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俗传统 > 非洲农业文明的珍贵遗产

非洲农业文明的珍贵遗产

作为世界古人类和古文明的发祥地之一,非洲除拥有悠久的历史,还享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包括大储量的矿产资源和可观的动植物资源。农业作为非洲经济的重要部门,处处体现了非洲深厚的文化,保留了传统的耕种方式,到目前为止一共有5个国家的6个农业系统入选了“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

非洲农业文明的珍贵遗产

1. 阿尔及利亚Ghout绿洲农业系统

非洲农业文明的珍贵遗产

非洲农业文明的珍贵遗产

马格里布地区的绿洲就像是阿尔及利亚艰苦的沙漠环境中奇迹,拥有着高度密集的多样化的农业生产系统,是过去一千年里当地人的智慧结晶。绿洲农民在沙丘中挖出深坑种植枣椰树,在枣椰树下种植谷物、果蔬、药材、矮树等,还建立了复杂多样的灌溉系统,逐渐形成了一片多层结构的农业生态系统。“阿尔及利亚Ghout绿洲农业系统”于2005被入选首批“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

2. 突尼斯加夫萨绿洲农业系统

非洲农业文明的珍贵遗产

非洲农业文明的珍贵遗产

“突尼斯加夫萨绿洲农业系统”位于突尼斯的中西部,以其由枣椰树、灌木果树、作物组成的三层种植系统闻名。在该系统中,高大的乔木、灌木、地面作物构成的垂直分层的空间结构合理利用了水资源,减少了土壤的裸露度,降低了土地退化及风蚀的风险,同样也丰富了生物多样性。该系统于2005被入选首批“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

3&4. 肯尼亚马赛草原游牧系统、坦桑尼亚马赛游牧系统

640-非洲农业文明的珍贵遗产

非洲农业文明的珍贵遗产

非洲农业文明的珍贵遗产

非洲农业文明的珍贵遗产

在肯尼亚南部与坦桑尼亚北部接壤的大草原生活着一个游牧民族——马赛人,他们逐水草而居,放牧着牛、羊、驴等家畜,这种游牧方式避免了过度放牧、土地退化和猎物的攻击,提供肉、奶、毛、皮以及饲料和肥料,具有可持续性。 “肯尼亚马赛草原游牧系统”和“坦桑尼亚马赛游牧系统”于2008年入选“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

5. 坦桑尼亚家庭菜园农林复合系统

非洲农业文明的珍贵遗产

非洲农业文明的珍贵遗产

非洲农业文明的珍贵遗产

在非洲最高峰乞力马扎罗山脚下的 Uru-Shimbwe Juu村里居住着一群查加人,他们的家庭菜园是一种典型的庭院农业,采用多层植被结构,一般有四层,由上而下分别分布着提供遮荫、药材、饲料、水果、薪柴的乔木,香蕉,咖啡灌木和蔬菜。这种多层系统最大化地使用了有限的土地,结合了农作物种植与家畜饲养,形成了有机循环,并确保了土壤肥力。“坦桑尼亚家庭菜园农林复合系统”于2008年入选“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

6. 摩洛哥阿特拉斯山脉绿洲农业系统

非洲农业文明的珍贵遗产

非洲农业文明的珍贵遗产

非洲农业文明的珍贵遗产

在摩洛哥阿特拉斯山脉的东部,柏柏尔人在极端环境中建立了一片绿地。柏柏尔人自新石器时代开始便居住在阿特拉斯山脉,抵抗了不同殖民时期的入侵和统治。在这个过程当中,他们发展出了特有的自然资源管理方式,采用半农半牧的农业生产方式,并很好地保存了当地的遗传多样性。“摩洛哥阿特拉斯山脉绿洲农业系统”于2011年入选“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

然而,长期的殖民主义使非洲成为世界上经济发展水平最低的一个洲。农业发展虽然总体来说状况不佳,但相信凭借非洲拥有的世界上最多也最年轻的劳动力,和世界上最大面积的未开垦可耕地,以及足够的农业知识支持,非洲农业的无限潜力将得到充分发挥。

文章来源:联合国粮农组织

原文链接:点击这里查看原文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