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亲子乐活 > 西安自然成长营:教育在课堂,也在山野间

西安自然成长营:教育在课堂,也在山野间

自然

人民日报1月8日报道(记者 姜峰)初冬时节的秦岭虎峪迎来了一批特殊的“驴友”。十几名不到10岁的孩子,深一脚浅一脚地在山路跋涉,不时有孩子跌倒。同行的家长忙不迭上去搀扶,在队首探路的“自然成长营”负责人任真赶忙劝阻,“别管,让娃娃自己走!”倒在地上的“小不点儿”一骨碌爬起来,冲父母哈哈一乐。

2012年底,教育部发文着手开展中小学生研学旅行试点工作,苏州、合肥、西安被确定为首批试点城市。2013年,国务院印发《国民旅游休闲纲要》,提出“逐步推行中小学生研学旅行”。2013年、2014年,西安市教育局先后印发了西安市中小学研学旅行试点工作计划,提出“积极动员社会力量,充分挖掘社会优质公共资源”,并在54所中小学首批试点。

西安“自然成长营”可谓研学旅行中的先行者,自2007年起,7年间带上万家庭走进秦岭七十二峪,接受自然成长教育的洗礼,也带来更多启发与思考。

到大自然“补课”

从二十四节气,到四大发明、儒释道医,边走边看边讲

年过花甲、有“陕西户外运动鼻祖”之誉的任真,本与儿童教育不搭界。2007年的一天,正给少儿杂志撰写“跟任伯伯去探险”专栏的他,接到了一个陌生来电。

“咱们给下一代做点事吧。”话筒那头,一名4岁女孩的父亲、曾从军多年的机关干部老郭说自己隐约察觉到,孩子的教育存在问题。

这份敏锐,在后来的实践中反复被印证。

走进秦岭七十二峪口,孩子扛起锄头:“任伯伯,红薯挂在哪棵树上?”望着刚出苗的冬小麦田,娃娃问,“种这么多韭菜干啥?”

“连翘棣棠迎春花,朵朵金黄似一家。”任真兜里常备着各类山花、草药、乔木的“教案”,行之所见,现场讲解。从二十四节气、七十二物候,到四大发明、儒释道医,“营养”丰富。“注重亲身体验,而不搞填鸭式灌输”,老郭说,为介绍惊蛰这一节气,他们曾提前带队到子午峪,反复翻土也挖不到虫子,惊蛰当天再过来,孩子们却惊奇地看到瓢虫、步甲虫等“蛰虫惊而出走”;在抱龙峪,面对“麻雀是害鸟吗”的提问,他们让孩子蹲在麦田里近距离观察,发现麻雀一直在吃虫,再让孩子问老农,得到了“没虫吃时也捡落下的麦穗”这一更全面的解答。“不在于掌握多少知识,而强调如何获得知识,我们并非课外辅导班,而是启蒙引导班。”老郭说。

与对大自然的疏离相比,城里孩子缺乏风霜雨雪的锤炼,更令人担忧。任真回忆,西安某重点学校组织学生参加活动,“有十几个胖墩儿,腰带一系,肚子赘肉就翻出来了”,徒步穿越刚走500米就得坐下歇一会儿,后来索性躲树荫下吃香肠、听手机音乐、玩平板电脑,还振振有词:“大热天谁走谁傻瓜。”“这样的娃考试100分又怎样?”任真感到可惜,并试图改变他们。

赴陕西留坝县远足,走到一处独木桥,任真点名让胆小、内向的婷婷“打头阵”,小女孩“战战兢兢、磨磨蹭蹭”用了10分钟才走到对岸,后面的孩子全都蹦着为她鼓起掌来。

长幼共同成长

经过大自然洗礼,孩子更有灵气,家长不再过度呵护

2007年,任真和5个志同道合的家长创办了以“走进自然、增长灵性、锻炼身体、快乐童年”为宗旨的民间公益组织“自然成长营”,7年来利用周末、节假日带孩子和家长走进秦岭七十二峪口千余次。2014年9月,他们经西安市民政局批准正式成立了民办非企业单位“西安知行游学研究中心”。截至目前,活动参与者从最初的5户扩展到了上万个家庭,其中不乏从周边地区,乃至北京、上海、杭州、深圳等地慕名而来的家长、孩子。

“14个QQ群,最大的群里有2000人,最少的也有500人。”老郭介绍,每周一上午发布本周末活动预告,往往一天之内就会报满。

目前团队里的10名管理员都是多次参与活动的孩子父母,利用业余时间为更多家庭提供志愿服务。家长的热情,也凸显出自然成长教育的客观迫切需要。

“琪琪妈”说,孩子平时由姥爷带,一天她带孩子走在路上,眼看树枝快打到脸,孩子竟然不知道避让,以为会像往常一样被外公拨开。“被保护得越好的孩子,摔得越重。”“琪琪妈”觉得不能再过度呵护了。

管理员王娟,仍清晰记得初次带儿子探秘自然时的情形,“全家上下极力反对,临行前给我撂下一句话,如果孩子感冒生病,你自己负责。”王娟的孤立无援是很多家长的共同经历。

8岁的天天虽然比其他小朋友高出一头,体力却不见优,衣服裹得最厚实,家人一路跟在后面端水送吃的,见孩子做游戏时表现不如别人,便大声指手画脚,令内向的天天更手足无措。

“不少家长无意间将焦虑转嫁到了孩子身上,”“译心妈”说,“孩子的成长道路,家长是铺路基石,路铺到哪儿,孩子走到哪儿。如果父母的理念跟不上孩子的成长需要,甚至出现断层,那么孩子走的路就是空中楼阁。”

“经过大自然的洗礼,孩子更有灵气了,身体更棒了,父母也需要成长。”任真说。

仍需大环境支持

由于课业压力大,很多孩子坚持到小学高年级就挤不出时间了

“每次出行只交几十元的基本交通费,服装、食物自备。”家长告诉记者,在出发前的培训结束后,一位“家长”提出合作意向,被任真婉拒了——“他是旅行社的,近两年来谈合作的很多。” 坚持公益,就怕“变味儿”“走样儿”。

如何保障孩子的安全?万一出事儿怎么办?

有着部队服役经历和丰富户外经验的任真、老郭,做了非常详细的安全预案。“一是周密计划,根据出行季节、节气合理设计线路,比如夏秋季不能去易发洪水、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峪口,冬季不走路面易结冰路段;二是严密组织,参加活动前对参与者进行必要的户外常识及安全教育,活动进行中严格把控,从集合地的选择、签到、乘车、行车途中,到目的地的集合讲解注意事项等环节都制定详细的安全操作流程。”老郭介绍,三是备有预案,目前他们对各峪口所在政府、医院、公安派出所等情况熟知,对出行用车、驾驶员严格把关,每次出行备有抗过敏、外伤、晕车、防中暑、防蛇咬等常用药,此外不断提高带队老师的业务能力,定期组织儿童心理学、自然教育、户外技能、急救等培训,以应付突发事件。

在众多新面孔涌现的同时,不少“老人”却在淡出。“译心妈”带孩子从幼儿园中班开始参与活动,前后持续6年,“坚持到小学四年级就不行了,课业压力越来越大,实在没时间。”这种状况在其他家庭也普遍存在。在目前的教育大环境下,这个家长间的自发群体在不断尝试着“气候的微调”。

“国家印发政策、教育部开展试点、越来越多家长的支持,证明我们的探索具有积极意义,我们对自然教育的前景始终乐观。”任真说。

更多信息

微信公众号:“自然成长”

文章来源:人民日报

原文链接:http://www.jyb.cn/china/gnxw/201501/t20150108_609738.html

图片来源:Pixabay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