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俗传统 > 三十年前的腊八节

三十年前的腊八节

每年到腊八节的时候,女儿都会戏谑地问我同一个问题:“妈,我的眼睛又黑又亮,是因为您小时候每年起得很早,吃腊八粥很快,没有一次落在太阳后面?”

我就会笑着答:“是!就是这样的。因为我总是在日出前就早早吃过腊八粥,所以你的眼睛乌黑乌黑的。”女儿摇着头笑着走开。我知道,对于女儿来说,她无法理解妈妈小时候那个时代对传统习俗的理解和敬畏,但对我来说,那是十分珍贵的记忆。

laba-rice

“荤冬至,素腊八”。腊八节的早晨,我的家乡,冀西北的蔚县小城要吃腊八粥、烩豆芽。而且更重要的是,腊八节的红豆粥要在日出前吃过。用娘的话说:“太阳升起来照见腊八粥还没有吃过早饭,生下来的孩子就会得红眼病!”

这样的说法有多少道理,又是怎么传下来的,母亲讲不清楚,但她严格按照这样的习俗要求我们。腊八是一年中最冷的时候,零下三十摄氏度的气温,让老屋堂屋里的咸菜缸都冻了薄冰。在腊八前二十天左右,母亲就开始为腊八做准备了——泡豆芽。

黄豆是自家地里秋天收获来的,母亲用大瓷碗盛上满满一大碗,把家里平日放茶杯的大铁盘支起一边,随着碗倒豆下,一颗颗滚圆的豆子就撒欢似的争先恐后往下滚。母亲说:“泡豆芽的豆子要选最圆最好的,不要虫子咬过的、受过伤的、残破的。”选好的豆子用水滤过后,被放在黑色的大瓦盆里,然后用棉被围好,用一根红色的布绳围着瓦盆系好,端端正正放在土炕最中心的位置。以后的每一天,母亲都会解开布绳给豆子换水。等到豆芽露头的时候,会在豆子上放一块扁平的压菜石,用母亲的话说:“受点磕绊,豆芽才会长得粗壮!”

随着豆芽一天天长高,腊八节越来越临近了。父亲开始准备腊八粥的食材。大红枣、红姜豆、大米、小米、黍子米。特别是黍子米,我只有在腊八节的时候才看见它,一颗颗圆溜溜、金灿灿的,让人看着就眼馋。父亲把它们每一样小半碗,放在一个箩筐里,我们就在母亲每日为豆芽换水和父亲选豆、买枣、碾米的忙碌中,终于迎来了腊八节。

初七的晚上,全家人一起动手,把长得粗粗壮壮像一个个白胖娃娃似的豆芽脱去了皮,洗好,放在了小铝盆里。把红枣去了核,掰开、洗净,放在箩筐里。一切俱备,为明早煮粥做好了准备。晚上八时一过,母亲就催促我们赶快睡觉:“早睡早起,不然太阳公公出来再吃腊八粥,就要生红眼睛的孩子。”调皮的哥哥不想早睡,就说:“我是男人,我不生孩子。”“那你娶媳妇,也生红眼孩儿。”母亲不由分说,把我们一个个按进被窝。大人们也不再干活,灯一熄,早早睡觉。我吧唧着嘴巴,想着腊八粥的香味,在憧憬里进入了梦乡。

腊八早晨,不知道几点,父亲母亲就起了床。母亲负责烩腊八菜,豆芽、豆腐、土豆,和葱、姜、蒜一起,在胡麻油里一炒,清清白白,原汁原味的香醇。父亲负责煮腊八粥,土炕下的大锅里加足柴、用旺火,红红的火苗舔着大大的锅底,各种豆米喷发出强烈的香味。就在这不可抵御的腊八特有的香气里,我们从睡梦中醒来。来不及看仔细,就迅速地穿好衣服,整理好被褥,洗漱完毕,盘坐在炕头,等着吃腊八粥了。

哥哥是家里的男孩,他有负责喂家里的门栓吃腊八粥的任务。腊八粥刚一熟,母亲就盛好大半碗,“门栓累了一年,可得吃好,来年才会守好门。”母亲一边念叨着一边揣在哥哥怀里。我自告奋勇给他用手电筒照亮。我们俩先从家门开始,给每个门栓上都用筷子挑上一大口腊八粥,按照母亲的吩咐,嘱咐到:“门神,门神,吃饱看好门。”东下屋、西下屋、南下屋,我们都一一喂过,最后在大门口,哥哥总是把剩下的一大堆粥都喂在大门环上。他说:“大门最重要,理应多吃点儿。”喂完,我们迅速地跑回家,父亲母亲已经为每个人盛好了红彤彤、香喷喷的腊八粥,中间是清新的腊八菜。一家人盘坐在一起,来不及过多说话,大口大口吃起来。一转眼功夫,肚子就变得圆溜溜的了。扭头看看窗外,天还黑漆漆呢。我们就欢呼起来:“不会有红眼孩儿了。不会有红眼孩儿了。”

剩下的记忆就是天亮以后我们去上学,大门的门栓早已和腊八粥冻在了一起。母亲就会用烧火炉的火钳帮我们撬开硬邦邦的冻粥,边弄边高兴地说:“来年一年,我们家不招贼呢。”

每年的腊八节就这样匆匆忙忙地过着。塞外北方的冰天雪地包裹着农家土屋,屋内土炕下大锅灶里冒出来嗤嗤的白气和窗玻璃上逐渐融化的冰水,凌晨兄妹几人围坐在炕头闻着腊八粥的香味看父母忙碌的身影,构成了腊八节温馨的记忆。

长大后结婚,我成了妈妈,我女儿的眼睛乌黑发亮,虽然清清楚楚地明白,每年在太阳升起来前吃过腊八粥是迷信,没有科学根据,但每年依然乐此不疲地遵守着。在内心深处,觉得有种东西暖暖地从很远的地方牵挂而来,还要牵挂下去。有了这牵挂,就有了流淌在血液里对祖辈的敬畏,对自己的认同。这没有来由的传统由母亲的母亲传给母亲,母亲传给我,我还要传给我的女儿,一辈辈就这样口口相传下去,那是我们不能丢弃的东西,是我们的文化,我们的信仰,我们的根。

文章来源:河北日报

原文链接:http://hbrb.hebnews.cn/html/2015-01/23/content_48431.htm

作者:吴素琴

图片来源:english.peopledaily.com.cn

兆红
新闻学毕业初入有机行业,对于专业、对于这个新兴的领域,我还有很多要学习的地方,很多路要走。
关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