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意发现 > 食物分享网站与APP 让剩菜重生

食物分享网站与APP 让剩菜重生

文/Aphrodite(台湾公益交流站)

搬家或是长途旅行之前,最怕冰箱裡剩下两颗洋葱和半包冷冻火锅料,抽屉裡的两包泡面和一点点即溶咖啡也让人头痛,丢掉很浪费,但留着又不知道要送给谁……; 现在,从纽约、旧金山到德国和东伦敦,人们透过网路科技分享冰箱里的剩菜和多余的食物,但这是不是真的能成功挑战人们对卫生的疑虑与担心呢?让我们继续看下去!

美国西雅图: Lefoverswap APP

剩菜交换

来自西雅图的一家新创公司提供了新的解决办法!“Lefoverswap(交换剩菜)”App 让你可以把菜轻松分享给附近的邻居,线上注册之后,家里附近只要有人提供免费食物,你就可以马上收到通知。

交换剩菜对某些人来说可能觉得很恶心,有些人也怀疑这个App是不是真的有作用?!不过 ,Lefoverswap App目前使用者已经破万人,而且遍布美国纽约和旧金山,甚至横跨欧洲、澳洲和亚洲,这个现象其实也反应了一个新的趋势:食物分享是有经济价值的!

Lefoverswap App的共同创办人 Dan Newman表示:“目前分享食物的议题还是在主流边缘,人们才刚开始接受用Airbnb的服务在线上分享自己家里的多余房间,不过我相信,这世界上绝大部份的人还是愿意尽力分享我们所拥有的资源!”

德国慕尼黑:Foodsharing.de 网站

剩菜交换

在德国的许多城市里,“交换剩菜”指的不是一块剩的披萨,反而比较可能是你吃不完的蔬菜或面包。在这里,浪费食物已经变成一个热门议题,而分享食物的经济模式也应运而生,Foodsharing.de 是个来自德国的非营利组织,他们“协助手里有食物的人,把物资送给有需要的人。”根据慕尼黑分会经理 Barbara Merhart 的说法,接受这个服务的人不一定手头拮局,也有许多像她一样的专业人士利用这个资源,理由纯粹只是因为他们不想浪费食物;再说,如果能够免费取得的话,干嘛还要花钱去买呢?

除了个人想分享冰箱里的剩菜以外,现在也有许多本地的商店、烘焙业者和餐厅想加入,虽然基于卫生考量和保存期限等规定,一般业者想要分享剩菜的门槛比想像中来得高,但是这个行动不但有益保护地球,又可以增进社区关系,所以反应相当热烈,许多的杂货店都想跟Foodsharing.de 合作,连高档的饭店也把剩菜捐给这个非营利组织。

除此之外,分享食物也是整个分享经济里最有人性与社会意义的环节,因为食物容易腐坏,而且不会有人想为了剩菜舟车劳顿,所以捐食物的人跟接受食物的人通常都住得很近,只要上网看看你家附近有什么可以拿,再跟对方约好时间地点,这样就完成了。Foodsharing.de目前拥有将近4万名会员,他们来自218个德国的城市、奥地利、瑞士、墨西哥、以色列,总共省下了33吨的食物。

会不会有人拿到发黑的香蕉或发霉的面包呢? Foodsharing.de的评分显示,使用者的满意度颇高,平均评价高达4.95分(满分是5分),而且Merhart本人也从没收过不能吃的东西。但是,来自陌生人的剩菜难免让人担心卫生和品质问题, Lefoverswap app为此引进了一套评分机制,仿效其他类似的公司, Airbnb(线上民宿)和Uber(共乘服务),让会员互相评价,希望能有防弊的作用。

英国伦敦: Eatro 网站

另一家来自伦敦的新创公司Eatro则是致力于让人们分享美食,他们邀请大厨们在家掌厨,为住在他们附近的客户配送餐点,创办人Bar Segal表示:“有些在我们网站上的大厨把这当作是在家创业的试金石,不过也有人纯粹只是热爱厨艺和乐于分享!”顾客支付的价钱跟他们平常到餐厅去外带食物差不多,而Eatro则是从每一笔交易中赚取15%的手续费,因为每一位大厨送餐都在距离自家一英哩的范围内,因此在配送餐点的过程里,充满了分享的意味, Eatro 目前仅提供东伦敦的用户服务,但是计画即将扩展到伦敦以外的地区。

因为已开发国家经常浪费食物,除了被消费者丢弃之外,有更多的食物其实在抵达商店前就被扔掉了,连被选购的机会都没有。了解这样残酷的现实以后,再回头想想,打开自己的冰箱跟别人分享食物,看起来反而是个明智的选择。

虽然这些国外公司和非营利组织都很热衷于分享食物,不过这个问题最终得回归到是否能让更多人克服食品安全的疑虑。许多外国读者针对卫生法规提出许多讨论,例如在英国,连喂鸡喂猪都不可以使用人吃剩的食品,标准之严苛,我都不禁要为常吃隔夜菜尾的台湾妈妈们掬一把辛酸泪…;也有网友建议与其开发这样的软体,是不是能从更根本的地方作起,才能真的的遏止食物的浪费,例如鼓励消费者就近购买社区的农产品,节省碳足迹,或是提倡少量多次的购买行为,避免囤积易腐坏的食物等等。

剩菜交换

近几年来在台湾,农村复兴和食品安全等等议题浮上台面,除了长期支持有机农业的主妇联盟合作社以外,也开始有许多团体推出共同购买、共同种植、共同分享食物的计画。例如好人会馆的黄荣墩老师,在高丽菜产量过剩的时候大量自产地收购,再送到都会区贩售和包水饺与民众分享;或是台大社会系的学生在系馆的楼顶上种菜,起初是为了课程体验,后来却种出了园艺疗愈的心得,还敦亲睦邻,到附近社区的屋顶去推广。这些都是台湾本土的食物分享经验,没有耸动的标题,却多了一份人亲土亲的观感。古早的台湾社会里,大家见面打招呼的问候语是“呷饱没?”现在,或许我们更应该问问对方“要一起吃顿饭吗?”

文章来源:公益交流站

原文链接:http://npost.tw/archives/6580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