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绿色消费 > 书摘:买一篮有感情的菜

书摘:买一篮有感情的菜

《菜篮子革命》

  • 书名:《菜篮子革命:从共同购买到合作找幸福》
  • 作者:主妇联盟生活消费合作社
  • 出版社:广场出版(台湾)
  • 出版日期:2015年1月14日

书籍简介:划时代的生活消费革命

食安议题连环爆,资本主义运作下的无良企业唯利是图。消费者除了消极抵制外,还可以更积极做些什么?

早在廿年前,同样因为镉米污染、毒奶粉、馊水油事件、绿牡蛎……持续爆发,大众食不安心,一群家庭主妇忍无可忍,即透过一包米、一篮菜的共同购买行动,引爆了台湾的生活消费革命。更以此为基础,成立了台湾第一个生活消费型合作社,开启台湾划时代的生活消费革命,以及合作经济模式。

所谓“共同购买”,就是集结关心自己、关心环境、关心生产者的消费者,依生活的需求,寻找有共同理念的生产者,提供环保、健康、安全的生活材;也透过消费者与生产者的直接对话,协助解决彼此的问题,找回人与人之间的互信;并透过对生产环境的亲近与了解,重温人与土地之间的情感。

全书以说故事方式,从所谓的“合作社”、共购精神、产品开发、社会议题参与….等,呈现共同购买的核心价值与意义。一个人的力量也许单薄,一群人的合作,用合作的力量,改造社会!

书摘:买一篮有感情的菜

买菜——还不简单?!而且,不论是传统市场买菜送葱的人情,或超级市场整理完善的规格蔬菜,或有机商店标榜有检验、有认证的蔬果,或小农市集农友直销少量多样的菜,每一种购买都各有风情;随意逛、开心买,就是挑选自己和家人喜欢的东西。但,随着市售蔬果农药超标、有机蔬菜检出农药等新闻不断传出,消费者开始大叹“到底要吃什么?到底该向谁买呀?”

每当食安新闻爆发,主妇联盟合作社就会突然涌入一批心慌的消费者想要入社。但是,听到要先参加入社说明会、要缴交入社股金,还要每年缴年费,有些等不及的人会问:“买个菜,有必要这么麻烦吗?”

是的,有必要这么麻烦吗?——偶像日剧不是常有“以结婚为前提交往”的桥段?如果把买菜也当作是长久交往的对象,这对象是否童叟无欺?是否诚信正直?是否照顾农友?花些时间好好了解一下,应该也是必要的吧?!主妇联盟合作社有一篮麻烦但可贵的菜,而这篮菜和台湾的有机农业推动有关,和保护环境的蔬菜减硝酸盐运动有关,更是消费者计划购买允诺农友计划栽种的协力支持。这一篮菜装了风土、装了人情,还有一群女性用菜篮关心家人、照顾土地的理想。

一篮菜的主妇谈

家里要吃的菜由别人配好,不管你爱不爱就送过来——这经验,很多人都是参加了主妇联盟共同购买后,才第一次遇到。共同购买运动发展自今,就是志在推动台湾的有机农业和友善环境的耕作。一九九○年代初期,全台湾只有少数农友愿意栽种有机蔬菜。因此,如何找到一群支持者愿意购买、持续购买,借以支持农友持续种下去,这是重要关键。

共同购买运动发起人之一林碧霞,多年来,持续辅导并陪伴合作社农友。当年,在她自己家中的餐桌可也是充满张力。在共同购买运动十五周年活动上,林碧霞博士就说了一个小故事:早期她曾花了一百八十多元在“共同购买”买了一颗又大又老的瓠仔。回家一切,里头竟黑了一大半,但她还是努力想办法煮好端上桌。没想到家中的老爷子吃了几口,就把筷子一丢:“以后共同购买这种东西,不要再买回来了。”这“老爷子”也就是后来合作社推广有机农业的大功臣-—郑正勇教授。多年之后,故事重提,郑正勇教授也幽默回应,“以后不会再丢啦。”如果没有发起者的坚持,没有一群消费者愿不计代价,力抗家中先生和公婆的不理解,傻傻支持最初那满布虫洞的蕾丝边菜,让生产者和消费者两端相遇,菜篮就不可能出现。

事实上,就是郑教授的筷子这一丢,成为共同购买进步的动力。将近廿年,郑正勇和林碧霞夫妇在每年农友大会上,不断鼓励也传授农友如何种出健康有质量的蔬菜;每当简报播放出产品部所搜集,农友一年来问题菜的照片时,两位顾问看着照片,就可诊断农友的问题:“这是缺硼……”“这是缺镁,所以……”“这是采收后没有预冷……”农友就在这不厌其烦的叮咛中逐年进步。

不过,社员端从接受到喜欢一篮菜,也是需要时间磨合的。高雄社员黄慧芬说:“一篮菜的设计,有种被强迫的幸福感。”就像妈妈对子女的爱,哪顾得了是不是美味可口,只要是健康的、营养的,就会一股脑儿塞给你。家人都喜欢的菜,黄慧芬就随便煮,如果是不爱的食材,她就要追着站务人员问清楚该如何料理,以巧妙骗过家人。慢慢地,她发现家人讨厌的惊喜愈来愈少,对食物接受度愈来愈广,这都归功于“一篮菜”的潜移默化。

主妇联盟合作社的服务形态,可以到站所购买、组班配送,也接受个别配送。早期还未成立站所的年代,班长是共同购买的灵魂人物,也是订购一篮菜的忠实支持者。一九九八年就开始组班订菜的汐止班长黄贵美说,十多年来,这一篮菜让她觉得获益最大的,就是“节省时间、改善家人挑食习惯、不担心菜价高涨、节省家庭洗菜用水”,果真是老班长,一语就道出这篮菜的无形价值。

不论烈日或寒风天,主妇不用再提着菜篮在市场来回寻找、苦思要买什么菜,这真的节省许多时间。此外,很多家庭主妇一上菜市场,就很难控制自己的手和脑,总挑自己认得或家人喜欢吃的菜,如此一来,菜篮里永远是那几样蔬菜,家人的挑食习惯也难以改变。每到台风季节,菜价随风暴涨,抢收的菜又有风险,然而主妇联盟的菜价公开透明稳定,并不会因台风或缺菜而飙涨。职业主妇要快速料理家人晚餐,如果可以节省洗菜、备料时间,会有很大帮助。黄贵美说,合作社的菜是在有友善环境下栽种的,不用担心农药残留问题,稍微冲洗干净即可,省水又省时。

一篮菜随着四季会有变化,近几年也因应社员家户人口数变少而有调整。合作社依每天新鲜到货的种类,组合七~十二样蔬菜,包括:叶菜类、瓜果、根茎类等。曾有社员抱怨不预订买不到菜,但如果是一家两口,有会煮不完。为回应社员需求,一篮菜开始分为大组A菜(八~十样,约五○○元)和小组B菜(四~六样,约三○○元)可供选择,单身或不常开伙者,也可以从袋装的散菜入门。目前就读世新社会发展研究所的黄乔亭说:“做便当很有趣呢,每天写菜单,想着要怎么搭配?要在主妇联盟买或向市集小农买菜。”加上去过产地,了解农友生产者的用心,黄乔亭更认真煮饭做便当了,即使下课回到家,已是晚上九点多,夜间才开煮的深夜食堂,她依旧乐在其中。

农友的菜园心事

共同购买,就是找一群人挺一群人,除了需要有自觉意识的消费者,也必须有意志坚定的农友生产者;一篮菜里装的,不只是农产蔬果,更是农友给社员家人般的心意。

彭康伟,五年级生,高中时便立志要当农夫的稀有人士,也是共同购买的先发农友。因为把合作社视为家人,所以把最好的菜都留给社员。彭康伟曾自信地说:“给主妇联盟的菜,是会甜的菜。我可算是合作社的重要生产者,夏天种蕃茄、瓜果,秋天种叶菜、青花、高丽菜、结头、白菜、白萝卜……。”

不过,当合作多年的诚信农友遇上农药残留检验事件时,即使事件终了还他清白,伤害还是已经造成。二○○四年三月中旬,彭康伟的包心白菜验出二硫代胺基甲酸盐微量残留,合作社马上停止他所有产品进货,展开全面调查和二次采样。事后检验单位发现,这是十字花科蔬菜本身产生的硫化物,并非农友用药,因而也促使检验单位订定新的标准,降低误判,避免导致农友损失。然而在厘清问题过程中,对农友人格的怀疑、商誉和产品的损失……等,有形、无形的伤害,不是身历其境的农友,大概无法体会箇中心路转折。

在二○○五年初,主妇联盟合作社举办的农药检验残留座谈会上,昏暗的会议室中,彭康伟缓缓道出一路走来的心境;为了证明自己没有用药,他送检十次,到最后,检验单位甚至不收取他的费用,还帮他卖菜。讲到激动处,彭康伟眼眶中泛着泪光,那天他说了一句:“希望主妇联盟这个团体可以让农友有回家的感觉。”也因为这样的事件学习,合作社重新思考“检验”的意义——检验不是用来判定农友生死,不是用来向社员拍胸脯挂保障,而是把关的再确认,协助发现问题、解决问题。

王宗益,五年九班,有张黑到发亮的脸庞;他笑称自己务农后,满脑子想的都是田间事,几年下来,顶上三千烦恼丝愈来愈少,所以看起来比实际年龄成熟许多。经历乡下人家地瓜收成时,左邻右舍的换工帮忙,午后雷阵雨抢收晒榖场的稻子……,那种人与人的单纯互动、踩在土地上的踏实感,就像田埂上的脚印般,深烙在他心底。

也因为曾经在乡公所农业课服务,王宗益常需要跑田间视察。看着每日三餐所需来自农业,但农业的价值和生存空间却一点一点流失消逝。大约十年前,新市乡可耕种面积尚有两千多公顷,现在却只有两百多公顷,大部分农地都在领休耕补助了。生命召唤下,王宗益在一九九六年开始走上有机耕种行列,同年底参加桃园改良场有机栽培管理班,并在一九九八年取得MOA有机认证。

农友一开始投入有机耕种,最大的困境,就是不知消费者在哪里?王宗益说:“刚开始又要栽种,又要找通路,真是辛苦。”找乡公所同事帮忙、同行农友介绍、超市挨家拜访,通路才渐渐扩散。有一天,朋友介绍了台南分社前身“绿的关怀协会”董雅坋来访,二○○一年,王宗益开始供应合作社蔬菜。

“农场是我的战场,一定要奋战到最后一刻。”这是王宗益的主张。二○○五年十一月的《绿主张》曾刊出一篇〈耕耘偶书─—SOS,我的菜园快沦陷了〉,王宗益最后果真被虫虫大军打败了,但努力到最后仍无法挽回,苦闷的心情就只好透过耕耘偶书来排解。

菜虫风灾还可防范,遇到人祸,才真是让农友打从心底发寒,但决心奋战。二○○八年,湾宝社区收到一纸土地征收公文,苗栗县政府预计征收后龙镇三六○公顷土地,开设后龙科技园区。这让从二○○二年就转型做有机生态村的湾宝社区感到不可思议,划为特定农业区的良田竟然要被毁弃!农友张木村、洪箱夫妇和村民随即投入了一场历时三年多的抗争行动。

洪箱说:“政府实在是太欺负农民了,从来都没问过我们,怎么可以有一天就忽然要来征收,这是我们世代生长的土地耶!”为了表达反对设立后龙科技园区的立场,湾宝居民组织“反对后龙科技园区自救会”,担任社区发展协会理事长的洪箱也在这历程中担任组织干部的角色。

过程中,丈夫张木村身体状况不佳,苗栗县政府又不时耍手段,压力大到临界点时,洪箱说:“清晨四点多,我在田里放声大哭,我问老天爷还走得下去吗?……”哭完,风吹干了泪痕,农地上的女侠洪箱依旧在田地里劳动、合作社送西瓜、行政院和内政部营建署前抗议、凯道上夜宿等行动中,一步一步继续前进。

主妇联盟合作社也在二○○九年站出来挺湾宝,不论是主妇联盟合作社和基金会历任的理事主席和董事也都到营建署前的抗议现场声援,北部社员、职员也在湾宝北上时参与每一场抗议,为的就是让农友知道“主妇挺湾宝”。历经十一次北上抗争,二○一一年四月十一日在营建署前得知后龙科技园区开发案驳回时,许多到场支持的理事和社员和湾宝居民一同喜极而泣,这是迟来的正义,也是湾宝应得的骄傲。

农友的菜园心事,是和老天爷的对赌,是在检验之间的思辨,以及,和轻农、贱农的不当政策的角力;心事无论输赢,但共同购买的农友以自己的身份为荣,并且就如王宗益所说,“农场是我的战场,一定要奋战到最后一刻。”

在农场餐桌往来的路上

如何让餐桌前的社员话语、农场里的农友心声,双方彼此听见、照见彼此,是主妇联盟合作社搭起共同购买这座连结平台的终极目标;更精确来说,几位具备园艺、化学、农业等专业背景的女性:翁秀绫、林碧霞、谢丽芬、黄淑德等人,在廿年钱,有机观念未开、政经环境不友善的大环境下,披荆斩棘,打开了一条城乡农场餐桌往来的路;这条路上,她们却以独特的女性关怀视角,并以农学专业和主妇实务,为共同购买运动确立了“与农为友,务实解决问题”的态度和行事。

主妇联盟合作社与农友的合作,不是单凭是否取得验证来判断,更要现场实际观察,了解农友的栽种理念和作法。有些农友自称有机栽种,但园子里使用的资材可能并非如此。林碧霞博士曾和产品部一同访视中部栽种草莓的农友,看着农友田间作物和杂草相,是不是真的采行有机栽种,一目了然。所以,合作社产品专员到农地现场,是必要,也是传统。

共同购买最初是和三芝农友合作,林碧霞和翁秀绫在现场也随即发现,农村劳动力缺乏,农家采收后,却没有足够人力可以分装。于是,几经讨论、研究后,设置了一套理菜包装机制,也开启合作社里更多妇女二度就业的机会。

农业,完全是看老天爷脸色的行业。在三芝地区,当冬季东北季风一来,种下的蔬菜很难存活。岁末,人人都想安心过好年,但农家没菜采收就没收入。为协助农有解决困境,林碧霞博士看见农家会蒸发粿,于是就请农友江花香为合作社做发粿。那发粿是农友用瓷碗,一碗一碗蒸出来,而不是一般是面所见用粉红塑胶碗!农友再一颗一颗包装,每六颗装进一个大红水果纸盒里。农友江花香说:“没有发的,不能放进去,这是对社员一家来年的祝福。”当社员拿到六颗放在大红水果纸盒里摇滚的发粿,都忍不住要会心一笑,因为这可是农妇独有的创意呢。

是麻烦的菜,还是感动人的菜

共同购买行动,发展扩大到主妇联盟合作社,最大关键是农友生产者、工作人员、社员愿意共同承担,并且包容无数“可贵的麻烦”。而合作社之所以有一篮菜的诞生,也是为了把农友种出的所有蔬菜有效分配。林碧霞博士说:“共购早期配菜,再多再少,工作人员都会想办法配。现在的工作人员是否还有同样的心呢?”

林碧霞博士也常鼓励农友要种“大菜”,因为生长完整的蔬菜,才能够营养、风味都俱足。二○一三农历年后,农友陈碧郎送来八斤重的一批大芥菜,但因为已是年后,社员对于自行烹煮大芥菜意愿不高,两百颗大芥菜最后还是交给农友自行处理。得知此事后,林碧霞直叹可惜了这么好的大芥菜,而且马上提出建议——芥菜鸡是常见年菜之一,社员也会有需求。但八斤重的大芥菜对一般小家庭社员来说,可能超过需求,甚或不知如何处理。然而,如果可以在过年前请有养鸡的农友协助煮好拜拜用全鸡,然后用鸡汤熬煮芥菜,或请生产者协助加工,就会成为合作社最有特色的年菜之一,并开放社员预购。

一棵大芥菜的讨论和思维,展现的是林碧霞博士心中总有农友问题和社员需求,并以解决问题的热忱让生产消费两端都互惠。也就是这样的思维下,希冀让各式“麻烦”的菜变身成为合作社的特色菜:过大芥菜可以变为芥菜鸡、盛产蒲瓜变身蒲水饺、退役蛋鸡加上老菜脯可以做成成风味菜脯鸡……从产地到餐桌的漫漫长征路上,一篮菜的人情故事说都说不完;一篮菜有感情的菜,让生产、消费两端的距离不再遥远,拉近彼此的心;一篮安心的菜,也是食不安心的恐慌中,最安心的依靠。

书籍介绍:《菜篮子革命》http://www.yogeev.com/books/57419.html

文章来源:联合新闻网,原文来自图书《菜篮子革命》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