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机园艺 > 马来西亚城市农夫:自然农耕绝非空谈

马来西亚城市农夫:自然农耕绝非空谈

文/陈惠诗 摄影/许鸣祥

城市人总嚷嚷生活忙、压力大、食物品质差、外食消费高。如今城市农夫解决了以上问题,还悟出了一套自然农耕法则,体验万事皆自然的生命规律。

黄招勤与高佩瑶

黄招勤与高佩瑶

城市农夫夫妻档 废墟摇身变菜园

一年前,这里还是一片死寂的荒野,森林被砍伐后起了高楼,就只剩下这片小空地,环绕着一条渠沟、稀疏的树林与社区学院。一对“城市农夫夫妻档”——黄招勤与高佩瑶,考察一番后,便将这约2尺半的空地,打造成“自然农耕实验园区”。

自然生态招蜂引蝶

如今,这里绿茵遍野,穿越蝴蝶与蜜蜂飞舞的蜜源草丛,有两座防水布覆盖的堆肥,旁边分别有两个用砖堆叠而成的心形与锁眼状小菜园,里面长满了各式各样的蔬果,有番薯叶、羊角豆、空心菜、葱、木瓜、茄子、苦瓜、中草药等植物,紧密相连、和谐共处,水沟旁的一棵遮阴大树,正适合让农夫坐在树下休息乘凉。

来到这闹市中的秘密基地,你不得不抛开平日拘谨、害怕日晒雨淋、蚊虫叮咬的忧虑,静心来聆听流水与虫鸣的交响乐,用心去感受土地,体验与大自然共处的愉悦。

健康环境利于循环

中午的小园区,缤纷多彩的昆虫世界待人探索,那躲在叶背的蚂蚁窝、耍杂技的蜘蛛、精致漂亮的瓢虫、不断啃叶子的毛毛虫、害羞的蜗牛、土地里卷缩的马陆、厌光的蚯蚓……今天还出现了新朋友———会倒立的螳螂!

出身于新闻摄影的黄招勤乐极了,急忙用相机记录起来。他兴奋地说,“这里从原有的5、6种动物(包括蛇、蟾蜍、瓢虫、蜜蜂、蝴蝶),繁衍成现在应该有超过25种动物了!单单瓢虫就有7、8种以上。肉食性的螳螂,是食物链中最高级生物,它的出现表示这里的生态有着健康的循环。”

“生物多样性”是自然农耕课中重要的一环,这也是与其他农法最不同的地方,念环境教育的高佩瑶解说,“食物链中任何一角色消失,就会导致整个生态失去平衡。每一种生物都有它存在的价值,我们从不把益虫、害虫分类,就如草食的蚜虫会有天敌瓢虫来制衡,因此不必刻意担心植物被虫叮咬,反正它也吃不完。”

土壤健康因素

她无所谓地摊摊手,指着从地上的堆肥、枯枝落叶与绿草,说,“大自然提供很多好东西给我们,可是我们却把他们视作垃圾,这里所用的资源,全都是从自然环境中取得,无需消费,就不会有浪费了。”

我们眼中的杂草,在他们眼中顿时成了宝!她翻开铺在泥土上的干草,解释道,“我们甚少浇水,这些枯草覆盖在泥土表层防止水分蒸发。

野草的根深且松,是维持土壤健康的重要因素,同时它可以作为绿肥,我们堆肥时就需要大量绿草,对农民而言,杂草还可用来饲养家禽,你说它们有用吗?”

肥土充满养分

3个月前所制作的堆肥小山丘,如今已扁塌,翻开枯草,原本的厨余已被分解成充满腐殖质的黑土,没有半点的腐臭味,反而有股潮湿泥土的芬芳!许多不知名的小动物在土壤中翻滚,充满生命迹象!

这些堆肥土是植物的重要养分,单看结满挺拔果实的羊角豆树,就知道这比有机蔬菜更为天然、美味。询及,是如何照顾的?答案竟是“顺其自然”!

再往后看,爬满地的苦瓜藤上,结着瘦小贫瘠的苦瓜,这是第四代的结果,园主笑言表示,“是种给虫吃的”!在不到10寸的厚土上,种植那么多的蔬果已是匪夷所思的事,两棵深根系的木瓜树,还真的成长起来,他说是,“为了猴子而种的”!

无数个惊叹号浮现在心中,让我们进一步探索……

生命教育

“大自然所提供众生所需是均衡的,但人类过度发展,破坏了生态原有的和谐。就如猴子原本在森林采果实吃,将果实播种繁衍,生生不息,但森林被开发后,猴子失去了家园与食物,逼不得已下闯入民宅偷取食物。”于是,他们为了猴子种木瓜。

人类过度依赖科技,却破坏了自然规律,高佩瑶进一步指出农民正义的社会问题,“绿色工业开始于70年代,政府鼓励农夫种植高产量的单一作物,便出现贷款购买种子、杀虫剂和农药。这种惯性农法并没有真正帮助到贫穷的农民,反而由市场决定农作物的价格,有时农夫付出了很多努力,却血本无归,农害也造成环境污染。”

人类与大自然要和睦共处,必须回归土地自然的规律开始。因此“自然农耕”,就非只纯粹教导如何种植有机菜,而是一门涵盖生态、环境、科学、人与土地永续共存,所衍生出来的生命教育。

透过简单的用心耕作与谦卑地向大自然学习,他们体悟到万物没有既定模式,于是不干预农作物生长,任其自然发芽、成长、结果及繁衍。“我们相信自然生态有其适应的生存法则。”黄招勤表示,“依循自然规律,我们将自然界中的阳光、水分、土地、人与生物都放在一起思考,透过自然的结合,大自然就自然给你需要的。”

台湾进修自然农耕课

新闻传播专业的黄招勤,两年前在太太的影响下,在台湾上了朴门永续(permacultural)的自然农耕课,回到国土后,便积极实践社区农耕的梦想。

虽非专业农夫,他们依然边做边学,不辞劳苦地到处寻求农民或村民知识。高佩瑶分享道,“我们刚开始也是细心呵护作物,结果长不成,后来农夫告诉我们长太快了,之后我们就顺其自然,反而在第三代种子的进化下,记录了当地土壤的活性,结的果大又健康,即便有虫仍不会伤害到它。”

自然堆肥循环不息

自然农耕课中,制造堆肥是必须的,可把厨房或社区中的“厨余、垃圾”,带到堆肥区变成“堆肥黑土”,再到种植区变成“养料”,待植物长大收成之后,此循环体系又重新开始,创造一个低能源消耗,且自给自足的循环小宇宙。

1.堆肥目的:●减少垃圾量(减轻掩埋场和焚化炉负担);●制造有机土(无需花费额外金钱购买);●资源回收再利用(资源回收并非只限定在有回收标志等物品)。

2.堆肥材料:

材料1●大的枯枝和落叶;

材料2●水草、刚割下的青草,或其他绿色植物;

材料3●厨余:无油脂、骨头的蔬菜果皮与剩余食物、蛋壳、中药渣等。

3.制作堆肥的步骤(以底层往上迭):第1步:在一块有土地的空地上,将材料1铺在最底层;第2步:第2层铺上材料2并洒水;第3步:将材料3按照2:1的比例铺在第3层,不要溢出;第4步:重复将材料2及材料1铺上;第5步:将剩余的材料3按比例铺上,再重复第4步骤,最后用不透水的材料将之覆盖起来,防止雨水流入无法排出,形成恶臭。

高度:约3层

宽度:约1公尺

进入校园

这一年来,尽管忙于学院的教职工作,他俩仍不错过任何可从事自然农耕,与推广自然农耕的教育工作,包括进入校园教导自然农耕通识课,让孩子们有机会接触土地。

记者曾参与光汉华小的自然农耕课程,在每周一天一小时的课中,观察参与者潜移默化地改变其认知,包括之前对土壤和昆虫敬而远之的同学,开始对多元的生物世界产生好奇与兴趣;在日常生活中,也培养出收集厨余、将枯叶打包回家等“怪异行为”。家长也笑颜,“那个不喜欢吃菜的他,拿了自己种的菜回家煮,竟吃得津津有味!”这群城市的孩子,有了比玩电子产品更期待的活动,真实地流露出单纯的快乐。

交换心得

地点:吉隆坡大同韩新学院隔壁空地

积极推广自然农耕教育者———黄招勤与高佩瑶,希望透过媒体与学校教育,创造更和谐的社区生活。目前,基于其实验菜园之所在地,与其居所相距甚远,往返需耗费能源、碳足迹高,因此他们仍期盼能在临近的地区找块实验地,推广符合环保理念的自然农耕教义。他呼吁,“任何人想学习自然种植都欢迎来参与,互相交换心得与种子,创造在地生活从最根本开始。”

文章来源:南洋网

原文链接:http://www.nanyang.com/node/668832?tid=722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