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亲子乐活 > 自然教育华德福:一所没有“围栏”的学校

自然教育华德福:一所没有“围栏”的学校

1919年,在德国斯图伽达的烟厂里,世界第一所华德福学校正式开幕,创办人斯坦纳在开幕式致辞时说:“这将是一个结合活的科学、活的信仰、活的艺术和灵性生活的新教育……”85年后,国内第一所华德福学校在成都落地生根,在这之后的近10年间,北京、上海、广东、广西等地,全国有近百所华德福学校破土初生。越来越多的家长开始对这一新教育感兴趣:与应试教育相比,华德福更注重的是一种“全人教育”,她将努力放在培养一个自由的人上,让人有能力去定义自己的目标,指导自己的生活。不过,更多的家长对这种教育仍比较陌生或有所保留,于是我参加了北京华德福春之谷学校2015年的小学招生说明会,并采访到了该学校的创办人郁宁远,也向北京第一所华德福学校的创办人吴蓓老师请教了几个问题,希望将一个较客观的华德福呈现给大家。

背景介绍:华德福教育是世界上影响最大的非宗教的、私立的教育运动,由奥地利哲学家、社会改革家、建筑家、神秘主义者和文化革新者鲁道夫·斯坦纳在人智学基础上创立,除此之外斯坦纳在农业、艺术、医疗、经济、建筑及社区发展多个领域也进行过先驱式的探索和实践。他希望华德福教育是一种:“以感恩崇敬的心接纳从天国来的孩子,以爱教育他,带领他进入人世间的真自由。”

华德福春之谷

图为华德福春之谷学校2015小学招生说明会,图中演讲者为该校创办人之一郁宁远。

1、在国外的华德福教育,与国外主流的教育有哪些不同?华德福教育在外国本土人士心中的地位又是如何?

郁宁远(曾就读于南京师范大学、北京鲁迅文学院、北京大学,获日侨学院华德福教育学硕士学位,先后考察过北美、南美、东欧、西欧等地众多的文化遗址、华德福社区和学校,也是北京春之谷社区发起人之一)

国外的公立学校是以教科书、考试制度为主,而华德福在低年级基本不考试,高中也比较宽松,很多华德福毕业生在创造力等很多方面表现得非常好。在美国(因为对美国比较熟悉),教育模式非常多元化,公立外的教育有华德福、蒙台梭利、贵格,这是其中几个比较大的独立教育。美国现在有100多所华德福学校,发展得比较稳健,尤其是近10年,公立学校对华德福教育越来越重视,于是美国政府出钱建设了40所华德福学校。因为华德福解决了不少主流教育解决不了的问题,这个教育是面向未来的,以孩子为中心的、结合有自然教育、艺术教育,它的整体性、有机性很好,孩子的个性和创造力得以充分发展。

2、在中国怎样的资质就可以创办一所华德福学校?目前全国有多少所?

郁宁远:在国外的话,筹备期间成立一个华德福家长教师委员会,这是一个非盈利性机构就可以,政府是给这个注册资质的。但是在中国,成立一个民营的非盈利机构是非常难的,于是在中国就只能先筹备,筹备到一定时期后再申请这个资质,还有的会变通先成立公司、或小型幼儿园,各个学校成立的路子并不一样,特点也会有所不同,所以家长要清楚学校的办学特点。在俄国,一开始有过上百所华德福学校,最后只剩下了8所,中国还好一些,有比较扎实的华德福教育联盟,家长接受教育的机会会比较多。

目前在中国,共有300多所华德福幼儿园,30多所华德福小学。

3、怎样的条件就算被认可是一位华德福教师?教师所教授的课程是否有一个系统化的教学大纲?

春之谷资料:接受过国内外华德福教育培训的,并有过一定实践经验的中外老师;已经开始的(北京)三年制华德福教师培训以及全日制华德福教师强化培训班输出的老师。郁宁远介绍说,因为各个学校的办学特色不同,在这些基础上对于教师的选用会根据学校的特色有所区分。

郁宁远:我们以华德福教育的儿童发展观、课程结构和教学方法为核心,参照中国教育部的义务教育教学大纲的要求和原则,吸纳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同时结合IB(国际文凭组织课程大纲)教育目标和评估标准。我们努力把源自西方的华德福教育植根于中国传统文化和当代本地教育中,并与国内和国际教育体制接轨,这使得孩子未来,既能跟主流教育接轨也能跟国际接轨,并且这些孩子都是有学籍的。未来孩子毕业,也可以选择上华德福自己的高中、大学甚至研究生,我们希望孩子从幼儿园到大学有一个完整的学习机会。目前春之谷的本土化课程超过50%,特别是语文,另外体育、手工等也有较多的渗入。

4、教师之间,是否有教研的合作与传承?

春之谷教研团队:华德福教育是以它的大纲为基础,以孩子成长发展为核心的,但每个华德福学校也是不同的。春之谷学校教研活动的展开,是每个年级的课程设计,也有年级间的互动。会以主班老师为主,与其他老师在一起沟通这一整年的教学课程,形成一个整体的学习计划;整个学校有长期、定期的教研活动,开学之初特别是主班老师,会将他的课程做一个讲解,还有教师的内训;每个主班老师还会以报告的形式将他的课程记录下来,还有以主班老师为主,每两周会有一个主班老师之间的探讨,希望春之谷教学形成一个合力,老的老师和新的老师学、新的老师和老的老师学;每个老师会有一个大纲的落实,即大纲教学牵头人。

5、(基于课堂的布置)在华德福的发展过程中,是否学校已逐渐有一种宗教色彩?如果没有,那所形成的这种风格来自于哪里?

吴蓓(理学硕士,担任过大学物理教师13年,01年赴英国爱默生学院学习华德福教育,05年开始在北京实践华德福教育,现在广州实践华德福教育)

怎样去理解宗教这个词?在英文里“religion”这个词,我印象中它的本意是重新恢复连结,那我们也可以去认识到这个宗教,其实是跟那种本源的东西、或者用中国哲学来讲叫“道”,去发生连结,就是我们遗失了,我们再去重新找回那种东西。华德福的创始人也认为我们丢失了人类古老的智慧,我们需要向古老的智慧学习,要和失去的东西发生连结。

郁宁远:华德福教育是不带有任何宗教色彩的,之所以在装饰上给人带来这种感觉,或许可以理解成孩子们所受的文化教育非常多元,既有来自中国古代的创世神话、孔子、老子与佛陀,也有国外的旧约故事、北欧神话,古埃及、古希腊文化,这些多元的文化,将成为一个引领,逐渐带孩子形成一个完整的“自我”。

6、不少人告诉我华德福教育更注重孩子灵性的培养,一种艺术气质、发散化的思维,所以有没有考虑到在教育中怎样结合进逻辑的训练,让孩子在这一方面更自信?以及您认为华德福教育的特色是什么?

前一个问题在我听完家长说明会和看过春之谷的1~6年级科目表后,心里逐渐有了个底儿,尤其在数学科目、自然及地理,甚至在手工、团体游戏等等学习上,逻辑的培养其实已较好地融入进了日常学习中,这些学习内容综合算下来,并不比应试教育学的少,我还有一个感触是:诸如在园艺、烘焙、手工、以及对节气和方位的辨识等课程设置上,让我更感觉华德福所要培养的,是一个会生活的孩子。

郁宁远:华德福教育是人智学与中国哲学,与经典的身心灵学说结合起来,所形成的整体教育设计;非常注重教育大纲的接轨,和与国际或国内的应试教育的接轨;与农耕的结合,让孩子不仅在课堂学习,也在课外学习。

7、华德福学校毕业后的孩子后续生活得怎样?(是否有一些数据追踪)或者您对他们有哪些期待?他们中是否有很多人从事艺术领域职业?

郁宁远:国外有这样的追踪调查。孩子毕业后大多生活得很幸福,他们工作分布在各个领域,而并不是仅仅局限于艺术领域中,孩子们很有个性,他们思想独立,对自己的未来有着清楚的认识。

8、您之前是一位与成人沟通的老师,现在转而成为一位“幼教”,您感受其中较大的变化有哪些?(该预设问题原准备给吴蓓老师,后春之谷周静老师在说明会上已很好地进行了回应)

周静(工学硕士,曾任上海某高校电子信息工程专业专职教师11年,现任北京春之谷学园甲午一班配班老师和手工老师)。

周静曾是大学老师,在很久以前便开始关注华德福,她自言从大学教学转型到小学老师的路上,是非常漫长的。那时她所理解的华德福老师,个个都是艺术家,人人都是圣人。为此,她曾一度有过不自信,没有勇气继续了。后来郁宁远老师的一席话点醒了她,“要成为一名华德福老师,并非是做圣人,但是要在朝圣的路上。”去年她随学校到美国的华德福学习,终于又增长了一些信心,“我发现最精彩的课程、最棒的老师就在我们身边。虽然春之谷和中国的华德福,与国外比是刚刚开始的,但大家却是真心在投入,内在闪闪发光,这些是西方的老师所缺乏的。虽然那些西方老师很有经验、很友善,但我们并不缺这些,我们还有他们所没有的那些,那就是光芒、精神的光芒,每个老师都在全身心投入去爱孩子,和孩子一起生活。”周静坦言,自己在大学站了10多年,大课也有100多个学生,也没紧张过,但是当自己在公共场合演讲,说说自己的心里话时,就会觉得紧张得不行。“但是现在,我心里的这颗种子真的长出来了。”“我要成为艺术家,也许这个过程很漫长,去年游学的最后一站我没有去成,有一个90多岁的老师仍然在教孩子陶艺,所以我的职业生涯也一下子被拓展到了很长很长,我们可以慢慢地来,学着放松,轻松愉快地和孩子成长,陪伴孩子走过生命中这重要的阶段。我不是艺术家,但我的同事个个都是艺术家,我会学着,慢慢成为一个艺术家,成为一个懂孩子的老师,这点才是最重要的。”

后记

我第一次接触华德福的孩子是在两年前的凤凰岭,那时有三个6岁左右的孩子,他们骑着自行车,从我身边疾驰而过,眨眼间便不见了,但自行车“刷刷”落地的声音和他们爽朗的笑声,却在我耳边漫了开来。“多么活泼的孩子啊!”我在心底这样感叹道。时间一下子转到了今年的3月20日,在春之谷的招生说明会上,陌生的家长们彼此手牵着手、伴着音乐跳跃着,孩子们演唱着“我的家在农场”这支歌,又让我彷佛记起了两年前的那个场景。说明会上,春之谷学校的第一位主班老师、也是辛卯班的主班老师王守茂说,在这4年陪伴孩子成长的过程中,他发现老师具有怎样的一个能力仅仅是一个方面,孩子更需要看到老师和周围成人的是,和他在一起努力学习的过程,这种行为的教育意义是非常深远的,比你单独教会他一件具体的事情要重要得多。我还看到家长们迫切地想要了解,老师做一个决定的背后的出发点是什么,老师对成长不同的孩子是否有分别心等等,竟没有听到一个询问成绩的声音。看过一位成功人士答媒体问,她说自己还不能算是一位成功的母亲,至少这要等到她的儿女35岁后才能有答案,看他们是否能组建一个幸福的家庭,那时她才觉得自己可以给这个答案了。我问自己,好教育到底是什么?是运用各种方法将孩子送到一所一流的学校?是让他的未来有一个看似光鲜的工作?还是让他成为一个幸福的人?

资料拓展

  • 胡伟和博客(翻译有大量人智学、华德福教育、生物动力农业等资料):http://blog.sina.com.cn/biodynamic
  • 郁宁远博客(较系统介绍华德福教育和自身的体悟):http://blog.sina.com.cn/waldorfchinese
  • 《LILIPOH春之谷》(与美国春之谷合作,杂志涵盖华德福教育、活力农耕、艺术治疗等方面内容)

文章及图片来源:有机会网

作者:兆红

有机会记者兆红
世界万物美好又漂亮,所有的生物伟大又渺小。
关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