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市场趋势 > “社区支持农业”任重道远

“社区支持农业”任重道远

2月1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关于加大改革创新力度 加快农业现代化建设的若干意见》,指出“走产出高效、产品安全、资源节约、环境友好的现代农业发展道路”。长期以来,我国农业生产经营主体分散,生产粗放,科技水平和管理能力低,往往只注重农产品的数量和成本,滥用化肥和农药,农产品质量安全问题较为突出,生态环境遭到破坏。

分享收获

社区支持农业(CSA)为消费者获取健康安全的食物提供了一条新的可靠途径。如今,CSA农场逐渐发展壮大,在我国得到了越来越多人的关注。CSA农场的发展让人们为农业生产面貌的改变感到振奋,与此同时,CSA农场自身也面临着诸多困惑。CSA农场如何通过创新驱动,在转变农业发展方式上寻求新突破,这是当下许多CSA业者正在努力探寻的。

50亩土地,26个大棚,400名会员支持,这是位于北京顺义郊区的社区支持农业——分享收获农场。社区支持农业英文简称CSA,是生态耕作的农场为预付定金的会员直送健康农产品的一种经营模式。许多怀揣健康农业理想的人们投身CSA事业,改变化学耕作方式,提供健康食品,同时从中发掘潜在商机。面对生态效应、社会利益和经济效益,CSA农场如何担负起“三利合一”的重任?

土地上的理想

在分享收获农场负责人程存旺的带领下,记者走进这片农业的“理想之国”。在一块正在休养的田地里,程存旺取出一把土,指着一节节的“土疙瘩”说:“这是蚯蚓的粪便,从粪便就可以看出地里的蚯蚓有多么粗壮!”他的言语中透露出几分自豪和骄傲。蚯蚓是农场里不可或缺的“工人”,这些地下工作者使农场的土地变得十分松软。然而,农药、化肥的使用以及有机肥施用不足,使得蚯蚓变得少见,土地也变得板结。据程存旺介绍,因为养分不足,相比起有机农场,在板结土地上生长出来的蔬菜所含有的营养元素要少50%左右。

在蘑菇房里,记者看到了一垛垛码放整齐的菌棒。虽然不存在土地问题,但是菌棒里长出来的蘑菇也无法让人放心。据程存旺介绍,许多农民为了提高灭菌效率而使用百菌清给菌棒消毒。百菌清是广谱杀菌剂,具有毒性,又因其附着性强,难以被冲刷。在有机农业里,菌棒的制作完全依靠自然环境杀菌和育菌。走进菌棒制作大棚,热腾腾的蒸汽扑面而来,工人们正在翻搅着地上碾碎的玉米芯和麦麸,通过控制温度、湿度和PH值,使有益菌生长,让有害菌群自然灭亡。

2008年,程存旺和他的妻子石嫣在人大读研究生,在研究生态农业与食品安全问题时他们发现,有关研究越来越多,而问题却每况愈下。在导师的帮助下,石嫣去了美国一家CSA农场学习经营模式,程存旺则去北京海淀区的一个农场做起了“农民”。如今,程存旺和石嫣共同开办起分享收获农场,将他们的理想付诸实践。按照分享收获农场的种植经验,“每5户消费者加入,就可以让1亩土地脱毒;每10户消费者加入,就可以让一个农民健康耕作;每100户消费者加入,就可以让5个年轻人留在乡村工作;每1000户消费者加入,就可以有一个更可持续的乡村。”

农场里的困惑

在分享收获农场里,粪肥取代了化肥,即便如此,问题依然存在。农场虽然饲养了猪和鸡,但由于养殖规模小,动物排出的粪便只够供应农场10%的肥料,剩余的需求要通过购买有机肥来补充。虽然农场购买的有机肥全部符合国家质检标准,但也仅仅局限于“标准”,其中的化学残留物还是难以避免。由于动物食用的饲料中含有化学成分,他们排出的粪便也会有化学残余。程存旺说:“通过发酵,粪肥中的一部分有害物质可以得到降解,但是重金属是降解不掉的。”此外,两年多前,CSA农场从村委会手中租下了这片土地,虽已反复翻整,但是地里还会出现地膜和农药袋子等杂物,这些东西很难被清理干净。因此,规模化、产业化、集群化、全民化推动生态农业发展显得尤为重要。

CSA农场在中国的发展现状并不乐观。相比于市场里的普通蔬菜,CSA农场的蔬菜价格最高可能超出10倍左右,农场的会员也基本上是中高收入群体。按照分享收获农场的供应情况保守计算,一个三口之家每月的健康蔬菜花费达600~1000元。受限于居民的收入水平和对CSA农场的了解与信任程度,CSA农场的潜在市场还有待进一步发掘。据了解,现在多数CSA农场处于亏损状态,能够达到收支平衡或者稍有盈余的农场只占少数。

农村地区金融服务欠发达,这给农户和农场带来了许多不便。据程存旺介绍,在CSA农场所在的柳庄户村,他只在镇上看到过一家银行,深入到村庄就没有金融机构了。该村公共交通不发达,农民出行靠骑电动车,通常要走半个小时才能到达镇上的银行,所以农民对现金的依赖程度很高。因而农场在与农户交易中也要使用大量现金支付,十分不方便。程存旺说,CSA农场从村民手中购买猪和鸡苗的数量都很大,一次就要买五六十头猪,三五千只鸡苗。“我们很希望通过银行卡支付或者网上转账,但是农民不愿意,他们存取钱不方便,所以我们只能付现金。”程存旺说。

此外,农场在农村地区购买农资往往无法得到发票,而农资却是农场最大的一块儿花费。所以对于农场来说,做账成了问题,没有票据,成本就成了“0”,农场为此常常陷入找票的窘境。

CSA中的商机:即将搭建“好农场”平台

CSA农场的数量逐渐增加,生产规模日益扩大,管理困境也随之而来。如何更加有计划地进行生产、管理和资金运作成为摆在眼前的问题。现在,程存旺计划搭建一个信息化的共享平台——好农场。好农场大概包括三种媒体平台即网站、手机APP和PC端管理软件。消费者通过手机APP可以实现与农场的互动,农场则通过PC端管理软件批量处理订单。同时,好农场会将更多的CSA农场集合起来,实现会员和货源共享,在标准化、信息化的管理平台上,农场的生产计划、生产管理和资金运作可以更加科学合理,从而降低生产成本,提高生产效率。

在记者采访时,来自全国不同地区的投资人络绎不绝地来到农场参观考察,很多人有热情和资金,但是没有技术和经验。“好农场将致力于为CSA农场的建设提供技术、农场经理人培训。”好农场市场部总监杜君说。除此以外,好农场将会成立资助基金,为CSA农场的创业者提供资金支持。同时,农户在养殖过程中对资金的需求周期性明显,数额较小,次数频繁。但农产品无法抵押,且借贷手续复杂,农民很少能够从银行借到钱。为此,好农场将CSA农场与农户对接,由农场为农户提供短期的周转资金,帮助其生产。

当前,中国的农民多数是自产自营,种植结构单一,紧随市场变化,经常出现“谷贱伤农”的情况。同时,为了最大限度地实现经济利益,降低生产成本,化学农业的泛滥使得脆弱的土地生态环境遭到破坏,餐桌上的食品安全也令人担忧。好农场平台将农户和市场联结在一起,指导农户进行有机种植,将农户的产品与消费者的需求直接捆绑,免去中间环节,既省去了农户外销产品的市场成本,又降低了消费者的购买成本,同时还可以带来良好的生态效应。

文章来源:金融时报

原文链接:http://www.financialnews.com.cn/dfjr/jyjl/201502/t20150212_70953.html

图片来源:微博@程存旺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