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机园艺 > 南丫岛香草园Gary,请别同情他

南丫岛香草园Gary,请别同情他

herboland6

位于南丫岛洪圣爷沙滩附近的Herboland(有机香草园),于2003年由四位年轻人创立。自四年前,另三个小伙伴离开香草园后,Gary便一人撑起园区的运作,忙碌到无暇顾及Facebook上留言的朋友,从那时起,他推掉了所有媒体的采访请求。一边啖茶一边聊天可以,但正儿八经地坐在一起,回答重复过无数遍的毫无新意的问题——诸如“你为什么放弃以前的工作?”之类的,是他不愿意浪费时间去做的事。如今,Gary周一至周四在中小学任教雕塑及有机种植课程,周末便在南丫岛打理香草园,为来往的客人亲手泡制香草茶,顺便挣些“零花钱”以支付地租。

herboland3

多数香港人不视农业为一个行业,当中自然包括有机农业,因觉Gary经营herboland做出了较大牺牲,于是同理心作祟,偶尔会花钱购买Herboland的香草产品。不过,Gary却较为反感这样的做法,“人不是傻的,不会做对自己无益的选择。”时至今日,他已经独自打理Herboland四年多时间了。

herboland1

若非慕名而来,普通游客定会错过这一花园。与行山道背道而驰的上山路较少有人登入,近乎萧条的大门荒草丛生,一块残缺不全的黑板并不引人注目,走入庭院,才知这是一种“故意”,不为谋生而经营,只为同道而布场,有缘人自然千里相会不怕迟,无缘人则路过山门不见停。Gary热爱有机园艺,也热衷雕塑艺术,从香草园的景观设计便能略感一二。雕塑作品与庭院布局十分奇特,同行的Veela和Jack甚至以为Gary是基督教徒。“这些(雕塑)都是你亲手制作的吗?”我问。“是的”,Gary随口一答。“那你有宗教信仰?”,我追问道。“艺术是自我表达,忠实自己就好。”Gary的作品一如其人,独立而富有探索精神,自由得天马行空。

herboland5

参观完园子,我们在茶棚点了一壶香茅甜菊斑兰茶,喝了一口,不禁叹道:“难道加了蜂蜜?这味道甜滋滋的!”。原来,是甜菊在起作用。难怪Gary要再三叮嘱,此茶需加滚水冲泡并加盖静泡五分钟,甘甜的味道才会出来。Gary择了一株新鲜甜菊让我们尝其叶子,果然,甜蜜清香,令人心旷神怡。

herboland7

每年的2月至6月是香港甜菊的采收季,此时段,甜菊长势喜人,1周左右便能窜高到半米的样子,其他时间就长得慢许多。除了甜菊,Herboland还种植有40余种香草,经采摘、晾晒、切段、分包等加工处理,香草便被制作成商品售卖。Gary支持有机商品化,他认为让有机耕种者挣到钱、让消费者吃上真食物、让出一部分利润贴补有机从业者,以资鼓励,才能让他们坚持下去。Gary通过售卖香草茶及雕塑产品就能维持香草园的存在,未来他计划向高消费人群推出高端产品,挣来的钱继续发展香草园。

herboland4

提起现今民众的身体状况,Gary忧心忡忡:6070代拥有过去食用天然食物的底子,80代的身体状况欠佳,90代的身体状况堪忧,00代以后如不加注意,只会越来越差。Gary希望作为8090一代的我们,多宣传有机健康生活理念,让人们花多一点钱吃到真的食物。我们在港期间,2月6日苹果日报的头条消息是《裁判官再轰,指自己国家奶粉都唔敢食是国耻》。我们真的如此可怜吗?不尽然。如Gary的观点:中国很大,人才也比香港多,定能有一批人去改变现状;如若大环境无法改变,营造小环境便是努力的一个方向。他提到了法国的社区营造实验,令我们眼睛一亮,志同道合者不必言说太多。你懂,我也懂。

herboland2

*如你也想前往Herboland,可于Facebook搜索Herboland了解情况。Herboland仅在周六日及节假日开放,请留意。

有机会延伸阅读

《南丫岛上的有机香草生活》

《理念社区:生活方式的“实验室”》

《社区营造:从基层改善社会的方法》

《巴黎的社区营造经验》

文章及图片来源:有机会

作者:张茜

摄影:Jack Liu

 

草西
草西,有机会网COO,写作爱好者,一个透过写作与世界对话的人;喜欢记录与分享,关注食物、自然、旅行、在地文化和有机生活;热衷志愿服务和生命体验;身体力行推广有机。
关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1. mazhaohong 02/13/2015
    Good~真是忘不掉甜菊的那一丝丝甜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