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生态农夫故事:没有虐待的鹅肝酱

生态农夫故事:没有虐待的鹅肝酱

Eduardo Sousa

Eduardo Sousa

如今越来越多的人明白鹅肝的美味源自于残忍的强制喂养,这道美食的名声越来越差,许多地方还颁布了禁令。旧金山有个厨师把鹅肝加入菜单,结果受到袭击……可是厨师Dan Barbe在西班牙一个小农庄里吃到的鹅肝,不仅美味得让他失魂落魄,而且主人”温情脉脉”的养鹅方式令他大开眼界!

TED演讲视频:Dan Barber:出人意料的肥鹅肝寓言

西班牙农夫Eduardo Sousa的农庄上,没有工厂式的拥挤的笼子,没有强制填喂,甚至连篱笆上的电网都是只在外层安装、鹅不会觉得自己是被囚禁的。Eduardo对厨师Dan Barbe不断重复的一句话是“我仅仅是在满足鹅的需要”。他的鹅肝酱不仅获得法国的美食大奖,更满足人们对于鹅肝酱的一切期待,甚至带来更多的惊喜——明亮的黄色不是来自填喂,而是来自鹅喜爱取食的羽扇豆种子;鹅肝酱里的香料味道不是因为制作鹅肝酱过程中的添加,而是来自鹅的多样化的天然食谱,其中就有不少是人类所认为应该添加在烹饪过程中的“香料”。Eduardo认为,绝大部分现在的鹅肝酱都是“对历史的侮辱”,而这个用语,也许正是反映了当代农业的整体状态。

文章及视频来源:TED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