围淳朴自然,没有夸张的口号,让人有种家的感觉。木桌木凳摆在屋子中间,让人不自觉地就想坐下来聊聊天、尝尝美食,而采访间隙,的确有顾客是这样做了。也许正是这种简简单单的状态、由内而外的动力,让花生公社能够顺利地起步和发展。在“互联网+”的时代,人与人面对面的交流所建立起的关系仍然无法被任何新技术替代。苹果社区的居民是幸运的,在自己家门口就拥有这样一家健康、便利又温暖的有机小店。

更多信息

  • 微信公众号:花生公社
  • 地址:北京朝阳区百子湾路32号苹果社区南区10号楼A座105
  • 网址:www.huashenggongshe.com (建设中)
  • 联系电话:010 56268059 北京花生公社商贸有限责任公司

文章来源:有机会

作者:有机会记者Jing、张丽花

摄影:有机会记者Jing

有机会记者Jing
从点滴处实践有机生活,享受每一天。
关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1. 森林12 04/19/2015
    好啊 事在人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