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没有农地哪有农业”——马宝宝社区农场实地探访

“没有农地哪有农业”——马宝宝社区农场实地探访

电影《窃听风云3》中,地产商、乡绅(原居民)、政府三足鼎立,使新界东北村民成为被牺牲的一群。虚构的故事终究有现实蓝本作参考。究竟是先有马宝宝社区农场(以下简称“马宝宝”),还是先有反新界东北发展计划关注组?

马宝宝社区农场正门

马宝宝社区农场正门

马宝宝诞生于2010年夏,香港相继发生了“反高铁事件”、“菜园村事件”,马宝宝是当时关注组农业项目之一,随着关注组停止运作,马宝宝独立了出来。马宝宝以永续农业为切入点,透过社区合作,尝试丰富土地功能,“重构人与人、城与乡、人与土地的关系”。

2010年,尚在香港浸会大学地理系就读大二的卓佳佳从抽象价值观出发,投身马宝宝后才意识到香港也有农业。卓佳佳于将军澳屋邨长大,大一时前往马屎埔村野外考察,被自给自足的田园生活吸引,搬去了铁皮屋,留了下来。

卓佳佳讲解新界土地历史问题

卓佳佳讲解新界土地历史问题

与卓佳佳不同,另一位发起者区晞旻(Becky)是土生土长的马屎埔村人,如今马宝宝办公所在的寮屋,即为Becky奶奶的房子。作为非原居民第三代的Becky,从香港城市大学工商管理专业毕业后,在中环做过2年时间白领,为了保住自己的家及家业,全职参与到马宝宝的建设中。Becky爸爸妈妈都在本地种菜,25年前虽然搬进了新屋,但全家还在种田。“除了种地,不知还能做什么。”Becky无奈地说。

YMCA在香港的Art Education项目

农场里态度鲜明的Banner

马宝宝共有三位全职员工,除了卓佳佳与Becky,另有负责管理农墟的Zoe。马宝宝是一个社区性质的农场,与农夫的关系是互相支援,农夫失去马宝宝将很难卖菜,马宝宝少了农夫也无法实践永续农业。逢星期三、日举办的农墟和每月举办两次的生活墟(较大型的农墟,不仅农夫卖菜,还有手作人售卖产品)是主要的销售方式。

另一个渠道是向附近的中学教师卖菜,Becky会在WhatsApp中列明蔬菜清单供教师选择,清洗、分装后,再由Becky骑单车送去学校。农墟向农夫收取50元/天的摊位费;送菜的话,农场收取一成佣金,另九成返给农民。马宝宝会定期举办导赏团、面包工作坊、天然酵素制作等活动增收以承担三人的工资。

马宝宝还有一位靠筹款基金维持生活的工作人员,主要负责村民组织方面的事务。“他们(村民)心里不想离开,但又不相信会有改变。25年的变迁历史,令村民失去了坚守的信心。”卓佳佳来到马宝宝三年后,终于切身体会到村民消极抵抗的原由。

曾经的小卖部,现已荒废

曾经的小卖部,现已荒废

谈到为何给农场取名为“马宝宝”时,卓佳佳说,英国骑兵队曾在这个村子驻军,“马儿吃完东西就会留下一些东西,所以叫马屎埔村啦”。整个村子运用常规方法种田,“当我们以永续农业模式生产时,就把农场转型中的状态形容为宝宝,大家多来照顾它,就会越大越有机!”马宝宝强调“社区经济”概念,以永续农业为切入点,探讨地产发展之外的另一种本土农业可能。

在寮屋里,酌加就爱就那个奶奶辈的故事

在寮屋里,卓佳佳分享了奶奶辈的故事

香港新界土地纠纷历来已久,追述至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耕住合一的寮屋出现于上世纪50年代内地难民蜂拥而至时。1898年前,在香港新界居住的民众被认定为原居民(乡绅),他们拥有土地权;1898年后,内地难民来到新界,作为租户定居下来,盖起了寮屋。所谓寮屋,即几十年前土法建成的铁皮屋、石屋等,无土地权的房子。

推土机超快,但理念的传达很慢

推土机超快,但理念的传达很慢

1982年,香港政府出台了寮屋政策,认可其存在的合法性,但政府开发时可随时征收。寮屋所在的土地并不属于租户,土地由原居民卖给地产商后,房子便自动成为地产商的物业。因此,在马屎埔村有许多被地产商圈起荒废的土地;只等政府开发,地产商便能大赚一笔。社会经济发展与土地开发利用本不冲突,反对新界东北发展计划的这群人并非固步自封,他们痛心的是村民失去选择的权利、强权之下被挤压的生存空间及急功近利的城乡规划和土地问题。寮屋被拆除,虽住上公屋高楼,但旧有的生活习惯被打破,让老人苦不堪言。

水坑农田间种法,来自广东顺德的老爷爷带来的耕种方法

水坑农田间种法,来自广东顺德的老爷爷带来的耕种方法

香港并非无人种地,复耕政策上尚有300多户农民排队多年。台湾农村阵线钟怡婷提到“台湾之所以还未出现贫民窟是因为我们有农村可退守。”那么,香港呢?香港岭南大学文化研究系客席副教授陈顺馨表示,香港的现况是全面都市化,以城市化为目标,土地脱离生产功能。香港目前3%土地是农地,4500公顷农地若全部用于耕地,蔬菜自给率可提高到30%,可处理40%本地厨余,“我们有数据记录的。”卓佳佳进一步感叹道:“蔬菜若只是蔬菜的话,很易有替代品。蔬菜不单是商品,还是社区。”

香港政府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但可惜的是,在咨询期持续至3月31日的农业政策咨询文件《新农业政策:香港农业的可持续发展》中,香港政府将注意力放在了建立农业园、成立农业持续发展基金、引进现代化技术方面,忽视了本地早已存在的农业问题,诸如农地被荒废囤积、农业人才的缺乏、农业自给率下降、农业生态价值等问题。

25份

自然堆肥,25份干草加1份厨余

马宝宝的厨余来自附近茶餐厅,供一家三口4000平米左右农地使用。每天可处理150公斤左右的厨余。农场曾收到过非本村餐厅的电话,表示可提供厨余,深思熟虑后,农场婉拒了他们的好意。“农夫用手推车20分钟就能送进来的厨余为什么要用汽车从很远的地方运来呢?考虑到社区关系、环境永续性,我们选择从附近收集厨余。”卓佳佳说。

这一片是有机方式种植的土地

这一片是有机方式种植的土地

传统环保团体认为农业是不利于环境的,农药、化肥等的使用会污染环境,马宝宝通过永续农业实践企图改变他们的观念,“传统农业与有机农业是不一样的,有不同的价值。从理解开始,慢慢变成一种新的意识,再集合力量改变政策。”卓佳佳知道这条路不易行,却也理想化地表示:“香港不应该给少数有钱人掌握我们的命运”。

在河边(他们称的排污渠)聊天

在河桥(实为排水渠)上聊天

更多照片请留意Connie的有机会博客。

文章及图片来源:有机会

作者:张茜

草西
草西,有机会主编;长期关注有机生活实践者的故事,报道小而美的人事物;热衷志愿服务和生命体验。
关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1. zhangqian 03/31/2015
    标题耸动了点,可能“没有耕地没有农业”更温和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