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一餐饭,也谈正义

文/香港智经研究中心

自麦当劳被揭使用过期食品后,有关食物安全的新闻接二连三地出现。近日报章报道内地含抗虫基因大米或流入香港,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就此再次提出对本港基因改造食物缺乏监管的忧虑。[1]智经早前亦对香港基因改造食物政策作出回顾,并介绍了突变培植技术的争议。

香港依赖进口食物,市民要食得安全,除了改善本地监察和检验制度之外,全球化下的食物生产议题,同样值得审视。

农场

食品制作无疆界

不止香港,现时全球的粮食供应链,早已无国界可言。乐施会去年发表的报告指出,全球十大饮食制造公司(如可口可乐、家乐氏、雀巢等)的价值,占全球经济总量近一成,每日赚取超过11亿美元的收入;而全人类近七成的饮食选择,正由少于500间公司控制。[2]以全球最大的基因改造种子开发商孟山都(Monsanto)为例,美国有九成大豆及八成粟米,均由这间科技公司所改造的种子栽种。[3]

个别市场的起落,不会太阻碍这些食物巨企的运作。《财富》杂志一篇分析孟山都的文章便指出,无论该公司的基因改造技术如何饱受批评,它们都能从其他业务,或透过转到不同市场图利。[4]

食物帝国全球化,材料可能来自多个地方,食品包装所列明的生产国家,某程度上已没有意义。在食材转化为客人手中产品的过程中,生产商、分销商、零售商等,重重介入,客人与食材的联系分崩离析[5],市民难以了解放进口的食物到底经过多少程序制成,以及制作过程是否符合自己对健康的期望。食物生产及安全讨论经年,近年有人尝试将正义的框架置于食物生产中,提出“食物正义”(Food Justice)的概念。

食物正义

有关食物正义的讨论颇多,2010年美国出版的《食物正义》一书,便将有关讨论加以整理,藉此思考人类与食物的关系,期望为社会带来改革食物体系的新方向。

书中分两方面探讨食物正义。一是指出食物正义应确保食物从生长、加工、运输、分送,以至被获取及食用的过程中,能够公平分配当中的利益和风险;二是希望建立一套容易理解及应用的语言和框架[6],将食物正义的概念推广至不同地方。书中探讨现时全球食物供应系统的不公情况,并介绍相关的政策及改革运动,希望还公众一个受保障的制度。

美国学生组织的全球化反思

书中开首提及的一个例子,是新奥尔良一班学生于2008年自发组织的Rethinkers。组织的成立目的,是在学校争取更健康的饮食及更佳的用餐环境,过程中发现新奥尔良的本土虾业,正被来自世界各地的廉宜养殖虾打击。虽然工业化及全球养殖为当地带来廉宜的入口虾,但这样除会将本土养虾业迫上绝路,那些以抗生素及化学物养殖的入口虾,对环境和食用者的健康也有潜在风险。[7]

为确保食物安全及振兴本土经济,Rethinkers倡议将本土养殖虾加入学校餐单,更换不环保的餐具,乃至在学校兴建花圃,以改善学校的饮食环境。[8]

Rethinkers所提倡的理念,包括在地生产、公平贸易、保护环境、食品安全,都不是甚么新鲜看法,但以食物正义贯穿,让人看到即使是一顿饭的选择,也是一环扣一环,影响许多人和事。

加拿大食物银行:扶贫由改革食物供应体系做起

事实上,实践食物正义慨念的人,也不限于当下。1970年代在加拿大成立的食物银行The Stop Community Food Centre(下称“The Stop”),是其中一个例子。创办初期,The Stop的工作只是分派食物予低收入人士,但其后发现,要解决市民饥饿及营养不良,不能只派食物,而是须变革整个食物供应体系,包括食物的生产、制作和销售,过程亦强调社区参与。[9]

The Stop透过社区食物中心,让街坊聚首,一起煮食、耕作,从中获取更多关于食物的知识。[10]The Stop又尝试打破社会隔膜及性别定型,开办亲子烹调班,以至男士和拉丁裔烹饪小组,让居民接触新鲜食材和学习烹煮技巧。其设立的种植场The Green Barn,附设温室、花圃及厨房,可用于教授当地小学生有关食物体系的知识,并让他们经历农耕、收割、烹调的过程,了解食物来源。[11]现时The Stop的园圃每年收成约4,000磅农作物,以供应旗下的食物银行、社区厨房等。

The Stop的成功,催生了于2012年成立的全国性组织Community Food Centres Canada。该组织已支援了三个社区食物中心投入运作,另有四个将陆续完成。[12]

台湾社企:营利模式全公开

两年前在台湾成立的社会企业好食机农食整合有限公司(下称“好食机”),同样提出一个整合“农”(生产)、“食”(消费)两者的经营愿景。[13]除了提倡永续耕作和一般的消费者教育,好食机宣称良好的市场生态,不止食物的生产信息要透明,公司的营利模式亦须公开,好让消费者能掌握完整的食品信息,明白他们所花的钱到底用在哪里。[14]

为实现构想,好食机利用网络建立“社区菜市长”互助网,让生产者在平台上向买家展示耕作、防虫、施肥、验证和营销的方法。透过这个平台,消费者得到更多食品信息,又为有机农夫开拓客源,互惠互利。[15]

自己的菜自己种

在香港,农业早已息微,占本地生产总值不足0.1%。[16]2011年本地蔬菜及水果产量,只分别占全港整体供应的2.3%和0.2%。[17]从事生产的农场数目,也自2001年的约2,600个,跌至2012年1的2,400个,但与此同时,有机农场却由106个增至203个,增长近一倍[18],显示以优质作招倈的本地农作物,渐受注视。一场尚未正名的食物正义变革,正在香港悄悄发芽。

表格

在政府层面,有渔农署推出的“有机耕作支援服务”协助农夫从事有机耕作,再透过蔬菜统营处于超级市场、地铁站等零售点出售农作品。[19]蔬菜统营处也开发了流动应用程序,方便市民订购新鲜本地蔬菜。[20]

在民间,有新生精神康复会旗下的新生农场,聘用精神病康复者耕作,并将农作物透过位于市区的自家零售点发售;精神病康复者又会担任生态导赏员,带领公众体验有机耕种。[21]位于粉岭的马宝宝农场,则以永续农业概念运作,顺应自然,于不同季节栽种不同作物,并以厨余制成堆肥,拒绝使用化肥。他们又会举办农墟,让市民认识农夫和食物生产步骤[22],亦曾就土地规划向政府提出建议。

城市农业新趋势

受政策和市场所限,要在本地再次发展传统农业,恐怕不易。城市农业,即在城市或其周边地区耕作或饲养禽畜[23],或许是一条出路。规划署今年出版的年报,便指出本港紧密的发展模式,有助缩短运输时间,让新鲜的农产品快速送达至消费者。[24]

不论是政府部门或私人市场,近年已经出现城市农业的尝试。渔农自然护理署与蔬菜统营处引进的“全环控水耕”技术,将工厂大厦单位变为农庄;太古的仁孚大厦天台的“都市农庄”[25],都是当中例子。过去智经亦曾撰文探讨在城市兴建农场大厦的可能性。[26]

凡此种种,都反映食好啲、食平啲、食得安全啲,已经不仅是自求多福,也是对公平、关爱的追求。你,会怎样决定下一餐的菜单?

注释

  1. “又见基因改造大米”,取自绿色和平网站:http://www.greenpeace.org/hk/news/commentaries/blog/50166/, 2014年8月15日。
  2. Behind the Brands, Food justice and the “Big 10” food and beverage company, Oxfam, February 26, 2013.
  3. “Why Monsanto always wins,” Fortune, June 26, 2014.
  4. 同3。
  5. Charles Z. Levkoe, “Learning Democracy Through Food Justice Movement,” Agriculture and Human Values, Volume 23, Issue 1, 2006.
  6. Robert Gottlieb and Anupama Joshi, Food Justice, The MIT Press, 2010.
  7. 同6。
  8. 同6。
  9. “Mission,” The Stop Community Food Centre, accessed Aug 19, 2014, http://thestop.org/mission.
  10. The Stop Community Food Centre, accessed Aug 19, 2014, http://www.thestop.org/.
  11. “After-School Program & Camp Programs,” The Stop Community Food Centre, accessed Aug 15 2014, http://www.thestop.org/after-school-program-summer-camp.
  12. “Growing CFCs,” Community Food Centres, accessed Aug 15, 2014, http://cfccanada.ca/growing_cfcs.
  13. 取自好食机网站:http://www.howsfood.com, 2014年8月15日。
  14. “好食机的理念”,取自好食机网站:http://www.howsfood.com/about, 2014年8月15日。
  15. “让生产消费零距离 好食机农食教育”,《公民新闻》,2014年7月30日。
  16. “表036:按经济活动划分的本地生产总值 – 占以基本价格计算的本地生产总值百分比”,香港政府统计处,最后修订日期:2014年5月16日。
  17. “立法会二十题:本地农业发展”,政府新闻公报,2013年2月6日。
  18. 同17。
  19. 同17。
  20. “订购蔬菜”,取自蔬菜统营处网站:http://www.vmo.org/tc/index/page_order/item_products, 2014年8月15日。
  21. “新生农社”,取自新生精神康复会网站:http://www.nlpra.org.hk/social_enterprises/retails/healthy_living_specialty_organic_shops.aspx, 2014年8月15日。
  22. 取自马宝宝社区农场网站:http://mapopo.wordpress.com/about/, 2014年8月15日。
  23. 《规划署2014年年报》,规划署,2014年。
  24. 同23。
  25. “焦点故事:天台农庄 月付二百做农夫”,《苹果日报》,2014年7月19日。
  26. “然后种出大厦”,智经研究中心,2013年4月3日。

文章来源:香港智经研究中心

原文链接:http://www.bauhinia.org/analyses_content.php?id=252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