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保大家 > 能源危机与古巴的社区农业

能源危机与古巴的社区农业

文/白少君:西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西安外国语大学商学院

本文原载《国外理论动态》2010年第4期

美刊《永续农业活动家》(Permaculture Activist)2006年春季号刊登了梅甘·奎因(Megan Quinn)题为《社区的力量:古巴如何在高油价时代生存》的文章。文章介绍了古巴在高油价时代发展社区农业克服能源危机的情况,这可以给同为社会主义国家的中国如何处理类似问题提供借鉴和启示。文章内容如下。

古巴乡村景色

一、苏联解体后古巴的困境

在古巴首都哈瓦那的邻近地区,有一种由工人集体共同经营的农业项目,它集大型城市农场、农产品市场和餐馆为一体。在这种组织中,手工工具和人工劳动代替以石油为动力的机器。有机肥和混合肥提高了土壤肥力,滴灌保存了水分,丰富多样的农产品为社区居民提供了一系列品种繁多的健康食品。在哈瓦那市中心附近地区的农业项目中,还可以看到农民在田里除草的景象。

在哈瓦那附近的其他地区,由于没有足够多的土地来实施这种大项目,居民就在停车场留出的小块土地上布置些花园苗圃,或者在自家院子里和屋顶上种植些蔬菜。

自从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一场城市中的农业运动席卷了整个古巴,将这个拥有220万人口的首都带到了一条持续发展的道路上。

一群澳大利亚人支持了这场民间运动,1993年,他们来到这个加勒比海岛国来传播永续农业,其核心理念是在尽量少地消耗能源的基础上促进农业的持续发展。

将农业引进城市的需要开始于前苏联解体之时,那时古巴减少了50%多的进口石油,大量的进口粮食和85%的国际贸易。于是交通中断了,人们处于饥饿状态,古巴人平均体重减轻了30磅。

“实际上,当这种情况开始时,古巴人没有其他选择,我们不得不在一切可能的地方开始种植蔬菜”,2004年,当一个纪录片摄制组到古巴拍摄古巴人如何成功度过石油极度匮乏时期时,一名导游这样告诉该片摄制组的工作人员。

电影摄制组工作人员包括“社区解决方案”的人员,“社区解决方案”是俄亥俄州黄泉地区的一个非营利性组织,那时全世界的石油生产一直处于高位,即将达到峰值,同时也将面临着不可逆转的下跌,一些石油分析家认为lO年之内全世界可能会发生这种情况,届时古巴人的做法会对其他国家起到借鉴作用。

“我们想看看能不能发现,是古巴人和古巴文化中的什么因素使得他们度过这段非常困难的时期的,”“社区解决方案”的常务董事帕特·莫非(Pat Murphy)说,“古巴向世界展现了许多古巴人如何应对能源危机的方法。”

石油供给短缺不仅改变了古巴农业,而且促使古巴转向开发小型可再生能源,发展节省能源的大众交通系统,同时保持了政府支持的医疗保健系统,这种医保系统以社区为单位,以预防为主,从而节省了稀缺的资源。

在苏联解体后,古巴处于一种特殊时期,古巴失去80%的出口市场,进口也下降了80%,国内生产总值下降超过三分之一。

“设想一下,飞机忽然失去引擎会是什么样子,那的确是一场灾难,”古巴经济学家乔治·马瑞尔(Jorge Mario)对纪录片摄制组人员讲到。灾难使古巴陷于休克状态。在石油发电的电网中,频繁出现断电事故,每天停电高达16个小时,日平均输入能量下降了三分之一。

国际发展与救济机构乐施会关于古巴的一份报告中说:“城市中公交车停运,发电厂停止发电,工厂停工后寂静得如同坟墓一般。”对于许多古巴人来说,获得足够的食物成为人们每天的主要活动。

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除了美国对古巴长期的贸易禁运,还有古巴国外市场的丧失,因而古巴不能获得足够的食物进口量,而且还因为缺乏以化石燃料(如煤炭、汽油、天然气等)为基础的大型农业的替代物,农业生产大幅下降。

于是古巴人出于自身需要开始种植当地有机农作物,发展生物杀虫剂和生物肥料作为石油化工投入的替代品,将更多的水果和蔬菜纳入他们的食谱。由于人们没有燃料开车,他们只好步行,骑自行车,乘坐公交车和拼车出行。

“有无数个小的解决方案,”来自古巴自然与人文基地的罗伯特·桑切斯(Roberto Sanchez)说,“危机、变革、问题都能引发许多这样的事情,这些事基本上都能适应,我们也正在适应。”

二、一场新的农业革命

古巴人也正在用公牛替代以石油驱动的机器,并且他们的城市农业也缩短了食物运输的距离。据估计今天哈瓦那有一半的蔬菜来自城市内部,在古巴其他城镇,城市菜园能够生产80%到100%的蔬菜。

在转向园艺业后,无论个人还是邻近的组织都发起了寻找城市中闲置土地、然后清洁整理,最后种植作物加以利用的活动。

农民一开始对将他的农产品摆在哈瓦那市中心的农贸市场感到困惑,不过政府现在已经允许这些自由市场的存在,因为这样一年四季都可以为城市居民提供新鲜的当地食物。

当澳大利亚的永续农业信奉者来到古巴时,他们用古巴政府资助的26000美元建立起一个示范基地。

随后,这个示范基地演变为自然与人文基金在哈瓦那的城市永续农业示范基地和中心。“由于这个示范效应,邻近地区的人也开始看到利用他们屋顶和院落来种植瓜菜的可能性”,城市永续文化中心主任——卡门·洛佩兹(Carmen Lopez)站在城市中心屋顶上这样说,她周围到处都是是葡萄藤、盆景和用旧轮胎制作的肥料箱。

从那时起这种运动在哈瓦那城区蓬勃地开展起来。截至目前,洛佩兹城市永续农业中心已经培训了周围地区的400多人,并出版了月刊——《艾尔永续农业》。洛佩兹说:“不仅社区居民从我们这里学到了永续农业,而且我们也更了解他们,以便尽可能地帮助他们。”

永续农业的一个学生——纳尔逊·阿圭拉(Nelson Aguila),曾经做过工程师,现在转变为一名从事永续农业种植的农民。他在他的综合屋顶农场为附近居民生产农产品。在几百平方英尺里,他饲养了兔子、母鸡,种植了许多盆栽植物。地板上跑满了沙鼠,他们吃着兔子的排泄物,同时这些沙鼠自己正在成为重要的蛋白质来源。“事物都正在变化,”桑切斯说,“这就是当地经济。在别的地方人们与他们的邻居互不相识,更不知其姓甚名谁,彼此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而在这里,则是另一番景象。”

自从由石油化工密集型农业转变为有机型农业和园艺业,古巴现在使用的杀虫剂比特珠时期以前减少了21倍。古巴人已经完成了向生物杀虫剂和生物肥料的大规模生产转变,并将其中的一部分产品出口到别的拉丁美洲国家。

向有机生产和动物牵引的转变不仅是必要的,而且古巴人现在也体会到了其中的优势。“危机的好处之一是让人们退回到牛耕时代,”社区发展专家米格儿·可育拉(Miguel Coyula)说,“这样做不仅节省燃料,而且耕牛不会像拖拉机犁地那样压实土壤,况且牛腿搅拌疏松了土壤。”

古巴的传统农业也有缺陷,“绿色革命” 制度从来都不能养活它的人民,桑切斯说。“以前尽管产量很高,但只适合单一种植农业,我们出口柑橘、烟草、甘蔗,我们进口基本粮食作物。”所以这种制度,既使在好的年景,也永远无法满足人们的基本需要。但是现在根据永续农业知识,桑切斯说:“情况得到很大改观。你必须遵循自然规律,你就可以利用自然规律为你服务,如果你违背自然规律,你就不得不浪费大量能源。”

三、能源解决方案

因为古巴的大部分电力利用进口石油来发电,因此石油的短缺影响到生活在这个岛上的每一个人。每周几天循环安排的停电持续了好多年。没有冰箱,食物会变坏。没有电风扇,这个国家80、90年代的持续高温几乎令人无法忍受。

要想解决古巴的电力问题并不容易。没有资金,无法向核能和新的化石燃料发电厂或大规模风能和太阳能投资。因此国家只能将减少能源消费和建设小规模可再生能源项目作为重点。

爱可索太阳能(Ecosol Solar)和古巴太阳能(Cuba Solar)是两个可再生能源组织的领先者。它们为可再生能源开发市场,出售和安装可再生能源利用系统,进行可再生能源研究,出版相关简报,并为大客户提供能源利用效率研究。

爱可索为小型家庭系统(200瓦容量)和大型系统(15—50千瓦容量)安装了120万瓦的太阳能光电设备。在美国120万瓦电能够为约1000个家庭提供电力,但在古巴却可以向更多的家庭提供电力,因为古巴人家用电量少,节约已成习惯,房屋也小得多。

大约60%的爱可索设备用于家庭、学校、医疗机构和古巴农村社区中心的社会项目。它最近为了向古巴农村的2364所小学供电安装了太阳能电路板,因为那里并人电网成本太高。另外,它正在开发小型太阳能水加热器,这种加热器可以安装在田地里,水泵由光电电路板和太阳能干燥机驱动。

通过走访洛斯·图姆伯斯(Los Tumbos),一个位于哈瓦那西南部偏僻山区的太阳能装配社区,我们了解到了这些战略的积极作用。一旦停电,每一个家庭都有一个小太阳能电路板可向收音机和电灯供电。大的系统向学校、医院和社区公用房间提供电力,在社区公用房间里,居民们坐在一起看一个叫作“圆桌会议”的晚间新闻节目。除了让居民获得信息,电视室还起着将人们聚集在一起的作用。

“太阳可以维护地球上的生命长达数百万年,”古巴太阳能主任——伯如奴·贝瑞斯(Bruno Beres)说,“只有自我们人类诞生并改变了我们使用能源的方式时,太阳能才会不够用。所以问题随着我们社会而产生,并非随着能源世界而产生。”

四、公共交通运输系统

古巴人还面临着因能源减少而带来的交通问题。解决办法来自聪明的古巴人,他们经常用一个俗语来表达,“需要是发明之母”。在古巴首都哈瓦那,上下班高峰期各种交通工具用少量的钱或者燃料运送着大量人口。发明的方法是,无论哪一种交通工具,大的还是小的,都被用来设计成公共交通系统。上班族乘坐双轮手推车、公共汽车、别的机动车和畜力运输车。

一种独特的哈瓦那运输工具,绰号叫“骆驼”,是一种大型金属半拖车,由一种标准半货运拖运汽车牵引,可以容纳300名乘客。在哈瓦那非常流行的交通工具还有自行车和两人座机动黄包车,在小城镇还使用马拉车和旧小卡车等。

在哈瓦那街道上,穿着黄色制服的古巴政府官员驾驶着几乎空的政府车辆和卡车行驶在街道上,随时接上需要搭乘的市民。在50年代的雪佛莱车里,可以前面坐4个人,后面再坐4个人。

五、国民医疗与教育优先

尽管古巴是一个贫穷的国家,年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只有3000美元,但是人均寿命与美国相同,婴儿死亡率低于美国,文盲率与美国相同,都是3%,此外还实行免费教育和免费医疗制度。

当古巴人遭受高油价危机带来的冲击时,他们依然坚持免费医疗,这正是帮助古巴人度过高油价危机的主要因素之一,古巴也对此制度引以为豪。

在古巴革命以前的1959年,平均每2000人拥有一名医生,现在167人就拥有一名医生。古巴还拥有一所国际医学院,来培训医生为其他穷国的人服务。每年有2万名古巴医生在国外从事这一工作。

自从1995年以来,尽管肉食缺乏,但是新鲜蔬菜很丰富,古巴人现在的饮食是健康、低脂肪、以素食为主的。他们也拥有一种健康的户外生活方式,步行和骑自行车越来越流行。“以前,古巴人吃的蔬菜不多,以大米、大豆和猪肉为主食,但是石油危机迫使古巴人改变了饮食习惯,到现在习惯成自然,古巴人也愿意吃得更健康,”自然与人文基金的桑切斯说。

医生和护士通常就住在他们工作的社区诊所的楼上面。在偏僻的农村,医生诊所一般建成三层,一层是医生办公室,二三层住人,医生住二楼,护士住三楼。

在城市,医生和护士也通常住在工作的社区内。他们熟悉病人的家庭,尽力在病人家里治疗他们。“医疗是一种职业,而不是工作,”一位哈瓦那医生解释道,这就是她对自己工作的理解。在古巴,60%的医生都是女性。

在古巴,教育被看作最重要的社会活动。革命以前,每3000人拥有一名教师。而今每42人就拥有一名教师,师生比是1比16。古巴的职业化率也远远高于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占整个拉丁美洲人口的2%。其中,科学家占整个拉丁美洲科学家的11%。

在特殊时期,古巴尽力停止了人口从农村向城市的迁移,高等教育也遍及各省,扩大了教育机会,提高了农村人口受教育水平。特殊时期以前,在古巴只有3所高等教育机构,现在全国拥有50所大学,其中有7所在哈瓦那。

哈瓦那

六、社区的力量

从古巴人对失去廉价、丰富石油的反应中,我们可以学到许多。社区解决方案的全体工作人员认为这些经验教训对于生活在边缘状态、占世界人口82%的发展中国家的人们尤其重要。

其实发达国家的人们也很容易受到能源短缺的影响。随着高油价不断地刷新纪录,世界各国的人们都将不得不调整自己适应能源短缺时代的现实。

“面对气候变化、高油价、能源危机……”古巴太阳能的贝瑞斯说,为了应对人类社会面对的所有挑战,“我们必须明白世界正在巨变,我们必须改变我们以前看待世界的方式。”

更多信息

非营利组织“社区解决方案”的官方网站:http://www.communitysolution.org/about.html

电影《社区的力量~古巴如何度过石油危机》介绍及中文版购买方式:http://earthpassengers.org/prod_detail.php?info_id=48

文章来源:《国外理论动态》

原文链接:点击这里查看(百度文库pdf文件)

图片来源:Pixabay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