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农民自杀与农业系统性危机

农民自杀与农业系统性危机

文/严海蓉 香港理工大学教授

新技术在各国的应用,特别是发展已有30多年历史的转基因作物研发、生产、食用所带来的全球性状况和问题,近年来引发诸多关注。很多对化学农业、绿色革命、转基因农业的认识是基于简化法和成本外部化,这样的认识是不完整的。第一个简化是生物简化,把复杂的、互动的生态系统简化为作物,然后把作物简化为单一作物,单一种植,然后把单一作物简化为仅能作为商品出售的部分。然而,在所谓高产的同时,整个生态系统在沉沦,生态的多功能在沉沦,每亩的营养产出在下降。在所谓高产的同时,它们把高产的成本都外部化了,比如所造成的水污染需要花费450亿美元才能清除,而这些成本由整个社会来承担。第二个简化是经济上的简化和扭曲。生产效率是指单位面积的产出,然而生态系统的种种产出全部没算,农田的种种产出都没算,所计算的产出仅限于商品的部分。

2015年是世界土壤年。我们如何对待土壤,土壤就会如何对待我们。范达娜·席瓦(Vandana Shiva)认为,生态农业系统是多功能的,它不仅提供授粉、害虫控制、节水、再生性土壤肥力等技术性服务,它还提供生态多样性,而这种多样性会变成食物的营养。使用地方种子的生态农业每亩产出更多的营养,更多的健康。世界农业面临着一个重大选择,新的范式正在出现。

Vandana-Shiva

范达娜·席瓦,世界知名的环境保护思想家和社会活动家。作为国际全球化论坛领导人之一,她与拉尔夫·内达(Ralph Nader)和杰里米·里夫金(Jeremy Rifkin)一道,在1993年获得了有另类诺贝尔和平奖之称的“适宜生存奖”(Right Livelihood Award)。代表作有《失窃的收成》等。在成为社会活动家之前,她是印度一位颇具影响的物理学家。

新自由主义的冲击

严海蓉:新自由主义为印度农政发展带来了什么冲击?其发展历程是怎么样的?请你就农业、农民、农村三个维度进行介绍。

范达娜·席瓦:从1991年世界银行向印度政府施压及1995年印度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开始,新自由主义政策才在印度大行其道。新自由主义的首要影响是导致农耕无以为继。所有在农业上的投入,包括种子,自此成为公司的投入。其中种子供应、种子所有权的变化最为巨大,这种变化在棉花种植区尤为明显。过去数个世纪,棉花一直是印度非常重要的经济作物,殖民时期英国人曾经试图摧毁它。印度也拥有世界上许多久远而古老的棉花品种,可是时至今日95%的棉花种子已为孟山都占有。推行新自由主义政策后,棉花价钱比之前飙升了80倍,大部分收益以专利权税方式交予孟山都。农民借贷致贫、选择自杀,他们大部分正是栽种棉花的农民。随着农民对种子的依赖增强,这个现象逐渐扩散到其他地区,1995年至今已经有30万名农民自杀。这还只是政府提供的数字。

全文阅读链接

对话范达娜·席瓦——农民自杀与农业系统性危机(南风窗)

文章来源:南风窗

原文链接:http://www.nfcmag.com/article/5390.html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