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有机农业教育“有机”了吗?

有机农业教育“有机”了吗?

本文来自《新报人》(香港浸会大学传理学院新闻系学生刊物,本文原发表于2014年11月)

记者:汤泽洋 编辑:余庭玮

食物安全一直备受市民关注,标榜天然及健康的有机农产品虽然价钱较昂贵,却大有市场,吸引不少农夫甚至是外行人转投有机农业。惟坊间开办有机农业课程机构不多,且课程内容脱节,难以帮到有机农夫发展。

现时除渔农自然护理署提供免费知识讲座和耕作技术示范外,只有香港有机生活发展基金会、菜联社、绿田园基金等农业组织自发举办有机农业“入门课程”。此类课程一般由经验丰富的导师教课,结合理论和实践,协助有兴趣的农夫迈向专业化耕作之路。

课程贵且不新

六年前,佘常生看好有机农业市场的前景,于是将自家养殖场改造为有机农田,自己也从零开始学习有机种植。

佘先生说他曾两次与此类课程“失之交臂”。刚刚转型时,他打算报读入门的有机农业课程,奈何学费太贵,只能另觅他法。,奈何学费太贵,只能另觅他法。“为时两个月的入门课程要2000元学费,我真系唔舍得,最后只好选择渔护署免费讲座,课后向农友借少量种子回家试耕”。
近年,他本想再报读课程提高自己的专业知识,但详细了解后发现,“每年课程内容都一样,已经失去吸引力了”。佘先生提到,最近有机农夫都开始选用温室大棚种植,新的耕作方法能有效防虫增产,亦伴随新的困难。“但课程设置仍不改进,农夫有疑问都很难解答到,上课肯定获益有限”。

务农六年,佘先生主要通过渔农署讲座了解种植技巧,并向其他农友请教经验。他说自己曾因缺乏处理植物病变的知识,只能放弃成片的受感染豆苗农地,几年后才向农友学到有效防治方法。随着技巧的日积月累,他的收成日益增加,近年开始在农墟销售有机蔬果。

课程转型遇瓶颈

今年9月,由菜联社及香港有机生活发展基金合办的“有机农场建设和管理课程”,更因报名人数不足而尴尬停班。自2003年开课,如此遭遇还是首次。

今年的课程本应在9月10日开学,每周日上课,只需80%课程出席率,便可以在两个月后毕业,并获得两间主办机构颁发的毕业证书。

菜联社项目经理林小姐解释,课程自03年开班,随着不少农友都修毕课程,报读人数不断减少。“今年我们决定将课程转型,希望农友学习农场建设和管理”。她无奈地说,“没想到报名人数未过半,今年的课程不会再开办了”

已有两年有机耕种经验的农友Natalie认为,转型后的课程因无助解决农夫的实际需要,故无法吸引农友报导。她表示,日常耕作中,农夫遇到的问题都是突发和多变样的,比如未遇过的虫害如何处理、新型的有机肥如何使用,遇到类似难题时,“农夫最需要的是有经验的人到实地调查原因,然后指导及讲解处理方法。如果每周只能见导师一面,课程根本不能提供实际帮助”。

佘常生凭借累积经验成功转型,但早期因缺乏相关知识农场收益不高。(汤泽洋摄)

佘常生凭借累积经验成功转型,但早期因缺乏相关知识农场收益不高。(汤泽洋摄)

“我只是为证书”

“对于农场,员工有毕业证书可以更好提升其专业形象;而如果是入行新人,证书会是你工作机会的敲门砖。”崔坤成说。

崔坤成是田妈妈有机农场的技术管理人员,今年他报名了“有机农场建设和管理课程”,但无奈接到停课通知。谈到报名原因,他坦言“这是老板的要求,我只是为了获得证书”。

此农场管理主任陈启泰先生也谈到,“持有有机课程毕业证书,已经成为大多数农庄的招聘条件”。一年前陈先生也是为了求职,专门参加“有机农业入门基础课程”。他介绍,课程有72学时,费用3000元,每周六讲解有关理论知识,周日到粉岭的农田实践。毕业后,他成功获聘,但他认为自己只能算“半个农夫”,因为“课程知识太浅,只能让无基础的新人入行,但满足不到实际耕作需求”。

文章及图片来源:新报人

原文链接:点击这里查看原文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