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食物主权:吃进肚子里的政治经济学

食物主权:吃进肚子里的政治经济学

文/破土工作室

2015年1月28日晚,来自香港理工大学的古学斌和陈航英两位老师在YY语音新生代讲坛频道探讨了今日食品安全和农业危机问题之源,并带领大家认识食物主权这一关涉全人类命运的运动。

讲坛全程录音下载链接:http://pan.baidu.com/s/1i347MEL

农民

讲坛纪要

陈航英报告

在消费层面,食物在全球化、超市化的食物供给模式下已经不再是特定时节、特定地域生产的产品。原先健康、丰富、多元的本土食物供应体系正在被单一、不变的全球供应体系所消解。这一全球化、超市化的食物供应体系也逐步将全球各地多元的膳食结构重塑成单一的、“欧美化”的膳食结构。同时,当前国内的食物安全问题已经成为国人挥之不去的一个梦魇。工业化、化学化方式生产出来的食料已经失去其原本的天然美味,各种食品添加剂层出不穷。

在生产层面,以最近的“倒奶杀牛”事件为例:我们人民食物主权网络调研发现,中国奶业的整个产销链条已经被少数几家奶业大资本垄断并攫取了乳品价格上涨带来的大部分利润:从上游的饲料、药品的搭配销售;到直接投资建立规模化养殖场、或者入股控制奶站和养殖小区;再到下游的加工、销售渠道。在这一产业链中,普通奶农是绝对的弱势,无论是在奶价还是在饲料价格的“谈判”中,因为没有自己的协会组织,他们没有发言权。再加上牛奶是一种鲜活易腐性农产品,如果乳品加工企业不收奶,奶农只能“杀牛倒奶”。

在国家层面,则可以看看大豆:今天我们虽号为“大豆王国”,实际上却是“大豆消费王国”。2012年我国大豆进口量已达5838万吨,占全球大豆贸易量的60%以上。同时,在“洋豆”大举入侵的态势下,中国的大豆种植面积不断萎缩,危及中国的经济安全。

为什么会有这些问题?我们认为都是我们普通消费者、生产者以及中国食物主权受到侵犯的结果。食物主权包括以下五个要点:

1、人民和国家、地区的自决权。任何国家、地区以及人民都有权自行决定自己的农业和食品政策。反对世界银行、WTO、IMF等国际组织以“自由贸易”为名,协助跨国农业企业控制全球农业,干涉他国的农业和食品政策;反对全球投机资本,哄抬粮价,破坏粮食供给和分配,侵犯他国食物主权。

2、生产者的自主权。农业生产者应该拥有公平地管理和掌握生产资料的权利;无地和少地农民应该获得适量的土地;农业生产者应该有权决定自己种什么;对资本在生产、流通领域的垄断应严格限制;同时,妇女及其他弱势族群都应有平等的权利。

3、消费者的人权。食物是每个人最基本的权利,免于饥饿,获得买得起、充足、安全、有营养和合适其文化的食物,是维持人民大众健康生活和有尊严生活的基本权利。反对全球化、超市化的单一食物供应体系侵蚀和消解地方多元的食物供应体系;反对铺张浪费、对农业生产和食物供应造成巨大压力的消费主义食物消费模式。

4、生态的、多样性的权利。保障物种、农业文化和传统知识多样性;促进土地、水、种子等自然资源的永续使用,是人类和自然可持续发展的必然之道。任何农业生产者都有义务遵循生态、可持续的方式进行生产经营,保护农业生态多样性。

5、反抗的权利。任何国家和地区都有权反对以食物作为武器干涉他国食物主权的“食物霸权”行径;普通民众也有权反对各类资本对食物生产、流通、供应及消费体系的控制。任何国家、地区和人民都有权保卫自己的食物主权。

那作为普通人,我们该如何捍卫食物主权?

其实,各种实践食物主权理念的日常活动已在各地先行。全国各大城市出现的“农夫市集”、“有机市集”、“菜团”等就是消费者的“消费者主权”意识不断增强的结果;消费者应该把购买的决定权掌握在自己手中,通过自己的购买行动来维护自己“吃的主权”,而不应该再让“食品帝国”来引导我们的消费。另外,生产者的“生产者主权”意识不断觉醒也带来了不使用农药、化肥、杀虫剂、除草剂的“有机农场”、“生态农场”等。

当然,现在出现的“农夫市集”、“有机市集”、“有机农场”、“生态农场”,由于价格、供应量等原因,还难以大众化。所以一个有效的方法就是实行公平贸易:在消费者了解整个生产过程的基础上,与生产者协商一个合理的价格,这个价格是生产和消费双方都可以接受的,它不仅可以能让广大消费者获得优质、营养、安全、健康的食物,普通农业生产者也愿意在这个价格下进行生产。

我们还可以看看奶业的例子。在挪威,奶农通过建立全国性的行业合作社,用三个措施有效维护了奶农的生产者主权:一是保护国内市场。挪威国内生产者拥有国内乳制品市场80%份额。二是协定价格。每年年初,奶农合作社就与超市就奶制品价格和供应量达成协议。三是计划生产。根据登记备案的养殖规模,合作社会将每年的需求分配到各家各户,而奶农根据这一配额进行生产。通过这些措施,挪威的奶农对一年的产量和收益都有稳定的预期。

再比如美国威斯康星州的有机山谷(Organic Valley)奶业合作社。它是由中、小规模农户联合创办的,最大的养殖规模不超过500头奶牛。到2012年,该合作社已经有1723个农场会员;销售额在2010年就达到5.55亿美元,成为全美第二大牛奶生产商。合作社制定了一些规章制度,例如,在奶牛的饲料构成中,80%以上必须是青草;不管市场波动如何,农民都能获得和有机山谷事先协定的价格。这样,市场波动带来的风险就由合作社来共同承担,而非奶农个体来承担。有机山谷还减少产业链流通环节,从而形成了一个经济可行的定价原则。奶农既能获得利润,合作社又能承担牛奶收购成本,消费者可以以合理价格得到天然有机的牛奶。

可见,人民食物主权理念不仅关涉普通农业生产者的生产主权,也维系着广大消费者吃的主权;它是我们借以反思当前全球化、超市化食物供应体系弊端的基础,也是我们用以捍卫人民和国家双重主体权利的堡垒。

古学斌点评

航英基本上很完整地介绍了粮食主权运动。于我而言,我理解这是每个人的运动,地球上的每个人都要参与进去。很多听众可能听着有道理,但是在中国整个脉络下如何实践?

我们在云南,四川,广东,都做过尝试,如何去捍卫生产者主权,如何通过城乡合作运动来让消费者重新夺回食物主权。事实上,确实不容易。改革开放之后,土地分田到户,农户单干。在单干的过程中,他们的力量其实非常薄弱,无法单独应对市场带来的问题。之所以会丧失生产者主权,是因为生产资料需要依靠市场。生产出来的农产品也是以个体来应对市场,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从种子开始,到生产资料包括化肥和农药的投入,到面对市场,都无法控制。所以我们做的就是,在中国,集体化瓦解后,如何让这些生产者重新团结起来?如果不团结,很难有力量去捍卫生产者主权。

我觉得生产者没有力量,和他们单打独斗有关系。所以第一步就是,如何重新团结农民,让他们有力量。形式当然可以像人民公社,但其决策应该是农民合作,集体决定,往哪里走,是他们把自己的生产权夺回来。这和国家社会主义年代不同,那个年代农民没有自己的生产主权,也很多时候也是靠国家和政府决定。生产主权里面就包括种子和生产资料如何夺回来,我们在云南的实践就是如此。如果我们的种子还是靠市场和种子商,那很难拿回主权。有了种子,生产资料和生产投入不依靠市场,那才能回到土地友善的方式。农药、肥料等等也是这个道理。

但找回主权后,如果还是生产者单打独斗,那他们还是无法和市场对抗。单靠生产者自己团结,是不够的。这时就需要城乡链接,让消费者团结起来,和生产者对接,让生产自主。很多时候有些有机农业和合作社做不下去,就和这个有关。只有这样,才能应对主流资本垄断。食物主权运动对消费者、生产者、土地自然都是很有意义的,是生产者和消费者的自救运动。

但不是有机农业就等于食物主权运动。今天我们不断看到有机、绿色、生态的资本化,有机、绿色可以变成获利工具。我们需要认清谁在做,为什么要做这个有机农业,为什么做这个绿色消费,警惕被资本利用。今天很多大资本也在推有机农业,表面上在提供健康产品,事实上消费者还是丧失了生产主权。要看清楚,发展有机是为谁服务的问题,还有运动中的复杂性。还有有机健康食品中产化的问题,我们也要警惕。消费等级化、穷人吃不上有机食品的问题,在操作上很复杂,也需要政治敏感性。这场自救的问题,牵扯到全体人民。

问答环节

问:在个人层面如何实践食物主权?

答:要看你什么角色。如果是生产者,要看你能具体夺回生产主权的什么部分,从种子到生产投入(肥料、农药),要看哪一个部分能学习和实践。如果你是消费者,那从自己的消费行为开始,生活的每一部分都要思考,消费模式如何转变。比如在香港,我们可以选购公平贸易的产品,因为它是自然友善、生产者公平的,也就是“有良心”、“有意识”的消费,我们要知道消费背后的意涵,从细微处转变。

问:那自己生产自己吃,不就可以了吗?

答:我觉得自己生产自己吃,当然对自己是有好处。但地球不是你一个人的地球,不是你一个人的生活。食物主权牵涉到所有人,这里面包括人与自然的关系,不只是吃、喝,还有我们的土地、水、空气。如果你一个人能独善其身,但整个地球都被毁灭;不改变整个社会,你也无法保全自己。在我看来这种观点短视,如果没有运动,没办法。

问:在食物主权运动中,如何打破在农业中男性主导的现象?如果不打破,对女性真的有好处吗?

答:其实在关注食物安全方面,男人女人都关注,这是不分性别的。只是其中如果有性别议题的话,是妇女最关注家人的健康。因为里面牵涉到自己的孩子。当然很多男性也爱家顾家,只是在农村中,我们首先要推动妇女工作,因为:首先妇女在社区里最弱势和边缘;其次她们也最好发动,因为她们最关注家人和孩子的安全,比如台湾主妇联盟;然后最先出现合作社。这不是一个孤立的运动,性别议题在农村其实是很重要的议题,在农村做工作,性别工作也是很重要的。我们到农村也会开展性别教育,鼓励妇女参与公共事务等等。

问:食物主权和公平贸易农产品的价格会不会太高,让消费者难以接受?

答:我们要推动公平贸易,这不只是对生产者公平,也是对消费者公平,所以双方需要达到一个可接受的水平,价格也不是单方说了算。比如我们云南有机米出来以后,我们是协商定价,就算市场非常好,生产者也不能随便提高价格。所以公平贸易很强调价格的稳定性,不会受市场影响,形成很强的波动,双方不能随意提价和压价。当然不是说不能调价,只是调价也是协商的结果。公平贸易之中其实蕴含了社会经济的理念,包括生产者和消费者学习如何民主参与、自我决定的实践过程。这里面没有垄断,一言堂的问题,而是有一个民主参与协商,推动整个社会改变的过程,也推动人的理念变化。所以社会经济的理念也在我们食物主权的运动当中。

本期讲坛录音下载:http://pan.baidu.com/s/1i347MEL

关于新生代讲坛

“新生代讲坛”旨在为年轻人提供更开放的视角,通过解读社会,引导青年人获得批判性思维与反思意识,为青年人的思考与生活提供另一种可能性。

本讲坛将借助YY语音平台,进行每月一次的线上课堂,邀请海内外学者进行线上讲座与对话,解读与剖析各类社会议题,并与听众进行对话与讨论,鼓励青年人在互动中深化思考。

文章来源:破土工作室

原文链接:点击这里查看原文

图片来源:Pixabay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